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小說,均屬作者及出版社擁有,嚴禁轉載。若要引用,請註明出處。



梅洛琳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著作請詳見:自訂文章分類/書籍作品

文章數:2156
【連載小說】西子美人--西施 第二部 2-33
創作連載小說 2017/05/25 13:50:04

館娃宮內嬌聲倩語,連綿不絕,歌舞之樂,連奏三月,每日之始,夫差便擁著西施醒來,由越女們服侍,梳妝、更衣,用膳,然後再到宮內、宮外走一遭,有時去「消夏灣」,或是「撫琴台」,晚上回到宮內,又是另外一番享樂。

雖然逍遙,西施卻開始擔心起來,她自知不能左右夫差的行為,但是長久這樣下去,日子不能長久。

「大王。」

「嗯?」

「天冷了,加件裘衣吧!」她有仙奴、珀兒等人服侍,而夫差的習慣她最瞭解,便由她來服侍。

屋外枝葉已由綠轉黃,由黃轉紅,楓葉紅的像是要把樹都燒起來似的,整個館娃宮由外望進去,煞是美艷。

吳王望著她為自己披上狐裘,滿意的點了點頭。

「大王,」西施又說了:「您連日來都待在這裡,朝中大事,已有數月放著不管,好嗎?」

吳王睨了她一眼。

「西施,我讓你在我身邊,就是因為你不會提起不該提的事,現在提醒我國事,是忘了寡人的吩咐嗎?」

「妾身不敢。」

「再說,我替吳國立下這麼多功勞,揚我國威、擴大疆土,魯國、齊國、越國均向我納貢,吳國如此壯大,我就算是休息一下,也無所謂,你就別擔心了。」夫差抬起胸脯,驕傲的說。

西施知他自負,尤其齊、吳一戰,夫差因未聽伍子胥的諫言,親自率軍獲取勝利,他更加得意洋洋。

人,也跟著散漫了。

「大威天威,定有分寸。只是昨日王子地特地過來,表明有要事待辦,我告訴他大王已經睡了,他才回去,他們正在等您回去。」

「沒有了寡人,他們就不能做事了嗎?那我養他們是做什麼的?」夫差不悅的道。

「王上,吳國是您的,吳國好,您好,西施也好,也才能繼續在你身邊服侍您。」西施誠懇的道,那聲音滲入心頭,夫差仔細想想,這話倒也有幾分道理,遂點了點頭。

「真有你的。好吧!我等會回去一趟,你也一起來吧!」

「是。」

夫差入內,與她用著早膳,等用膳結束,仙奴、珀兒等人備妥上馬的東西,西施跟著夫差乘著馬車回到了吳宮。

館娃宮位於靈岩山,離姑蘇不遠,當日即可來回。這是館娃宮建立好之後,夫差第一次回到吳宮。

他們才剛下馬,就看到伍子胥、吳后站在宮前。

自從館娃宮建好之後,伍子胥就發誓不入靡亂之處,天天守在吳宮前等候夫差歸來,而吳后則是西施從「館娃宮」派人通報,才在吳宮前等候。

夫差先走了出來,再扶著西施,讓她下了馬車。

「大王。」伍子胥上前行禮。

夫差沒有理會,直直的走進吳宮。

西施向他行禮,不過伍子胥對她的態度始終沒變,只要逮到機會,就希望夫差將她除去,她則與他保持距離。

除此之外,這個忠心耿耿的吳國老將,還是值得尊敬的。

「沒有寡人,你們都不會做事了嗎?」夫差滿臉不悅。

伍子胥、吳后看著夫差帶著西施走回宮中,都認定夫差被西施迷惑。伍子胥快步走到夫差身邊。

「大王,臣聞勾踐……」

「夠了!寡人都還沒有休息,你就一直煩我!」夫差斥喝,打斷了伍子胥的話。

伍子胥那肯聽他,依舊:「大王,齊、吳一戰之後,人力耗竭,國力空虛、糧餉也減少不少,狀況危急,若讓勾踐得逞,我吳將入萬劫不復之地。」

「那魯國、越國,年年進貢,現在連齊國也向我們稱臣,我吳逐漸壯大,太師怎麼反而說出相反的話?」夫差感到不滿。

齊、越讓他打敗,那魯國怕戰爭,也稱降於他,答應年年進貢,那驕傲讓他膨脹,自負讓他覺得無雙,加上年紀漸大,身子不堪負荷長年爭戰,雄心大志也稍減了。

就算再驍勇善戰,也違不過天。

「即便有納貢,但戰爭畢竟耗損太多,不是進貢可彌補的。」伍子胥痛心的道:「加上大王歸國之後,久居館娃宮,又建撫琴台,甚至開挖運河,這些都是需要大量庫銀之工程,大王,請您停止這些不必要的建設,保持國庫充實啊!」

