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在薩爾斯堡的雨夜
2007/11/02 18:36:07瀏覽918|回應1|推薦9
遊覽車中午到達薩爾斯堡,天氣變得很差。
 
從車窗外望,一排排斑黃的楓樹,被風吹得瑟瑟抖顫。陰霾天空下,
雨密密麻麻飄著。
 
九月的奧地利,已如深秋,隔著冰涼的玻璃窗,仍聞得到外面空氣中
的溼冷。
 
莫札特的故鄉,遠比我想像中現代,即使天氣這麼陰冷,道路兩旁翻
修過的巴洛克建築,在雨中依然堂皇亮麗,有些一樓店面櫥窗,還擺
出香奈兒、皮爾卡登等名牌服飾,價錢貴得驚人。
 
周六,逛街的人潮穿川流大小巷道,幾家西點專賣店,擠滿選購莫札
特巧克力的觀光客。
 
天氣太冷,肚子容易餓,導遊特別安排到台灣人開的六福飯店吃午餐
,熱騰騰的飯菜下肚,老闆又放起伴唱帶請大家唱卡拉0K,不禁讓
人懷念起台灣的溫暖。
 
可能因為吃太飽,或是連日奔波太勞累,大家的興致不高。我隨便唱
了一首歌,老闆直誇我歌聲好,要我晚上打烊後再來店裡唱個痛快。
 
傍晚逛完市區,約在莫札特故居前集合,大家舉手表決,晚飯改吃西
餐。導遊有點無奈,嘟濃著西餐有什麼好吃,又花時間,還是台菜最
合她味口,吃了不容易餓。我沒意見。吃飯,有時只是裹腹而已。
 
回到假日酒店已晚上九點多,準備洗澡時,導遊突然打電話來,說六
福飯店的老闆已開著車號LUCKY6的別克轎車,要載我到他店裡
唱歌。
 
盛情難卻。剛好這時我也很想唱歌。唱什麼都好,只要不獨自待在房
內。
 
就這樣,在距離台灣九千公里的薩爾斯堡,我和來自嘉義同鄉的老闆
,放開喉嚨大聲唱著「榕樹下」、「又是黃昏」這些余天的招牌老歌
,有種說不出的奇異感。
 
一桌還沒買單的奧地利客人聽到我們的歌聲,表情就像看到咿咿呀呀
的外星人一樣驚訝,我用英語邀請他們來唱看看,他們拘謹地謝絕我
的好意。
 
可能太久沒和台灣同胞合唱這些老歌,老闆一首接一首,越唱越過癮

 
為何偏愛余天的歌?我問老闆。他看著正在算帳的老闆娘說:「余天
最紅的時候,我和她正好在談戀愛,整天對著她唱『路邊一棵榕樹下
,是我懷念的地方』,糊里糊塗就追到她了。哈,誰想得到,結婚沒
幾年,我們夫妻倆竟會大老遠跑到奧地利開餐館,而且一待就廿幾年
」。
 
說著說著,老闆翻出一張發黃的舊相片,那是他和老婆婚前到台北陽
明山玩,站在盛開的杜鵑花前拍的。老闆指著相片中的另一半說:「
你別看她現在這麼胖,那時候,可苗條得很,相片洗出來,大家都說
是人比花嬌。」
 
老闆娘罵了一聲「老三八」,深情望著老闆一眼。在異鄉廝守到白髮
,這對夫妻的情感似乎沒有隨外貌改變,反而更濃。
 
我默默看著窗外路燈下無聲的雨,寒意頓生。
 
突然想起,分手許久,這時遠在台北的妳。
 
寂寞排山倒海而來。已是隔天凌晨的台北,這時也在下雨嗎?
 
我似乎只能藉歌排解無以名狀的情緒。於是,從六福飯店為數不多的
老舊伴唱帶中,我點唱了「思慕的人」這首台語歌:
 
「我心內思慕的人,妳怎樣離開阮的身邊,叫我為著妳,每日心稀微
.... 。」
 
在一個遙遠的異國雨夜,我用島國居民特有的悲涼唱腔,唱著思慕的
人,感覺有點好笑,荒謬。
 
深夜回到假日酒店,思緒千頭萬緒,有很多話想向妳說。拿起已申請
國際漫遊的大哥大,撥了妳的電話號碼,到最後一個阿拉伯數字,急
忙掛斷。像做壞事,怕吵醒熟睡中的妳。
 
算了吧,我想說的,妳未必想聽。喝完從飛機帶下來的一小瓶紅酒,
迷迷糊糊睡著。
 
在夢中,終究撥了大哥大給妳,但我什麼都沒說,只記得反覆唱著「
思慕的人」的最後幾句:「心愛的,緊返來,緊返來我身邊....。」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ung49&aid=1343534

 回應文章

咖啡女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洪榮宏 / 思慕的人
2009/01/16 23:15

~ 洪榮宏 / 思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