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世界大報背後的老闆們 家族報業傳統正在衰落
2014/03/18 22:46:35瀏覽702|回應0|推薦0

2014.1.16  時代週報

newspaper media future

世界主要紙媒均非國家所有,其老闆的更迭是西方報業史上的常事。亞馬遜集團老總貝佐斯收購《華盛頓郵報》一事已經引起了許多關注。新媒體時代,紙媒前途不明,更換老闆在未來可能會更加頻繁。

東海岸的美國家族報業傳統
奧克斯‧蘇茲貝格家族已控制《紐約時報》逾百年。其創始人是美國記者、政治家、曾任紐約州副州長的亨利‧賈維斯‧雷蒙德。1896年阿道夫‧奧克斯借了75,000美元收購了瀕於破產的《紐約時報》。奧克斯在接辦《紐約時報》時就確定了時報的新聞報導原則:「力求真實,無畏無懼,不偏不倚,並不分黨派、地域或任何特殊利益。」
 
1935年奧克斯去世後,其女婿蘇茲貝格接過時報發行人的大印。他領導《紐約時報》度過了經濟大蕭條的危機和二戰的艱苦歲月。《紐約時報》的真正騰飛來自於第四代發行人,蘇茲貝格的獨子,亞瑟‧奧茨‧蘇茲貝格。他勵精圖治,引進先進技術,開拓多元化經營。他在任30年,《紐約時報》走出了瀕臨崩潰的困境,積累了雄厚的物質基礎,1963年到1991年間,報紙的收入從1億元成長至17億美元,這一過程中,《紐約時報》也完成了由家族式經營向市場式經營的轉型。
 
然而,正是由於蘇茲貝格家族希望長久控制這家報紙,在上市時就設計了雙重股票結構。甲類股票公開上市流通,而乙類股票則由上市前私募投資者的優先股和普通股轉化而來,幾乎不流通。每股擁有1票表決權,而所有原始股份為乙類股票,每股擁有10票表決權。一旦有乙類股發生外部轉讓,該股份將立即轉為同等數量的甲類股。由於甲類股無法轉化為乙類股,而乙類股則可以轉化為甲類股,導致既可以獲得融資,又避免權力外流。以《紐約時報》來說,由於董事會中70%的成員由乙類股產生,甲類股僅負責30%。儘管80年代之後其乙類股也可以流通交易,但控股蘇茲貝格家族仍然規定了族人的優先購買權以及乙類股絕對的投票權優勢,以此避免了惡意收購的可能性。而改變這種雙層股權結構,則必須得到家族信託公司董事會8人中6票以上的贊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即使有人真的能傾家蕩產或者說服其他人和自己一起發起惡意收購,買下23億美元的《紐約時報》甲類股票,雖然他能獲得99.4%的分紅,他也只有30%的投票權。所以他依然不可能獲得《紐約時報》的所有權。

newspaper media future01

提及美國的家族報業,格雷厄姆家族和《華盛頓郵報》也不得不說。1877年,史斯蒂爾森‧哈欽斯(Stilson Hutchins)創辦了《華盛頓郵報》讓該報成為華盛頓特區首家每日出版的報紙。1933年,由於經營不善,《華盛頓郵報》幾乎倒閉、被拍賣,《華盛頓郵報》的買主尤金‧邁耶及其女婿菲力浦‧格雷厄姆(Philip Graham)重新建立了該報的信譽和經濟狀態。
 
1963年,菲力浦在維吉尼亞州一個農場吞槍自殺。隨後,控制權落入菲力浦的遺孀凱薩琳‧格雷厄姆手中,在凱薩琳掌權時期,她從《新聞週刊》請來布萊德利擔任副主編,兩人合作無間,攜手把《華盛頓郵報》推向輝煌,該報透過報導「水門事件」贏得國際地位,在他的監督下,《華盛頓郵報》在全國和全世界開設辦公室,《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一起成為美國最有聲望的報紙。
 
2008年,凱薩琳‧格雷厄姆的孫女凱薩琳‧韋茅斯被任命為《華盛頓郵報》的出版人和行政總裁,她也因此成為最新和最後一個家族繼承人。2013年,由於新媒體的衝擊,《華盛頓郵報》的經營每況愈下。但是很多人認為,特殊家族制股權結構還是能夠讓《華盛頓郵報》在面對收購時有一定主動權,最終貝佐斯的收購有巨額的溢價成分──價值5,000萬的《華盛頓郵報》被2.5億美元收購。
 
