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短篇小說)散文創作-古早女人
2008/05/26 13:53:44瀏覽425|回應2|推薦7

記憶中,常常聽到一些老長輩們,彼此捧著老人茶,一邊下棋,一邊談著關於現代女性相較於古早時陣查某郎的話題,他們的容顏總是流露懷念的神情,吐出記憶裡的芬芳佳績。

 

「即嗎ㄟ查某郎,一點仔攏某親象咱古早時陣ㄟ彼款保守樸實,噲曉顧家ㄟ查某郎。」

(現代的女人,一點都不像我們古早年代那種保守樸實,又懂得顧家的女人。)

 

雖然我未曾經歷過他們口中所謂的古早時陣,也不曉得古早時陣的保守與樸實到了什麼程度,但我可以肯定當時懂得照顧家庭,以及相夫教子的女人,佔了絕大多數。

 

現代很多女性都認為性感,有女人味,懂得自主理財等等,就是成為現代女人的必備條件,這是被認同的,尤其是現代社會競爭這麼激烈,女性方面當然要自立自強。但是不可否認的,現代女性特質往往缺少的是一種味道,一種在現代社會趨勢不流行,但是遇到的當下又會覺得親切,懷念,而且舒服的感覺,那就是古早味,就是老長輩們口中所謂的「古早時陣ㄟ查某郎」所透露的一種特殊氣質,可以說是當時的一種文化特產吧。

 

在我成長閱歷中,淑美阿嬤,她就擁有這樣的特質與個性,為人坦率不做作,年紀一大把卻依然笑容可掬,很自在的顯出她的可愛與智慧,在與人言談中總給予一種很舒服且單純的印象,也能輕鬆的獲得他人的信賴與尊重。

 

那種感覺就像是在炎炎夏日午後,適合每人都來一碗的古早味刨冰,無論是淋上香噴噴的煉乳,還是加上兩大匙滾的軟透的綠豆,給人透心涼又實在的舒服感都不曾遞減,永遠會停在入喉的那一瞬,恆久記憶,意猶未盡。

 

還記得有一次高中放學後,我跟阿志去找淑美阿嬤聊天,……

 

我跟阿志一起步行在已經黃昏的校園圍牆外側,頭頂還不時被掉落的黃橘色木棉花相中而砸上,幸好,我們已經練好一頭好功夫,沒有被木棉花砸痛,拍拍頭上的殘枝落葉,輕鬆自在的踢踢落下的木棉花,一瞬間,木棉花像是彩帶球,以一種簡單而俐落的姿態散開,還濺出水花。

 

專注瞄著對面綠燈的指示,快速跨過躺在柏油路上快剝落的白色斑馬線,我們一起前往為了迎接夜晚而開始繽紛熱鬧的夜市攤位。

我們迅速穿過每個手拿著糖葫蘆、嘴裡嚼著雞蛋糕還到處亂喧嘩的人群,睜大眼睛探索吸引自己目光的招牌店面,卻在一聲溫柔且熟悉的呼喊之下,促使我們停下腳步。

「遙遙ㄟ,阿志ㄟ,恁那ㄟ有閒來迦迺街?」

(遙遙,阿志,你們怎麼有空來這裡逛街?)

 

我輕輕的抬頭一撇,看見從小到大對我們疼愛有加的淑美阿嬤,她身穿米色圓領上衣,同色系的七分褲,正坐在凳子上揮著竹扇,一邊對著我們的方向開懷笑著,就算有些牙齒因為年老而泛黃剝落,淑美阿嬤依然自信的張開略微鬆弛的嘴,傳遞迷人且溫暖的笑容。

 

「咦!阿志,你聽,淑美阿嬤在叫我們,她又把凳子搬出來外頭等著跟認識的人聊天了!要不要去跟她打招呼?」我舉起手向微笑著的淑美阿嬤打招呼。

「好阿!好久沒看到淑美阿嬤了,以前小時候她都會講故事給我們聽,我們現在就去找她,聽她說故事吧!」阿志也嚮往著跟面容慈祥和藹的淑美阿嬤一起坐在凳子上,圍繞成一圈,講著他們那個時代與自己擦身而過的趣事。

