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灣名醫?!
2017/05/01 21:30:21瀏覽6912|回應9|推薦49

近兩年耳鳴愈來愈大聲,且為頭暈所苦,每天每分鐘猶如太空漫步在雲端,時不時會突然無警訊的天旋地轉的暈到嘔吐,暈到必需閉眼躺著,暈到全身要出陣冷汗方罷休,看過幾次專科醫生,做過必要的檢查,保括頭部MRI,結果都是正常,醫生開了類似抗憂鬱的藥,吃了會ㄧ直昏沉到第二天,但暈眩照樣,沒有改善,因此看醫生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這次要去台灣,想到好友的名醫弟弟陳光超就是位ENT 醫生,因此求助於他,在瞭解了我的病吏後,陳醫師建議做個仔細的全面體檢,因此安排在台北市北投健康管理醫院做健檢,於是我與先生,好友三人都做了ㄧ次健檢,(呵呵,友情相陪)十分肯定健檢醫院的護士,技術人員他們親切與專業的服務,以及錢副院長的詳細解說。

另有位好友,也是關心我的頭暈而介紹去看暈眩專科名醫,宏恩醫院的楊怡祥醫師,當我ㄧ踏入門診室就立刻想起幾年前曾經來過,那時是位更老的醫生,記得當時他才聽我說耳鳴,就什麼話也沒說的開單要我去做檢查,那態度讓我無法信服,因此選擇走人。現在的這位楊醫師看了我之前的病歷說:「你2014年來看過,那是我爸爸看的,你為什麼不去做檢查?既然你不去做檢查那我就草菅人命。」又說:「你看,已經4年了,頭暈都沒好,已經沒救了。」在他說這些話之間,我幾度要講話,他都ㄧ付生氣似的不讓我說話,當我終於成功的說岀才做完體檢,而且包括頭部的MRI都是正常的,沒想到他居然說:「什麼體檢,那些我從來不信,所以我從來不做。」然後要我站直腳分開與肩同寬,閉眼,舉手約一分鐘,他說:「你看,搖成這樣,沒救了。」我ㄧ直試圖要說我才坐了10幾個鐘頭的飛機,還在時差,頭本就暈,然而,他就是不給我機會說,在這中間他至少又說了兩次他要「草菅人命」,(就像他的口頭禪似的)這時我真的不想再忍耐了,我說:「你在說什麼草菅人命?你ㄧ個醫師怎說的出要草菅人命這種話?」他看我不那麼像「順民」,至此,露出ㄧ絲笑容說:「因為你不去檢查啊,那我就草菅人命啊,好吧,那我開個藥給你好了。」整個過程讓我感覺他像情緒失了控嗎?!這就是我看ㄧ位台灣「名醫」的經過。(在診間同時還有位護士)

另一名醫經驗

大約7年前,那時我在台北有間房,因此去台灣時停留的時間會稍長,ㄧ次因爲眼睛乾澀就近去看享有盛名的三總眼科名醫蔡明霖醫生,在診間,他二話不說先要我對著ㄧ檢測機看,之後說,「你白内障很嚴重,需要開刀」,接著要我看桌上的電腦,螢幕上一雙眼睛的眼球部分是全白的(不誇張,全白)。並說:「這就是你的眼睛。」我難以置信的問:「兩星期前我才在洛杉磯做了眼睛的定期檢查,醫生怎麼沒說?」他用肯定的語氣又說:「這就是你的眼睛,要不要做隨你。」結果當然也是不了了之⋯⋯。因為心裏不安就又去看了另一位由表弟介紹的傅眼科,這位傅醫生檢查的非常仔細後說除了需要每天點人工淚水外,其他都正常,我不放心的問:「沒有白内障?」傅醫師說:「以你的年齡來說,那一點輕微的白内障屬於正常範圍,我是不會對病人說的,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耽心。」我告之:「因為有位醫生說我有嚴重的白内障,需要開刀。」他說:「說這話是不負責任,不道德的。」

呵,至此,終於聽到了正義之聲。

我絕對相信台灣不乏醫術佳醫德好的「醫生」,更願意相信那是佔多數的。

我也相信大多數病患需要,想要的是良醫非名醫。

醫生不僅是醫治病人生理上的疾病,更要顧及到病人的心情,難道台灣醫學院沒把這門重要的課程納入必修課之一嗎?

我想這兩位名醫ㄧ定有許多病患(所以才是名醫的呀!)。個人很想知道對醫生的這種看診態度都覺得正常嗎?還是認為不用理會這些,只要把病治好就行?

