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學遊藝場‧第22彈」 童年的標記
2014/09/01 17:18:57瀏覽6920|回應331|推薦7

童年是生命的底色、創作的母題,循著童年的物件與事件,我們重回童年。邀您以300字(含標點符號)以內的篇幅書寫「童年的標記」,請在徵稿辦法之下,以「回應」(留言)的方式貼文投稿,貼文主旨即為標題(標題自訂),文末務必附上e-mail信箱。每人不限投稿篇數。徵稿期間:即日起至2014年9月30日24:00止,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預計11月上旬公布優勝名單,作品將刊於聯副。

駐站作家:李欣倫、楊富閔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聯副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聯副部落格有權刪除回應文章。作品一旦貼出,不得要求主辦單位撤除貼文。投稿者請留意信箱,主辦單位將電郵發出優勝通知,如通知不到作者,仍將公布金榜。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童年的標記/兒時的吃     吳妮民


童幼之人,吃零食最無憂。

都還記得民享街上有一攤,大油鍋,架濾網,網上幾顆熱燙燙正瀝油的芝麻球。金黃色麵球,表面沾滿白芝麻、內裡充滿空氣,澄透模樣,看來像個小燈籠。一粒五元,母親總是買兩粒給我,回家路上,我就捧著紙袋把它們吃光了。

也喜歡雜貨店。被貨架遮蔽得陰暗的店裡,最外面那排恆常放著乖乖。我愛五香乖乖,每隔幾天,就拉著母親去買。除了好吃,還因為每包乖乖裡都有個贈品,小水槍、小汽車,有時是連載漫畫。為集滿一套七冊的漫畫,我不惜耗費父母血本,三天兩頭吃乖乖。螢光幕上,兩個布偶在對話,「明天要遠足了!」「對啊,我有帶……乖乖!」

好在,乖乖五元;養樂多,五元。五塊錢,畢竟是個容易打發孩子的基本單位哪。

【2014/09/01   聯合報】http://udn.com/

童年的標記/紅白機   楊富

紅白機是近年才學會的說法,以前我只喊它「來打電動啦!」也可能機器玩久顏色多了一點灰黑,注意力又都在螢幕進行中的遊戲,忘了它是紅白色。

我們的遊戲房在三樓小客廳,地板鋪著父親公司生產的字母巧拼,十七吋電視貼了個囍字,是母親的嫁妝。每天下午四點放學,火速完成功課,我跟大哥就自動在那集合。

那是一九九五年嗎?大哥初念國一升學班,我才讀小學三年級,平時我們很少玩一起。

玩太久擔心主機燒掉,大哥就囑咐我去觸摸電源線的溫度。

卡匣接觸不良,大哥會張嘴對卡匣吹三口氣,再試一次果真行了。

許多遊戲雙打更好玩:如〈雪人兄弟〉、〈瑪莉兄弟〉、〈魂斗羅〉。

遊戲中掩護、支援、等待彼此,那是我們兄弟倆最親近的時刻。

【2014/09/08 聯合報】

童年的標記/狐狸酒瓶
   李欣倫

國小班上有對雙胞胎姊妹常邀我去她們家,印象中那兒地磚光潔,泛著木頭香的餐桌上端放著琉璃淺缽,缽內裝盛新鮮水果,所有物件仿若靜物畫般發散莊嚴色澤。她們的母親常從日本攜回各色飾品,陳列於客廳的玻璃櫥內,始終吸引我的便是繪有狐狸的小酒瓶和小巧杯子,上頭工整印著「江戶繪卷」四個字,看來頗為尊貴,我總想像瓶裡盛滿色如金箔的稀世飲品,清冽若甘露,灌溉我貧乏又乾燥的童年生活。畢業前她們的母親將它送我,大概看穿我太明顯的渴盼,雖然發現瓶內空無一物時不免失望,但仍驚喜捧回家,藏在枕邊,深怕被偷了去。現只要看到仍安放在我書櫃上的狐狸酒瓶(小巧杯子早不翼而飛),遂想及早已失聯的姊妹花,以及彼時對日本和美好物質的小小慾望。
【2014/09/14 聯合報】


