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誰是柏萬青?– 金牌調解人
2011/03/31 15:00:01瀏覽1497|回應22|推薦185

我是上週看了金牌調解才認識柏萬青的,從幾個調解案例的實況,柏女士已經贏得我的衷心佩服。今天上網搜了一下柏萬青,看到這一篇 新華網上海頻道 2009 年 3 月 23 日的採訪消息,原來她早有名氣,文中所說的‘新老娘舅’,因為名字的關係,從來沒有吸引我的注意,可惜沒有早點認識她。

我覺得台灣哪個電視台應該邀請她到台灣交流交流,值得台灣人認識。這裡特別貼出該採訪原文。

來源: http://www.sh.xinhuanet.com/2009-03/23/content_16027606.htm

柏萬青坐在地鐵站出口的花壇邊,醬紅色的外套,花白的頭髮,乍一看,就是一位普通的上海阿姨。

可似乎人人都認識她:“呀,那不是柏阿姨?”大多數人像見到老鄰居一樣,對著她揮揮手,打聲招呼。也有人上來要求合影,要求籤名,她微笑著,一概答應。

像眾多明星一樣,她的時間很寶貴。採訪是趁她為世博會拍宣傳短片的間隙,在世紀公園的草地上完成的。採訪中,手機鈴聲仍不斷,約她上課的,請她吃飯的,找她諮詢的……她有一本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日程安排,已經排到了10天后。

這位延安中學的老三屆高中生,曾經的江西資溪縣副縣長、靜安寺街道宣傳科長,在花甲之年,因為一檔專門為百姓調解家庭矛盾的電視節目《新老娘舅》,紅透了上海的半邊天。

“我不是明星”

記者:柏阿姨,您覺得自己“紅”了嗎?

柏萬青:找我的人很多,算不算“紅”?我一天要接幾十個電話,回复幾十封電子郵件,什麼拔錯牙、醫院沒床位……都來找我。但我自己心裡明白,我不是明星,老百姓喜歡我,也不是出於“追星”的心態,他們遇到什麼事了,不會想到找劉德華,但是會想到柏阿姨,我跟他們沒有距離。

記者:是不是做了《新老娘舅》這個節目之後,您的知名度才上去了?

柏萬青:上節目之前,我是靜安區的人民調解員,還成立了“柏萬青志願者工作室”,帶老年人出國旅遊,為白領辦交友沙龍……有一定社會影響力。但確實更多百姓是通過《新老娘舅》認識我的。這個節目開播一年多,收視率最高超過11%,在上海所有綜藝節目中最高。現在我每週要錄4期節目,很多人找到電視台,指名要找柏阿姨當“老娘舅”。

記者:找您當“老娘舅”的,都碰到些什麼麻煩事?

柏萬青:這個節目的定位就是幫助百姓解決家庭矛盾,不外乎幾大類:兄弟姐妹爭家產的,夫妻吵架的,婆媳不合的,父(母)子(女)無法溝通的……不過,我發現純粹因物質產生的糾紛是少數,多數還是情感類的,為雞毛蒜皮的事吵得你死我活。天長日久,親人也成了仇人。

記者:來調解的,是不是阿姨爺叔比較多,年輕人有嗎?

 
柏萬青:年輕人不要太多喔。前幾天還有個小姑娘給我打電話,說馬上要結婚了,男方買了房子,女方父母提出,把女兒名字寫到房產證上,才能領結婚證,男方不同意,小兩口吵得婚都快結不成了……現在的年輕人,結了婚還是小囡,不知道怎麼做妻子、做丈夫,這個彎轉不過來。還有,過去子女成了家,父母不大會干涉小兩口的事,想管也管不上來,子女多嘛。現在不一樣了,都是獨生子女,兩個小的背後四個老的盯著,許多年輕夫妻的矛盾,其實是雙方家長之間的矛盾。

記者:到您這裡來的,都能解決問題嗎?

柏萬青:大部分都有圓滿結局,但我不能保證全部能解決。有個老知青,用動遷款幫女兒買了房子,後來他從外地回滬,想把戶口遷到女兒那裡,但女兒就是不同意,他不得已把女兒的房產證藏起來。父女兩個來調解,我們做了工作,女兒同意讓父親上戶口了,結果一出電視台,馬上變卦,真是人心難測。不過,大部分人還是講道理的。

記者:《新老娘舅》節目走紅,和社會發展有關係嗎?