 

「淑美阿嬤,阮來阿!」我跟阿志異口同聲的向淑美阿嬤打招呼。(淑美阿嬤,我們來了。)

「真好!真好!恁甘是袂來陪我開講?聽我說故事?若是按爾,我來去準備一寡世饈仔乎恁呷。」淑美阿嬤說著台灣國語,可愛的模樣的確很討喜。(真好!真好!你們是不是要來跟我聊天?聽我講故事?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去準備一些零食給你們吃。)

「淑美阿嬤,嗯免啦!巷仔頭有一個阿桑勒賣蕃麥,和蕃薯塊,汝甘想袂呷,我來去買。」阿志也用破破的台語與淑美阿嬤對話,一邊將手伸進口袋挖出一堆摻著棉絮碎屑的零錢。(淑美阿嬤,不用啦!巷頭有一個阿桑在賣玉米跟蕃薯塊,妳想吃嗎?我去買。)

「按爾喔!攏噲使啦!汝買啥我丟呷啥啦。」淑美阿嬤隨和的說,臉上依舊掛著笑容。(這樣喔!都可以啦!你買什麼我吃什麼啦!)

「遙遙ㄟ,阿志去買蕃麥,和蕃薯塊,我來去準備涼涼ㄟ古早味汽水乎恁配勒呷。」淑美阿嬤還是很好客的進屋子裡去,拿古早味的汽水請我們喝。(遙遙,阿志去買玉米跟蕃薯塊,我去準備涼涼的古早味汽水給你們喝。)

 

淑美阿嬤其實是媽媽小時候的保母,在媽媽嫁為人妻生下我們之後,淑美阿嬤也曾經幫忙照顧我們,講一些有趣的古早故事給我們聽,所以我跟阿志也很喜歡找她,跟她撒嬌。淑美阿嬤的為人非常和藹可親,臉上時常掛著迷人可愛的笑容,就算露出參差不齊的牙齒,也是一種老年人的自信,人間最不做作的自然美感,與自在的快樂。

「淑美阿嬤,我買回來了。」阿志面帶笑容的說。

他左手提著裝滿玉米與蕃薯塊的袋子,抓滿零錢的右手則回到口袋,一陣哐啷哐啷的聲音傳出,聽得出來口袋中的零錢鐵定還夠買上一堆點心,綽綽有餘。

 

淑美阿嬤也拿著冰涼的古早味汽水與免洗杯,準備倒汽水給我們喝,汽水瓶上還掛著與空氣接觸後產生的水珠,透過水珠看著汽水瓶內冒個不停的汽水泡泡,一閃一亮,好不誘人,令人期待將之入喉後,那逗留在喉嚨內或跑或跳,或打架或分解的泡泡大戰,與無比的暢快感!噗呲一聲,汽水瓶的瓶蓋被打了開,原本瓶底蠢蠢欲動的汽水泡泡一下子衝了上來,有如是衝浪的姿態,好不暢快!

 

「來喔!恁杯仔捧乎好,阿嬤倒汽水乎恁阿!」淑美阿嬤在我與阿志手中的杯子倒滿汽水之後,也不忘替她自己倒了一杯。(來喔!你們把杯子拿好,阿嬤倒汽水給你們阿!)

