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直到那一天02 感情的水庫裂開了?
2020/10/27 12:15:51瀏覽668|回應0|推薦41

我叫周理杰。

今年幾歲?我說不準。

你我一定有擦肩而過的那一刻,但是你隔天就不會記得我了。

沒關係,因為我們的方向不一樣。你往前進,而我不是。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不要一直沈溺在過去而走不出來。」

我發誓!我比發明這句話的人,更懂得這句話的意思!我完全理解!

我從那一天開始,就一直沈溺在過去,無法自拔!

那一天,是星期六。

請問你,星期六的明天是星期幾?再往下一天,又是星期幾呢?

直到那一天02 感情的水庫裂開了?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斷…」周理杰切斷手機撥號!

「如果今天真的是星期五,妳就還沒出院!」周理杰連忙攔下一輛計程車,要司機開往醫院,他想了好久,才想起來是哪家醫院!

「毛凱莉,憂鬱症割腕,一撮毛的毛、凱旋的凱,草字頭的莉!」周理杰在一樓服務櫃檯問值班人員。

出院了!出院了!出院了!周理杰上身靠著醫院服務台,心裡期盼著毛凱莉此刻並不在醫院。這樣就表示,今天不是星期五!

「1102病房。請問您是?」服務台行政人員問周理杰。

「我是她朋友,十多年的朋友!」周理杰回答,然後嘆了一口氣!服務人員不明白嘆氣的原因。

「今天是星期幾?」

「星期五。」服務人員回答。

單人病房的門打開,迎接周理杰的是一名中年看護。

「請問…」中年看護的聲音小小聲,似乎病人正在休息。

「我是凱莉的朋友。」周理杰也跟著小聲回答。

中年看護一副不理解為什麼會有人來的樣子。但她還是讓周理杰進入病房。 這病房可真大! 周理杰經過小客廳,走進了病房。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舒適寬敞病床上的毛凱莉。眼睛一下子就停在毛凱莉包紮著繃帶與膠貼的左手腕。

毛凱莉三十多歲的年紀,一頭長捲髮整齊地梳攏在腦後。眼睛很大,黑眼圈依舊明顯。她的鼻子經過成功的微整型,現在的鼻樑又挺又直。豐唇的效果也很好!周杰理覺得毛凱莉的氣色還是挺差!跟他先前…星期六!本來是昨天,現在卻成了明天的星期六所見到的狀況差不多。

毛凱莉兩眼睜得大大的,好奇又驚訝:「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誰跟你講的?」

周理杰該不該說:「是妳星期六一出院就找我的」? 對一個憂鬱症發作,然後在浴室用鋒利的Jikko柳葉刀劃開手腕動脈的單身女子說出一段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親身經歷,合適嗎? 誰跟我講的?是妳呀!

周理杰對毛凱莉說:「我忽然想到妳!」他邊說邊走近:「真的,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我想到妳搬新家時,我幫妳找的廚具,然後…」他偷瞄毛凱莉的左手腕:「刀具,日本Jikko,手工打造,黑檀木握把…」周理杰實在很難繼續往下掰:「我想跟妳借給其他客戶看…然後才知道妳在這裡休養。」

毛凱莉完全不信這一段瞎扯的說法。

「好刀,真的很利。」她淡淡的說:「第二次用,就用在我的左手腕上了。」

周理杰點頭:「妳跟我說過了。」這話一講出口,他就看到毛凱莉直直瞪著自己,像是受到了驚嚇!周理杰連忙裝笑:「開玩笑的啦!想試刀,跟我說,我拿豬皮給妳切個夠!幹嘛呢?」他說到後面,流露出真心的關切。

在周理杰的記憶裡,毛凱莉是星期六下午突然撥手機給他的。

「喲喲?凱莉?有什麼事嗎?」周理杰當時正想著等會兒和Doris見面,沒想到打來的,卻是老朋友毛凱莉。

「我星期一割腕,今天出院。」當時從手機裡聽到的聲音,很平靜。但可把周理杰嚇了一大跳!

「啊?」

「用你送我的柳葉刀,很利。割腕很順手,一下子就爆血了。」毛凱莉在當時對周理杰說。

「媽呀!妳現在還好吧?」

「剛出院。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你老公…不知道嗎?」

「他不跟我住一起。連我媽都不知道。」

周理杰當時的心情是:媽的!就因為我不在妳的閨蜜圈裡面,所以妳找我辦事?媽的!媽的!我可以說我很忙嗎?

