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死刑犯燒出舍利子:蓮花尤欣的故事
2012/10/19 16:21:59瀏覽3389|回應0|推薦0

死刑犯竟然也能燒出舍利子?
蓮花尤欣的故事(一)

蓮花尤欣(林尤欣)生前留影

圖為蓮花尤欣(林尤欣)生前留影。


一九八五年四月廿六日,新加坡建筑承包商林尤欣,模仿電影「午夜快車」中的運毒模式,伙同友人陳忠義,並唆使毒玫瑰沈並初,將二、三公斤純海洛英,分成十小包,以布扎在身上各處,企圖將毒品運至美國時,卻在新加坡樟宜機場臨登機前被查獲。

沈當場供出主使共謀,三人同時被捕鋃鐺入獄。

一九八八年七月廿九日,三人以販毒及唆使販毒罪名,被新加坡高院判處死刑﹔雖經上訴最高法院,最后仍被駁回,維持原判。

一九九二年四月三日清晨六時,林尤欣魂斷於冰冷的絞刑台上,結束了短短的三十多歲生命。

這原是場教人唏噓的悲慘結局,但二日后,卻發現其遺體火化后,不僅其骨灰全呈白、粉紅等純色,且在遺骨間,發現了二十多顆舍利子,及許許多多五顏六色的舍利花。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蓮花尤欣的自白遺書

如果不是這樣使我面對生死大事,我何以能醒悟?

蓮花金玉吾妹:

阿彌陀佛!

本來我心如此想,要不要寫此封信,的確並不很緊要,這是對我本身而言。但是想及您和家人,趁早寫下一些有關我修行之片段及其他,希望能堅強你們(包括父母親)對佛法的信心,以及對真佛密法之恆長信念。

我在未進入牢獄之前,雖也懂得禮拜佛,甚至誦短短的巴利文片段經句,但業障深重,內心根本不知佛法之真正意義。只顧追求物質上的享樂,真的太自私自利了!我是屬於貪心較重之類,不過性格比較開朗,雖然也樂意助人,但是范圍是渺少的(不值一提)。

剛剛進來牢內之時,對死還曾產生恐懼…

因為恐懼,所以很容易的接受誦佛經、看佛書及靜坐,但都是自己去亂摸索。雖然當時也有一小部分同窗是念經拜佛,記得:有一位懂得稍微多一點的,后來皈依師尊(編按:師尊系指林尤欣之皈依師父蓮生活佛盧勝彥)與他有關系,因他叫別人買師尊的書進來看。

記得剛開始,我多數看釋聖嚴法師的書及其它有關坐禪之書,當然也包括許多其它佛書。然而惡習深重,雖已念經(心經、阿彌陀佛經、地藏經)、念咒(大悲咒)、及坐禪(數息法),當時只記得要改過做好人,同時也開始吃素(不過還有吃雞蛋)。但仍模模糊糊的,不很理解的過日子。

如此枉費了一年多,大約在一九八七年頭,也就是那位同窗介紹看師尊的書。我還記得第一本是看《天地一比丘》,接著越看越興趣。記得當時很多位都急著要看,因此大家都叫家人買來看。其實開始時是感到內容與眾不同,又有很多很多未曾聽聞過之事。

當然也因為講的合情合理,而且又用最淺白的文字、令人易懂的話,把那些深奧的佛理描繪出來,逐漸的令我(及別人)對佛法的了解更進一步。

我還記得我開始發覺自己常流淚哭泣!是因為看到很感動人的事時(書中),內心的良知開發了,我才知道自己以往做了太多太多的過錯,太對不起父母親人,及社會國家,非常的慚愧!我真正學到「懺悔」,真正懂懺悔,是由於師尊的法語感化而來。

我當時便開始對師尊產生皈依之心,我覺得我來日無多,如能早皈依修習佛法,應是時候了,也慶幸師尊有遠見,特另為那些無法親自前去皈依之人設下了「隔空遙灌頂」,我便同時勸請同窗多位一起皈依師尊。