 

杯裡倒好的汽水,還不停發出呲呲聲,接著細如沙子小如細菌的汽水泡泡,就會一個個分解崩裂,轉化為更細更小的分子,灑入汽水中,像是替汽水醞釀最後的美味。阿志用竹籤插了一塊蕃薯塊遞到淑美阿嬤面前,淑美阿嬤不拘小節的伸出手輕輕捏起蕃薯塊,就往嘴裡塞,還直呼「好呷好呷」!在她咀嚼的過程中,可以明顯的感覺她珍惜這平淡食物的美味,一種滿意的知足。

 

我們替淑美阿嬤將玉米粒一顆顆摘下,摘了一碗公滿滿的,她老人家牙齒不好,摘下來能方便她食用,不必費盡力氣狠狠咬下一口之後,連假牙都脫落,只要用湯匙或是手心,像是吃葡萄乾般,一顆、兩顆,有的時候三顆、五顆,雖然動作反覆,卻也是一種趣味。

 

我與阿志開始嘴饞,沒有多久,熱呼呼的玉米只剩下光禿禿的坑洞表面,連續著幾杯的汽水也一飲而盡,剩下空杯。挺著飽飽的肚子,我與阿志大呼過癮,齒頰間依然擴散著玉米綜合著汽水的清香。

 

「淑美阿嬤,我幫你按摩。」結束了大快朵頤,阿志的雙手就在淑美阿嬤的雙腳挪動按摩起來,像是熨斗般企圖將乾皺的皮膚熨平。

我則是執了一隻有按摩功能的木梳,在淑美阿嬤的頭皮上輕輕動作,順便替她梳整髮型。這是我習慣為淑美阿嬤做的一件事情,樂此不疲。

 

梳著稀疏的毛髮,我看見歲月的痕跡很老實的分佈,屬於老年人的標記。

淑美阿嬤的髮型與日本卡通櫻桃小丸子媽媽的髮型有異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太相同的是櫻桃小丸子媽媽的髮量比較多,髮色也比較黑,淑美阿嬤則是髮量少,髮色也較淺,但顏色分佈都還很平均,還不到一頭白髮需要染色的地步。

風悄悄的吹拂著,溫柔的涼意帶起淑美阿嬤身上總是飄著的檀香混合薄荷的氣味,摻進風中落在我們臉上,那是一股淑美阿嬤專屬的味道,是來自於她的頭髮,與兩邊的太陽穴,淑美阿嬤常說:「檀香ㄟ氣味聞起來卡清爽,我很尬意,嘛卡適合我ㄟ歲數。」(檀香的味道聞起來很清爽,我很喜歡,也很適合我的年齡。)

 

仔細觀察,好像真的是這樣子,也許是老年人的喜好,不只是淑美阿嬤,連街上巧遇的鄰居奶奶都時常散發這樣的氣味,十分怡人。唯獨特別的是那薄荷涼涼的香氣,因為淑美阿嬤常偏頭痛,隨身都攜帶著薄荷棒,對她來說,有減緩頭疼的作用。

 

依稀記得小時候,只要淑美阿嬤稍微離開辦事情,或準備飯菜,我跟阿志就會忐忑不安,深怕被丟棄,但只要聞到熟悉的檀香與薄荷味,心中便能獲得很大的安全感,似乎只要這股清香飄來,所有的不安與緊張就能瓦解。對我們來說,似乎有安神定心的作用。

 

「恁臹乖,阿嬤講古乎恁聽,好嘸?」淑美阿嬤一邊說,一邊摸摸阿志的頭,然後輕輕的抬頭,將眼神投遞遠方天邊的那片夕陽,像是試圖用記憶穿透雲層,尋找某一片當年掛在天空的泛黃白雲,上面應該記載不少趣事,與淑美阿嬤的人生寶藏。「阿嬤生長ㄟ彼勒時代,友孝是一種臹好ㄟ品德,……。」淑美阿嬤開始說著她人生中記載的往事,透過她記憶依序的層疊,我似乎看見年輕好幾歲的淑美阿嬤。

(你們真乖,阿嬤講故事給你們聽,好不好?)