「妳在哪裡?我去接妳。」但是他嘴裡說出來的,卻是這句話。

「我想辦出院。你來得剛好。」毛凱莉躺在病床上:「我覺得自己都快躺到發霉了。」

周理杰馬上說:「好!辦出院!妳想去哪裡?」 周理杰等著毛凱莉說出之前就跟他說過的答案!

「還沒想到。」毛凱莉回答。

周理杰皺眉頭,這個回應令他大感意外:「怎麼沒想到?妳…妳真的沒想到?」 就在這一刻,他非常厭惡自己對漠不關心的事情,從來不長記性!但話說回來,既然漠不關心,又怎麼會放在心上呢?他需要毛凱莉想起來「曾經」,也就是「星期六」去接她時,她對自己說過要去的地方,要見的那個人!那個很假掰的歐巴桑!說呀!地址!地址!

毛凱莉舉起左手,將腕子上的一圈圈繃帶亮給周理杰看:「我以為我只要想到星期一就全部結束了!我怎麼知道我現在還要繼續想?」

「可惡!」周理杰聽完毛凱莉的回應,瞬間理智斷線!「媽的!幹!」他的聲音極大!毛凱莉當下覺得雙耳被震得嗡嗡響!

「妳找我的!是妳找我的,不是我找妳!因為我是妳最遠的朋友!我不在妳的『好友圈』裡面,所以妳找我陪妳去!因為妳不想被自己身邊的朋友知道!妳怕傳出去變成大笑話!妳當我傻的,都不知道嗎?妳以為妳只要想到這個星期一,就全部結束!妳以為妳會自殺成功,我以為今天是星期天!不是星期五!我們兩個人的『以為』,都是屁!全是屁!」周理杰連珠砲似的激動大吼!

毛凱莉眼睜睜的看著面前這位「朋友圈之外的朋友」胸前誇張的起伏!兩眼圓睜充血的可怕模樣!她看見周理杰無法控制自己的呼吸!

「換氣過度!」毛凱莉叫喚被周理杰嚇得想奪門而出去找保全人員的中年女看護:「把剛剛那個漢堡紙袋給我!」

中年看護壓抑自己的害怕,將小客廳垃圾筒裡的速食漢堡紙袋急忙揀出來,遞給毛凱莉!

毛凱莉右手抓著紙袋,蹲到斜靠在大窗前,還在因為激動而過度換氣的周理杰面前:「打開紙袋,像口罩一樣罩住口鼻,然後呼吸。呼吸要越來越慢!慢慢呼吸!」

周理杰當時只聽見毛凱莉的聲音指引,他的雙眼視野變得狹窄,面前一陣黑一陣白!他照著毛凱莉的指示調整呼吸,在半分鐘之內,他慢慢的變得正常。周理杰癱軟的坐倒在地上,上半身靠著牆。

「是妳找我的。」周理杰有氣無力的,一手抓著速食漢堡店的紙袋,覺得臉上沾到了一些殘餘的番茄醬:「是妳找我去的。」

毛凱莉蹲在周理杰面前,好像看著一個有趣的人似的表情。她揚起貼纏著繃帶的左手腕:「在一個有憂鬱症又割腕的病人面前發神經?真的很振奮人心呢。我覺得好安慰,有人跟我差不多的慘。」

周理杰臉色蒼白:「差不多?我現在還不知道我接下來會有多慘?」

「你臉上有蕃茄醬。」

周理杰用手擦了擦臉。

「妳先去外面晃一圈,好嗎?我等會兒辦出院。」毛凱莉對看護說。

周理杰連起身的力氣都懶得使出來。他雙手蒙著臉,大大嘆出一口氣:「唉!」 毛凱莉坐到單人沙發上:「你說你是我『朋友圈以外的朋友』。那表示你很特別,你知道嗎?」

「特別?」

毛凱莉點頭:「沒人知道我在這裡。沒人知道我幸不幸福,快不快樂。而你卻來到這裡。你很特別。我的朋友圈,就是…朋友圈而已。他們是一段時光的偶遇,每一段時光,都會偶遇一些人,刪除一些人,沒什麼。朋友圈,也會是一段一段動機不同的認識。不像你,我們知道彼此過去的起承轉合,而且守口如瓶。」她說到這裡,眼淚開始淌下臉龐。

周杰理看到毛凱莉開始掉眼淚,他擔心憂鬱症又開始發作了嗎?