當時大家學佛之心相當濃厚,非常精進,半夜四點左右已起身浴身開始修法。而我也停止了一切游戲,甚至十多年的煙癮也在那個時候開始戒,一直到現在已經有五個年頭了。我當時很虔誠的依《真佛密中密》修四加行(我的皈依信並不順利,拖到好久,才由玉美Karen前往新山大觀堂做法會時才皈依)。

在修法時,實有許許多多的異相…

師尊太不可思議了!我最初祈求他兩件事,他都圓滿我之所願(當時,師尊還沒有收到我的皈依信)。而我只在最簡單的佛壇(幾張佛相及一杯水供養)前虔誠祈求。你知我求什麼嗎?哈!就是你和父母及玉美﹔因你及振發都不信神佛,父母親和玉美也只是拜拜罷了。我當時是很誠心誠意,非常信師尊是有神通之力攝召你們及玉美。

沒多久你來探監,告訴我,你在夢中(很清楚的夢)見到一朵大大的白色蓮花,以及有聲音告訴你,這是蓮花菩薩。你知道嗎?我當時的心情是說不出的喜悅和感謝。太妙了!今天你能學佛又有很好的相應,的確是師尊的大慈悲力成全了我的願望,當然也是你的因緣。

另一個是玉美,我曾勸她皈依師尊,然她不以為然﹔最后,也是由師尊在她夢中出現。她夢見師尊(出家相)頭上有金色圓光,站在她面前,師尊叫她跟他去念經,她不要,然她見師尊伸手出來攝召她,她感到害怕而驚醒。她無法不信啦!因此我教她去大觀堂(新山)幫我皈依,她也同時皈依。而我的祈求都是在牢房內面對法相祈禱,不是寫信去求,這才叫做不可思議!師尊如何得知呢?假如他是假的,他根本就不會聽到我之所求。

另外一件事是有關痔病,它令我十分不自在,坐、睡、站、走都很痛,要念經修法都不能。真沒法子,我又向師尊訴苦,過后不久,曾夢見自己躺在病床上,由醫生動手術,隔天真的不再痛了。然心中並不敢肯定,一直到現在已經好多年了,真的太好了!我真的很感激師尊。這不是語言文字所能表達出來的。我親身體驗師尊之恩惠,真實不虛!

當時在修法時,實有許許多多的異相。記得很多位師兄都有不同的感應,這實在有鼓勵人心之作用。尤其在共修時,更是不同,比如香味,看見種種光,也有人夢見師尊等等,都是我及師兄們生平第一次經驗,所以越來越多人接下來皈依。不過,我也明白這一切都是鼓勵,依師尊之教,以不取亦不舍之心對之。

我亦感激師尊叫我們與楊忠恥上師聯絡,楊上師亦很關心我們,在百忙之中他真的從新山來探看我們,這也是令我們更加信心的向佛道。

雖然一年半后被判死刑,卻並不因此而失信心…

我很明白及接受「因果」,絕無有一絲后悔皈依佛門之心﹔反而令我生起更需要努力精進之心。除了修法,我也喜歡看佛典佛書。我常常以各佛經典來參研及比較師尊的《真佛密語》,我才發覺師尊真是用心良苦,及偉大。我參閱的佛經有《維摩詰經》、《楞嚴經》、《妙法蓮華經》、《華嚴經》、《金剛經》以及一些戒律經藏,如《優婆塞戒經》等,也看了《大智度論》、《中觀論》等,還有許多禪宗語錄、心要,小乘的書典也一樣照看。許許多多的大德、法師開示也不放過。可以講是一位佛書迷,我太喜歡看佛書了。如果任何人看過許多經典或佛書,他首先會感到太多、太雜了。佛陀視各人因緣而施教,《金剛經》已有「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因此,我只拿來參研增長自己的佛識而不去執著法。

依師尊講,道理上的領悟必須配合事修,如果單單明白道理有如紙上談兵,華而不實。其實我很慚愧自己密法的修持實在不夠水平,反而是《佛王之王》中的無心、無事等心要,令我獲益不淺。這與禪宗思想是一致的,平常心即是道心,不被境轉,能在煩惱中安然自在。這並不易做到,但在這一方面,我是感受到其中之法味,內心清爽涼快。我曾寫信問師尊如何才能入定?他開示「心量放寬」。我常常思惟師尊的法語,我只能講謝謝!

