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散文創作-獨立
2008/05/26 13:35:38瀏覽266|回應0|推薦3

獨立/文 : cindy野

 

「繼續往前騎,不要停下來。」

「繼續往前騎,不要放棄。」

 

依山傍水的台東太麻里山上,我們鄉下的屋子前,那塊棲身於大自然,四面八方視野遼闊的空曠水泥地,在那兒,太平洋的嫻靜與高傲,每天行進的火車,一堆堆的稻田,天空上自由飛翔的鳥兒,所有美景都盡收眼底,那兒很美。

 

約莫在十三年前,我在那兒,第一次學習獨立。

整個學習的過程大概是這樣的。

 

在那兒,安閒自在的午後時光特別吸引人,風兒慵懶的吹奏在樹上欲茂盛的枝枒間,發出樹葉與樹枝摩擦的細細碎碎聲響,像是彼此間和諧出一段交響曲,歡迎風的到來。偶爾驚擾葉縫間正午休夢遊的蟬蟲,蟬鳴一現,恍如是巨大森林中響起的自然警報,一隻,兩隻,十隻,二十隻,互動起來,像是自然界中的啦啦隊,如此龐大的氣勢,不停的替我打氣。

 

「繼續騎,不要停下來。」

「繼續騎,繼續騎。」

和著滿谷的蟬鳴聲,依稀還能將這些加油詞的回音聽的清楚,但我的眼前卻漸漸陷入一片昏暗,我看不清前方。

 

一處又黑又暗的長廊,不聲不響的出現,我陷在其中,眼前黑濛濛一片,耳旁聽不見催促的加油聲,風兒呢喃的吹拂聲,連蟬鳴都消失了,周遭安靜的很詭異,黑黑的長廊中,什麼都沒有。

 

倏地,半空中出現很多漂浮著,閃亮的牌子,上面分別寫著「人生一站」「人生二站」,連續好幾站,都掛著類似的牌子,大概每隔三部公車的距離就有一張牌子,但我不知道那是做什麼用的,只知道它們閃閃發光,像是天上的星。

 

隨著我的步伐,牌子上的字體越來越模糊,連長廊的盡頭都近乎飄渺,在沒有光線的長廊裡,沒有任何能夠仰賴的手臂或肩,只有我一個人,在黑暗中努力的走著。

 

「不要放棄,繼續向前騎,向前騎。」

又來了,又來了,加油的聲音催促我努力向前,催促我努力的,持續的踩著腳踏板向前,沒有多久又漸漸消失……

 

「快起來,快醒醒。」

我感受冰涼的毛巾在額頭上溫柔的貼近,風兒呼呼,蟬鳴唧唧,與加油聲又開始不斷在耳邊響著,張開眼睛,蔚藍天空即呈現在眼前,還有鳥兒飛過的曼妙英姿。

 

「原來是中暑阿!」心裡恍然大悟的說。

但是那飄渺的牌子,是在哪裡看見的呢?是夢吧!

 

「醒了!那我們繼續吧!」阿公直接了當的說。

但恍惚中的我要繼續什麼呢?

觀察了周遭,我終於憶起中暑前我在做什麼,醒來後,又要繼續做什麼了。

是關於學習駕馭腳踏車。

 

天阿!心中又開始有股莫名的壓力,當時我很想繼續昏迷,假裝昏迷,但卻在我這樣打算的時候,我的四肢已經被迫離開陽光照耀下的竹製躺椅。

 

「來,阿公教過妳的,就像平時騎的方法一樣,繼續騎看看。」

阿公的督促,不停在耳邊響起,但我依然需要人攙扶,才能肯定我已經坐穩,而且不敢向前。

 

其實練習駕馭腳踏車的事情,阿公前晚在浴室就提醒過我。

「憨孫,明仔透早阿公教妳騎腳踏車,知嘸?」

阿公剛刷完牙,還透著薄荷牙膏的清香,就跟我約定好。

 

「可是阿公,我噲曉騎阿!」我嘴裡含著牙膏泡泡回答。

「阿公知影汝噲曉騎,但是汝即嗎騎ㄟ是四輪,阿公欲教汝騎兩輪ㄟ,知嘸?」

阿公的言下之意就是希望我答應,雖然我不知道四輪跟兩輪有什麼不同。

 

「好啦!」但我還是答應了。

前晚的約定跟提醒,雖然成立,但我就是沒有勇氣嘛!

 

阿公口中所謂的四輪,其實就是小朋友初學騎腳踏車時,裝在腳踏車後輪接近地面的兩輪小輔助輪,輔助輪的功用為的是幫助小朋友學習平衡。所以原本的兩輪再加上兩輪,就是四輪了。阿公說要交我騎兩輪的意思,就是要把多餘的兩輪小輔助輪拆下,要我靠自己的力量平衡。

 

雖然時間從早上改到下午,但是還是好難,當時我真的很想逃避,我覺得我做不到。

 

當時頂著微熱的太陽光,重新學習騎腳踏車,我覺得根本是多此一舉,但是阿公說我的年紀,不可以再靠小輔助輪,要靠自己,只能摸摸鼻子,咬緊牙根,聽阿公的話,跨上腳踏車,踩著腳踏板,學習騎車。

 

一陡一陡的,我沒有辦法真的平衡,阿公把手放開後,我很快就摔跤了,連車一併摔在地,將車扶好,又跨上去,阿公放手,又摔跤,反覆站起,反覆摔。

 

阿公在旁邊喊著加油,我含著眼淚,不想繼續下去,卻非得一定要撐下去,不撐,阿公會很生氣,因為他堅持就一定有原因,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原因。只能賣力的騎,努力的騎,勇敢的騎,就算摔倒,也要成功的學會靠自己維持平衡。

 

為了學會自己維持平衡,當時膝蓋上不知道傷了幾回。

如今想起來那真是一場苦戰。

 

但是還幸虧阿公當時這麼堅持,我現在才瞭解阿公的用意,就是要我能夠獨立,在拆掉小輔助輪之後也能愉快的乘著腳踏車,靠著自己好不容易學來的平衡。

 

就像小孩學走路一樣,父母的手不會永遠在旁邊保護著,所以偶爾的碰撞是難免的。

 

人生的路上很多事情都是如此,不是永遠都有人陪在自己身邊,很多時候自己必須撐起自己,才能好好獨立生活。

 

現在只要回想起那段時間阿公的細心堅持,很多低潮很多困難都能迎刃而解,重新出發,只要用當時努力向前騎的心胸,無論迎接什麼事情我都不畏懼。

 

創於2007/5/14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1902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