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治亂之間
2012/10/14 12:11:01瀏覽140|回應0|推薦2

本文原為在「天下縱橫談」與網友的討論

參考: http://city.udn.com/3011/4879675?raid=4880078#rep4880078

 

十幾年前,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中國女足出戰美國隊,爭奪女子世界杯冠亞軍的比賽,作為一個外行人,感覺上中國隊在氣勢上、在球技上都略勝對手一籌,可是不知為何,總是欠缺臨門一腳,球屢屢逼到對方門前,就是踢不進去,後來在PK賽輸掉了,之後就沒有關注中國女足的發展,只是隱約覺得,不知為啥,它這幾年的聲勢好像沒有以前這麼好了,現在聽樓主提起,才知道中國女足目前連八強都排不上,真是令人感慨啊。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當你到達奪冠的那一瞬間,要麼登峰造極,要麼從山頂上滾下來,很少人能夠在聖母峰的下面韜光養晦的。

誠然,舉國體制對中國體育的崛起,起到了無可質疑、無法取代的作用。可以理解,希望中國選手在競技場上揚眉吐氣的網友們,是真心誠意的支持舉國體制的。

事實上,我也是支持舉國體制的,尤其是在沒有找到確實有效的替代方案之前。現在的問題是舉國體制能否穩定的持續下來,而不像前蘇聯和羅馬尼亞那樣從舉國體制變成舉國破產。

有網友認為,現在的中國是千百年來最好的時期,只要肯努力,人人有希望實現中國夢,至少溫飽是肯定不成問題的,因此中國怎麼可能會亂,頂多就是一些吃飽太閒的人在網上發發牢騷而已。

2012年之前,這些說法我是相當程度接受的。我一直認為一度在西方大行其道的中國崩潰論,其實就是一種變型的中國威脅論;某些西方人是因為太恐懼中國的崛起,因此日夜禱告,希望中國早日像蘇聯一樣,土崩瓦解;因此我對中國崩潰論向來是不感興趣的。

但是,在今年中國所發生的政治變化中,我深深感受到了,隱藏在中國政治體制中的不穩定基因,而認定中國至今仍沒有辦法遠離困擾其數千年的治亂循環,並相信中共的政局面臨到了很深層次的不安定因素;在這一連串的政治風波中,真正讓人揪心的是,我看到了中國在崛起的道路上中挫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中國在未來的這一個世紀裡,對美國霸權的挑戰是有可能失敗的,而且有可能如同前蘇聯般的慘敗。

簡單的來講,目前中共所遇到的危機可謂是:政局不穩定,內部不團結;上下心不齊,左右在激化;矛盾累積中,有氣散不開;理論跟不上,思想僵化了;信仰渙散掉,信心在動搖。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但只要能夠認真面對,仍然有藥石可醫,為何? 因為改革開放30年,在中共的領導之下,中國所獲得的成就,跟中國所面臨到的困難,一樣的明顯。大部分的中國人民是願意,甚至是希望由中國共產黨來領導進行體制內的政治改革的,怕只怕中共領導人沒有這個決心,甚至沒有這個覺悟,抱著石頭不過河,一直拖下去,等到病入膏肓就來不及了。

不知為何,感覺上這裡很多網友似乎有「民主過敏症」,只要一聽到「民主」、「自由」、「普世價值」之類的名詞,馬上渾身不自在,好像遇到瘟疫一般。但是中共不可能逃避它,只能夠面對它。民主講白了,就是中國人民要做中國的主人,怎麼有可能去否定這種價值。中共必須要做到的就是,會講民主、敢講民主,而且講得比別人好,能夠說服自己、說服別人,在體制之內,循序漸進,搞有計劃的民主,是實現中國人民當家作主這個良善願望,最穩妥、也是最有效率的一個辦法(事實上也是如此啊),難道這很困難嗎?

如果中共做不到這一點,不會講民主、不敢講民主,沒有辦法說服自己,更沒有辦法說服別人,有計劃的實施體制內的改革,是實現穩定而有效能的民主最好的方法;那麼中共就將失去「民主自由」概念的這一個戰略制高點,而民怨亦將無法依靠民主機制這一個疏壓閥來進行化解,只能用「維穩」來壓下不斷累積的民間不滿情緒;政府與人民的對立因而產生,種下日後不安種子。只靠「維穩」來平民怨,就如同只修河堤以堵黃河一樣的不智,雖然一時有成效,終究將導致黃河越堵越漲,河堤越蓋越高,最終演出「黃河之水天上來」的悲劇。

或許有人會說,太平盛世哪來這麼多的民怨;古時候,農民是因為活不下去才會造反的啊。這種想法是一種迷思,首先,造反是力氣活,真的快要餓死的人是沒有辦法造反的;朱重八的父母餓死了,這是他反元的源頭,但朱重八本人絕對不是因為活不下去才去造反的。更重要的是,或許人民沒飯吃才會造反,這種說法在中國傳統農業封建社會裡有一定的道理,但將這個準則放在後工業信息化都市的環境中,絕對是錯誤的。在當今這個時代,生產條件、生活型態都跟農業封建社會完全不一樣了,「造反」發生的原因、時機跟「造反」發生的型式,自然也不會相同,就拿最近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作例子,難不成,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與敘利亞的人民,是因為沒有飯吃,才跟政府對著幹的嗎?

眼下中國看似風風火火,實則處於「天乾物燥,小心火燭」的氣氛中,中共的高層,肯定也是看到這點,這幾年才會這麼強調「維穩」這一個概念。我是支持「維穩」的,中國當下這個情況,是有可能被有心人放火,來一個「火燒連營七百里」,而被搞得潰不成軍、一蹶不振的;但是「維穩」只能治標,不能治本,一時或許有效,卻絕非長遠之計。假如中國政府沒有辦法奪得「民主」的戰略制高點,不能主動出擊,按自己意願搞有計劃的民主改革,而一昧因循苟且、得過且過,一旦時局有變,中國恐怕將被形勢壓迫著走上無計劃、甚至是被計劃(被戰略競爭對手所計劃)的民主道路,那就完蛋了。

不管中國願不願意,歷史潮流已經把中國推向攻頂的風口浪尖上;過去兩百多年來,法國人、德國人、日本人、俄國人都曾經意氣風發的挑戰英美霸權,結果敗的一個比一個更慘,被對手打下擂台的姿態一個比一個更難看,現在輪到中國站上了這個位置,勝了則登峰造極,敗了就將跌落萬丈深淵;未來的幾十年,必將成為關鍵的年代,不可能不折騰,一定會遇到折騰,也一定要經得起折騰,才有勝出的希望。眼下的中國可謂興衰懸於一線,治亂一步之間,未來的機遇與挑戰將同樣的明顯,中國的政治體制做好迎戰的準備了嗎?

P.S. 預祝中國女足奮發再起,重展英雌風範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69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