醫生,不過是專長在他的專業知識領域,而其他方面實在是未必,不需自我驕捧,生活上的基本禮,義,廉,恥,還是顧及些,會更讓人尊敬的。

以上是我在台灣看醫生的一些真實情況,寫出來供朋友們在選擇醫生時參考。

                           XXXXXXXXXXXXXXXXX

後記:和女兒聊天談及這些,她直搖頭笑說:如果在美國,這種醫生早該被告上法庭了吧!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fern&aid=101497183

 回應文章

愛唱 鉛色水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7/22 17:38
我的白內障經驗  話說幾年前 眼力越見模糊 在小診所看後要我受術 再去萬芳眼科 當天掛號看完都一點半了 醫生說你這狀況還不到手術程度 給我一瓶每天點的藥水 保養至今  台灣健保做這個雷射手術喔
connie F(kfern) 於 2017-07-23 21:20 回覆:
謝謝妳分享妳的經驗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17 12:16
我也是常去看傅醫生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18 09:36 回覆:
也是八德路的傅醫師嗎?,原則上我每年都會去ㄧ次。

黃彥琳~~大瀑布公園尋秋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11 05:19

『名醫』對病人的態度真是令人搖頭……尖叫(希望是少數)

若是白內障,何不在美國治?我老爺在美國鐳射醫好了白內障,
順便連近視都矯正了,而且鐳射只要五分鐘得意
(詳情請見『治療白內障記』)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11 22:31 回覆:

謝謝彥琳的關心

每年我都會檢查眼睛,美國醫生從來沒說過我有白內障,文中的傅醫師也是因我問才說:以我的年齡,那麼輕微的白內障是不值一提的。

感想是: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的影響力不榮忽視啊!


異鄉芝麻事-洛城的居家安全生活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05 05:58
有沒有想試看中醫呢?腎開竅在耳,耳鳴當治腎為主,另外配合原始點療法,治病要知道根本在那?另外講暈眩,一個簡單的觀念-->船在水上就容易搖,去搭郵輪幾天後返回陸地,人都可以能還有暈眩感,故也。所以暈眩可能是中膈有水,當去濕去寒以治之。當然要對症下藥,還是看中醫生才是。參考之。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05 12:12 回覆:

謝謝你關心。今天請按摩師來按摩,他也是這麼說的,也說天麻治暈眩有效,我會試試看。

其實很久以前因別的原因看過一陣中醫,但是都沒什麼效果就沒再看了,這位按摩師我非常信任,他曾經按摩好了我近20年的坐股神經痛。


Kitti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04 01:38
對了,同問,暈眩問題怎麼解決?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04 08:38 回覆:
因為做MRI,超音波都正常,所以台灣醫生和美國醫生都認為是焦慮引起,反正就是不了了之

Kitti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04 01:32
好可怕哦。我覺得人生病的時候是很無助的,很想抓住稻草,這些人卻利用了病人的脆弱來營利並且累積名聲。太不道德了。我前幾天讀到建中首選台大醫科已有下滑之勢,台灣一向最優秀的人才都想念台大醫科但是心中對於救人的熱情有多少,是不是他們真正的興趣所在,很難說吧。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04 08:31 回覆:
中國人ㄧ向愛教訓人,尤其覺得自己是高高在上時,生病求助醫生時就像個弱者,只能任人踐踏似的。有次聽朋友在說她兒子說要唸醫學院,因為錢賺的比較多,我實在忍不住建議她要告訴兒子,唸醫,除了賺錢還要有仁慈的心,否則也有別的科系賺很多錢的。

tz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名醫
2017/05/03 04:07

名醫 可憐的 Connie

我在您的訪客簿留言

祝 早日康復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03 13:37 回覆:
謝謝tzi 關心。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02 19:36

我一向怕看醫生,能不看就不看。

幾年前在國泰做簡單的健康檢查,簡單就是便宜的。

要我抽什麼東西(不是抽血)不是當場做,錢交了,我最後沒去。

大約十二年前,在墨爾本遇到一個熱心有加的台灣移民第二段,是個光學博士,開眼鏡行。驗光時認為我是患青光眼的危險群,嚇壞我了。連續看了好幾個醫生,最後不了了之。

現在說我需要白內障手術的是個亞洲人驗光師,我也還在琢磨要找哪個醫生。因為我平常沒跟醫生打交道,一無所知。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02 20:50 回覆:
通常人們需要看醫生時都會各方打聽哪個醫生好,所以我認爲好醫生當然要讓人知道,如果自己的經驗有問題的醫生更要讓人知道,才不失本份。

領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5/02 09:17

很好奇﹐妳結果現在還是一樣耳鳴嗎?

因為我在20多年前﹐右耳就一直聽到類似蟬鳴的叫聲﹐24小時不斷。

那時也是做過很多實驗﹐包括灌水進耳朵﹐但好像沒有妳的檢查這麼精細﹐也沒有什麼MRI。

之後﹐連左耳也一起耳鳴﹐但是沒有右耳聲音那麼大﹐都是陪伴我一天24小時﹐讓我不孤單。

天旋地轉的經驗沒有妳豐富﹐只偶而躺在床上時發生過。

當然偶而還是會有較強烈的耳鳴﹐但是反正也沒得醫﹐只好每天讓它跟我作伴﹐已經習慣了。

平常在忙時沒有感覺﹐只要一靜下來﹐就聽見。

白內瘴的結果﹐還是沒動刀吧?我有些同齡朋友已經動刀了﹐結果好像不錯。

希望妳一切都好!

connie F(kfern) 於 2017-05-02 12:27 回覆:

妳沒仔細看,我那根本就不算是白內障,

名醫讓我想到這句「ㄧ將功臣萬骨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