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援交(十一)重生的維納斯
2006/06/02 00:14:19瀏覽5790|回應2|推薦20

如果你是男人,會不會希望自己的女友和妻子都是處女?

反過來說,女人需要的是肉體如處女,還是保持心靈的純淨?

*****以下的文章,是反應社會的真實面貌*****

醫院就像海一樣。

這是個喧鬧的地方,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人類的遠祖是海中的生物,然後漸漸走上了陸地;原本這種學說也沒有什麼不妥,不過海洋總是帶給她許多意象,可能是美麗又殘酷的,同時也是神秘的,只因為我們不瞭解它。

對於自己不瞭解的事物,那,就是神秘,就是一種無形的吸引力。

印象中聽過一個故事,她有個很要好的國中同學,名字叫做于心,長得非常可愛,但人卻有點奇怪,總是喜歡看些冷僻的書籍。

有一次,她們去圖書館,于心借了本希臘神話故事,然後告訴她:古希臘有一個叫做「維納斯」(Venus)的女神,這個女神長相非常美麗,祂掌管人間的愛情與一切和美有關的事物,這個多情的女神也喜歡各種不同的凡間男人,常常胡亂和他們發生性關係,女神總是在事後回到海裡淨身,經由海水的神奇魔力,維納斯又會變回處女的肉身,繼續和她喜歡的男性交往。

說也奇怪,這個女神只會把魔法使用在自己的肉體之上,變回處女之身,也不過是為了滿足那些與她交往的男性,到頭來,這種過程只不過是一再的處女重生,那些與維納斯有過性關係的男人,完全不曉得這個身體還是處子的女神,早就習於自我欺騙了。

小蘋此刻正站在醫院的窗邊,觀看外頭下雨的街景,不意中回想起這麼個故事。

台灣一地目前的生育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同時女性不婚率也高居不下,人們不願意生下婚姻中的小孩,也無能負擔養育的高額費用,因為經濟不景氣,婦產科的醫師們都快沒飯吃了,大學醫學院的婦產科也沒有學生修學分了,少部分已經出師的無名診所,靠著夾娃娃(墮胎)做人工流產的密醫,但大批聰明的醫學人才則很快轉了行,乾脆去做起了雨後春筍般發達的美容整形外科。

醫生如此,護士自然也是如此。總要能混口飯吃啊!

經過幾個月的實習之後,小蘋成為正式的護士,目前進入一間美容整形外科,每天這個診所都有許多虛榮的女孩子排隊造訪。

六月開始到暑假期間,就進入了門診的旺季,許多新人希望在此時完成終身大事,搶當六月新娘,而每逢結婚的旺季,其實也是整形外科接受婦女請求處女膜整形的熱門時段。

小蘋的工作是登錄及查核掛號名單,輔助醫師門診,確認開刀房的排程,然後告知客人何時來做手術,絕大多數會來做處女膜整形的,都是要結婚或是剛換新男友的女孩子,她們想要讓對方覺得自己獻出了第一次,滿足男性的佔有慾。

這種手術時間很短又很安全,被撐破的處女膜,會有殘餘的組織,處女膜的整形手術,是將這些殘餘組織修補起來,由於處女膜靠近大陰唇處,從陰道外側進行修補即可,只需要局部麻醉。

修補時不能做得太厚,也不能像補破鞋一樣亂縫一通,縫合方式更是要特別小心,縫線要使用羊腸線或可吸收線,讓疤痕形成愈少愈好,倘若修補技術不佳,導致形成硬的結疤,不但行房時女性會痛不欲生,男性進入時還會異常困難。

總之,不管是曾經巫山雲雨多少次的女性顧客,只要進入了整形外科,就可以有如維納斯一樣,重新得回潔淨的處女之身。

最近門診還多了些比較特別的顧客,許多國中高中女生蜂湧而來,取代了傳統的成年女性,打開電視常常可以看到援交的新聞,不但數目愈來愈多,年齡也不斷下降,女孩們愈來愈簡單就出賣了肉體。

小蘋對相關報導雖不陌生,可身邊出現過不少這類的情況,在她的心中,白衣天使已經不是護士的代名詞,以前護專班上五十個女孩子,就有十幾個在做援交,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像今天,來做手術的就是一些有別於以往的少女,她們吱吱喳喳交談著,聊著些隨興而至的話題。

