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回想那段百日姻緣....
2008/06/30 14:48:20瀏覽1261|回應14|推薦69

我是民國13年生於湖北松滋,小時候家裡就有一位童養媳, 是父 親好友的女兒,所以很早兩家就訂好親,記得我約 五歲的那年,大年初二的早上有人敲門來拜年,我開門一看, 有個大人帶著一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臉上一點喜氣 都沒有,進門後從此就住在我家了。 後來知道是她家在過年時遭到火災,房子、家當全燒光, 變得無家可歸,不得已只好把她送來我家,她長得很清秀 又乖巧,我母親很疼愛她,但很不幸的在我十歲那年母親 病亡,從此我倆也無母親了。 父親是開糧行作大豆、棉花的生意,曾帶回一個細皮白肉長得 很美的女人在家住,不久發現她會抽大煙(父親不在時偷偷抽) 想要她走費了很長時間-其實是父親不捨,直到二姑周蕙芳 回家,才設法讓他離開。 後來父親又和一位離我家不遠的賣魚的寡婦來往,她常來 我家走動,一付女主人的態勢對她頤指氣使,可憐的她每日 過著可憐無依的日子。(我在上碼頭上學很少回家,而她的 孤獨寂寞誠不可想像!) 記得是民國28年陰曆閏11月30日,父親將我倆「送做堆」 成為夫妻。 到了29年3月間,天天聽到槍砲聲,家鄉人人驚慌不知所措, 不知往何處逃才好!這時二姑回來了,一連10天,天天聽到 她與父親的爭吵聲。 後來只看到父親很悲傷,又不知如何是好,兩眼望天嘆息 茫茫然無所措!?(我亦忍不住流淚)。 祖父育有三子三女,我父親排行老二,我是三房中的獨子 本有一弟早亡,二姑出嫁後曾接受女青年婦女會教育, 隨著女青年運動團到各省、市活動,眼界大開對當前局勢 清楚暸解,父親爭不過她,眼看日軍就要打到家門,為保 周家唯一命脈,只得信任二姑將我帶走逃避日軍殺害要緊。 29年四月初,就這樣我被二姑帶出家鄉,我的妻子也無 一言一語的反抗,默默的流著淚任人帶走她的丈夫,算算日子 ,夫妻在一起大約百來日吧-我也忍不住掉眼淚。 二姑帶著我經洞庭湖到湖南又到江西(一路上真是驚險萬分, 幾次差點沒命,若非二姑機警應對,早就不在人間)。 原來二姑父是新三軍中第二營的副營長,那時正參加長沙 三次會戰,所以部隊日夜活動不停大約三個月,姑父看我 會珠算小楷也寫得不錯,就叫我在營部任文書職,隨軍行動, 夜晚就地而眠(直接躺在地上)有時沒地紮營就邊行軍邊睡, 戰爭暫息後駐在長沙,二姑安排我到九戰區司令部駐在來陽 的三民主義青年團受訓,此時父親到長沙來看我要我回去, 我與父同床十天,白天陪他到長沙市玩玩,逛逛,聽聽京戲, 看雜耍,父親用盡方法勸我回家,在此國難當前,親眼看到 自己的同胞受到那麼多苦難、殺害,我這時的心是無意回家了, 我忍痛狠下心來,寫了一封信給我的妻子:說我無法回家 國家戰爭不停,不知何日止,且不知我何時會喪命,如有 機會遇到合意的人,不要顧慮我改嫁吧。 想不到在長沙與父親相聚是此生最後的一次.......。 民國79年我回大陸探親,回到老家,問起她來都說早於亡故, 我不信,從沙道觀、同泰垸、上碼頭等地,去尋訪卻毫無 音信,想起父親,想到淒苦的她不禁掩面嘆息...。

 

( 心情隨筆其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son927&aid=2001424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台灣蝴蝶夫人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人生的無奈
2009/07/04 23:48

我祖父是清代台灣人.父親是民初出生.大房的長子九歲就沒有母親.一個弟弟三個妹妹.小妹仍在繈褓中.祖父因而續弦了六位老婆.這六位奶奶都是台灣兵被派到南洋打仗的遺孀.因此註定我們家族複雜的姻親關係

最可憐的是父親.從小無依靠.又得努力工作養活一堆人......

