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信仰逼迫:一名90後基督徒的坎坷逃亡路
2019/03/22 16:45:05瀏覽54|回應0|推薦1

痛苦無望之際 神的救恩臨到

我是一名90後女孩,從小體弱多病,十幾歲時,就做了肺部局部切除手術。在我手術後不久,爸爸因病去世,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猶如晴天霹靂,貧困、無助、喪親之痛使我們一家人悲痛不已。

就在我們痛苦無望之時,舅舅、舅媽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們,並給我們交通了病痛的來源,還交通了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神三步作工的奧祕,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的,神又是怎麼作工拯救人的,各類人以後的結局與歸宿,神對被成全之人的應許等真理。通過讀神的話和舅舅、舅媽的交通,我明白了神為了拯救我們人類,恩典時代親自道成肉身被釘在十字架上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從此,人類才不再被律法定罪,靠著主耶穌的救贖活到了現在;末世,神為了將我們人類徹底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擺脫罪的捆綁轄制,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工,發表了使人類蒙拯救的一切真理,我們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就能使我們的敗壞性情得潔淨、變化,被神得著,最終承受神的應許。同時,我也明白了:我們人的一切痛苦都是來自撒但的苦害,人不來到神面前,就只能活在勞苦愁煩中被撒但愚弄、苦害,我們只有來到神面前,才能享受到神話語的澆灌供應,活在神的祝福中。我的心被神的愛深深地感動著,覺得終於有了依靠和活著的希望,便欣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之後,我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交通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生活中我不管遇到什麼難處,弟兄姊妹都會給予幫助,還會找神的話耐心地給我交通,使我明白神的心意有實行的路途。慢慢地,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也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便立定心志要好好跟隨神,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更多的人,讓他們也能來到神面前明白真理,擺脫撒但愚弄、苦害,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於是,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因信神傳福音竟遭到了中共政府的定罪、追捕、通緝,被迫踏上了漫長而又坎坷的逃亡路……

中共黑手伸來 被迫背井離鄉

2014年,中共政府對我們信全能神的人又展開了新一輪的搜查、抓捕、迫害,僅9月至11月短短兩個月,我所在的縣城就有三十多個弟兄姊妹接連被抓捕。一天晚上,一個被抓釋放出來的弟兄告訴我,警察拿著我的身分證、照片問他認不認識,還說現在我是警察重點抓捕的對象,為了安全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最好晚上就離開!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我頓時感到驚慌失措,心想:「這讓我上哪兒去躲呀?可在這裡萬一被中共抓捕了怎麼辦?」慌亂中,我只有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安靜下來,禱告中我想起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一篇》)神的話立時給了我信心和膽量!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主宰、掌握,我能不能被抓不也在神的手裡嗎?有神作我的後盾,我還怕什麼。如果我真被中共抓捕了,那也有神的許可,我願順服神的主宰,哪怕死我也要為神站住見證,決不做猶大出賣弟兄姊妹。接著我急忙收拾了幾件衣物,就匆匆地離開了所在的縣城。

到了另一個縣城後,教會安排我住在一個老姊妹家。當時正好是冬天,屋裡很陰冷,但怕被別人發現帶來危險,我只能躲在樓上,不敢出去曬太陽,再加上離前面一戶人家很近,平時說話聲音也得壓到最低,咳嗽時更得摀著嘴或是趴在被窩裡,怕聲音大了被人發現。這樣的環境使我感到十分壓抑、痛苦,心裡一陣陣地酸楚,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到頭,不由得有些軟弱,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便趕緊向神禱告:「神哪!中共的追捕使我過這東躲西藏的生活,我感到很壓抑、痛苦,心裡也有些軟弱。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依靠你走前面的路!」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使我明白了經歷逼迫、患難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中共是信仰馬列的無神論政黨,為了堅固它的獨裁統治,自執政以來就一直鎮壓、取締宗教信仰。我們在中共掌權的無神論國家信神、跟隨神,肯定要受逼迫、迫害,甚至有喪命的危險。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中共再瘋狂也只是神作工的襯托物、效力品,神正是利用它的逼迫、迫害為我們的生命長大效力,使我們在這樣的環境裡認識神的全能智慧,對神產生真實的信心、愛心,同時也看清了中共抵擋神的惡魔本性,能從心裡恨惡、背叛它,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想想我雖被中共追捕,被迫離開親人在這裡躲藏,失去了人身自由,但經歷了這樣的環境,我看到了神的主宰安排與奇妙作為:當我被中共列為重點抓捕對象時,神就藉弟兄告訴我處境很危險,並帶領我擺脫了困境,還安排接待家將我保護起來,而且在苦難的環境裡,我依靠神、親近神的時候多了,與神的關係更近了,我每天都能享受到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還經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我雖然受了些苦,但我卻明白了一些以往不明白的真理,這不都是神對我的愛與祝福嗎?明白了這些,我又有了繼續往前走的心志。