童年的標記/陽光水槍  凌性傑

愚騃無知的童年時光,我迷戀所有跟戰爭相關的事物。在家裡,常跟兩個弟弟打枕頭戰。在校園裡,最喜歡和同齡男孩演練奪寶與戰爭遊戲。夏日午後悠長無事,陽光在午睡醒來後仍一片晴好。我們往往呼朋引伴,各自帶著塑膠水槍,區分敵我,向敵軍進攻。以水為彈藥,朝敵人發射,最好讓對手全身濕透。我們繞著枝葉繁盛的大樹轉圈,尋找機會進攻。為了閃避敵方襲擊,我跳躍,翻滾,臥倒,不在乎弄得一身髒。並不富裕的我們,很難擁有昂貴的玩具。一把水槍在手,便能創造種種快樂。也許每個小男孩心中,都有成為英雄的願望。於是近乎本能地,在平凡中製造刺激感。一次次舉起水槍,迎著陽光扣下扳機,那單純的狀態讓人以為往後的人生也是如此燦亮沒有陰暗。

【2014/09/16 聯合報】

童年的標記/養雞人家  胡靖

有年開學後,同學人手一隻電子雞,丸型機台裡簡單黑白像素,用竹籤按小孔洞,便能敲開一隻蛋。我禁不起誘惑,也央求父母買一台。

我的雞特別體弱多病,睡過頭的早晨牠頻頻發難,排泄物堆滿了半邊世界,一副病倒的模樣。飲食不正常造成牠生長遲緩,用「教育功能」多責備一下,便難過很久很久。身為一隻應有教育程度的雞,牠確實不太合格,然而我對牠還是疼愛有加,當成貼身物隨身攜帶,一刻不離身。

每日都有機台因發出「雞鳴」而被老師沒收。講台抽屜裡小雞排排站,幾乎成了雞舍。後來推出新型皮卡丘計步器、怪獸對打機,小雞熱潮遂退燒了。一陣子過後,我的小雞也不知去向,我想牠們大概列隊走遠了,遠離這場雞瘟,遠離我們這些不合格的養雞人家。

【2014/09/23 聯合報】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16825294
 引用者清單(1)  
2014/10/04 14:56 【udn】 我還找到這個網站!英雄 寵物 發出 聲音比價

 回應文章 頁/共 3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邱薇恩
2014/09/30 22:45

童年的標記/我的童年

  「童年」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吧!無憂無慮,沒有煩惱的度過那一段開心的日子。

  回想那時,最開心的就是在幼稚園和老師同學一起玩,有時一起動手做勞作,偶爾的音樂課彈琴唱歌,還有最讓人期待的點心時間。那時的自己每一刻臉上都掛滿笑容,像是要昭告世界──我就是最幸福的孩子!

  童年的生活平淡無奇,但卻總是滿足的永遠開心,一支棒棒糖我的世界就充滿彩色;一杯飲料就能讓人開心上一天;一首兒歌彷彿訴說著這世界有多美好。

  然而那童年時光已無法回去,也希望自己能抱著曾經那份單純熱情,快樂勇敢的迎向未來的人生!

(starbear0917@gmail.com)  

(starbear0917@gmail.com)

古早貓
2014/09/30 22:26

題目:秘密

我發現它是八歲的時候,是在外婆家三合院後方。在沒有電動玩具和第四台卡通的年代,假日午睡後,只能沿著外婆家外的菜園和阡陌奔跑。偶爾,什麼都不作,就倚在三合院後窗聽著風撥弄著枝葉和竹管所譜出的曲子發呆。

    某天,它默默地出現了。

    一隻綠色的角,彷彿就像土裡藏著某隻等待被解放的神獸。我輕輕撫摸著它,還帶點扎手的絨毛。後來的幾天,我總是避開表弟,偷個空檔凝視它,幻想有天可以當作交換糖果的籌碼,便可以與人分享驚奇的發現。

    但下過一場連綿陣雨後,鑽入數學習題的我,暫時忘了它。當恍然想起時,它已經長高了,不再是筍子。雖然佇立在那片長型竹林中,卻仍顯得苗條而清嫩。我只能抬頭仰望著它,吞下一個秘密。