這種家族報業傳統,由於廣泛存在於東部的舊殖民地各州,所以也被稱為「美國東海岸的家族報業傳統」。甚至一些西海岸的著名報紙也是如此,比如《洛杉磯時報》,其最初創辦人為湯瑪斯‧加德和南森‧科爾。1882年8月由哈里森‧格雷‧奧迪斯接辦。1917年交由奧迪斯女婿哈里‧錢德雷接管。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這種傳統正在瓦解,在《華盛頓郵報》被貝佐斯收購以後,《紐約時報》是目前美國剩下的唯一一個家族大報。《紐約時報》會以什麼方式應對未來的新媒體衝擊尚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其不會輕易地被來自中國的富豪所收購的。

newspaper media future02

都是梅鐸的報紙
當美國的家族報業正在走向終點時,大型新聞傳媒集團被認為是應對這個時代媒體劇烈變化的最主要工具。龐大的傳媒集團對傳統老牌報紙發起一次又一次讓人無法拒絕的收購。最終導致了:在幾十年前,人們熱情地討論著格雷厄姆的《華盛頓郵報》與蘇茲貝格的《紐約時報》的美國報業德比,然而在現在,大家只能說,噢,都是梅鐸的報紙。
 
鼎鼎大名的新聞大亨梅鐸因為手下一系列小報的醜聞而享有不好的聲名。但實際上許多擁有悠久歷史和極高歷史聲譽的紙媒都是這位澳洲大亨的旗下之物。梅鐸擁有的新聞集團曾經擁有英國的《泰晤士報》、《太陽報》和《世界新聞報》。其中《泰晤士報》是英國最老牌的主流媒體,一向被認為是國際報界保守和穩重的象徵。而《世界新聞報》則在2011年因竊聽醜聞而被關閉。
 
在美國新聞集團擁有道瓊公司,而該公司擁有《華爾街日報》等美國報紙。另外新聞集團還擁有著名的出版社公司哈潑‧柯林斯出版社以及大名鼎鼎的福斯娛樂集團,該公司擁有20世紀福斯電影公司和美國主要電視網之一的福斯廣播公司。雖然在2012年,梅鐸宣布新聞集團將分拆成為兩家公司,一家針對媒體行業,而另一家則面向出版行業。但新聞集團毫無疑問是一隻龐大的「利維坦」(《聖經》中的海中巨獸)。
 
在擁有金錢和老道收購經驗的梅鐸面前,傳統的由家族控制的媒體抵抗力不足。以新聞集團收購道瓊公司為案例。原本這家公司屬於班克羅福特家族(Bancroft),該家族當時只掌握了道瓊公司24.7%的股票,但擁有64.2%的投票權。這讓梅鐸的收購成為拉鋸戰,最終同樣是內部瓦解,由班克羅福特家族控制的非流通股股東的最終贊成率為54%,導致梅鐸收購成功。雖然道瓊公司及下屬的《華爾街日報》等落入梅鐸之手有內部鬥爭的原因,但如果沒有新聞集團強大的經濟力量和社會影響力,單單憑藉開出一張支票,是無法獲得這些。
 
如果說梅鐸的新聞集團會讓人感到厭惡,那麼同樣是處於大型傳媒集團的旗下刊物,英國的兩家老牌媒體《經濟學人》雜誌和《金融時報》則以其一貫的嚴肅性和品位贏得全球讀者特別是知識分子和商界精英的青睞。
 
創立於1888年的《金融時報》屬於著名的培生出版集團(Pearson plc)。培生集團是一家全球化的媒體公司,於1844年創立於英國倫敦。它是全球最大的教育公司及書籍出版商,旗下除了《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外,還擁有知名的出版商標朗文出版社(Longman)等。另外,英國最大的考試及專業評核機構愛德思(Edexcel)也是培生的成員之一。
 
《經濟學人》雜誌是經濟學人集團的全資子公司,而經濟學人集團則是一家私人企業,一半的股份由私人股東控股,另一半則由《金融時報》所有。
 
紙媒隸屬於大型新聞傳媒或者出版集團的情況普遍見於歐洲大陸,那些歷史悠久的知名媒體大部分都需要背靠一棵大樹。在法國,最有名的報紙是《費加洛報》,其隸屬於沙克報業集團(Socpresse)。該集團在法國和比利時共擁有超過70種法語媒體。其總部位於巴黎。
 