到了年底,老姊妹在外打工的兒女要回來,我也就不方便在她家住了,教會又安排我到了另一個城市。我很高興,心想:「這麼長時間了,中共一直沒有抓到我,應該不了了之了吧!而且這地方離我家鄉比較遠,我就可以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盡本分了!」是我太天真、太幼稚了,把中共想得太好了,中共不但沒有放棄對我的抓捕,反而愈演愈烈……

遭遇通緝 痛苦中尋見人生的意義

2015年上半年,中共政府因一直沒有抓到我,就把我的身分證、照片發到了網上,也發到了我所在的城市及幾個鄰縣所有用戶的手機上,並以「涉嫌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把我列為網上通緝犯。弟兄姊妹看到通緝令後,馬上告訴我暫時不能盡本分了,為了安全,我必須躲藏起來。

緊接著,我老家的親戚也傳來消息,說中共警察找到我家,拿著我的身分證、照片逼問我八十多歲的爺爺說出我的下落,並一再逼問是誰傳福音給我的,爺爺擔心、著急,怕我被抓坐牢,被逼得實在沒辦法了,就告訴他們是我舅舅傳給我的。警察立馬到我舅舅家逼問我和媽媽、妹妹的下落,舅舅說不知道,警察就威脅說:「你不好好跟我們配合,到時被我們查出來,沒你好果子吃!」此後,舅舅的手機被中共監控,低保也被取消了。在外盡本分的媽媽和妹妹聞訊後,為防止被中共抓捕也不能再回家了,家裡只剩下爺爺和弟弟兩人相依為命。

聽到這些消息我氣憤不已,想想我只是信神傳福音,任何違法的事都沒做,中共就把我當成國家要犯在網上通緝,逼得我有家難歸,現在又威脅、恐嚇我的家人。我不由得在心中吶喊:「我們人都是神造的,天天享受著從神來的一切,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中共為什麼要這樣迫害我們?在中國為什麼沒有一點公平,沒有一點人權自由呢?」原本我還想偷偷回家看看,如今卻成了通緝犯,不但不能回家與親人團聚,還要連累媽媽、妹妹有家難歸,使得年邁的爺爺和年幼的弟弟無人照顧,還得為我擔驚受怕、牽腸掛肚……一想到這些,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又想到親戚朋友看到通緝令後會怎麼看我,他們會不會被中共的謠言鬼話迷惑,真以為我做了什麼壞事,我以後該怎麼面對他們啊?我越想心裡越難過,不禁有些軟弱,飯也吃不下。痛苦中,我只有切切地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樣的事,我心裡很痛苦,雖然知道自古真道受逼迫,因信神受苦是有意義的,但實際的環境臨到,我還是有些軟弱,不知該怎樣經歷。神哪!唯有你是我的依靠,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我打開MP5播放器,聽到一首神話語詩歌:「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一樣,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最有意義的人生》)

聽著聽著,我感動得哭了。是啊!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今天能為信神、滿足神受這些苦是我的榮幸,也是蒙神稱許的事!想想約伯,他一生只為追求順服神、滿足神,走敬畏神遠離惡的路,當他在失掉滿山牛羊、萬貫家產和十個兒女,自己還渾身長瘡的試煉中,他並不以口犯罪埋怨神,因他相信神的主宰安排,知道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無論神是賞賜還是收取,他都稱頌神的名。期間,約伯還遭受妻子的誤解、朋友的論斷,但他並沒有因此消極、軟弱,而是持守對神的信心、敬畏與順服,堅定不移地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最終為神站住了見證,使撒但蒙羞失敗,得到了神的稱許。還有彼得,他一生經歷了數百次的試煉熬煉,受盡痛苦都不曾向神發怨言,只追求認識神、愛神、滿足神,最終為神倒釘十字架,達到了愛神至極、順服至死,作出了美好響亮的見證,成為歷代以來最蒙神稱許的人。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得到造物主的稱許,被神認可,這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我因信神被中共政府通緝追捕,即使被親戚朋友誤解、棄絕,這也不是羞恥的事,因我走的是人生正道,做的是最正義的事!認識到這些,我不那麼痛苦了,反而為自己能受這樣的苦感到自豪、榮幸。我也立下心志,要效法約伯、彼得,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不管接下來還要經歷怎樣的苦難,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

