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灣人與大陸人的海外邂逅
2010/08/11 16:22:06瀏覽670|回應9|推薦127

一.  

1989年我的辦公室有一位中國人訪客,他是 AndyAndy來看我,因為有人告訴他,我是台灣來的會計主管。我的上級副總經理曾經跟我提過有這麼一個人,他是我們公司提供資助從上海來澳洲唸書。副總經理特別跟我提到這事,因為他以為台灣人與大陸人相遇會打架,所以預先交待提醒。我不知道他從哪裡來的這種想法,事實上海外的台灣人與大陸人相遇,彼此都很友善,有天生的同胞情懷。  

Andy個子小小的,不滿40歲,很斯文儒雅的人。他在澳洲念的是會計,因為他聽說憑會計專業申請移民比較容易成功。公司給Andy資助學費的條件是憑及格的成績單申請學費支付,所以他要等拿到成績單,才能申請學費付款。

Andy給我看他的成績單,顯然都是優的,他自己覺得很安慰。Andy的老婆及女兒都還在上海,他平常生活很節省,放假的時候希望到公司來打工,但是公司只願意安排他在工廠幫忙搬運,體力活對個子瘦小的他感覺挺辛苦的。Andy 心裏盤算等念完書後,可以有進公司財務部工作的機會。  

Andy 向移民局申請讓老婆女兒來澳洲陪讀的陪讀簽證獲准,很快的全家團聚了。Andy非常開心,請他的大陸好友到家裡吃飯,也請了我。他租的 flat,( 兩層樓的公寓建築),只有一房一廳。一家三口睡臥房,客廳分租給上海來的學生打地鋪。  

Andy的老婆一看就是賢妻良母型的女人。女兒7歲,聰明漂亮。他們夫妻倆都是晚婚。Andy是入贅,入贅的理由是女方有房。Andy是一個勤奮善良,有腦筋的讀書人。夫妻倆利用上課以外的時間,承接打掃工作賺取生活費。Andy的老婆會縫製衣服,也在製衣工廠工作。  

Andy家裡,我認識了他的朋友 Bruce  Chris,我們吃過晚餐,聊得很愉快。Andy本身是一個安靜內斂的人,為人處事似乎很小心。Bruce  Chris 是開放型的人,能言善道,喜歡打科罵葷,Andy說他們在國內是小有成就的人。  

Bruce 是一個畫家。租了一個分租的公寓房獨居,有一個澳洲鄉下來的女孩同住,是 flatemate 近水樓台男女交往,不久就成為正式同居關係了。  

Bruce 說,來到墨爾本最大的享受是逛超市。Bruce 能言善道,說話活靈活現,他說大陸「商店」的東西都擺在顧客摸不到的架上。顧客要什麼就要央求店員同志拿下來,店員同志的臉孔都是臭臭長長的,所以有需要買東西真是活受罪。在墨爾本逛超市,可以隨便摸,仔細端詳商品外觀,他覺得是莫大的享受。Bruce 很有藝術家的氣息,說話極為有趣。出口都是笑話,可惜我只記得這個笑話。  

Chris (是女性)個子高大,有模特兒的身材,英文好,聽說白人男子追求者眾。她是那種出色的女孩子,不會被埋沒的。她太會講話了,聽起來會讓人覺得有點吹噓膨脹。(現在回想起來,她其實沒有吹噓。)她說她認識小布希,如果有需要她可以打電話給小布希。她認識小布希是因為他是美國七喜在中國投資的老闆。  

我不是會說話的人,聽 Bruce Chris 兩個談得天花亂墜,覺得有趣好玩。Andy 私底下提醒我,Chris 是共產黨黨員,最好跟她保持距離。  

對了, Chris 是我唯一碰到能說「中國窮是因為大陸人口太多,要應付這麼多吃飯的人口,中國政府已經做得不錯了。」 的大陸人。我聽了只當她是為了自己國家的尊嚴,說袒護的話,也沒去多想。 20年後,我親自來到中國大陸,她的話我懂了。) 