夫差被他說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感到狼狽。

「難道我身為吳國君王,在國內太平之時作樂一番,太師也不同意?」他已不再是少不更事的少年,屢屢受伍子胥指責,不免惱怒。

「大王,國庫耗竭,這對我吳不利,萬一他國攻了過來,我們發不出軍餉,士兵如何打仗?為了減少開銷,王后令宮內每入深夜,滅燭火半數,今年宮人不再加發冬衣,拿以前的添加即可,就連飲食也節減清淡。大王,您不可不知。」伍子胥原意是要將國庫的拮掘告訴夫差,那知夫差反而爆跳如雷!

「除了這件事,你還有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他忍不住破口大罵,伍子胥看不懂臉色,夫差也不是闔閭,他朗聲道:

「老臣請大王離開館娃宮,不要再被那些越女迷惑,那些是勾踐派來亂了大王的心志,讓大王無法威震天下。」

「太師,你老是認為我威震不了天下,是嗎?」夫差受到刺激。

「老臣不敢。」

「從我為太子開始,你就認定我成不了大器,不是嗎?」夫差對伍子胥的不滿透露無遺。

「大王誤會了。」伍子胥解釋著:「老臣便是看重大王,希望大王盡心盡力,為我吳國謀福利,才對大王嚴苛,希望大王不可鬆懈,才能成為霸主。」

「是這樣嗎?」夫差譏誚的道,他瞪著伍子胥,忍住怒氣。「你對我並無信心啊!去齊國之前,你就斷定此行不通,而那孫武善用奇兵,又有華登等人,他們驍勇善戰,攻下齊國,這你又怎麼說?」

「大王,老臣是擔心勾踐會趁機反撲啊!」每每想起勾踐的眼神,他就知道,那不是甘於落於尾國的人。

然而親自嚐糞,不過是降低他人戒心罷了!違背人性,此人用心頗深!正是這一次,讓伍子胥非得要除掉勾踐不可。

夫差偏不讓伍子胥快活,更言:「太師想的太多了,那勾踐不也派兵八百,助我一臂之力嗎?我這次回來,就是要讓太師明白,兩年之後寡人將會前去黃池,與各國爭取盟主之位。」這事,在他心中盤算已久。

伍子胥一聽,驚駭不已,急忙反對:「大王,千萬不可,南方未定,若是前去黃池,勾踐將會伺機而入。」

「太師,連這個你也信不過我嗎?」夫差瞇著眼看他,露出危險的訊息。

「老臣一切都是為了吳國,請大王三思。」

「你所做的是為了吳國,我所做的,就不是為了吳國嗎?」夫差的聲音變得陰沉起來。

「老臣只是希望大王多思慮,切莫一時而衝動。」

「我爭取盟主之位,你說我衝動,我放走勾踐,你認為我思慮不周,太師,你對本王……」夫差頓了頓。「一直都很有意見。」他深沉的道,西施從來沒聽過他這種可怕的聲音。

「大王……」

夫差聽不進西施溫柔的聲音,他的心思,全被憤怒佔據了。

「不只如此,就連幼時我習武,你說我的劍法狂亂無章,我習書,你認定我不專心。」

夫差沒有忘記,當他在練劍的時候,伍子胥常常拿著劍背敲打他的手,讀書的時候,也常因他看了兩遍,還背不起易經而施以懲罰。

那細小的、看似毫不起眼的事件,累積起來,化為了深刻的仇恨。

伍子胥沒想到過了這麼久,夫差竟然還記得這些事?

「臣,是為了大王好。」他啞著聲音。

「你對本王,毫無信心。」

「臣只是希望王上有朝能一統吳國,是為了王上好,才對大王嚴苛。」嚴師出高徒,這是伍子胥的信念。

夫差挑起了眉頭,久久未落,終於,那冷峻的聲音,像是萬年冰雪,吐了出來:「也是為了我好,將王后安排給我。」

吳后一聽,驚慌的看著他。

「吳、宋兩國聯姻,對吳有利而無害。老臣這一切都是為了吳國啊!」老邁的聲音忽然沙啞起來。

「那少姜呢?」夫差脫口而出。

現場一片寂靜。

少姜?

西施想起她曾經聽過這個名字,他曾經吐出這個名字。當她看到伍子胥這沙場老將,竟然也無話可說,脖子低了下來。到底這個少姜,是什麼樣的人物?