「沒事。」毛凱莉平靜地說:「就是這樣而已,有時候就會開始掉眼淚,我也弄不明白為什麼?就是掉眼淚。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傷心?又是哪裡不高興了?沒來由的傷心,是憂鬱症的LOGO。」她看著周理杰:「你說我找你?我找你幹嘛?」

周理杰這時才起身,坐在毛凱莉對面,他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妳找我,說要去見一個法師,因為妳無聊!我當時看到妳,我不覺得妳是無聊,妳…你是沒辦法了!我那時候是這麼想的!」

「什麼時候?」毛凱莉:「你作夢嗎?」她好奇。

「如果是夢,那我現在還沒醒!」周理杰:「那個法師的地址給我,我去找他!」

毛凱莉皺著眉頭:「哪個『法師』?我不知道你說的『法師』是誰?根本沒有這個人呀!」

這是晴天霹靂!而且是今天的第二個!

第一個「晴天霹靂」,是他居然發現今天是星期五,不是星期天?第二個「晴天霹靂」,是毛凱莉跟他說,「沒有這個人」?周理杰僵住不動!有什麼好動的呢?晴天霹靂,就是讓人無法動彈的,不是嗎?他深深的呼吸,使氧氣流遍全身,然後看著毛凱莉:「妳…」

他覺得要換個說法:「我本來今天早上醒來,應該是星期天,結果是星期五?我以為是大家跟我開玩笑,但是今天好像真的是星期五!我剛剛一進門看到妳還在這裡,我心裡面就想:『幹!今天真的是星期五』!」

毛凱莉點頭:「今天的確是星期五。」

「本來!」周理杰強調:「妳是星期六,下午打電話給我,妳說妳用我送妳的廚房刀具割腕自殺!然後說妳出院了,想去找一位『法師』,聽說他可以幫人家挽回感情!找出不幸福的癥結!我想:靠!幾年不聯絡,一聯絡就搞這個?」

毛凱莉眉頭皺了起來:「我打電話找你,要你陪我去找一位『法師』?我要挽回感情?找出不幸福的癥結?我這樣講?我瘋啦?…對,我不正常。但不會這麼神經吧?法師?」

「本來我可以自己去找,但是…」周理杰:「我不記得路,不記得地址!我是陪妳去的,我一路上都在滑手機…」

毛凱莉一副「你一直就是這樣」的臉色:「這個講法蠻真的!你是這樣的人。不太在乎『過程』。只想快點得到『結果』。」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周理杰腦子一直轉!不要花時間跟她辯論!不要再繞圈子了!

「那是一棟舊公寓!」周理杰對毛凱莉描述:「我們在星期六!我的星期六!妳的明天!我因為妳,我陪妳去一棟舊公寓找妳要找的『法師』作法!一路上,我們沒有講什麼話…」

毛凱莉打斷周理杰:「因為你都在滑手機。」

「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妳?」周理杰聲音又大了起來:「我那時候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話?如果我說,『嘿!今天天氣真不錯啊?』,然後妳說『這麼好的天氣很適合自殺。』我該怎麼辦?如果我問:『你老公沒來接妳出院噢?』然後妳就一轉方向盤,重踩油門對著路口的便利商店撞進去,我該怎麼辦?如果我不去,結果妳被那個什麼法師給騙了,搞出什麼『雙修』,被騙財騙色,那我怎麼辦?」

毛凱莉覺得周理杰的換氣過度症可能又要發作,將剛剛丟回垃圾筒的速食漢堡店紙袋再揀出來,遞給周理杰:「不要激動!」

「我不用!」周理杰搶過紙袋,用力揉成一團往垃圾筒的方向丟,沒進!這讓周理杰更有理由繼續火大!

毛凱莉看著周理杰:「你的想法這麽負面,為什麼不是你割腕?」

「靠!」

「你可以跟我說說,你認為我有要你陪我去,但是我真的沒有去的那棟舊公寓找『法師』的經過嗎?」毛凱莉問:「『我們』,在那裡幹什麼?」

「好!」周理杰前傾了身體:「我好好跟妳說一遍!」

舊公寓的頂樓加蓋。 周理杰不喜歡這樣的裝潢陳設。還沒進門,鼻端就聞到濃濃的焚香味道。門楣上掛著一塊刻著什麼宮的名稱,周理杰根本懶得看! 他陪毛凱莉按了門鈴。開門迎接的,是一位六十歲左右的婦人,上身披著一件灰色道袍,看起來像是拍片現場的臨演。婦人將敗白的頭髮盤在腦後,老花眼鏡的鏡面有些模糊:「來呀喔?妳是毛小姐是又?」