(阿嬤生長的那個時代,孝順是一種很好的品德,……。)

 

阿志的手沒有停止按摩,木梳也繼續動作,像是無形的打字手,催促淑美阿嬤唸出故事中的每一字句、每一場景,而我們隨時準備洗耳恭聽。

 

夕陽將我們三人的影子拉的好細好長,像是一處通往過去的隧道,正候著淑美阿嬤帶領我們踏上故事的起點,回憶的扉頁。

 

淑美阿嬤不擅說只有娛樂成份的故事或是笑話,她的習慣是在所說的故事中,能帶有教育面的知識,讓我們吸收學習到其中的精髓。所以當時,淑美阿嬤說的故事,並不像是什麼童話,而是關於一個女人的故事。

 

玉治阿嬤,就是故事中的主角,一個令人欽佩的偉大女性。

 

淑美阿嬤說十八歲就嫁為人妻的玉治阿嬤,有很多工作經驗,包括賣刨冰、香菸、檳榔,還有開雜貨店,賣一些像抽抽樂、尪ㄚ標、彈珠、沙包、金柑糖、彈珠汽水、棉花糖等等這些當時很盛行的古玩與甜食,還有做幫傭,這些都是玉治阿嬤為了養家顧家曾經做過的小生意。

玉治阿嬤雖然是十八歲就嫁人,但是在當時的年代已經算是晚婚了。她連續生了六胎,一男五女,一個在現代來說還不算是真正成年的女孩,要照顧六個孩子,在當時貧困的社會,其實並不容易。所以找些簡單的小生意做,是必要的。

 

淑美阿嬤還說年輕時的玉治阿嬤,很清瘦,很端莊,一直到年老身形才漸漸發福,臉上也不時透著慈祥,連微笑都很可愛,有點像是大名鼎鼎的布袋和尚-彌勒佛。

 

玉治阿嬤為人很樂天,有時候說話的口氣會帶著一股很可愛的傻勁。淑美阿嬤是這樣形容的:「玉治阿嬤,伊阿做人臹趣味,攏噲說一寡話乎郎歡喜。迭迭督呷飽丟臹趕緊想後一頓袂呷啥,一直喊『喀等仔袂呷啥』,僅若臹煩惱呷嘸!實在臹趣味。」(玉治阿嬤,她做人很有趣,都會說一些話逗人開心,常常剛吃飽就很緊張下一餐要吃什麼,一直喊著「等一下要吃什麼」,好像很煩惱吃不到,實在很有趣。)

 

短短的一句話,雖然沒什麼笑點,但她的傻勁與可愛卻往往讓人會心一笑。

 

淑美阿嬤還提及年老時的玉治阿嬤開過的玩笑:「即嗎呷甲迦大箍,以後若是過往去,甘ㄟ屋郎偝我噲行?」(現在吃的這麼胖,以後如果往生,會有人背的動我嗎?)

 

雖然是個小玩笑,卻道出玉治阿嬤的一顆好心腸,她擔心自己若是離開人世時,龐大的體型會造成後輩負擔,還曾經說如果時間到,就請後輩用棉被包住她,然後用滾的下樓梯。

 

我想,當時聽到玉治阿嬤說這些話的人,不管是大人,還是她的孩子們,一定都會覺得很心酸,沒有人會想提早面臨那一刻,就算只是假想。

 

透過這個小玩笑,讓人瞭解玉治阿嬤其實是個將生死看很透的一個人,導致於她能將生死掛在嘴巴上,甚至拿來開玩笑,其實她只是不想連累他人,這種想法其實令人尊敬。我也相信,她的孩子們一定都會以最好的方式對待她。

 

淑美阿嬤也以口述的方式,說明玉治阿嬤是如何照顧生病婆婆的一段往事。藉由這一段,讓我更瞭解玉治阿嬤雖然風趣,但卻是一個非常孝順的人,這一點令我由衷的欽佩。

 

玉治阿嬤的婆婆臥病在床時,等於是老年人在面臨人生最苦痛、最崩潰的階段,這段時間幾乎都是她在照顧臥病的婆婆。

 