「大王,那完全是為了……」吳后上前,夫差便示意她住嘴,對伍子胥道:「為了吳國好,是嗎?」

吳后閉上眼睛,咬著下唇。

夫差並沒有理她,只是瞪著伍子胥,繞著伍子胥而走,伍子胥沒有動靜,站在原地。

堂上,肅穆的可怕。

伍子胥沒有再張開嘴巴,不再咄咄逼人,而從夫差的嘴裡吐出:「為了吳國,所以太師讓終累娶了少姜,少姜來到吳國,也死了,她為吳國死了。」

伍子胥一嘆。

「你還記著這件事?」

「不是你向先王進諫?讓終累娶了少姜?如果少姜不嫁的話,就要攻伐齊國?」夫差往伍子胥的方向前進,他進一步,伍子胥就退一步。

伍子胥為自己辯解:「大王,當時齊國、楚國友好,互有來往,老臣唯恐齊國對吳國不利,才將先王提出建議,如此可避免齊國對吳國發動攻擊,同時也避免和楚國聯合,使吳腹背受敵,對我朝不利。」

「那少姜呢?」夫差站到他面前,不到半尺的地方。

伍子胥動了動唇,想要開口,最後只是嘆了口氣。

「天意,這是天意。」

「這不是天意,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夫差憤恨的道。

西施明白了,這一切,都是為了少姜。

她曾經聽說,少姜是齊景公的最小的女兒,嫁給了闔閭的大太子,但因少姜當時年幼,未知正確歲數,只知道她離開齊國之後,沒多久就死了。

夫差滿腔的憤恨,是因少姜而起嗎?

一旁的吳后閉上了眼睛,嘆息,無言。

夫差朝她走了過來。

「你如願嫁到了吳國,很開心吧?」

「大王!」吳后跪了下來。「少姜已逝多年,請大王忘掉她吧!」這是她和夫差永遠的阻礙。

「你認為我有辦法嗎?」一提到少姜,那情緒如排山倒海、鋪天蓋地而來,那向來穩重的身軀,起了顫抖。

夫差咬牙切齒,吐出多年的怨恨:「當我知道的時候,先王已向齊國下聘。太師,你還記得嗎?」

伍子胥閉上眼睛,接受著夫差的責難。

「大王,這一切……都是為了吳國好。」

「為了吳國好!一切都是為了吳國好!」夫差暴怒起來!他掀翻一旁的矮几,又毀壞了一旁的青銅台,他整個人就是個暴風,把大慶宮內的東西打壞,這次,連西施也不敢上前。

她知道了,那是夫差他潛藏在心頭,最深、最深的祕密。

她無意窺知,捲入暴風深處。

宮外的侍衛聽到裡頭有聲音,紛紛跑進來,看發生什麼事?西施趕緊對他們搖頭示意,要他們出去,而士兵見夫差動怒,知道他又跟太師起了爭執,為免波及,連忙退了出去。

等到士兵都退了出去,夫差喘著氣,才道:「你的為了吳國好,害得少姜死去!她如果沒有來吳國的話,她就不會死了!甚至……甚至,你可以跟先王說,讓少姜許配給我,這樣她說不定就不會死了。」

「大王……老臣並不知道你和少姜之間……」伍子胥嘆息的道。

「知道了又有何用?已經表明向齊國是吳國太子要娶她,當時的我又不是太子,如何迎娶?」夫差咆哮起來!吳后只能在一旁流淚。

西施見他情緒激動,連忙上前安撫:「大王,請保重。」

「就是他們害死少姜的!就是他們害死少姜的!」夫差爆發了,他多年以來的怒意,如山崩,如地裂!全都炸開了!「少姜是因為無法跟我在一起,所以抑鬱而死,不是什麼思念齊國。」

「大王……」西施口才再伶俐,也無法說話了。

她早就知道,夫差望著她的時候,目光越向更遠的地方,他藉著她,傳達更深的思念,而如今,她全都明白了。

他對她的寵愛,不過是對少姜的寵愛。

「她死的時候,我沒辦法抱她,她入斂的時候,我也沒辦法靠近。少姜是被他們害死的……」想起少姜,夫差哀嚎起來。

她曾經對他的付出動過心,如今,她不知是什麼滋味?

