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侯剛本教授談兒童戲劇011:兒童劇劇本如何兼顧文學性與娛樂性
2019/09/26 13:16:52瀏覽582|回應0|推薦4

照片提供:頑石劇團

 

 

 

    最近我擔任台中頑石劇團《青鳥》的藝術顧問,並且在劇中參與兩個角色的演出。

    熟讀近代文學的人都知道,《青鳥》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梅特林克的經典之作。故事是在敘述一對兄妹,回應仙女的邀請,帶著幾位同行的精靈們,展開了一場尋找青鳥的華麗冒險。回顧這場歷經千辛萬苦地苦難沿途,每每以為即將得到青鳥卻又意外落空。未料正當旅程的結束,兄妹倆決定投降放棄之際,原來象徵幸福的青鳥竟然就在自己的家中……

 

 

 

 

 

    當戲劇作為文學的必要分支,日本文壇大師三島由紀夫曾言:相較於其它的文學書寫體例(詩詞、散文、小說),劇本則是一種色彩鮮明的對話體文學。有別於小說天馬行空的交代情節與推進故事,好的劇作家必須將故事情節的發展,埋藏在劇中角色的對白裡。也就是說,一個傑出的戲劇作品,除了劇中人的對白要有靈動性、娛樂性之外;倘若一部恰似《青鳥》這樣經典的文學鉅作,當原著故事化為一句又一句的對話時,顯然這些對白不但承載著情節性,更有一定程度的娛樂性。然而,若是原著對白蘊藏極富哲理的文學性時,那麼演員在執行講述文學性的對白,必須要比其他非文學性的作品多費點心。

 

 

 

 

 

    某次在《青鳥》排練後的深度討論中,我和演員們悉心研究著:如何將充滿哲理的文學性對白,盡可能用更到位的語氣,精確地傳達到觀賞者的心裡。畢竟這些帶有深刻勸世性與教化性的台詞,若是含含糊糊囫圇吞棗地,把它當作是一般「情節性」或「娛樂性」的台詞給Mark()過去,總覺得這樣很對不起原著作者梅特林克,在設計如此精彩的故事與飽滿的對白時,透過演出留給後世人的提點與勸勉。當然,要把教化性的對白演繹地不說教,這對《青鳥》劇組的每一位演員,真的是非常大的考驗。我想,這也是每一個演繹經典文學鉅作的演員們,更加抽象且細緻地專業素養修為鍛鍊。尤其是當一部戲劇文學作品,是要演給兒童觀眾觀賞時,如何拿捏到既要好看(娛樂性),又要富有深刻的哲理與教育意義(文學性),我想這是所有從事兒童戲劇工作者,幕前幕後皆須齊心努力的遠大目標。

 

 

 

 

 

 

    當戲劇藉由展演,做為日常生活的映照;當文學透過書寫,優化人類存活在世的心懷意念;我再說一次:千萬不要把兒童觀眾當白痴因為我深信:當文學、戲劇、哲理皆源自於生活時,孩子們自有能力用他們豐富的想像與同理,去領受具有文學性色彩的兒童戲劇,背後所要傳達給他們藉由觀劇,潛移默化的靈性開啟……

 

 

 

 

 

本文出處: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http://grinews.com/news/%e5%85%92%e7%ab%a5%e5%8a%87%e5%8a%87%e6%9c%ac%e5%a6%82%e4%bd%95%e5%85%bc%e9%a1%a7%e6%96%87%e5%ad%b8%e6%80%a7%e8%88%87%e5%a8%9b%e6%a8%82%e6%80%a7/

 

 

( 休閒生活網路生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phou&aid=129703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