毛凱莉點頭沒說話。

「進來進來,時間嘟嘟好!」婦人看向周理杰:「這是妳朋友?」 毛凱莉點點頭,沒說話。

周理杰看到屋內的牆壁上,已經覆蓋了一層厚厚的煙油。原本的白色油漆,越靠近神桌,越見油黃烏黑。神桌既寬又長,擺了十多尊大小神像。周理杰大概只能認出三太子、玄天上帝這兩位,其餘的一概不認識。 神桌前面有三只讓信徒跪拜的蒲團。在旁邊,是辦公桌,擺了幾張塑膠椅。一個立櫃,有筆墨紙硯、瓶裝水、幾包香、好幾疊紙錢、文具,還有一組茶具。地板是老式的便宜磁磚地。一台小冰箱,電視機固定在落地窗旁邊的牆壁上。辦公桌上的收音機還在播著電台的台語老歌。收音機的喇叭長了不少菸灰。玻璃煙灰缸就在收音機旁邊,裡面的菸屁股已經發皺。打火機與半包香菸疊在一起。 神桌右手邊的牆壁上有信徒刻贈的匾額:「神恩浩蕩」。

周理杰跟毛凱莉站在婦人及她的兩位同修對面,不知道要坐哪裡?

「隨便坐啦。」剛剛來開門的婦人讓他們坐在辦公桌的塑膠椅上:「要喝茶否?」

毛凱莉從愛馬仕背包中拿出一小瓶礦泉水:「我有帶水。」

「我不用。」周理杰搖手。

「師父…淨水法師馬上就出來了!她已經準備好呀啦。」婦人對毛凱莉說。

淨水法師?周理杰頭一回聽到法師的法名叫做:淨水。

毛凱莉的臉色依舊偏白,似乎整個人的精氣神都還沒恢復過來。周理杰這才知道,眼前這位婦人是工作人員之一而已。

「喔喔。」他虛應點頭表示理解。

房間門打開,走出一位手上拿著一小疊黃色寫著紅字符咒的矮胖婦人,眉毛是繡上去的,眉型已經因為年月的關係暈開。胖胖發黃的臉頰,人字紋相當清楚。眼線紋得「一清二楚」,睫毛也選那種又濃又密的來貼。鼻子略塌,嘴唇上的唇膏油亮油亮,將她的嘴型更擴展。周理杰很受不了的,就是這位「法師」打了豐唇!

「阮是淨水法師。」她自我介紹,臉上掛著應對陌生人的微笑。

法師眼看也六十多歲了吧?矮胖的身形,穿著一襲黃色道袍,領子是黑色的,道旁裡面是一套綠、紅、黑的花套裝,褲腳接著的是一雙穿了幾年的厚底黑鞋。「法師」的燙了細卷的長髮染了深紫色,髮根大慨三分之二都是白的。盤在腦後,再用一支簪子固定。她念念有詞,眼睛半睜不閉,手上的香接近毛凱莉,開始在毛凱莉上身周圍繞圈:「坐好。」 淨水法師的聲音有點沙啞:「我先給妳淨身去晦氣齁!因為妳還沒行入門,我就感覺妳的氣很濁,要先清一下!」

最好是!周理杰心想。

「手機仔要關掉喔?」一旁的灰袍婦人提醒周理杰與毛凱莉。 周理杰沒見過這種場面,既充滿簡陋感,又不好拒絕反抗。他瞧了一眼毛凱莉,覺得她根本不在乎!似乎只想趕快應付完這件事就離開。 女法師將一張寫了姓名生辰八字的符紙亮在毛凱莉面前問:「這就是妳的生辰八字對否?」

毛凱莉看了下,點頭回答:「是。」

周理杰被身旁一聲突然的搖鈴聲嚇了一跳!他才發覺剛剛進門看到的三位穿著灰色道袍的中年婦人都已經站好定位,其中剛剛開門的那位婦人已經搖著手上的黃黑色舊鈴鐺:「恭請法師開壇!」

這就開始囉?周理杰覺得一切的節奏都太快了吧?也不先聊一聊要幹嘛?讓人家心情有個調適不行嗎?