 

(lykelen@yahoo.com.tw)

YDYD
2014/09/30 22:20

題目:那些年我們一起“抓兔子”的日子

我跟姊姊都是屬於會暈車的體質,不管坐什麼交通工具都會暈,屢試不爽,所以每次出去玩都要帶兩三個小袋子。

小時候因為媽媽沒有像現在一樣那麼忙,所以常常帶我們處去玩。但因為太常出去了,帶袋子有點浪費,所以媽媽為我們準備了兩個小桶子,以備不時之需。有的時候不認識的人看到了會問,媽媽都會開玩笑的跟那個人說我們要去“抓兔子”呢!

有一次我們一行人要去綠島玩,記得那時候才剛吃飽飯,但為了趕去坐船,連暈船藥都來不及吃就上船了。本來想說沒事,沒想到才開船沒多久,我跟我姊兩人開始臉色發白,還來不及拿桶子,我們就吐得滿地都是,連中午吃的都吐了出來,旁邊的人看到都笑說,浪費了一餐不划算。

( ttw1056tw@gmail.com )


張哲源
2014/09/30 22:13

童年的標記/抽屜前的圖

  在裝載著人生記憶的資料庫中,我們會為了方便辨認、重新回味,在每格抽屜、每個資料夾前放置專屬它的標記,而在裝載著童年的抽屜前,我貼了一張兒時用蠟筆畫的圖,圖中有一間歪七扭八的小屋、綠油油的草地、舒服的藍天,和一位在樹下小憩一會的小朋友。

  童年對我來說,就是不必特意修飾、生活輕鬆恰意,天空總是如此的藍;草地總是如此的綠。童年,是一張每個人都該擁有的畫,內容包羅萬象、不受限制。一旦長大了之後,自己就會更加注意線條是否有歪掉、比例有沒有偏掉、調色好像又不對。

  不過那些令我莞爾,一再翻開的回憶,被我放在最靠近門口的抽屜前,等著隨時被打開。

(changtonytw@gmail.com)

住在北極的企鵝
2014/09/30 22:11

題目:水災時的樂趣

記得小時候,每逢颱風過境時,我們家每次必定會淹水。

  每次淹水的時候,我和妹妹都很開心,因為可以不用上學,又可以玩水。淹水的時候,我們都會光著腳直接近去水裡玩耍,那時還沒有什麼汙染,水還很清澈,裡面還有很多小魚在裡面游來游去,這時,我們會從家裡拿出臉盆來比賽撈魚,看誰撈得比較多。

  還記得,媽媽會從浴室裡拿出我們洗澡用的澡盆,讓我們當作船,拿掃把當作船槳,讓我們比賽,我們每次都很努力的划,但是都沒辦法平衡,划到一半都會整個臉盆翻過去,到最後都把整身弄得溼答答的。

  現在的排水系統做得很好,我們家已經沒有水災的問題,所以現在已經沒有了童年時候的那種樂趣,現在只能回味了。

( j6vu04ji394su3@gmail.com )


玉澄
2014/09/30 22:11

你與妹妹差了5歲,都是二戰後出生的孩子。

那個年代,大孩子帶小孩子是慣有的事,像妹妹揹著洋娃娃的兒歌,只是不會去看花,是去玩:蹲在地上,玩彈珠;顛著一腳,跳房子;甚至騎馬打仗。

你喜歡這個工作,還不太會說話的妹妹像無尾熊,攀在自己的身上,隨著你跳動而無可奈何的顫動。你從來就不知道,攀在身上的小人兒高興不高興或舒不舒服。唯一讓你難忘的是,你玩的盡興時,竟把妹妹像球一樣的擲飛了出去。

墜地時的鎮天哭聲,你知道你闖了大禍。還好,你冷靜的把妹妹身上的泥土拍掉、擦乾臉上的淚水;再威脅利誘:絕對不准告訴爸爸媽媽。

你裝著沒事的把妹妹揹回家。妹妹告狀了沒?忘了。但妹妹像球一樣飛出去的那一刻,是你童年記憶最深的刻痕。

(cal631999@gmail.com)