去年,師尊又以另一種方法攝召母親皈依,你也知道的啦!媽說師尊在她心中與她講話(安慰),媽因此而皈依。我想我心事已了,母親已皈依,一切都圓滿啦!

就算我必須馬上走(死)我也無礙了。

舍利子是往生瑞相的証明…

而且獄中多位師兄走后,骨灰呈白色,實在是好現象。且又有兩位師兄(蓮花亞林及蓮花慶文)及一位佛友都留下「舍利子」。這証明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全是真實不虛,同時也証明修習真佛密法亦是「正宗」、「正法」,絕不是那些分別心重之人所指的什麼附佛外道或什麼魔。阿彌陀佛!總算不枉費此一生!

表面上看來我如此的死好像很慘,但是你要記得師尊講這是逆增上緣。我如果不被關困住,那我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子了。這是我的因緣,不必替我憂傷。我已發菩提心,世世常行菩薩道﹔也唯有這樣,才能報師恩、佛恩、眾生恩、父母恩。因此,你我能在此世修習真佛密法,是多世積來的緣,我們應好好珍惜。

師尊曾以地理風水、符箓、道法,及種種方便法,這正好合了《維摩詰經》之一段「經書禁咒術,工巧諸技藝,盡現行此事,饒益諸群生。」善財童子的五十三參其中的菩薩,各以各人的因緣手法(方法)去度化,去行菩提業。(華嚴經)這才証明師尊的確擁有一切智智,圓滿一切功德,唯有真正的覺者、佛、大菩薩,才有種種如意法寶去饒益群生。反之,如果是一位覺者、佛,只懂聖法,而不知眾生法,無法饒益眾生,那也只是一位偉大的自了漢。

我最滿意的是,現在我們全家都皈依及實修。阿彌陀佛!

一九九二年三月七日

兄蓮花尤欣


(轉貼自:舍利子傳奇——死刑犯蓮花尤欣的故事(1)


=============================================

蓮花尤欣的故事(二)

將來如果我有留下舍利子的話…請將最美的一顆獻給最尊貴慈悲的師尊∼蓮花尤欣

金玉妹:

以下這一件事亦相當奇妙,且有點不可思議,不過這是千真萬確之事,那已經是兩年前所發生的往事。

有位同窗告訴我:他昨晚上看見一全白色的蝴蝶,在他房外停留一陣子,那剛好是一位師兄蓮花寶成,火化后的第七天,停留的地方即是他生前之房。再過七天后,這同窗又說他看見那隻同樣全白色的(連身體也是白的)蝴蝶,其它人也看見。再過七天(第三次)晚上又出現,以及第二天早上(最后一次),讓我親眼看見,之后飛去就不見了。

在你看來也許很平常,一隻白色蝴蝶有什麼不可思議,對不對?然而在我來講,這四年來我是唯一這一回看見蝴蝶飛來。二來,三次都是在晚上,在師兄生前住過之房逗留,依我常識來講,蝴蝶晚上應是休息之時吧!

在某一個星期天,新加坡海上有隻船,船上的人正在做佛事,把火化后的佛教徒骨灰摻與面粉撒向大海,這是蓮花寶成生前之願,願與水族結善緣,願水族脫離苦海。

當居士林大德等人把骨灰撒下大海后,忽然間他們看見一隻全白之蝴蝶在飛翔,他的姐姐和Karen(玉美)也都看見了,這事也有點怪!