在2004年,達索工業集團收購了《費加洛報》隸屬的沙克報業集團。這家集團其實和報業本身無關。達索集團是世界主要軍用飛機製造商之一,具有獨立研製軍用和民用飛機的能力,達索飛機製造公司多年來主要以軍用飛機為經營重點,如協和式超音速客機。雖然看起來,噴氣式飛機和法國資產階級喜歡的報紙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但毫無疑問,擁有工業巨頭的支持,可以讓這家報紙在當今年代保持自己的一定品格而不用過於屈從經營壓力。
 
在德國,著名的《明鏡》週刊也被兩家出版集團控股,其中古納雅爾出版集團擁有《明鏡》週刊的一小部分股份,而著名的出版商貝塔斯曼集團擁有該出版集團74.9%的股份。

newspaper media future03

日本報業強人歷史的終結
儘管美國和歐洲擁有強大的報業傳統,但是世界上發行量最高的兩份報紙卻都在人口只有1億多的日本,這一方面不得不讓人對日本人的閱讀熱情感到欽佩,另一方面也在另一方面佐證了日本報業經營者的實力。
 
和主要西方國家一樣,日本的巨頭報業集團,在早期都屬於富裕的私人老闆。世界上發行量最大報紙《讀賣新聞》曾經擁有一個超級有名的老闆──正立松太郎。由於在其領導下《讀賣新聞》獲得了非常大的成就,正立松太郎被稱為「讀賣中興之祖」,新聞界的人一般稱其為大正力。除此之外,還在日本社會的其他方面具有極高的影響,被人稱為職業棒球之父、電視之父、核電之父等。
 
正立松太郎早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律系,後來加入內務省成為一位官僚,後來更成為警視廳的警務部長。後來辭官下海,買下了當時經營不善的《讀賣新聞》。對報紙進行改革,獲得了較大發展,由於他在財界和政界有廣泛的影響力,曾擔任過二戰期間的法西斯組織大政翼贊會的總務,後來導致他一度被指定為戰犯而且被逮捕,不過最終沒有被起訴。
 
在戰後,他廣泛推動日本職業棒球運動的發展,其擁有的棒球隊──讀賣巨人隊也成為日本體育史上最顯赫的名字。正立松太郎死後,他的長子正力亨繼承了父親的龐大商業帝國。到了正力亨之後,技術型人才渡邊恒雄執掌了這家媒體,開創了一個新的階段。現任《讀賣新聞》總裁和社長的渡邊恒雄是政治記者出身,在日本政壇擁有很大的影響力,被稱為「一代政治記者」、「終身主筆」。而且和《讀賣新聞》的傳統保守主義立場不同,具有文人氣質的渡邊恒雄反對日本政治人物參拜靖國神社,致力於揭露日本的戰爭歷史。作為日本當代頭號政治記者,渡邊與戰後歷屆首相及實力派政治家均有過從,在政界人脈甚廣、影響力極大,經他介紹,做政治家、甚至首相祕書長官的人亦不在少數。
 
在日本,和《讀賣新聞》形成競爭態勢的主要是《朝日新聞》。兩家媒體不但具有日本發行量第一和第二的位置,而且在政治立場上也是經常針鋒相對。《讀賣新聞》和《朝日新聞》常常被視為日本輿論左右翼的代表。
 
《朝日新聞》1879年創立於日本大阪,1881年,村山龍平和上野理一獲得這家報紙的經營權。1933年,村山龍平死去,上野家族的第二代家長上野精一成為《朝日新聞》的社長。從此以後,村山家族和上野家族的成員經常交替或者一起執掌這家日本報紙。但二戰後,由於盟國整肅日本的媒體,兩大家族的成員一度辭職,但後來還是回到了《朝日新聞》的社長職位上,只不過公司架構進行了改組,不再是一家獨大,而變成了股份制。
 
「《朝日新聞》是一家股份公司,但沒有上市,也不接受政府的資產。在戰前,主要股份在『社主』村山和上野兩個家族那裡。這些股票世世代代留給子孫。」日本資深媒體人野島介紹。
 