另一名灰袍婦人請毛凱莉到神桌面前中央的蒲團:「跪這裡喔,淨水法師要為妳作法囉。」說話的聲音很溫柔,像是生怕毛凱莉不聽話的哄。

「你坐這裡看就好。」另一位灰袍婦人對周理杰表示,他坐在辦公桌旁的塑膠椅上別接近。

「雙手拜拜喔!」灰袍婦人提醒毛凱莉。 這位歐巴桑法師將手上的香插進香爐,然後接過一旁助手遞過來新點的三支香,交給毛凱莉:「這妳拿好,如果三支香燒成兩邊高,中間低,代誌就卡麻煩囉!要誠心嘿!」

毛凱莉還是沒說話,照著法師的交代,跪坐在蒲團上,雙手合十夾著三支香。

三名灰袍婦人站到了毛凱莉左右兩邊,持鈴者開始晃搖手中銅鈴!

「拜請玄天上帝、九天玄女、太上老君!」法師凝神閉目,站在毛凱莉身後,開始請神誦詞:「今有女信徒毛凱莉因為婚姻不順,深受拖磨,拜請三天君同意出神,命和合二仙降臨凡間,為信徒毛凱莉開壇排解!一拜!」

旁邊的灰袍婦人對毛凱莉輕聲說:「一拜。」 毛凱莉合什持香一拜。

「再拜!」法師又發號施令。毛凱莉依言再拜。

「三拜!」法師再叫毛凱莉跪拜。

矮胖老婦淨水法師一手拿起神桌上的驚堂木用力一拍:「十方怨鬼俱一驚!神力無比超三界!三聖下凡命和合,二仙降壇渡情關!」矮胖老婦法師口中急念:「信女毛凱莉,敬求過情河,無奈波浪多,揚帆不順風,精怪來阻礙,天暗無光明!…」

「精怪來阻礙,天暗無光明!…」淨水法師又重複剛剛說的咒文。

「無光明!…」淨水法師不知為何,臉上出現疑惑的表情?

這時候,整個室內的空間突然停滯不動!淨水法師的臉部表情也凝結,連嘴巴也發不出聲音!似乎所有的人,都被凍結住?整個空間裡的人與物,像是螢幕裡的畫面一樣,故障似的出現畫面進退不定的抖動!

「怎麼了?」、「繼續往下說呀?」

坐在病床上的毛凱莉,看著講到一半的周理杰突然不講話了,她出聲催促。

「媽呀!那個什麼淨水法師胖歐巴桑念了半個多小時,我哪背得出來她講了什麼呀?記住一段開頭就不錯啦!」周理杰喝了一大口水!「她跟三個穿灰色道袍的阿桑還一直圍在妳身邊繞圈子,我看得頭都開始暈!」

毛凱莉哼了一口氣:「哼。你真的很能瞎掰!真的。我不知道…我完全不認識,也沒聽說過什麼『淨水法師』好嗎?」

「妳覺得我在瞎掰嗎?」周理杰很失落:「我是瘋了嗎?我不知道…我從一醒來就不對勁!今天星期五?」

毛凱莉看著周理杰一點活力都沒有,很迷惘,很失落,他的樣子,很孤單。這讓她覺得有親切感!似乎周理杰跟自己,有了相似之處。

「你繼續說,我要聽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毛凱莉從小冰箱裡,幫周理杰再拿出一瓶礦泉水。

「接下來發生的事,真的很扯!」周理杰要笑不笑的,表情呈現出不理解跟不屑!

周理杰因為這淨水法師還有三名道姑為在毛凱莉身邊念咒轉圈,也轉太久了!他已經拿出手機,開始跟Doris互通信息。

忽然他聽到物品傾倒的聲音!抬頭一看,神桌上的兩尊神像突然橫倒!其中一尊還是陶瓷的,當場破裂!

這時候,天花板上的日光燈開始閃爍不定!

怎麼了?周理杰想要站起來!

「我看妳手上的香!」矮矮胖胖的淨水法師對毛凱莉說:「乎我看!」

毛凱莉將手上握著的三支香給淨水法師瞧。

「中間短,兩邊長?」淨水法師紋了濃眼線的雙眼睜得大大的!

「妳這個代誌…有麻煩!」

其中一位道姑先朝神桌上的神像合什敬拜,然後將傾倒的神像翻正,破碎的神像則用一塊紅布包起來拿到後面的房間。

「怎樣麻煩?」周理杰邊發問,邊和跪坐在中央蒲團上的毛凱莉對望!

「桃木劍!」矮胖的淨水法師對著剛剛進入房間收拾的道姑喊!