柏萬青: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不管時代怎麼變遷,無論窮人富人、忙人閒人,都會遇到有關家庭的煩惱。 《新老娘舅》的觀眾從8歲到80歲,連澳大利亞都有華人寫信給我,讓我幫他解決家庭矛盾,因為大家有相似的文化,有共鳴。

“我敢說,敢批評”

記者:據說開播以來,有近百位人民調解員上過《新老娘舅》這個節目,為什麼您的名氣最響?

柏萬青:因為我敢說,敢批評!比方前面講的,那個要未婚夫在房產證上加名字的女孩,我對她說的第一句就是,“柏阿姨很看不起你!你是要嫁房子還是要嫁人?”我說話很直接,用上海話講就是“煞根”,不會“搗糨糊”,當然我也講究策略,比如,調解中可能要讓其中一方吃點小虧、退讓一步,對這一方,我就會給他(她)戴戴“高帽子”。

記者:你批評當事人,他們服氣嗎?

柏萬青:怎麼不服氣?經常有當事人跟我說,“柏阿姨,被儂罵一頓,我輸了也服氣的”,結束了還樂呵呵地找我合影簽名呢!因為我從來是非分明,講公道,幫理不幫人。比方有對再婚夫妻,女的說男的小氣,把鈔票看得跟性命一樣重,男的怪女的太現實,總盯著他的房子和財產,兩個人為此鬧得不可開交,找到電視台來調解。我說兩個都太自私,女的找對象心態是“福利型”,男的是“保姆型”,不是以情感為主線。既然是再婚夫妻,兩個人更應該珍惜,互相信任。他們都點頭認可,兩個人吵吵鬧鬧來,高高興興地回去。

記者:這些話從您口中說出來好像特別有說服力,您有很多“經典語錄”,很鮮活,都哪來的?

柏萬青:有不少單位讓我去講“調解的藝術”,我說還是不要提到“藝術”的高度,最多是“方法”、“技巧”。沒有啥理論,也不是大道理,講的都是人生經驗。我家是大家庭,兄弟姐妹好幾個。我也身為媳婦、妻子和婆婆,許多來調解的當事人遇到的家庭矛盾,同樣碰到過。平時我也很注重跟老百姓交流,坐公交車也會和乘客交流節目中遇到的事例。我講的都是老百姓的話,所以老百姓聽得進去。

記者:雖然您講的都是大白話,但看得出來,您在調解中對法律條文挺熟悉,對政策也吃得很透。

柏萬青:我們調解有三條底線:法律、道德、政策,不能瞎三話四。論文化程度,我不過是老三屆高中畢業生,但我一直在不斷學習,法律知識、心理學知識,樣樣都要懂。其實,我發現每次從節目中都能學到新的知識和人生道理。

記者:網友誇您“最有腔調,最有氣勢”,您的腔調和氣勢,怎麼來的?

柏萬青:講正氣。我不光聽不同的意見,還靠眼睛去觀察誰是誰非。還有,我這個人不貪,坐公交車,要是擠得沒辦法買票,就會特別著急。有一次我沒有零錢,售票員說算了算了,我說一定要付的,最後拿了一張郵票出來當車票錢。人要是貪小利,愛搬是非,肯定不大氣。

“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記者:一直有個疑問,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為什麼那麼多人願意到電視上講家事?

柏萬青:我做的節目,保證都是百分百的真人真事,當事人常說的一句話是,“上《新老娘舅》講講清楚,讓全上海人評評理”。也有人只想調解但拒絕上鏡。我碰到過四兄弟,老大、老二、老四和老三有矛盾,從事實上講,老三沒有錯,其他三個有問題。但就是老三不太願意上電視,一定要戴個墨鏡,怕單位裡的人認出他,丟醜。這個蠻少見的,大部分是理虧的人怕出鏡,有一個爭產案,母親還在敬老院,女兒就鬧著和弟弟分家產,這個女兒上電視時,圍巾、墨鏡、口罩……從頭捂到腳。

記者:據我所知,上海現在各個街道(鄉鎮)都有司法綜合服務窗口,區縣法院設立了人民調解窗口,居村委也都設有調委會,老百姓可以到這些地方解決矛盾。

柏萬青:我們這個節目,就是請來各個區的明星調解員做的,應該說是政府工作的延伸。也有些當事人,來電視台之前,找過街道調解員,甚至還上過法院。可能是《新老娘舅》口碑好,有廣告效應,老百姓覺得更有說服力。但這個節目也宣傳了人民調解工作,有幾個街道的司法所工作人員告訴我,找上門的人多了。

記者:聽說您經常被邀請去給調解員講課,對這個工作有什麼建議?