又在同一天的晚上,一位楊居士之夫人在他們的冷氣房內,看見一隻白色蝴蝶。

后來,他夫人開門讓白蝴蝶飛去。這位楊居士是因為蓮花寶成家境不太好,受師父委托,發心為蓮花寶成兄辦理后事。本來素不相識,不過寶成兄相當感動及感謝楊善人,他生前視楊善人為恩人,因為非親非故,而且最后還來看他一面,很令他感動。(肯定他生前根本不知楊居士住在那裡,因為他是馬來西亞人)以上這連串的白色蝴蝶事件,的確並沒什麼奇妙,但是在我來講,師兄他真是情義之人!

回憶他生前與我講過的話,至今我還記得。他告訴我,「如果他死后能夠顯化去感化有緣人相信佛,他一定會去做!」我還記得我告訴他,不必執著這些事,求往生西方佛國淨土吧!但是他堅持要盡能力去感化有緣。當然他與我也根本不知他會如何變化?他的想法是要報答師尊及三寶恩。

他生前皈依師尊,因不識字,只好由我教他如何念經、念咒及修法,也為他講解佛理等等。他生前是急性子,因明白因緣果報及很誠心修法,已逐漸好轉。在他最后的一個小時前,他對我講,他要懺悔過去的一切,他覺得還做得不夠好。我也告訴他,心懺悔即是真懺悔,不必擔心。雖然他無法觀破生死。(這不是容易做到之事),然他已算相當有勇氣面對這一關。他與另一位師兄蓮花美德同歸,在他西歸前后,我及多人都看見天空出現美麗的紅、金之彩霞,這也是我長大以來,第一次見到這種美麗色彩在天空出現,以我的心感受,是一種很吉祥的瑞相。

我不知蓮花寶成之去向,不過他已經能顯現他的心願,相信不會差到那裡去,我應講,是相當不錯之「心願」力量了。心願因緣真奇妙!非空無也。

與他同歸之師兄,也有托夢給他妹妹︰

(一)告訴他妹妹,他已見到佛,叫他妹妹放心。

(二)叫他妹妹要買佛書給我們看。

(三)叫他妹妹印《父母恩重難報經》。這是蓮花美德過世,所給家人之夢應。這位師兄是能觀破生死之智慧師兄。他很慈祥及安樂的走,而且也相當精進修持。曾有一個時期,他嘗試開水白飯以考驗自己,我也相當敬佩他的上進心。這也是很不可思議的夢。

我覺得多位師兄,均有相當深厚之佛緣,他們都盡自己的力量去改過、反省、修持。這也使我想到,有些眾生是要由「逆增上緣」的。師尊也曾如此寫信給你,告訴你我是逆增上緣,我也承認,如果不是這樣使我面對生死大事,我想的確無法好好的修行,唯有把自己逼向死巷,才能醒悟,哈!所謂大死一番,剛好派上用場!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也能如此,畢竟這不是容易明白、接受及做到的。

比如這位蓮花寶成師兄,他不識字,且被三毒浸蝕,剛開始學佛比任何人都難,又急性子,甚至在我面前撕破經典。因讀誦不來,因此曾停止修持多次。真的,我發覺叫一個貪、瞋、痴重的人來修行,的確不易,而且障礙特別多,要經過多年的掙扎才能長出一點萌芽,往往又會誤解佛經、佛典之解說。我當初曾被他問倒,種種疑問難題,令我感到相當困難向他及一些師兄解答。你不可以每個問題都去找佛經佛典,它不能圓滿回答的,你必須經過一番努力,看經及看師尊的法語,再努力思惟,才能回答得令人滿意。尤其是針對「死」之一回大事,不是三言兩語便可講完,何況自己又沒有正式體驗,要人信其理真不易。

努力在最末一段的人生旅途中,懺悔消業及修持哈!我的頭發已超過半白。真的也許用腦過度,好在學佛法懂得靜坐放鬆,精神還好!別人的疑問難題如果無法回答,亦証明自己也是不知,所以自己必須充實自己。更難的是,當你在教導一個人時,你的一舉一動都是他所注意的。你講的話也是一樣,盡量自己不犯大錯,不然他會因你的行為不夠,講話無信等而放棄學佛。