老年人生病幾乎都會出現失智、說話說不清、思考線路失控、會像嬰兒似的吵著這一秒要吃啥,下一秒要吃啥,以及難以入眠、難以自己行動,大小便失禁等等這些情況。

 

婆婆在生病的這段期間,玉治阿嬤都陪著她睡,婆婆說話說不清,她慢慢聽、耐心聽;思考線路若是失控,她給時間,耐心等;像嬰兒般吵著要吃什麼,她準備;睡不著,她陪她聊天,醒來一個小時,她就不睡一個小時;半夜想上廁所,她攙扶她到廁所方便,整夜下來,玉治阿嬤不埋不怨,無論婆婆有什麼問題,她一一配合解決,只要婆婆好睡、舒服,身體不難過。

 

偶而還得幫婆婆翻身,清洗擦拭辱瘡,替傷口擦藥,有的時候要背著她上下樓,搭車看醫生,玉治婆婆真的很孝順,婆婆病多久,她照顧多久,她的照顧與耐心想必婆婆都很感動與慰藉。

 

但玉治阿嬤在照顧婆婆之餘,依然是要工作上班,上班的時候,就請人幫忙照顧,等到下班,就開始一天的照顧過程,絲毫不馬虎。

 

當婆婆痛苦到想放棄的說:「恁乎我去啦!我臹甘苦,臹甘苦ㄟ!」(你們讓我去吧!我很痛苦,很痛苦阿!)

玉治阿嬤依然不放棄的做好每一件事,因為她知道她的婆婆很不舒服,很痛苦,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顧她,給她感覺舒適,就算沒有減輕任何苦痛,她也持續做。

 

等到婆婆真的連人家攙扶都無法走動,必須吃喝拉撒都躺在床上的時候,玉治阿嬤依然堅持不放棄。

 

婆婆想吃,她餵她;婆婆想喝,她餵她;婆婆想拉、想尿,除了替她換尿布,擦拭乾淨之外,玉治阿嬤的孝心真的感動天,她清理婆婆排泄物的時候,是將婆婆雙腳放在自己雙肩上,然後玉治阿嬤的頭就停在能完全看清楚婆婆下盤的距離,清理排泄物,擦拭婆婆的身體,再替她換上尿布。

 

有的時候,玉治阿嬤是以同樣的方式,扛著婆婆的雙腳,頭依然接近下盤,等著婆婆拉完、尿完,以免排泄物讓辱瘡的傷口惡化,加強婆婆疼痛。

 

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玉治阿嬤是這樣對待、照顧自己的婆婆,我聽了,很感動,真的很感動。

回頭想想,換作是現代人,也許還要等手套、口罩備齊,才敢做這樣孝順的動作,但是臥病的人,也許等不及。

這樣的耐心與孝順使我深深的敬佩。

 

「恁玉治阿嬤,是一個臹友孝、臹善良ㄟ查某郎,恁以後,嘛艾親象阿捏對待恁阿母,知嘸?督親象恁小漢時陣,恁阿母甲恁照顧仝款,嗯驚吵,嗯驚臭,知嘸?」淑美阿嬤以感嘆的口吻要我們謹記孝順。

(你們玉治阿嬤,是一個很孝順、很善良的女人,你們以後,也要像這樣對待你們的媽媽,知道嗎?就像你們小時候,你們的媽媽照顧你們一樣,不怕吵,不怕臭,知道嗎?)

 

「淑美阿嬤,汝放心,阮一定ㄟ友孝阿母。」我與阿志異口同聲的說。(淑美阿嬤,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孝順媽媽。)

 

「我嘛袂做一個親象玉治阿嬤仝款ㄟ查某郎,以後我嘛袂阿捏照顧汝。」我由衷的向淑美阿嬤保證。(我也要當一個像是玉治阿嬤的女人,以後我也要這樣照顧妳)

 

「遙遙,汝臹乖,阿嬤嘸白疼汝。」淑美阿嬤摸摸我的頭,慈祥的看著我。(遙遙,妳很乖,阿嬤沒有白疼妳。)