然而見到身為吳國君主的夫差,這時為了少姜,啼淚縱橫,她只得收起自己的情緒,安慰著他:「我知道、我知道。」西施發現她也哭了,為少姜而哭,也為夫差而哭,更為自己落淚。

她可以明白,為什麼夫差處處和伍子胥對立了。那不是單純的君臣對立,而是摻雜著更多的情仇。

難怪他總不如太師所願,處處與他作對。

「大王……」伍子胥的眼睛都紅了。

「你說,我要怎麼對你?」長久以來,他對伍子胥懷著深沉、巨大的恨意,這恨意支持著他,立志在伍子胥面前揚眉吐氣。

所以伍子胥要求他往東,他便往西,太師要他退,他就進。太師不喜歡越國的女子,他卻偏偏要將西施留在身邊。當摯愛逝去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心頭,把伍子胥殺了千刀。

「子胥……對不起大王。」伍子胥誠懇的對夫差道歉,夫差並不領情。

原本平靜的情緒一旦起伏,就再難平靜下來,夫差紅了眼,西施知道他幾乎崩潰,在旁安撫著他。

伍子胥閉上雙眼,吐出一口氣,才緩緩的道:「所以……你做這些事,都是故意的,為了折磨老臣。」

「哼!」夫差不屑一顧。

答案很明顯了。

「大王如果對子胥不滿的話,請針對子胥,不要拿吳國開玩笑。」所以吳王處處和他作對,就是不讓他好過。不聽他的諫言、不贊成他的言論,放走勾踐,接受越女,甚至不顧他的諫言,硬要大興土木。

這一切,都是為了和他睹氣啊!

「就連你幫我許配王后,也謝謝你。」吳、宋兩國聯姻,以鞏固勢力,並牽制對方。

吳后流下雙行清淚。

當時她才少女,見著英挺的夫差時,早已心生傾慕,後來得知伍子胥有意撮和她和夫差,那顆充滿花瓣的少女心,是多麼雀躍,所以她對伍子胥相當信任與尊重。

怎料到反而讓夫差更憎恨她?

「大王,太師忠心為國,對您也是一片赤膽啊!」

「吳國!吳國!他的眼底只有吳國!吳國少了他,並不會變得更糟。」夫差喊了起來!身子激動,連身上繫帶的屬鏤劍也在搖晃。

夫差低下頭,看著他隨身攜帶的寶劍。

西施隨著他的視線望去,立即知道他的想法,但見夫差取下屬鏤劍,丟到伍子胥旁邊。

空氣頓時凝窒,夫差的這個舉動令所有人呼吸一窒。

「大王,您在做什麼?」西施驚恐的喊了起來。

「吳國少了他,還不是好好的。」

「大王,太師並沒有錯,他一切都是為了吳國啊!」吳后連忙求情。

「那是我的錯了?」夫差咬牙切齒。吳后一凜,不敢再言,她早知道他們只有夫妻名份,沒有情份。沒有情份,那來機會求情?

伍子胥望著屬鏤劍,亦知夫差的心思。

「大王……」他閉上眼睛,伍子胥沉重的吐出:「我這一生都為了吳國,為了報答闔閭先王的恩情,所以臣盡心盡力,殫精竭慮,無一不是為了吳國,所以在太子終累死後,我花了不少心力,希望將大王塑造成最優秀的大王,甚至連闔閭先王說你愚而不仁,還是我為你說話,先王才立你為太子,你還親自到我家稽首稱謝。」他提醒吳王。

思及往事,夫差不由得咬牙切齒。

「那時我還沒本事,也不是大王,所以只好先向你低頭。我心底暗暗發誓,我一定能統一吳國,現在我做到了,也不需要你了。」他的意思很明顯了。

「大王!」吳后跪了下來,用雙膝朝夫差走了過來。「您原諒太師吧!」

「住口!」

令人驚愕的是,西施也跪了下來。

「大王!」

不只夫差,連王后和伍子胥都錯愕的看著她,西施……她在做什麼?

只聽西施清晰的道:「少了伍太師,有誰來幫大王分憂解勞?當初正是有太師,才能協助公子光,成為前王。」伍子胥來到吳國之後,派專諸刺殺吳王僚,協助公子光,成為後來的吳王闔閭。「後又推薦孫武為元師,打敗楚國,讓我吳國日益壯盛。先王死前亦託負太師輔佐少君,也就是大王您,才讓吳國豐盛富庶,太師不可謂無功,又相土嘗水、象天法地,才建成這闔閭大城啊!」

兩人沒想到他們一直想要除去的越國女子,竟然在這時候替伍子胥求情,不禁愕然了。

夫差望著西施,再看著吳后和伍子胥,惱火極了!

「好、很好。」夫差一把抓住西施的下巴,將她抬了起來。

西施被他捏的發疼,卻不敢說什麼?她明明知道夫差最討厭就是伍子胥,但她不能讓太師死,不會讓吳國被越國滅亡,她不能讓夫差做出蠢事!