「妳那裡好不好賺?」

「普普。」

「這年頭連檳榔西施也不好做,要跳艷舞,不准穿內衣,客人還要買一百摸兩粒,整天讓一堆鹹豬手在胸口捏來捏去,煩都煩死了。」

「還說呢,我那泡沫紅茶店都快待不下去了,一天到晚讓人看小褲褲,還要給人吃豆腐,再沒好頭路,大概就要去援助科學園區的寂寞工程師吧。」

「現在的工程師也很賊,全套五千塊也嫌貴,還一定要處女,不好做啦。」

「對啊,我同學第一次纔賣了四千五,覺得很好賺,就拉其他人集體上網援交,結果把價錢打壞了,真是的。」

「所以妳們纔來縫合的?」

「我都縫第三次了,早就習慣啦!」

「對啊,破了就縫,縫了又破,要不是想多賺一點,誰願意一天到晚忍受那種痛啊?」

幾個小女生嘻嘻哈哈笑成一團,看她們一臉稚氣的模樣,雖然都化了妝,資料也是瞎掰的,來這種小診所縫處女膜,十之八九還是學生;其中有幾個熟面孔,每隔一、兩個星期就會來診所縫,待在這裡的半年多時間,也不知看過這些美眉來幾次了。

突然有人開口道:「想不想來我們這邊做『鐘點』?」

「什麼『鐘點』啊?」

「就是『鐘點情人』啦。妳們沒聽過?」

「沒有。」

另一個坐在附近、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女開始解說:「『鐘點情人』是鐘點計價的伴遊,約出來純粹吃吃飯、聊聊天、看看電影,時間地點固定,約會過程完全公開,還可以消磨時間,順便打工賺錢,絕對沒有服務到床上。」

「這樣也可以?」

「現在的男人,又老又不舉的可多了,能夠讓他們帶漂亮小美眉出門,就要偷笑囉。要是能在別人面前炫燿自己還能得到小女生的青睞,兩個小時吃一頓飯,輕輕鬆鬆就能賺個兩千塊,妳要不要啊?」

「真有這種出錢買飯局的傻瓜?」

「當然有。這種工作不費勞力,又可以吃喝玩樂,說不定真給妳碰上一個慷慨的有錢老頭,妳要什麼他都肯送,比援交還划算得多呢!」

「是啊,其實這行做久了,跟客人混熟一點,說不定能找到又老又快死掉的阿公,跟他睡幾次,就可以順便繼承遺產囉。」

「我想做做看──」

「我也是──」

小蘋看著那幾個女孩趨之若鶩的樣子,心想:時下的年輕人,賺錢的方式真是愈來愈另類,顧名思義就是出賣自尊,如果那個什麼「鐘點情人」真的那麼好做,還會有那麼多的傻女孩跑去出賣身體?

沒有色情交易,單純吃飯,這種短期出租、價錢又不高的情人角色扮演,那些愛尋花問柳的男人,真的能夠滿足嗎?這種用錢買來的時光,交易得來的短暫關係,心靈就真的不會寂寞了?

這些時下的年輕美眉,如果哪天不幸遇上網路之狼,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難道她們不會擔心麼?

小蘋曾經見過不少女孩子,援交只是為了一支又酷又炫的手機,或者是為了買衣服和名牌包包,還有少女認為援交也是付出,並非不勞而獲,直言這個社會本來就是笑貧不笑娼,還認為人生苦短,存錢根本沒什麼意義,倒不如盡情消費享樂,其中甚至有人為了拍幾百塊錢的大頭貼而出賣肉體,最後一再回到美容外科診所來,縫合她們飽受摧殘的那片薄膜。

她嘆了口氣,見到醫師門診的燈光亮起,便開始唱名,讓女孩們迅速跟著進入另一個世界,體驗回復為處女的過程。

終於,又見到一個陌生的少女姍姍走進診所,一臉困窘又矜持的模樣,這是小蘋許久未曾見過的表情。

「請問……你們醫院有沒有做那個……那個處女膜的……」

小蘋斬釘截鐵地回答:「有。」

女孩又小聲問道:「會不會痛呀?」

「不會。」

小蘋沒有做過這種手術,雖然她的身體還是個處女,可她早已歷練過這許多,也遇過數不清的小女生如此向她詢問這個問題。

果然是一回生兩回熟,就像女孩轉變為女人的過程,或者是反其道而行的手術,她表情冷然地看著那女孩走到等待看診的座位那裡,神色自若地坐下了。

如果說醫院像海洋,那些來到此地想要獲得重生的芸芸眾生,或許只是些在大海中迷失了方向的人。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專業嘛……
2006/06/04 00:37

  那是因為我有護士朋友,聽她說過這種外科手術的真實事件,後來發覺很有衝突性,小細節就問到這一點點,我就大膽拿來當作發揮的題材囉。其實我真擔心被人抓到錯誤,打字錯誤已經不可原諒了,要是再被人發現描述的內容有瑕疵,特別是像您這種專業人士,我實在怕啊!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細節滿專業的嘛 ^^
2006/06/03 23:53
其實羊腸線比不可吸收線會長疤, 用它是因可以術後不必回診罷, 這是很簡單的小手術, 卻因市場需要變得很好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