 

在聽完玉治阿嬤的故事之後,淑美阿嬤又接著說了一個小故事,故事很短,卻讓我們學到更多,但聽完之後的心情卻是大不同,不同的佩服方式,不同的佩服心情。

 

故事的主角是位嫁為人妻的女性,以及一位令人尊重的男性,淑美阿嬤似乎是為了保護當事人,所以她從頭到尾沒有提過兩位主角的名字,只是將它當成一個案例,以故事的方式傳達給我們,希望我們謹記在心。

 

淑美阿嬤提到的這位女性,個性十分古怪,嫁人之後,常常搞的家裡雞飛狗跳,在民風單純的年代裡,上演吞安眠藥、自殺以及離家出走等戲碼。而她的丈夫個性非常的深思熟慮,非常疼愛這個妻子,沒有一次真正與她正面衝突,對她,他有好大的包容與耐心,甚至是用他的一生來容忍她。

 

在她丈夫跟玉治阿嬤的婆婆一樣,遭受病痛纏身時,照顧他的並不是這位女性,而是這位女性的媳婦,這個媳婦跟玉治阿嬤一樣,半夜的時候陪著病痛方面也出現神智不清、行動不便等等這些症狀的公公,但這個媳婦也不怕累,她很細心的照顧他,就算她再累也不放著自己的公公不管。

但這位女性負責的卻是大吵大鬧,表現的不是關心與照顧,在丈夫像嬰兒一樣不乖乖吃藥的時候,她怒罵生氣,扯喉大喊,甚至不堪入耳的難聽話都能一一說遍。

 

偶而是看護在照顧丈夫的時候,這位女性竟然還跟看護吃醋,而且表情咬牙切齒,

似乎是人家對不起她一樣,因為看護照顧丈夫,一定會碰到要幫他洗澡,甚至把屎把尿的時候,這些過程一定會無意間去看見會是碰觸到丈夫的生殖器,但這些照顧丈夫的舉動,卻令這位女性不滿,生氣,看護只是盡責,這位女性的想法卻如此骯髒。

 

但是若是要她親自照顧,這位女性卻是依然堅持自己的潔癖習慣,連碰都不敢碰,還在旁邊做出一副不敢看的姿態,就算碰了,也做不完全,臥病在床的是自己的丈夫,她還堅持什麼潔癖,實在讓人難以理解她的想法,這樣的舉動令人匪夷所思。

 

這個丈夫有大小便失禁的症狀,媳婦照顧他的時候,完全配合著他的速度與動作,因為身體各器官的功能正漸漸退化的公公,體內循環比較不穩定,有時候來不及就拉在褲子上了,媳婦也不嫌臭、不怕髒的清理擦拭,換尿布。

 

有的時候失禁的症狀會減輕,這位丈夫可以感覺到自己想上廁所,但是由於漸漸退化而不穩定的循環速度,使他可能要在病人專用的馬桶前面,站上好一陣子,因為他的大腦運作遲緩,連單單坐下來的動作都要花上一段時間,但是他有意識體內在運作,他有知覺什麼時候能坐下,在體內運作完畢之前,他是想坐也坐不下的。

 

此時媳婦會在旁邊攙扶著他,陪著他,開電視給他看,替他摘下尿布、脫好褲子做準備,然後算好固定的時間,隨時問上一句:「爸,汝甘準備好阿!」(爸,你準備好了嗎?)然後等待公公的反應,是點頭或搖頭,再決定要不要進行下一個動作。

 

反覆問,反覆搖頭,等到點頭的那一剎那,便能很輕鬆的在馬桶上坐下大小便,媳婦依然守在身邊,等待替他擦拭、包尿布與穿褲子,等到一切動作完畢,媳婦將公公攙扶到床上休息,才將馬桶拿去清洗,這個過程,媳婦從來不曾喊累。

 

有一次媳婦工作回來,發現公公要上廁所,但這位女性,也就是媳婦的婆婆,與看護,硬是要壓著他坐上馬桶,可是他根本沒辦法坐,因為體內一切功能都還在慢慢循環,但是她們兩人卻硬是在他的肩膀上施壓,要他坐下,媳婦看了心酸又心疼,更是覺得殘忍的說:「媽,阿恁係攏嘸看過我按怎照顧爸ㄟ,恁阿捏伊係臹甘苦,汝甘知?」(媽,阿妳是都沒過我怎麼照顧爸爸的,你們這樣子,他會很痛苦耶,妳們知道嗎?)