中共手段更加卑劣 神話語帶領看透其實質

因著中共政府的通緝、追捕,我只好被迫停止盡本分,再次躲藏。令我難以置信的是,中共為了抓捕我又使出更卑鄙的手段。中共把我的身分證(上面扣有誣陷我的罪名)與照片和那些犯罪分子的照片放在一起,印成一副完整的撲克牌讓人玩。不但如此,中共還把通緝我的相關信息貼在公安局門口的公告欄上,放在我所在縣城火車站外面的大屏幕上滾動播放,讓民眾認知舉報。後來,中共見用這些卑鄙手段都沒抓到我,又在網上發出懸賞一萬元的通告。一時間,我的親戚朋友甚至老家十里八村的人都受中共政府的謠言蠱惑,以為我做了什麼違法犯罪的事,到處傳播消息毀謗我。弟弟因此擔心著急,只好跑到舅舅家哭訴。

聽到這些消息,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眼淚「唰唰」地往下流。我多想對親戚朋友大聲宣告,我只是信真神走正道,根本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更希望自己能立馬飛到弟弟身邊跟他見一面,告訴他不要為我難過、擔憂。但我知道,不管我有多麼牽掛、焦急,都只能想想而已,因為只要我一露面,立馬就會被中共抓捕入獄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判刑坐監。想到這些,我不由得對中共產生切齒痛恨,我信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活出人樣,這是最有價值、有意義的事,可中共為了抓捕我,攔阻我信神,竟然歪曲事實、顛倒黑白,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定罪、誣陷我,毀壞我的名聲、侮辱我的人格,它真是太卑鄙、太陰險毒辣了!我真想質問它:我到底犯了哪條法?破壞了國家什麼法律實施?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竟這樣對我步步緊逼?

此時,我不禁想到神的話說:「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神的話把中共政府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惡魔實質揭示得淋漓盡致。中共藉著學校教育、文化傳播、媒體宣傳不斷地把「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世上沒有神」「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等邪說謬論灌輸給中國人民,使我們從小就否認神的存在,只對它歌功頌德。中共對外宣稱「宗教信仰自由」「公民享有合法權益,人人自由平等」,以此把自己美化為「正義之士」,背後卻一直瘋狂鎮壓、迫害宗教信仰,發現誰信神就抓誰,給其扣上「非法傳教」「攪亂社會治安」等罪名判刑收監,進行酷刑折磨、思想轉化。有多少基督徒經受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後,輕則殘疾或留下後遺症,重則死亡,給多少基督徒的家庭帶來沉痛的打擊和傷害。中共為了抓捕基督徒不惜一切代價,採取各種卑鄙手段誣陷、造謠,詆毀、抹黑其聲譽,還迷惑、煽動、挑唆不明真相的人對信神的人產生憤恨,從而隨從它舉報、抓捕基督徒,與它一同作惡抵擋神。尤其神的末世作工開展以來,越來越多真心信神、喜愛真理、渴慕光明的人,讀了全能神的話後都承認這話是真理,就是神的聲音,都紛紛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中共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它害怕人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明白真理,對它的邪惡、虛假、惡毒的撒但本性有了分辨後棄絕它,背叛它,再也沒有人信它、跟隨它、崇拜它,中共就極力阻攔人信神、跟隨神,妄想把人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手中,達到它永遠獨裁統治的邪惡目的。中共謊話說盡,壞事做絕,它就是十足的撒謊專家,是敗壞人、吞吃人靈魂的惡魔。看透了中共仇恨真理、抵擋神的邪惡實質後,更激起我背叛中共惡魔,堅決跟神走到底的決心!我立定心志:一定要站住見證滿足神,無論中共怎樣逼迫決不向它妥協!

命懸一線 神愛相伴

由於我十幾歲時做過肺切除手術,沒有切除的部分也有病灶,需要多呼吸新鮮空氣,適當地鍛煉增加肺活量,但因中共對我實行懸賞通緝,我只能長期躲藏在屋裡不敢露面。有時想打開窗戶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得十分謹慎小心,防止被隔壁或對面的人看到後舉報,這樣不僅會給自己帶來危險,也會牽連接待姊妹被扣上「窩藏罪」。在中共如此瘋狂逼迫的環境下,我連自由享受陽光、呼吸新鮮空氣,甚至站在陽台上鍛煉身體的權利也被無情地剝奪了。因在室內待的時間長了,我的肺部開始疼痛,弟兄姊妹建議我住院治療,但考慮到住院得用身分證掛號登記,而我又是被中共通緝、追捕的對象,根本不敢去醫院接受治療。