目前村山家族和上野家族大約保持了《朝日新聞》股票數量的四成,所以嚴格意義上,他們僅僅是《朝日新聞》的主要股東而已。
 
對於外國企業家有沒有可能收購《朝日新聞》等日本主要媒體,日本資深媒體人大熊告訴時代週報記者:「首先要說包括《朝日新聞》、《產經新聞》等在內的日本主流媒體是股份公司,股東的大部分是公司人員,在經營上跟政府沒有關係。你問假如有人要買它們,在這些媒體遇到經營上的困難的情況下,理論上買得到。但要買也一定需要大部分股東的同意。但被這樣的收購,報紙會失去公信力,讀者就離開。股東不可能支持。所以我覺得實際上外國企業家不可能買到日本報紙。」
 
「由於《朝日新聞》的股票主要擁有人野上家族和村上家族都希望世世代代擁有這些股票。所以目前出賣的可能性是零。所以這個和是不是誰人來收購沒有關係,外國人也好,日本人也好,都無法買走《朝日新聞》。」野島分析。

newspaper media future04

各媒體的應對衝擊之道
收購《紐約時報》的設想可能是受貝佐斯收購《華盛頓郵報》的啟發,而後者的背景則是紙媒在網路等新形式衝擊下的衰退,有人戲稱記者是一個正在消失的職業。
 
不過世界各國的媒體均採取了一定的方式應對新衝擊,有些也取得了成功。以《紐約時報》為例,其網路版、用戶端收費閱讀的策略皆取得了成功,初步彌補了紙質版廣告的下滑。董事長小蘇茲貝格就曾表示,未來將停止出版印刷版報紙,而主推網路版報紙訂閱業務。

newspaper media future05

2002年《紐約時報》收購了About.com公司,這是一個百科全書式的入口網站,是美國最受歡迎的十大站點之一,它的加入為公司總收入的成長做出了突出貢獻。2006年《紐約時報》專門設置了關於組織轉型、數位化建設研究開發中心,同時《紐約時報》內部形成了細緻的分工:技術部門把《紐約時報》從1981年以來的新聞都做了數位化,並進行了索引,將《紐約時報》擴展到平板電腦和智慧手機上;傳統編採部門加大了對圖片部門和多媒體部門的投入,讓網站上所呈現的形式更加豐富和互動。《紐約時報》甚至還有一個獨立研發團隊,以為未來五年到十年之後的技術做實驗。
 
2011年3月,《紐約時報》面對新媒體的衝擊完成了一次重要轉變,它為自己的網路版建立起付費牆(Paywall)制度,即對線上內容實行付費閱讀。《紐約時報》成為第一份這樣做的美國大眾新聞報紙。一年之後,《紐約時報》的數位發行量超過了紙質發行量。次年《紐約時報》及集團旗下《國際先驅論壇報》的訂閱收入首次超過廣告收入。這對報紙業的商業模式是一次顛覆──傳統的發行物往往80%的收入都來自於廣告。分析人士認為其中「付費牆發揮了巨大的作用」。2013年初,《紐約時報》宣布將每月用戶可免費閱讀的文章數量從20篇降至10篇。
 
《紐約時報》在網路付費閱讀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而《經濟學人》則依靠充當顧問。其智庫經濟學人信息社(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的分析報告多針對企業和政府,可以說是世界各國政府的中立智囊團。經濟學人信息社分析報告價格昂貴,一般只有企業和政府才能承受得起。
 
由經濟學人信息社和《經濟學人》雜誌發起的經濟學人大會(Economist Conferences)則是其保持成功的另一大功臣。經濟學人大會吸引的與會對象多是全球政要和跨國公司執行長,經濟學人出版集團的全球資源可想而知。
 
「在日本,報業集團往往喜歡透過舉辦社會活動的方式盈利。每日新聞社的主營還是報紙《每日新聞》,但是會主辦棒球比賽等文化活動以及學術型研討會。針對紙媒不景氣的問題,從2001年左右開始也在做網頁新聞,最初是全免費可閱讀,從2013年10月份左右開始,想閱讀全部內容要付費的。」工作於日本媒體的丁丁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儘管日本紙媒似乎還能依靠著堅強的紙媒閱讀習慣維持下去,但也有人批評日本報業已經錯過了新媒體轉型的最好時期。《朝日新聞》、《讀賣新聞》等都出現了一定的經營危機,甚至有聲音說,日本紙媒希望申請政府補貼。但如果這件事一定實現的話,無疑會對紙媒的獨立性構成危機。

newspaper media future06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ason080&aid=11815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