柏萬青:年輕人專業知識豐富,缺點是情商不太高,慣於就事論事,老百姓就會覺得不舒服。更要不得的是,對老百姓的事沒有足夠熱情。有次講完課,一個年輕調解員跟我說,柏老師,你太讓我感動了,你知道嗎,我見到來調解的人,第一反應就覺得煩,想躲得遠遠的確實,這份工作很瑣碎,也很棘手,但職責就是為群眾服務,怎麼能畏首畏尾,或者高高在上呢?

記者:就採訪這點時間,您已經接了十來個電話了,一天有那麼多人找您,不累嗎?

柏萬青:說實話有點吃不消。現在我每天早晨6點半一起床,就跟打仗一樣。有人勸我找個助手回回郵件和電話,我說怎麼行,萬一說錯話怎麼辦,人家找我是信任我。我這個人比較在乎別人的認可,所以喜歡做這些事情,樂意做這些事情,但你也要幫我呼籲呼籲,柏萬青不是萬能的,不能解決所有事。像拔錯牙這種事,我也沒有辦法。

記者:您覺得“新老娘舅”的意義在哪裡?

柏萬青:俗話說,家和萬事興。做了那麼多期節目,我發現這句話很有道理,那些和和睦睦的家庭,總是碰到好事體,那些整天吵吵鬧鬧的家庭,生活往往亂七八糟。家庭是社會最小的細胞,如果都是後面那類家庭,這個社會怎麼會和諧呢?但是光有各種新舊“老娘舅”,是不夠的。我也在思考,怎麼用社會化的方式來解決家庭問題,比如老年人老悶在家裡,容易情緒不好,引發家庭矛盾,我的工作室成立了各種班,讓他們學畫畫、書法、時裝表演,還組織出國遊……與社會交流多了,心情舒緩了,家庭矛盾也少了。其實社區很多退休黨員和幹部,都很願意承擔這些活動的組織和後勤工作。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盼望有更多的人參與進來,讓更多家庭的日子越過越順心!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青青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媒體很嗜血也很勢利的
2011/03/31 19:54

我以為柏萬青是男生,在台灣我覺得韓劇太多了,還有本土劇又臭又長.....我都不想看,不過談話性的節目我偶爾還會看,妳所說的金牌調節人這種節目,不曉得是否合乎台灣人口味?大家都在拚收視率就怕叫好不叫座.....

在台灣的媒體是很嗜血也很勢利的.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3-31 20:18 回覆:

你說的沒錯,畢竟社會背景不同,做法不可能一樣。但是在電視上談話的知名人士,應該瞭解自己的 power, 社會教育的影響力。這兩年在 udn, 我才有機會聽到台灣的社會教育的缺乏。很多人以為,教育是學校,是老師的工作,但是不知道社會教育是學校教育的延長。

學校教育做好了,但是我們的社會教育差,學校教育的功效就被抵消了。


航迷老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自己就是知道
2011/03/31 17:17

對,我也覺臺灣應該多播些大陸製作有意義的節目,但很失望,到現在還是不准,也不知道是顧慮什麼?,有時候,自己就是知道,看到電視上訪問曾經感動自己的人,我想讓他們明白我的感動,雖然他看不到,但卻又真實的存在社會上,媒體的責任就是把它們播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可惜的是現在的媒體有在做嗎?

我看短時間是不可能的。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1-03-31 19:07 回覆:

說到這個,我想到台灣凡事一窩蜂的例子,陳樹菊的故事,自從得獎後,好像全台灣只有陳樹菊一個好人了。我不住在台灣,但是有這種感覺,台灣可以被自己的媒體稱頌的人好像絕無僅有。

台灣人現在對自己的文化是滿意的,但是我真的擔心10年20年後,會變成什麼樣呢!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啊!

台灣今天如果看自己好,要感謝老蔣、小蔣,國民黨。如果國民黨不來,台北有可能被當作國家首都一樣的對待嗎? 我聽過台灣南部鄉下地方的抱怨,抱怨他們為什麼沒有像台北一樣的被建造.......這不是國民黨遷都的恩德嗎?

台灣人該如何才能有一點對過去的政府感激的心呢?罵來罵去都是不對勁的,有一句話怎麼說的,要定人的罪,什麼理由都有。憑著這一點,台灣的民主就是 rubbish.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