Chris 也是住在分租的 flat,她的 flatmate 也是一個澳洲鄉下來的女孩。她說那個澳洲女孩非常保守,沒有男朋友,對 Chris 的約會頻繁自歎不如。  

有一回他們提議大夥去 city 逛,我便一早開車到 Andy 家會合,把車子停在 Andy 家所屬的停車位。我們結伴去火車站搭火車,有朋友可以一起坐公共交通,看墨爾本的美麗景色,我覺得真好。我平日上班,開車兩分鐘就到公司。假日自己開車去附近的公園,澳洲的公園真美,但是沒有伴很無趣。獨自開車必須專心,不能分神看路上風景。我這時好羨慕他們沒有車的生活。  

但是沒有車的辛苦與不方便也是事實。Andy 夫妻倆每個禮拜都到有名的維多利亞市場去買菜,聽說價錢很便宜。有一次我開車帶他們(忘記了是他們的要求,還是我自己的建議。)去維多利亞市場,市場人多吵雜,我這個不下廚的台灣單身女郎很不習慣。Andy 夫妻倆一箱一箱的買,一箱一箱的搬,說好便宜啊!我沒有興趣買,只好站在一邊等,感覺昏昏欲睡。  

終於他們結束採購,把大批蔬菜水果搬上車,把我的小車子擠得結結實實。送他們回家後,我想下次別想要我再陪他們買菜了。  

Chris 有一次摔斷了腿在家休息,週末悶得慌打電話給我,讓我帶她出去吃廣東飲茶。我開車去接她,她就腋下拄著兩支拐杖,一蹦一蹦進入大庭廣眾的餐廳,吸引眾人矚目。Chris 不算有一技之長,但是英文好,外貌出眾,她找個 clerical 的工作不難。  

我跟 Chris 是不同類型的人。我自己那時候已經開始參加教會的小組聚會,Chris 找我幾次,我都不得空,就慢慢的失去聯繫。 

Andy夫妻倆勤奮工作存錢,後來就搬到一個有兩個房間的unit,還買了鋼琴給女兒學琴。他們那時候還計畫再生一個孩子。  

自從換了工作,我也沒有跟Andy夫妻保持聯絡。 

二.  

形單影隻在一個陌生的國度,工作上的文化衝擊讓我覺得很累,很想找個台灣人聊聊。離開台灣時,一個大學同學給了我一個某人的電話,我就打了。接電話的女子,聽說我有工作但是不愉快,似乎很不以為然,口氣感覺不是很友善。她給了我一個台灣人牧道的教會地址,我還是去了。  

這個教會有台灣人,馬來西亞華人,越南華人,及大陸人。華人教會都是很熱情的,尤其是沒有語言隔閡的地方。我後來才知道,大陸人是所有教會關注的對象。我是我所知道的唯一單身的台灣人,大陸人看我似乎特別親切(我猜的)。  

大陸學生幾乎百分之百的以學生簽證為名,工作生活為實。(當年很多台灣學生到美國也有相似的做法他們都克勤克儉,在餐廳或工廠打工,工資不高。跟他們相比,我這個單身女郎的生活算是豪華的,行有車,住有屋,有車庫,有花園,更重要的是有合法居民身份,有好工作,好收入。  

教會都很照顧大陸學生,給予精神上的支持。相對的,需要勞動幫忙時,大陸學生最能一呼百應。有一個星期六,牧師搬家,這幾個大陸學生是當然的自告奮勇的幫手。這種場合也少不了我,誰叫我是單身又有車。 

那時候的大陸人對台灣人都帶著羨慕與尊敬,台灣人都是有家的,經濟情況也是想當然的好很多,對大陸人都很親切照顧。   

三. 