隨著時間的拖延,我的病情越來越重。一天早上,我渾身沒有一點力氣,就連呼氣、吸氣都很費勁兒,我感覺自己隨時都要窒息。這時,我的腦海裡不斷地浮現約伯說的「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1:21)這句話,想到自己能有幸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聽到了歷代聖徒沒聽過的真理,而且從信神到現在,每走一步神都用他的話語開啟、帶領著我,給了我信心、力量,使我一次次從消極、軟弱中走了出來,明白了人活著的價值……我能享受到神的愛,這已經是我的偏得了,我的生命本來就是神賜給的,今天因信神被中共逼迫若真失去了性命,我也決不發怨言埋怨神羞辱神名。於是,我吃力地叫姊妹拿來紙和筆,靠在姊妹身上,用盡所有力氣,顫抖地在本子上寫道:「神永遠是公義的!永遠是值得稱頌讚美的!」寫完撒開手的那一刻,我的眼睛漸漸模糊了。就在我命懸一線感覺沒有一絲希望時,神愛緊緊與我相伴!身邊的姊妹們眼含淚水握著我的手,激勵我說:「葉子,你要相信神的話『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另一姊妹也說:「是啊!我們的命在神的手中,生死由神說了算,沒有神的許可,誰也奪不走你的性命,你要對神有信心啊!」神的話語就像黑暗裡的光,照亮了我的心,姊妹們鼓勵的話語也使我備感溫暖,感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這時,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你如果沒信心神也沒法成全你。……無論神怎麼作工,無論在什麼環境裡,你都能追求生命,追求神的工作在你身上開展,追求真理,對神的作為有認識,而且能按真理行,這就是有真實的信心,這就證明你對神沒失去希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神話語的開啟帶領給了我極大的鼓勵和安慰,我的生命來源於神,今天我是死是活更在神的手中掌握,神若不許可我死,不管是撒但邪惡勢力還是疾病,都奪不去我的生命,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不能放棄,也不該對神灰心失望。我便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雖然我現在生命垂危,但我已深深感受到你一直都守候在我的身邊!現在我把自己完完全全向你交託,生死任你擺佈。我相信你無論怎麼作都是公義的,今生我能來到你面前,讀你的話明白一些真理,看清唯有信神才是人生正道,就是死了我也無怨無憾;如果今天沒死能繼續活著,我願在今後的光陰裡好好追求真理,忠心盡好本分還報你的大愛。」

禱告後,我這口氣竟然慢慢緩了過來,呼吸不那麼急促了,心也平靜了許多。這使我真實體嘗到神的奇妙與大能,不由得想到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著耀眼的光輝……」(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我能活下來,真是神的恩待與保守!

姊妹們見我緩了過來,都稍稍鬆了口氣。但我的身體已嚴重虛脫,姊妹還是建議我住院治療,根治病灶。後來,一個與我年齡相仿的姊妹冒著危險把她的身分證借給了我,幾個姊妹一起陪我去了醫院,她們像親人一樣關心照顧著我。看到姊妹們為我做的一切,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想想若不是神的愛和眷顧,我跟姊妹們毫無血緣關係,她們怎能勝似親人般地待我?又怎能冒著被中共抓捕的危險幫助我呢?我流著感動的淚水,不住地在心裡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並把這一切環境都向神仰望交託!感謝神!在神的看顧保守下,我順利地接受了治療,病情也漸漸好轉,一個星期後就出院了。

走過死陰幽谷 竭力還報神愛

這幾年,我雖然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通緝追捕,過著有家難歸、居無定所、四處躲藏的生活,但神的愛一直伴隨著我。在我經受中共通緝追捕膽怯害怕時,神用話語開啟帶領我,加給我信心,使我有了前行的力量;在我有家難歸時,神藉著弟兄姊妹為我提供溫暖的家,使我免遭抓捕;在我被中共造謠、毀謗,因擔心親朋好友誤解、嘲諷而活在消極軟弱中時,是神的話語扶持、供應我,使我明白了受苦的意義與人活著的價值,對中共惡魔的實質也有了分辨,更有了為神站住見證的決心;在我長期躲藏遭受病痛折磨生命垂危時,是神與我相依相伴,安排姊妹們鼓勵、幫助我,並及時用話語開啟引導我,拭去我的眼淚,安撫我無助、絕望的心,是神以超凡的生命力帶領我走過了死陰的幽谷,使我頑強地活了下來……

雖然現在我還是過著居無定所、東躲西藏的生活,但我心裡平安踏實有依靠,因我知道,無論在什麼環境裡,神都一直陪伴在我身邊。不管中共政府怎麼逼迫,我只願誓死跟隨神,竭力追求真理,忠心盡好本分,把自己的全心與愛完全獻給神,讓神的心得滿足!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eat415&aid=125213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