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彼得大帝的定心丸 ~ 海軍島 科特林
2019/11/09 09:10:01瀏覽686|回應1|推薦29

2019/09/22

我們在芬蘭灣小鎮停宿一夜,晨起 直往不遠的長堤 隨即進入科特林 海軍島 。科特林島離聖彼得堡17英哩 ,是波羅的海艦隊駐紮之處,當年可是個神秘的軍港。

話說 十二世紀中,芬蘭灣的科特林島仍是芬蘭的領土。瑞典強大後 吞併芬蘭,科特林島成為瑞典的囊中物。 1703年彼得大帝戰勝瑞典 ,奪來這片海域,俄羅斯總算有可以通往歐洲的出海港了,視為珍寶 擴大加固,連同其他幾十個堡壘連成一線,完全控制涅瓦灣的入口。

導遊說,俄羅斯的海軍是全國福利待遇最好, 最有尊榮的軍種 ,可1921一場動亂,讓 科特林島 失色跌落谷底,近年才又出頭。

以海員的守護聖人~尼古拉, 建立 聖尼古拉主教座堂 (聖彼得堡有一座小號的)。這座主教座堂是海軍的心靈支柱 。拜占庭式 圓形屋頂上, 東正教的十字架 呈 海軍羅盤造型。

1917年紅色革命時, 海軍艦隊曾經 積極參予, 是向冬宮發射第一枚砲彈的功臣。革命後蘇維埃領導, 共產黨獨大,走向專制政府,失去紅色革命 人民作主的初衷。

1921年 海軍島海員 向大會前的中央反映 ~取消 布爾什維克一黨專制,凌駕社會主義 凌駕工農兵,動輒關入集中營 。促請蘇維埃能同意自由選舉 秘密投票,選舉出新的蘇維埃政府, 取消專制,允許言論 集會 出版自由。

列寧沒有答應,協議未成, 採用嚴厲高壓。 派精兵八萬 鎮壓 海軍島上 2萬6千名水手,處決兩千六百人,判刑六千多人,內監一千多人, 辣手以血腥砲彈對付海軍島 取得勝利。

此後海軍島逐漸被遺忘冷寂。直到 七十多年之後,蘇聯解體。 1994年 葉爾欽為 海軍島水兵起義事件平反 (維基百科 稱為 喀琅施塔得 王冠城起義 ),釋放監禁的犯人。廣場上的長明火 也為起意犧牲者燃燒。

普丁夫人出身於海軍島家庭,向總統提議 重新整修聖尼古拉主教座堂,我們才有如今的眼福可以瞧見 尼古拉教堂的宏偉內部。

老師和導遊真會安排行程,今天是星期日,教堂裡正有彌撒在進行 。

不可以對著望彌撒者照相,只照地磚 竟然也無意中照到彌撒中背對的一角 。誰理你  

宏偉的教堂 肅穆的聖詠 ,共鳴與迴音盪漾 ,神聖虔誠 讓人有汗毛豎立的感動。要致歉的是 鏡頭的移位太快了,參考看看就好,看多了怕大家頭昏。害羞

教堂前的廣場非常非常寬大,一座紀念碑 和不滅的明火紀念碑 紀念所有波羅的海艦隊的犧牲者與喀瑯史塔得 起義烈士。

廣場上一座銅像 是日俄戰爭海軍司令 蘇卡洛夫, 亡於旅順,

銅像下有銅牌,寫著「史提班.馬卡洛夫提督。

熟悉日俄戰爭的同學 給的補充資料~

歷史上日俄戰爭對中國影響很大,不光是提供戰場而已。波羅的海艦隊從海軍島出發到遠東,俄皇尼古拉還親自蒞港祝捷。

那尊銅像是馬卡洛夫中將,在旅順港外觸雷而死。他是極有名的海軍戰術家、砲術家,類似美國的馬漢加上William Sims. 而且著述極豐,親自設計破冰船,還帶船在北冰洋探險。

在他之前的旅順艦隊司令就像李鴻章、丁汝昌,窩在港內依附岸砲。

馬卡洛夫到任全盤改變,非常積極主動、覓敵求戰。他若不死,東鄉平八郎(和麾下的參謀)未必是他對手。

另一邊的紅磚舊房子,是昔日的倉庫 修理場 。

遊覽車載我們續往濱海的海港,經過一座小砲台。

步行經過彼得公園的濃蔭大道, 隨即通往港邊 ,可看見俄羅斯的軍艦 。 

一望無際的大海 海上的船隻 蔥綠的大道 擄獲了眾人的心。

俄羅斯民族 能舞能歌,一位彈唱藝人 替美好的海景 鋪陳出美好的背景音樂。

推著嬰兒車的爸爸,港面上的水鴨子,滿地的肥鴿子,飛起來嚇人一跳。誰能想到這片美景 曾經是一站 二戰 戰鬥民族的要塞呢 。 

科特林島得戰略地位極為重要,彼得大帝設計在此開建成為海軍戍守的海島,成為喀琅施塔得要塞,用以封鎖通往聖彼得堡的水路。後來又擴大和加固,將幾十個堡壘連成一線,完全控制了涅瓦灣的入口。

有了這座堅強的海軍島鎮守 , 彼得大帝吃足了定心丸。

離開港邊的大道上, 走向停車場。 彼得大帝銅像 眝立眼前。 他緊盯著出海口( 一定不讓外敵入侵吧 )。

縱令物換星移 歷史變遷,光揚國威 苦心翼翼的彼得大帝  永遠都還是俄羅斯功績不可磨滅的精神領袖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hsalice&aid=130651382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十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16 00:47

撫今追昔,真是一段歷史之旅。

二次世界大戰,改變全世界的命運,未受波及的國家有限。欣賞美景之外,不無唏噓。

盹龜雞~ 登七星山迎新年 (phsalice) 於 2019-11-17 01:15 回覆:

前五年 十年, 都還別頭不願去看世界大戰的, 如今可以摀心注視了 ,仍能感覺到 波及的參與國 的斑斑血淚,壓抑著的傷痕 , 真的是不勝唏噓 。

我們女人會覺得 發動這種戰爭的男人們是瘋了 , 可是界上就是有很多瘋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