在往 city 的方向我去了另一個教會,認識了幾個馬來西亞單身華人女子。我參加的小組聚會是幾個馬來西亞來的單身女孩子組成的。她們對信仰非常投入,那個小組長後來去巴基斯坦傳福音很多年。自然而然的在我前往聚會的路上,常被指示去某地址接某學生及某學生等等。聚會地點離我住的地方車程超過一個小時,地方不熟,經常迷路。晚上回家時要先把學生一個一個送回,最後再單獨開一個小時的路回家,總是又睏又累。  

有一個大陸學生叫 Michael,是回家路上最後下車的,跟他談話的機會多一點。Michael說他在國內是個建築師,父親是小學校長,在國內就已經信主。Michael 是一個斯文內向的人,顯來自尊心很強。在聚會時,他要我們為他的求職禱告,不久後他就找到一個繪圖的Casual工作。繪圖不需要說什麼話,很適合他。有了工作後,他的英文也逐日進步。  

我自認開車技術不好,眼睛也不好,又不認識路,經常為找路焦急,晚上更是吃力。Michael  也不太會幫忙認路,常讓我氣急敗壞。雖然不是很喜歡,但是我也趕鴨子上架做了頗長一段時間的開車接送的事工。  

常來聚會的大陸學生中,有一個男孩後來受到感召去念神學院。 

除了教會里認識的大陸人外,我上班的地方有一個華人長相的 cleaner 20多歲,個子嬌小,面貌秀氣。她進來打掃我的辦公室時,我跟她寒暄,原來她是大陸人,在國內幹過電視主持人。 

四. 

常常逛街認識了一個開店的台灣女子。在國外能夠認識自己的同胞,總是很親切。稍微一談,她馬上猜出我的姓氏,這個世界真小。原來我之前在那個美國公司香港分公司的同事介紹的香港人家裡,碰到了一個從前的香港僑生,很巧的竟是我多年前在台灣一個上市公司的同事。這個香港僑生老公跟他的台灣人老婆,跟這個開店的台灣人又是牌友。  

有了這些關係,兩個台灣女人就更接近了一點。她賣的東西有一部分是跟大陸學生進的。她很熱心,很會交朋友。她認識的大陸學生有在國內當醫生的,她需要找人看店時,這個大陸來的醫生年輕人也會來幫她看店。(當然是有付工資的。) 

我也因此認識了另一批大陸學生。他們都屬於國內的精英。 

五.  

有一天電視新聞出現了天安門大屠殺事件的報導,所有的大陸學生人心惶惶。越來越多的大陸學生加入教會的聚會,他們的居留身份開始成為迫切代禱的主要項目。那一年(忘記了確實期間),澳洲所有的教會都同心合力為這事禱告,直到總理霍克宣佈開放大陸學生的難民申請。  

於是陸陸續續的所有的大陸學生都遞上難民申請書。有人擔心申請難民後,在國內的家人會受害。事後證明都沒有事情發生。 

大陸學生有了身份之後,就把父母,配偶,兒女都帶過來了。很多人開始進正規的大學唸書,或念碩士,或念博士。從此之後留在澳洲的大陸人,不再為了身份問題躲躲閃閃。念完書找到好工作的機會也多了。 

再後來,更多的大陸年輕人因為依親,來到澳洲。這些人顯然是沒有吃過苦,我猜也不清楚文革的迫害的事實。 

相對的,很多台灣移民坐滿了移民監後,留下妻兒,或留下唸書的子女,老公,或老公老婆連袂回台灣了。  

20年前的那批大陸學生,不是學業有成,就是賺了錢。當然應該結婚生子,小孩應該進入中學了,晚一點的話,就是小學。 

六.  