裡面與外面情況不同,在那些還未信心堅固之學者,我們有義務去幫助及令他生堅定不移之心。總之,在沒有領導人、上師、法師之下學佛法,是非常困難。更何況還要引渡別人走向佛道。

我時常祈求師尊、佛、菩薩放光照此牢獄道場。相信師尊已給加持。那位蓮花亞林(吳亞林),他起初未皈依前,根本料不及他會有如此大決心。

他曾胡言亂語的詛咒一切合理與不合理之事,甚至誹謗佛、菩薩。你想想看,如果沒有一點耐性子,根本無法與他溝通。在這種惡濁之地,想要好好修持並不是很容易,這有如在洞底之人要往上爬出來。也可以講,我的確從師尊的法語中,學習到不少東西。同時非常了解師尊度世之苦心,真慚愧自己無法分擔師尊之沉重負荷。

其中,也有幾位師兄因緣比較好,而得到師尊、佛、菩薩的解救免受死劫。我如此講,因為在未皈依師尊學佛之前,絕少有幸免者。由於如此,願學佛皈依的人也逐漸多。但是其它雖無法避免死罪,然都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緣,所以也未放棄學佛之心,反而努力的在這最末一段人生旅途中,懺悔消業及修持。

我能看得明白佛經藏,是由於先從師尊的書中學來的。師尊的妙語往往能啟發惡人向善,我是其中例子之一。如果想用最深奧的佛理去灌輸給眾生,的確很難,學佛是次第的增長,如果一下便講「空性」,講「唯識」,講「佛境界」,我想除非是上根器,不然的話,很難去廣度一切。所以我講師尊用心良苦,因他不舍棄一個眾生,他上中下都兼顧及,佛祖也是這樣有教無類。

所以現今之惡者向善,師尊之功不可抹殺。當我看到師尊書中講有人毀謗他是魔、是邪時,真好笑!真可憐的眾生見解!一個可以令惡人向善,及令善者修成佛道之尊者,被人指為邪為魔?我真為這些人擔心,不知道他們到底了解多少,及明白多深的佛法?然而這也難怪,因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見濁」,「煩惱濁」,又有多少人能夠出污泥而不染?

我還以為只有惡人之地,才有許多惱人之事,原來在善人之處,也一樣有種種是非名利斗爭。呵!千萬不要去理睬別人之狹心眼,一心一意修習這難得之佛法,更令一切眾生一同的走向光明大道。我慚愧自己業障重無法修得成就,不過我肯定自己心是向著佛道,亦願常行菩薩道,願生生世世追隨師尊修習佛道。

阿彌陀佛!我身雖困於牢獄,但是我無有束縛之感,內心安樂無苦﹔所以肯定自己所學是正道,是釋迦牟尼佛祖之道。請代我向偉大的師尊表達無限謝意!能夠在臨死棄惡向光明及修習佛法,總算不白活了。

金玉吾妹,我知我很快的即將走了,今天難得有機會留下此信給你。師尊教我「心胸放寬」,這是最重要的關鍵,所以我身在死囚,然而我心無憂,活得很安樂。

修任何法門,如果是越修越心平氣和、自在、安樂、無惱,相信是絕沒有錯的。

將來「如果」我有留下舍利子的話:

(一)可以「証明」我所修所學的是「正道」非「魔道」,亦非「邪道」。

(二)可以把此信「公布於世」。如果佛教界承認,舍利子是修正法之人才有的話,那麼請不明白真佛密法之人,不好再攻擊一位真正的活佛,以免生口業而受苦報。

(三)可以叫人用種種方法去檢驗它的真實性,把最美的一顆親交給我們最尊貴、最慈悲、最圓滿的師尊。

(四)如此的証驗,我無貪功名之心,死了還有什麼可貪?