而今留給我無限感傷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魏承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命運相同
2009/07/02 02:42

大時代的悲劇

分散多少家庭與婚姻

我父親也是相同命運

我是江西南昌....


黑忍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09/03/17 22:11

偶祖毌也是十九歲時嫁給十六歲的祖父~

不過幸運的是她一起跟來了台灣~

您那時也才十五就娶了媳婦了啊~人生如戲....


黑忍者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2008/11/21 17:48

原来您是跟随蒋介石逃台的啊!您是很幸运的啦!不过您的父亲一定很悲伤。我一上辈人中有一个伯父也是参加的国军,不过是让抓壮丁抓去的,18岁的伯父当时正在田里干活,直接就让国军抓去当兵了,之后我祖母去军营看过她的儿子一次,之后就杳无音讯,不知死活,因是国军解放后肯定成不了革命烈士,共产党也不可能知他的去向,国民党逃到了台湾,更没个交待。就这样一个18岁的小伙子消失了,我的祖母曾因找不着她的儿子气瞎过双眼,后来慢慢治好,我的祖母思念她的儿子思念了一辈子,嘴上叨念了一辈子。可想而知,您的父亲是多么的痛苦!

Joson(joson927) 於 2008-11-24 10:24 回覆:

聽你說話的口氣應是很幸運的共產黨第三代,

過去的痛苦就從你們這一代開始結束吧!

新的局面由你門來創造!

我的父親跟我妻子是活活餓死的,民國79年我回去探親,

只見兩個扁平的黃土堆...

一個是我父親,另一個是我二姑..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緣份...
2008/07/28 17:42

人生就是這樣起起伏伏吧!上一代有他們艱辛的一面,到我們這一代很慚愧...就不怎麼樣囉!^^

我與先生從小學1年級就認識,是鄰居...巷子裡的玩伴...因此我父親與公公成為很好的朋友...

我與我先生繞了一圈才結婚的...很可惜,我公公不曉得我是他未來的媳婦呢?...

你的孩子也很孝順喔!...他還變成你的網友哩!^_^你們都有一顆年輕的心...

Joson(joson927) 於 2008-07-29 11:04 回覆:

哈哈! 兩小無猜~到共結連理~

人間美事一樁。

祝福妳倆!!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湖北...
2008/07/27 20:28

我公公的父親湖北人,到江西做生意定居於此,我公公從江西來台灣(民國37左右),他與妻是來台灣旅遊回不去,留了兩個女兒在大陸,我先生是獨子,是再娶的台灣老婆生的。他民前五年生,現已過世了..他曾是江西水上警察局科長,  後來為南城縣警察局局長, 代理過江西縣縣長, 國民政府曾請他當台北市警察局局長被他婉謝了!...他有一個很特別的人生

周伯伯你祖籍是湖北囉!在大陸你也走過好多地方...

Joson(joson927) 於 2008-07-28 15:58 回覆:

妳先生和妳家世都很好喔!很相配喔。

喵爸是我大兒子,我祖先在明末清初時就遷居在湖北。

颱風天~一切都還好吧。

祝健康愉快!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那一代的人
2008/07/27 18:42

那一代的人真是不簡單...戰爭的環境下,有這麼多辛酸的背後...

樓下的喵爸是你兒子嗎?^^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哇哇...真是精彩
2008/07/02 21:35
很精采.其中詳細的地方還希望能多說說
真希望有天可以和老爸重遊長沙,逛逛當時祖父與老爸走過的地方...
前些天下在湖北的goole map 才發覺對湖北的地理方位根本不懂.現在已經好幾條高速公路..地名也都不同過往..
Joson(joson927) 於 2008-07-04 14:54 回覆:

好阿,你去安排。

60幾年了,當然不一樣了。


Ricard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想那段百日姻緣....
2008/07/02 19:51

應該還有續集吧.

我們都再等...........

Joson(joson927) 於 2008-07-02 22:31 回覆:

續集?不知道?

那是前兩天前看到一個瘦弱少女的圖片,思緒回到從前。

想到父親,想到她,愈罷不能寫出來的。


尋陽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嘆息
2008/07/01 21:00
世事無常,至少你的心理一直有她,我想她如果知道,一定也會感到安慰了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