然而夫差無法感受到西施的心意,他瞪著西施,好不容易,他才從情關走出來,這女人又背叛了他!夫差感到相當憤怒,他瞪著西施,而西施也抬起盈盈媚眼望著他。

片刻!他放開了西施,惱著道:「反了反了!你們沒有人聽我的話了,是不是?太師,你不是口口聲聲說為吳國嗎?你就為了吳國,獻出你的性命吧!」

話已講明,再無轉圜餘地,天子之言,孰能抗命?

西施也急了,伍子胥都不能死。

「大王,您就看功不看過,饒了太師吧!」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薄面?能讓夫差聽話?

「住口!你不過是一個小小越女,竟然敢枉出此言?」夫差的怒火延燒到西施。

「西施不敢觸犯大王,只是……少姜若在世,也不會願見到大王如此吧?」西施知道他的弱點。

夫差一愣,又回想起少姜。過去的點點滴滴,憶在心頭。

那個有如三月桃花般,粉嫩的童稚笑容,還有因身子不好,所以時不時就蹙眉,叫人憐惜,那總是喜好玩水,卻因身子骨不好,只能在岸上看他玩的少姜,原本以為她嫁的是夫差,最後卻嫁給大太子。

所以她日夜啼哭,他想安慰她,卻無法近身。

當少姜倒下去的時候,他的心,跟著她一起碎了,那小小的身軀,就像紛飛的花瓣,飄散在空中。

夫差從往事回神,他張開眼睛,眼神有著肅殺。

西施屏氣,她知道一個不慎,連她也腦袋落地,但她不得不如此,她只能盡她所能,救伍子胥了。

「劍在這裡。」夫差轉身,離去。

他不願張狂波及無辜,更不願意收斂諒解太師。

吳后癱在地上,知道再也無法改變夫差的心意,她的努力,還是比不過一個已經死去的人。

哀莫大於心死。

伍子胥兩眼泛空,將屬鏤劍撿了起來,喃喃的道:「從楚國離開,幸得先王信賴,讓我得以報殺父兄之仇,我終生為吳,絕無二心,如今死在吳國……看來,先王說對了,大王他……」愚而不仁。而他竟然還盡力輔佐夫差,讓自己變成這個下場?

「太師,不要啊!」王后跑到伍子胥身邊,企圖阻止他。

「多謝王后關愛,大王賜我屬鏤劍,就是要我頭顱,我今日不獻,他日還是得還他。只是勾踐滅吳……我不服啊!王后,臣盼死後,能將老臣的眼珠挖出,掛於城門,希望可以喝阻越軍的侵略。」

「不要!不要啊!」吳后哭得聲嘶力竭!

「王后……倘若他日,吳國遇劫,國內糧食不足,請……到相門城下,掘地三尺,必有所獲。子胥……去也!」

「不!」

那屬鏤劍劃過了的脖子,鮮血四濺!


【延伸閱讀】西子美人--西施(完整版)

最新創作
【連載小說】西子美人--西施 第二部 2-33
2017/05/25 13:50:04 |瀏覽 180 回應 0 推薦 9 引用 0
【連載小說】西子美人--西施 第二部 2-32
2017/05/21 21:37:48 |瀏覽 261 回應 0 推薦 14 引用 0
【工作心得】從閱讀出發
2017/05/18 17:51:24 |瀏覽 503 回應 1 推薦 24 引用 0
【台北】善導寺捷運美食 連進酸菜白肉鍋
2017/05/17 19:09:56 |瀏覽 1367 回應 1 推薦 15 引用 0
【連載小說】西子美人--西施 第二部 2-31
2017/05/17 08:00:00 |瀏覽 259 回應 0 推薦 12 引用 0

精選創作
【觀音】龍貓公車 一起旅行趣
2017/02/01 09:43:03 |瀏覽 2471 回應 0 推薦 21 引用 0
【河南】包公湖畔包公祠
2016/12/14 07:44:54 |瀏覽 492 回應 0 推薦 14 引用 0
【河南 安陽】中國文字博物館
2016/12/13 08:34:31 |瀏覽 676 回應 2 推薦 19 引用 0
【河南】千年帝都、牡丹花城 ◎神州牡丹園◎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2016/12/11 20:02:27 |瀏覽 772 回應 2 推薦 15 引用 0
【河南】武則天與她的男寵 中國第一古剎※白馬寺※
2016/12/11 00:12:36 |瀏覽 796 回應 0 推薦 18 引用 0

最新影像 1420969
龍門石窟
龍門石窟
龍門石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