(五)如果什麼都沒有,証明我修的不夠、業障太重,也不稀奇,因我未學佛之前實在做了太多害人利己之事,那就可以把此信燒掉。

真佛密語實甘露,清涼解脫真法味。

兄蓮花尤欣合十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日

(轉貼自:舍利子傳奇——死刑犯蓮花尤欣的故事(2)


=============================================

蓮花尤欣的故事(三)── 蓮花金玉的信函

胞兄遺體火化后,得舍利花及數顆舍利子
來自蓮花尤欣之妹—蓮花金玉的信函

敬愛的師尊、師母:

「 嗡。古魯。蓮生悉地吽。 」弟子蓮花金玉,胞兄蓮花尤欣(新加坡監獄罪犯),已於農歷三月初一日被判絞刑(即公歷4月3日早晨6時)。

對於一個已誠心懺悔的三寶弟子,臨死前最后一刻,仍不忘交待弟子,切記照顧其他難兄們,多印一些有關真佛宗的佛書、刊物予他們﹔他們修行有很多阻礙,實在缺乏佛教界人士進去開示﹔他也勸請警官,體諒那些可憐的難兄們。他真的是萬緣放下,快快樂樂地等待去西方極樂淨土。弟子祈求師尊加持及超度他。

臨死前兩三天,弟子家人天天輪流去探望他。他告訴家人說:他一定往生。他還強調說,他決不會說騙話。最后一刻,他向母親說了一句悄悄話,有兩位羅漢菩薩及一位菩薩放光指引,而且修法時,眼睛一閉,即見師尊手摸著他。

弟子也夢見「善、往生」這三個字,非常的清楚,並在最后一刻記起而告訴哥哥,他受過菩薩戒,他的願也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他亦說監牢即是地獄,他不進來,誰來度裡面的眾生。他走上絞刑台前,裡面有三百多兄弟跪拜、念經、祈禱,真感人。他亦臉帶歡笑離開,並捐贈身體內之器官及眼膜、兩隻腳贈予醫院。

其尸過后,穿好衣服,放入棺木,一臉慈祥,臉帶微笑,其頭部直到二十個小時,仍有點溫度,還沒完全冷卻,臉色也沒變色。個個來叩喪的親戚朋友,及一些佛教界人士都稱奇不已。

超度念經的有居士林佛院、佛光精舍法師及弟子們。由林亞明師兄領隊前來超度。他們全是義務幫忙,真是大慈大悲,功德無量。好多大德都流淚嘆息。另一位師兄陳忠義與兄一起受刑,一切喪事一起辦理。

農歷初三日火化后,有很多舍利花,五顏六色以及有二十多顆舍利子,有些舍利子藏在骨頭裡。其骨頭全是白色及粉紅色。骨灰全都摻面粉丟進海裡與海族結緣,這是兄生前的遺言。

在其棺木處,所拍出之照片,有白光及影,弟子祈求師尊來信開示,白光是否是佛菩薩加持光?以及影是否是佛菩薩的顯現?謝謝師尊。



師尊師母吉祥!

阿彌陀佛!

弟子蓮花金玉合家跪拜合十頂禮

※后記:

據在現場義務為死囚誦經的李木源居士說:林尤欣這年青人,在步上絞刑台時,是面露微笑的。他感動地說:我相信他是滿心歡喜地上路的。

而死者的家屬親友亦眾口一致說,林的遺言是將身體的器官、眼膜、兩條腿骨全捐贈給醫院。當最后他的遺體由親友領出時,已超過二十小時以上,但當他們幫他穿衣入殮時,人人觸摸其頭之上半部,均發覺余溫未退,且臉色安詳如生,面上始終露著微笑。這付罕見的死亡瑞相,令旁觀者大大稱奇。

(轉貼自:舍利子傳奇——死刑犯蓮花尤欣的故事(3)

( 休閒生活生活情報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ylv&aid=6958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