 

這位丈夫聽見媳婦的聲音,還用盡力氣疲憊的喊:「媳婦,媳婦,快來救我!快來救我!」

說完,媳婦就馬上攙扶好公公,侍候他,幫助他如廁,這件事之後,媳婦寧願自己照顧公公,也不希望公公這麼委屈。一直到公公離開之前,她都沒有放棄任何一秒鐘對公公好,照顧公公的機會。

 

反而是這位女性,在丈夫離開後,個性依舊沒變,家裡依然經常雞飛狗跳。

聽淑美阿嬤說,這位女性出車禍、住院、生病的時候,大家都對她很細心的照顧,沒有絲毫的偏差,但這位女性卻在自己的丈夫需要她照顧的時候,卻是潦草以對。

她的心真的過意的去?

 

聽完淑美阿嬤說完這個故事,我跟阿志都不自覺的紅了眼眶,也佩服生病的丈夫,佩服照顧公公的媳婦,更佩服這位女性竟然能這麼慘忍的對自己的丈夫,真的很不可思議!

 

這位女性雖也是生長在舊時代,但是她的身上卻一點沒有古早味女性的優點與特質。她也許當時代的一個缺點,正所謂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令人抓狂。

 

當時聽完兩個故事之後,阿志還下了一個宏願說:「我以後一定要娶一個個性像玉治阿嬤的女人。」我還常跟他吐槽說:「這種女人,現在難找囉!」

 

的確,反觀現代社會,要找到相像的很難,但我還是相信世界上一定還存有像淑美阿嬤、玉治阿嬤與那位媳婦一樣的人,一樣詼諧風趣,一樣賢慧孝順,一樣擁有古早味。只是在世界的某一角,等待被好人家發掘罷了。

 

古早味,價值非凡,意義不淺,若是身邊擁有古早味,請珍惜這種得來不易的美味。古早味的女人,擁有真正貼心、真正零距離,最對味的好滋味。現代香水再怎麼名貴,也沒有古早味的不離與不棄那麼重口味。

 

「媳婦,媳婦,快來救我!快來救我!」

這是多麼令人心疼的一句話,竟是一個病人受到自己妻子的凌虐發出的哀嚎。就算是在事隔多年的今天回想起來,心中的憤慨依舊遲遲不能消退。這句話帶給人的震撼確實很大。

 

 ----------------------------------------------------------------------------------------------------------

此篇就是小野去年送去參加聯合文學小說獎的短篇小說創作[古早女人],內容有一部分麻煩閱讀的人或格友們自行解讀成台語,會更有感覺喔!!!!

我會繼續努力的。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1902529

 回應文章

倚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很喜歡這篇
2008/06/03 14:52
我也很喜歡這篇^_^
cindy野(新的野)(jello33101) 於 2008-06-03 15:14 回覆:
呵呵。其實這篇有點算是真人真事,只是角色方面做了小小的改變。

盡心 淨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溫馨ㄉ畫面
2008/05/26 16:53

一個和藹可親ㄉ阿嬤

在講故事給二位乖孫聽…………………………

好幸福!好溫馨ㄉ畫面

可惜這種畫面!這種情境,己隨著時代而逐漸稀少。

cindy野(新的野)(jello33101) 於 2008-05-27 15:27 回覆:

真的,這種畫面越來越少了。只能在回憶中或是幻想裡尋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