中年道姑從房裡拿出四把桃木劍,分給淨水法師及其他兩位中年道姑各一柄。

「劍陣!」淨水法師一聲斥喝:「妳跪好賣頂動!起劍陣!」她話一說完,便與三位道姑一起將黃色寫了紅字的符咒,用桃木劍尖穿過,四個人同時將劍尖對著毛凱莉的肩膀、頭頂不住地晃動!其中一位道姑還手持搖鈴,不停的搖動!四個人同時圍繞毛凱莉,口中還唱誦著歌咒!

到底哪裡嚴重?什麼事情嚴重?周理杰一點都看不出來!他只看見毛凱莉背對著自己,跪坐在蒲團上一動也不動!

一道火光從神桌上的銅爐中突然冒出!嚇得毛凱莉整個人向後彈倒!

周理杰連忙衝過去,將嚇得半倒在地的毛凱莉扶起來!

「好!」矮胖淨水法師大聲一喊:「安呢好!」她滿臉是汗,將手中的桃木劍交給旁邊的阿桑道姑,然後意示毛凱莉到辦公桌旁的塑膠椅坐好。

「妳還好吧?」周理杰問毛凱莉。

毛凱莉搖搖頭,嘆了口氣,看起來輕鬆了一點。她對周理杰小聲地說:「我完全不懂這是在做什麼?」

矮胖的淨水法師用一條運動毛巾擦了擦臉上脖子上的汗水,然後坐到辦公桌的另一側:「呼!真麻煩!」

「什麼麻煩?」周理杰問。

淨水法師肥肥短短的手指指著毛凱莉:「毛小姐的情關劫很重!就參像一支大雨傘,整個把毛小姐蓋住,見沒日頭!」她連說帶比:「我一直催法力將那支大雨傘要拆掉,實在很吃力!很吃力!」淨水法師喝了一大口冷茶!

「現在呢?」周理杰問。

「現在還剩一步!」矮胖淨水法師對周理杰說:「這步要毛小姐配合啦!」

毛凱莉不明白:「怎麼配合?」

一名道姑從淨水法師身旁走過來,拿出一個烏黑色的舊舊的鐵皮製小餅乾盒,雙手遞給她。淨水法師接過餅乾盒,口中念念有詞,雙手捧著小餅乾盒在毛凱莉頭上繞圈子,然後放在桌上。

「這是阮渾元宮內底排前三名的和合符!」他對毛凱莉邊說邊恭敬地打開餅乾盒。

毛凱莉與周理杰看向盒中,有一小包像是老是西藥房配藥時,用紙包包起來的小藥包。只不過紙是寫了符咒的黃紙。但是裡面包的是什麼,卻看不出來!

毛凱莉皺著眉:「符咒啊?」

淨水法師嚴肅地對毛凱莉說:「這道符,是和合二仙托夢製成的。不可以當作玩笑看待!」

「然後呢?怎麼用?」周理杰問。

「回去了後,先用艾草淨身…就是去中藥房買艾草,然後放燒水,將艾草都進熱水,接下來妳就進去浴缸裡面泡,身軀洗洗咧起來,用火將這道符燒化在陰陽水內,然後分三口喝下去!」

毛凱莉跟周理杰聽到這裡,眼睛都睜大了!

淨水法師對著兩個人說:「七天之內,不可以喝酒,不可以行房!」

「然後呢?這道符的功用是什麼?」周理杰問。

淨水法師回答:「這叫『和合二仙種情符』!它可以讓人參悟出感情的缺憾之處,然後可以讓人想起被感情觸動的那個關鍵,修補一個人的感情裂縫,找到真愛!」

「這麼有效?」毛凱莉覺得是天方夜譚!

「當然囉!」淨水法師繼續解釋:「感情破裂,就參像水庫漏水!一開始就是小小一個縫,水就滴著滴著,大家以為不嚴重,就想工沒代誌毋免補,然後就越漏越大縫!最後就整個水庫崩去!有沒?」

周理杰聽得很認真,差點跟著點頭!

「這『和合二仙種情符』,就是可以乎人找到一開始那個感情水庫的小小裂縫,是什麼原因造成?然後就幫助你自動將那個縫給它補起來!安呢你的感情水庫就跟新的同款啦!一點嘛攏未漏!」淨水法師說到這裡點頭微笑。

「陰陽水是什麼?」周理杰問。

「就是半杯冷水,半杯燒水倒作伙啦!」淨水法師回答。

「好會講喔!」毛凱莉笑了出來,她問窩在沙發上,一臉疲憊的周理杰:「我那天…你說是明天…我把那個老仙姑給的符吃掉了嗎?」

#直到那一天 每週二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52039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