後來在墨爾本的中國大陸移民人數迅速增長,有年長的父母,青中年的陪讀丈夫或妻子,幼兒,一下子全來了。大陸人開始建立以大陸人為主的教會。小學?的大陸人子弟一年比一年多起來,他們力求學校的學業成績拔得頭籌。 

台灣人與大陸人相遇,好像不再有以前一樣友善的氣氛了。  

我記得我女兒念幼稚園的時候,有一個大陸人女孩的媽媽是個熱心的人。我嘛!是個辛苦的工作媽媽,經常愁著要把女兒送到那一個 child care 女兒長得又小又瘦,又安靜。有一天碰到這位熱心的媽媽,她跟我驕傲的,說她燒什麼食物給她的小孩吃,家裡有鋼琴,又送孩子上 Kumon ,學游泳, 長得又高又好……….我聽了只有點頭表示讚賞,最後她告訴我,“你不是一個好媽媽,你看你沒有把你的女兒養好。”  

我真是啞巴吃黃連,自討沒趣。(我瞭解,她真的不是惡意的。而且可能希望提供我服務也說不定。  

感謝主,去年我在墨爾本再遇見這對母女,發現女孩沒有繼續長高,還比我女兒矮。讓我覺得板了一口氣回來。  

女兒小六時在學校交了一個好朋友,父母是大陸人。因為孩子的友誼,我們家長認識了,原來她的父親,母親都是早期公費留學生。外婆過去是國內大學里的老師。這個基因肯定優秀。女顯然出類拔萃,頗有傲氣,雖然她喜歡與我女兒交朋友,我女兒卻被她的氣勢嚇壞了不太積極繼續友情 

記得第一次我女兒應邀去她家玩,我去接她的時候,她的外婆很客氣的招待我喝茶,稍微聊了一下。我好奇她的女兒女婿既然是公費留學,沒有回國不會有麻煩嗎?她說,現在的中國不一樣,領導的思想也開放多了,沒事的。(大陸人的用語,沒事。我當時以為所謂的領導是指國家主席,來中國才知道領導就是主管的意思。) 

女兒中學有很多孩子是大陸人的子女,或大陸來的小留學生。這些大陸人父母不像20年前那些大陸人那般和氣友善。他們的子女也都是琴棋書畫樣樣行的資優學生。  

我想,在國外的很多中國大陸人顯然氣勢比較高了,(不知是因為個人狀況的改善,還是中國國際地位的提高)所以跟台灣人的交往就有了距離。我四年前還在澳洲的時候,就已經沒有跟大陸人有什麼交往了。 

(例外,有一個上海人因朋友介紹,曾經來幫我記過帳。她念了碩士,但是英文不好,又有孩子,一時找不到好工作,也很誠懇的希望得到實務經驗。在我離開澳洲獨自焦急整理行囊的時候,提供我需要的友善協助。) 

來到中國,見證了中國的變化之快。我個人認為,如果沒有不可預料的因素,中國未來的變化可能還會更快,從海外的中國人的狀況變化可見一斑。當很多人繼續譴責天安門事件的時候,事件本身已經惠所有海外的中國人,讓他們少吃不少苦。海外中國人的受惠,好處仍然回饋中國。 

30年來中國培養了多少優秀的人才,他們難道不懂得該如何改善自己的國家政治及國民福利嗎?台灣可以專人保持關注中國的變化,同時更應致力於改善自己的不足,精益求精。中國人的當前之急是國民生活教育,這是台灣的師資可以貢獻的地方。 

除此之外,台灣不必求大,但是不要終究走到中國的後面去了。那麼所有目前對中國的批判就了無意義,就像那位媽媽,比較女兒的身高,來判斷媽媽角色的成功與否。沒想到人家女兒的身高後來居上,結果豈不是自己掌摑自己的嘴巴?