張哲源
2014/09/30 22:08

  在裝載著人生記憶的資料庫中,我們會為了方便辨認、重新回味,在每格抽屜、每個資料夾前放置專屬它的標記,而在裝載著童年的抽屜前,我貼了一張兒時用蠟筆畫的圖,圖中有一間歪七扭八的小屋、綠油油的草地、舒服的藍天,和一位在樹下小憩一會的小朋友。

  童年對我來說,就是不必特意修飾、生活輕鬆恰意,天空總是如此的藍;草地總是如此的綠。童年,是一張每個人都該擁有的畫,內容包羅萬象、不受限制。一旦長大了之後,自己就會更加注意線條是否有歪掉、比例有沒有偏掉、調色好像又不對。

  不過那些令我莞爾,一再翻開的回憶,被我放在最靠近門口的抽屜前,等著隨時被打開。

(changtonytw@gmail.com)

(changtonytw@gmail.com)

鄭嘉文
2014/09/30 22:05

童年的標記/爺爺的菜園

小時候從幼稚園回家,一下車就往家狂奔,到家把書包一丟又衝出門,沒停過的腳只有一個目的地—爺爺的菜園。

爺爺的菜園對當時的我來說就像生態園區一樣,隨便一看都是一個新世界。有一次,我看到木瓜樹上有顆木瓜又大又橘,便拉著爺爺的衣角嚷嚷著:「我要吃那個!我要吃那個!」但爺爺那時正忙,我只好帶著一張沮喪的臉回家,等著等著小心睡著了,醒來時,看到爺爺在廚房,手上拿著的正是我剛剛指定的那顆木瓜,這時我早已在桌子旁做好預備姿勢,等爺爺端那盤又橘又多汁木瓜上桌,一上桌便一口接著一口的送進嘴裡,這時爺爺沒說什麼,只是坐在旁邊看著我,摸摸我的頭,露出微微的笑。

那盤充滿關愛的木瓜,那個微笑,我永遠都忘不了。

<girl906147@yahoo.com.tw>

(girl906147@yahoo.com.tw)

古早貓
2014/09/30 21:45

題目:盒子

 童年,對盒子有種怪異的迷戀。酒盒也好,吃剩的餅乾盒也罷,我總是向大人索取。我喜歡剛打開盒蓋的瞬間,「啵」的脆響穿透耳膜。如果是金屬盒子,底部反射出油黃的光澤,倒像一面陽春的梳妝鏡。

   到底,我是被它們的外觀所引誘?或者,果真有那麼多待安置的細小物件,期待棲身進入盒子內?

   在記憶裡,還存在這麼一只巨大長方形的「盒子」。那是大人欲語還休又驚畏的代名詞。十歲的我,最後看見母親身穿深藍針織長旗袍和繡花鞋,躺在紫黑色的盒身內。蓋上。

   最後,我忘掉了那些盒子的蹤跡。很像剛睡醒,卻試著捕捉夢裡母親的話語的感覺。

 

(lykelen@yahoo.com.tw)

阿潘
2014/09/30 21:45

童年的標記/有你的夜晚

  那輕柔的觸感和熟悉的味道是你給我的記憶,每晚非要巴著你不放才能安心入睡,你就像母親一般溫暖的陪伴我一整夜,那個令我童年的夜晚充斥著美夢的你--我的小毛毯。

  想起那些母親常不在身旁的夜晚,房裡只留下了黑夜和我,靜悄悄的、冰冷冷的感覺令我不安,但母親總會在出門前給我小毛毯並告訴我那是他的「替身」,盡管心裡頭明白母親只是怕我著涼,我仍不猶疑地把它當成母親依賴。我的小毛毯啊!你是多麼的柔軟與蓬鬆;你是多麼的舒適且溫暖......。

  在那些有你陪伴的夜晚裡,又有誰會看見那個孩童時候的我笑得有多燦爛、睡得有多香甜呢?

(frenemy.enemy@yahoo.com.tw)
頁/共 3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