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駐站觀察/貓教給我們的◎梁玉芳
2010/11/30 18:13:19瀏覽1289|回應0|推薦10

聯副文學遊藝場「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徵文,共收作品408篇,408隻姿態、性情各異的街貓,對我們訴說寂寞、愛情、快樂、好奇……駐站作家梁玉芳選出11篇佳作,即日起,這些街貓將陸續進駐聯副的窗口。(編者)

都是這樣的:閱讀貓文,說的是各式各樣貓兒的長相、花色、姿態、性情、動作或命運,但讀進心裡的,卻是關於書寫者自己──對另種生命的關注、對人與貓兩族的平等相待、對細微情感的珍視,就一一呈現在那些街頭偶遇對望的感動或巷街守候的默契裡。

讀著徵文來稿,看見人和若即若離的街貓之間,一切看似細瑣的情節與微觀情感的描述,有意思極了。

人心裡總有些空隙,
要靠動物來填滿

讀著,讀著,會想起,喔,我也遇過這樣一隻怕怕貓,或者,嗯,我知道這款貓招式,見識過。心裡更常想起有次訪問南方朔,在他案頭放著一小碟貓食,振筆疾書的右手旁總睡著他的貓。「人心裡總會有些空隙,就是要靠動物來填滿的。」他說。

是啊,徵文裡這許多街貓,都在某些時候,填補了某些人的心底空缺。

於是,人貓街頭巷尾的偶遇,竟引出許多關於「寂寞」或「失落」的主題。失意,失戀,失業,失婚者,都各自在和街貓的交情裡,找到了安慰或啟示。

「每一次都懷著恐怕見不著的心情前去」,是對心儀的女孩,也是對貓;「她總以一貫的擔驚模樣坐,彷彿在等我。」作者「我書」描寫細膩:「輕垂著頭,用憂鬱的琥珀色眼睛往上方望,搭上我的視線……」

在眾貓文中不乏愛情隱喻,寫貓也是寫情人,伸出的手,回應是閃躲或是利爪;「跨越那條不該跨越的線,粗暴侵入了她的世界,她迅疾逃開。」貓影是愛情,難以捉摸。街貓的獨立、不受主宰,在有心人看來,都是情人化身,眾多作者的體悟,書寫的當下,可能是確認,也可能是解脫與結束。

如何才能
活得像你一樣快樂呢?

香港的醇黑咖啡〈尋貓之秋〉描寫一名大城市討生活的失意者,在街頭當「三明治人」扛著看板混口飯吃,唯一安慰是對著蹲坐在街市的虎斑貓說話,問貓:「如何才能活得像你一樣快樂呢?」

人老是對貓提出大哉問。問的是人,答的也是人。貓只是一個人心思維的暫時載體。但有味的是,人問人答之間,安慰已經完成。於是人對貓有了牽掛,但街頭風險豈能避免?虎斑貓成了頑童虐殺的玩物!失去談心街貓,作者失去朋友,竟癡傻地報警協尋。呀,人貓之間的情感聯繫,還寫不進世俗法令之中,還不被承認他們是家人是朋友是共同存在享有平等權利的生物,警察怎會幫呢?失去街貓朋友,他連工作意志也消沉了。

自憐是「獨身繭居」的「剩女」,尋不到伴侶,卻能在街頭與橘色街貓「交心」(作者語),寧與貓四眼相望,拒接老母撮合相親的來電。對自身落拓形象的描述,多少也將不照社會既定軌跡前進婚嫁圈套的自己,暗喻為不住溫暖家室的街貓吧?

貓,撫慰了各式失意的人,用不同的方式。

天天等她下班的街貓

當人的心靈眼睛,打開了「貓雷達」,就能看見隱身在樹叢、花間、車底、屋頂的眾多街貓。在旅程中,也會看見異國貓影。寫貓,也寫旅行,對貓的記憶,也是登錄自己行走世界的足跡。

在埃及看見的貓,聯想起古國歷史的眾多線索;或是「往東行」筆下的「夢貓」記述在大阪與貓共享鮪魚飯糰,胖貓的悠閒憨態、人與貓共看鴿子爭食飯粒的那個陽光靜好的下午,竟成了她旅途中難忘的風景,也成了現下我們眼前輕快的小品。

人貓之間特殊的聯繫,各自的相處模式,都是獨特的;常在細微之處,觸動心底最柔軟的角落。葛妞〈貓情人〉寫天天等她下班的街貓(哇!),寫著人對貓的尊重:「誰要是喜歡上貓,誰就得按其本性來愛牠。」

貓向來給人獨立的印象,街頭打架混飯吃的街貓更是不可捉摸;也因此每一次人貓的溫柔相待,都會給伸出手去的人帶來情感上的驚奇。

待雲的〈夜曲〉──「原以為你一吃完更會掉頭離去。然而,你意外溫柔地舔舔我的手,我便深深陷入對你的著迷。頻率相同才產生共鳴……我們的心靈彼此照應……」但人貓在月光下的相遇,卻被一聲車響打斷。貓逃竄,人回味再三。

黃遺玉的〈邂逅.寂寞逗留〉:「牠只是嗅了嗅丁香魚,更靠近我,並頂了頂我的手……在暴雨中流浪得筋疲力盡,牠要的是一份溫暖,哪怕透過掌心的溫暖來自於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孔雀魚的〈巷口〉,天天和巷裡的小母貓打照面,熟悉她的花色,了解她打盹的習慣,知道她散步路線,「先沿著水泥牆邊慢慢踱步,時而停下頂著磚角抓癢,長長的蕨葉讓她摩蹭得沙沙震動。找到一方陽光後,她會蜷起身體,手腳蓋著眼睛沉沉睡去……要不就爬上一個適合的高度,收好尾巴怔怔地發楞。」多麼生動的觀察。

或是Laine的〈獵人本色〉,像是動物星球頻道的野趣觀察,若不是花上許多心思關注著街貓的動靜,又怎能看見身手矯捷的街貓「小黑仔」撲上水鳥,水鳥奮力展翅,「小黑仔」竟然掛在鳥身隨著起飛的奇景!

為所有貓兒打造更好的世界

十文織〈貓世界裡的幸福〉,由偶遇的一隻小白貓,慵懶地打盹,想必是那姿態和光線打動了他,想起「家裡的兇貓現在正在幹嘛呢?」並記起家中愛貓的憨態:「一定是跳上窗台,好奇地張望雨,說不定還會為了抓雨伸出前掌拍打玻璃。」

都是這樣的。因為對某一生物動情,這情愛自會滿溢,非得移情到牠的同類身上不可。所以,許多關照街貓的朋友是因為愛家裡的貓,跟著記掛街上長得像家裡那隻的同款貓,或許是牠的兄姊、爸媽,不能讓牠們餓著,於是,移愛到照顧起街貓來。

於是街頭開起了街貓客棧,供水供飯,接著養生送死,捉貓看病,進而關心街貓處境,推動認養,架設認養網站,為送貓養貓配對;再集眾力翻譯外國動物保護文章,開始了TNR(捕捉/結紮/回置),為所有貓兒打造更好的世界。這是「台灣認養地圖協會」leaf和kt的真實故事。

貓教給我們的,永遠都取決於我們的悟性啊。

【2010/11/30 聯合報】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4651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