後記: 以上所用的名字不是真名。如果我有一支寫小說的筆,文中的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是豐富的故事題材。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earlz01&aid=4310960

 回應文章

天路(真理是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世代變遷
2010/08/13 13:50
93年前的中國留學生是最懂得吸收西方社會精華的一批知識份子.
他們有正確的民族意識與對共產黨真面目的體會,當然不包括高幹子弟在其中.
跟這批人結交是教學相長, 我獲益不少, 許多當時的公費學生品德端正,
心思正派, 信耶穌就放棄黨証的那種人不在少數.
之後再能出國的許多為特殊份子或是對64 沒有海外報導接觸,或是年齡太輕
沒有印象......總之就開始"歹到丁." 因為他們比較自我感覺良好,不認識自己是誰.
目前在溫哥華這個沒有多大競爭的移民社會, 國內移民可是大金主!
他們真搬不少人民幣來投資, 連帶地將許多習性也一併帶入, 讓我很憂慮......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3 22:22 回覆:

說實話,我想到寫這一篇回憶,就是因為常看到加拿大的格友提到大陸同胞時,似乎頗有看法。我讀到的時候,會有點為國內大陸同胞也一竿子被打翻了,有點抱憾。

我承認我自己結婚後就沒有機會廣泛接觸大陸人,畢竟告別單身生活,成為婚姻與家庭的新手,所有的社交以孩子為主。再接觸大陸人的時候,是女兒上學從幼稚園開始,家長之間的互動。交談的重點也是孩子的學習與表現,這種比較上的弱勢也讓我這個不能幹的的媽媽,失去跟大陸人媽媽交往的興致。

在學校,女兒的同年級的亞洲同學以大陸人居多,大陸人自己很容易形成自己的圈圈,我這個媽媽的年紀也比那些媽媽大,更不會想要打入她們的圈子。

自從來到中國後,我對整體的中國人才有更清楚的認識,也才瞭解海外的大陸媽媽是什麼樣的背景。現在,我如果回澳洲,我想我會比較容易跟她們打交道了。

對了,我不懂你說的憂慮是指什麼。


Bund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接觸到的大陸人 都相當優秀
2010/08/12 15:25

早期  大部分是留學生  太太和孩子是來伴讀的

他們工作挺賣力  也很積極找機會  想闖出名堂來。

後期我顧用的幾位員工  都是已經有身份  在美國呆很久了  家庭生活都很優渥  孩子都唸很好的大學

有位在大陸  還是國營企業副廠長  工作效率非常高

有一位是大陸一家公司的日本翻譯  專門接待日本客戶  到美國來改唸會計  也很能幹

現在的同事  在大陸時是在公家機關做事  沒有商場經驗  但很勤快  可以說是我的得力助手

我們也都和他們的家庭建立很友善的關係  Even因為搬家或其他原因  離開我們公司  我們都保持聯絡

大慨我比較幸運吧!都遇到很勤奮友善的伙伴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2 21:45 回覆:

我相信 Prada 的經驗,早期大陸留學生肯定優秀,可以想見。只要是真正讀書的留學生,除非品德有問題,否則書是不會白讀的。

 

我也可以想像,你說的這幾位大陸留學生一定也對你有同樣的看法。

 

但是近20年來的年輕留學生,多數是因為家裡有錢出去的,又是文革後,難免會有一點暴發戶的氣勢。還有就是依親出國的家屬,程度也許差一點,所以相處就會有隔閡。從前大家過苦日子的時候,比較能夠低頭,與人為善。

 

謝謝 Prada.


客旅貞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類似
2010/08/12 12:14
在美國的情況類似。在美國大學校園﹐大陸剛開始開放時﹐來到美國的多是訪問學者﹐舉止言行很小心翼翼﹐因為還要再回去。後來逐漸有年輕人出現﹐是申請獎學金來的大陸學生中的姣姣者。然後是天安門事件之後﹐拿到綠卡的一批人﹐包括來教會﹐假借是信徒而取得居留的人﹐形形色色﹐越來越複雜了。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2 15:38 回覆:
謝謝客旅貞吟分享美國的情形。

阿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寫得太長啦
2010/08/12 11:48

在udn第一次看這麼長的文章,終於看完啦,哈哈

不過也學到一點點

多包涵吧

人家吃過64吃過文革,吃過三反五返各種非人性的政治運動

要改

不是一下子就轉變的了的

台灣人真是太幸福了

逃過共產專制這一劫難

真是要感謝那些前輩

那些在風雨飄搖年代中撼衛台灣的士農工商及軍人

謝謝你們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2 12:03 回覆:

謝謝阿璋的包涵,文章是太長了,尤其是我後來又加進一些想起來的記憶,怕丟了。那些段落不分的地方就是後來加的,不知為什麼,修改時加入的段落沒有顯示空行。

謝謝回應。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多世面
2010/08/12 10:59
以前好像有隔閡﹐現在倒不覺得了。反正大家都看多世面﹐漸漸了解﹐比以前好了。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2 12:00 回覆:
聽起來曼哈頓的兩岸關係還不錯? 謝謝 James.

老仔仔~信手拈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潛移轉變
2010/08/12 09:52
我是感覺一國的強弱往往相對的影響國民在外有不同意識的強弱對比,意思是弱國出來的子民民族意識超強,卻个人﹙包括身份意識﹚採取低調,見證現在和以前的大陸人氏不正是如此正在潛移轉變当中。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2 21:49 回覆:

所以台灣人的台灣意識也超強了?中國人的中國意識也超強?如果這樣,真是有得打的!

我相信懂得低頭的人才是強者。你說是不? 謝謝老仔回應。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生活教育
2010/08/11 22:01

在上海有一次坐公車,

一年青人携一幼兒上車,

某女士立刻起立讓位給幼兒,

年青人從頭到尾都不會說一聲「謝謝」

生活教育,

兩岸都要加强!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2 21:54 回覆:

中國人不習慣說謝謝是有原因的。我每次說謝謝,聽的人還嫌太多禮。這些都是文化背景的差異,簡而言之,就是您說的生活教育問題。

有一次我跟一個老外去雷迪森酒店,有一個公關小姐跟我們解說事情,這個老外太太向公關小姐說,thank you, 公關小姐回答的英文意思是,這是我應該做的。這位愛說話的老外太太很不以為然,她給她機會教育,即使是她所應該做的工作,接受謝謝是應該的。所以她的正確回應應該是,you are welcome.

 

瞭解這些心理背景,中國人的態度就可以被理解了。

 

我同意你說的,生活教育,兩岸都要加強。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暴發戶→泱泱大國
2010/08/11 20:35

15年前,在大陸認識大陸人...就已經不太客氣了

5年前,在美國遇到大陸人...人數稀少,但低調

4年前,在泰國遇到大陸人...暴發戶的氣質...

現在...大陸人會往泱泱大國的氣質發展...或是...暴發戶....

台灣...也是經歷暴發戶...再往上爬....

再多久...還有人記得台灣嗎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1 21:45 回覆:

是不是暴發戶的氣質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看到台灣及中國的民眾都能以禮相待,就像20年前,在澳洲台灣人對中國人的態度一樣。如果兩岸都是禮儀之邦,強者能柔軟其身待人以禮,不強者也能不卑不亢,該是多好。

台灣人需要致力自強以為當務之急,才有可以讓中國以禮遇相待的斤兩。


thy (祈禱災損迅即停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岸都是華人更須溝通瞭解
2010/08/11 20:33

那麼當時大陸移民澳州 

保金可能也要1000萬NT吧  

入贅是不是女兒從母姓?

都是華人  出生地不同  對許多事務的任知是有一定的差異

須要經常溝通  才能瞭解

"瞭解"在人際關係的建立是很重要的

真不容易 20年前的事還記得清楚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0-08-12 22:09 回覆:

當時我沒有聽過大陸人有能力移民的,後來的大批大陸移民的開始,也算是拜了天安門事件,澳洲所有基督徒的全心禱告,以及總理霍克的開恩。所有大陸留學生全部因為申請難民,而得到居留許可。應該沒有保證金的要求。跟一般台灣人所辦的投資移民不一樣。接著,這些新移民就申請他們的父母,配偶及子女過來。至於入贅的事,我沒有深入瞭解過。謝謝 thy 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