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巴士裡的少年
2019/09/23 00:23:27瀏覽976|回應4|推薦63

.

.

9月3日是研究會成立大會,上個月早規劃的行程。昨晚竟夜沒睡好,出門穿的新鞋不適,而穿的長褲過厚亦不暢,氣候炎熱,一路揮汗,倦、累、疼感襲來。好不容易搭上返程的台鐵列車,車行一半,突然廣播電車線斷落,這已是本年度親逢的第二次,未特別驚訝,於是再提著倦累的身體出站改搭巴士,這一路又走了老遠,發現兩條腿一抽一緊,快不聽使喚,悵然之餘,很後悔沒開車出門,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吧?

.

太陽底下,起碼36度以上,一群台鐵電車線的受難者在公車站排成長列,幸台灣人素質優秀,遵守秩序,從容排上大巴,沒人擠兌車位,算暫時倖免於難。

.

巴士上,眼前站立一位圓胖黑膚五分頭的少年學生,帶著一臉稚氣且純真的笑,八成是好奇突然冒出這眾多乘客,少年主動與我閒聊了起來。我問他要在哪兒下車,他說是去學校上課,我問怎下午才去呀? 少年說他讀的是夜校,高一的新生,接著持續他稚氣的笑,對陌生人敞開懷的那種笑,模樣很可愛,這減輕了一點方才的疲憊與痛楚。少年繼續他的敘述,似乎又介紹了他的家庭成員與新學校的模樣,我雖然聽得不甚清楚,但也跟著笑了起來,只覺得這少年性情可愛。他這一聊又過了幾站。

.

後來巴士靠站稍停,走入四名理著三分頭的青年,斯文、靦腆,神色有些緊張,我問其中一人,是否剛到附近營區服役?青年輕聲點頭稱是;我續問,現在的役期是三個月或半年呀? 青年仍輕聲說道 : 『不是,是四個月。』然後四青年靠攏在一起,細細私語,似乎擔心身份被識破般,這是新兵常有的輕愁吧 ? 我見此景,也不好意思再提問,巴士裡的空氣似凝結了數分之久,靜肅而冷冽。

.

如此過了好一晌,眼看就要到站,我倏地起身,趨近車門口,本能地拍拍可愛的少年新生肩膀:『弟弟,好好用功讀書喲,叔叔下車了。』那孩子看著我,仍是一臉純真的笑,我情不自禁又拍拍他的圓臉,就像拍拍自家孩子的臉。下車後,我隱然發覺全身的倦疼感,似已減輕不少。

.

.

.

.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tj0111&aid=129628587

 回應文章

筆記阿本~ 雙溪與三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24 16:58
《udn攝影前輩浮光掠影林錫銘兄過世》

2019/09/24 殞落

就在這幾年,走了10位好朋友。有經常見面或者偶有聯繫卻懸念在心頭的。有纏病多年後,終於息了地上的勞苦,解脫了;有好好的卻驟然辭世。每一位好友的永別都令我傷慟。思念之情常不自覺地在腦海中盤旋不去,但,終究是喚不回了。
我最納悶的是,這幾位都是很有才華的,一直都是我羨慕心儀的。他們走得那麼早,那麼快,顯然上天確實妒英才。否則,怎麼會在他們才華、智慧最成熟,最能分享給人,最能為社會盡心的時候,帶走他們呢?
昨晚,在林錫銘的臉書看到一幅題名「抵岸」的油畫。正在想,錫銘為何沒有像之前寫些抗癌或者攝影的經驗?底下,光武校友會長張遠明留言:學長,離苦得樂,一路好走!把我嚇了一跳。翻閱前面留言,才確知錫銘走了。
我認識錫銘是他還在光武工專讀書,而我則是一個經常邀他為光武月刊寫稿的小助教兼校刊主編,算算認識至今已有45年之久。錫銘能寫,能畫,還會吹短笛,後來更在新聞攝影和攝影藝術上大放異彩,得過大獎無數。最近一次見面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不過在臉書上倒是時有交流。所以他的狀況都能了解。這兩三年他的抗癌心情及過程,看了都讓我為他難過也敬佩他正面的態度。
再強都敵不過病魔,終於卸下地上的勞苦,安息了!錫銘,依然活在我心裡。

記一位天才朋友的

殞落!



註:圖片均擷取自林錫銘臉書
筆記阿本~ 雙溪與三峽 (ltj0111) 於 2019-09-24 18:45 回覆:
浮光掠影 兄
一路好走...

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南無阿彌陀佛。

出處: 觀霧 - 《浮光掠影‧攝影筆記》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linshyiming/96170927#ixzz60RD86J3Y

筆記阿本~ 雙溪與三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arlos Montoya
2019/09/23 00:22


筆記阿本~ 雙溪與三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厲害的美少女吉他三重奏
2019/09/23 00:06


筆記阿本~ 雙溪與三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9/09/23 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