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朕勸學來了– 車房妻錢好禮大方送
2017/05/03 12:00:40瀏覽3700|回應0|推薦5

【漢坊聽詩語】 舊愛新歡‧之二十二

作者:朱玉昌(元智大學中語系兼任助理教授‧漢光教育基金會顧問)

正史上宋真宗趙恆留給史學家津津樂道的事,莫過於御駕親征,打敗入侵的遼軍,卻甘願「納銀賠絹」以歲幣稱臣方式和遼國簽訂「澶淵之盟」。不過,史學家也能理解,這是真宗權衡政治與軍事實力後,以智慧換取宋遼和平的對弈之策。

真宗的伶俐不只運用在外交事務上,對於內政處理也頗具手腕。戲曲經典《貍貓換太子》的故事,按《宋史》及南宋史家王明清史料筆記彙整的著作《揮塵後錄》還原現場,《宋宮祕史》裡,包拯戰戰兢兢連辦「貍貓」、「打龍袍」兩宗大案,全屬小說家添醬加料杜撰的結果,是真宗費心冊立皇后而為杜絕眾臣之口,攜手愛妃劉娥與侍女李氏,傾力合演的一齣計畫性宮廷戲碼。

此外,真宗貫徹太祖趙匡胤訂下的「子子孫孫永遠不得殺害文人」的規矩,落實「重文輕武」文教政策不遺餘力,為了消弭干戈,提供百姓休養生息,享有太平盛世的安樂,治國方針全力導向經濟發展。如何吸引知識份子為朝廷所用,達到「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便成為任內明確施政的目標。

朝堂上是個稱職的帝王;內廷裡當個風雅的文學作家,因懂得如何實現政治抱負,所以,他鼓舞廣大民眾學習知識,然後報效朝廷,促進社會繁榮。他身體力行,為大宋闢出一道「議政詠文」的特殊景象。他御筆寫下「書中自有千鍾粟、黃金屋,書中有女顏如玉」來激勵學子勤儉苦讀,倡導人人都可以透過科舉改善民生,晉身國家棟樑之列。

勸學詩〉 趙恆(宋真宗)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出門莫恨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

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有女顏如玉。

男兒欲遂平生志,六經勸向窗前讀。

想要富裕家庭,哪需要花錢去購置肥沃的田產,只稍把書讀好,參加科舉,一經翻轉,功名厚祿自然不用愁。

想過安穩生活,何需費力搭建宏偉高大的房舍,只要把書念好,參加科舉,一登皇榜,豪華宅邸國家配給來。

外出根本不需憂心沒人可以打理伺候,只要把書讀通,參加科舉,一躍龍門,政府提供的車輛馬匹將團繞門外,隨時聽候差遣。

想要討房媳婦,不須怨嘆少個善於牽線的良媒,只稍把書念透,參加科舉,名掛金榜時,還怕娶不到如花似玉的美嬌娘。

大丈夫,如果要圓滿富貴人生的夢想,不用懷疑,把書讀好就對了。

「鍾」作量詞,在古代是計算容量的單位,宋代時一鍾為六十四斗。「千鍾粟」形容米糧很多,但古文中常用來指豐厚的俸祿。「架高堂」喻修建宏偉高大的房子。「黃金屋」出自東漢班固著作《漢武故事》裡〈金屋藏嬌〉的典故,這裡指華麗的豪宅。「簇」是聚集、圍繞的意思。「顏如玉」為如花似玉的美女代稱。「六經」即《詩經》、《尚書》、《周易》、《禮記》、《樂經》和《春秋》六部經書。

「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有女顏如玉。」這兩句意指宋朝針對科考中舉者,廣為流行的一種婚姻文化,稱作「榜下捉婿」。即放榜當日,各地達官貴人與富紳旺族,爭相從新科進士或登第士子中挑選女婿,因進士三年一科,平均一科錄取約一百人,加上得分配官職的太學上捨生每屆也是一百多人,兩者相加扣除已婚者,真正能成為捉婿人選的並不多,所以,在名額有限下,搶婿活動空前激烈。

宋真宗作〈勸學詩〉乃基於時代背景因素,是治國考量,更是恪遵「抑武崇文」的皇祖遺訓。根據眾所周知的史料記載,宋太祖以軍人身分終結五代十國,從陳橋驛站黃袍加身那刻起,無時不憂兵變重演,於是巧以重利疏財名目,讓一起出生入死打天下的眾武將,在歡宴中自動解甲投戈,他先以感情勒索,再加重金利誘,雙管齊下,不必費勁「殺」功臣,便成就了歷史上「杯酒釋兵權」的美名。

宋政府為了發揚「文」風「士」氣,消除「武」功「將」勢,提供文官待遇堪稱空前,南宋右丞洪遵編撰《翰苑羣書》時,在卷七中收有奉太宗皇帝之命編修《太平御覽》的翰林學士李昉文章,李昉原為後漢與後周官員,歸宋後,把當時學士的待遇清清楚楚羅列成七項:

一、新學士謝恩日,賜襲衣(套裝)、金帶、寶鞍、名馬;二、十月朔,改賜新樣錦袍(農曆十月初一,俗稱「燒衣節」,是年底掃墓的節日,每年這一天發給新錦袍);三、特定草麻例物(嚴選過的便裝與生活雜物);四、改賜內庫法酒(官釀的好酒);五、月俸並給見錢(薪資外,再享有職務加給);六、特給親事官隨從(編制的僕役);七、新學士謝恩後,就院賜敕設(頒發聘書),雖爲舊事,而無此時供帳之盛(待遇較過去豐厚)。由此說明,宋朝對待文臣優渥的程度是超越以往朝代的。

正因為宋朝文官俸金高、賞賜多,賦稅又全免,還能坐擁特權階層,才順利建構文人體制。

宋真宗不只親自帶兵打仗,也運用御製詩鞏固正在大力推展的文官制度。封建時代,處於極端上行下效的環境中,如果連皇帝都下海當廣告代言人,鼓吹讀書求取功名是男人最佳出路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聲浪自然不脛而走。

然而,後世不免也有人懷疑〈勸學詩〉並非宋真宗的創作,這個問題一如千千百百首詩詞留下的謎般公案一樣,主因詩作既不見於真宗作品集內,《全宋詩》中更看不到蹤影,而南宋初,窮儒李之彥編著的《東谷所見》一書,雖是最早出現「書中自有黃金屋」詩句的文獻,但並未明言是真宗所作。全詩署名宋真宗,則後見於明神宗萬曆皇帝喜愛閱覽的《古文真寶》詩文前集卷首〈勸學文〉裡。

這本作者名為宋代黃堅編纂的《古文真寶》選集,又不知何故,竟沉寂了近四百年,期間,分別以《魁本大字諸儒箋解古文真寶》書名在日本、以《詳說古文真寶大全》書名在朝鮮半島廣為流傳,亦曾被日、韓兩國視作文學教科書選本使用。

總之,世界上有太多難以理解的事物,詩是否為真宗所作,非本文當下所欲表述的重點。

詩人簡介

趙恆,原名德昌,又名元休、元侃,父親宋太宗趙光義立其為太子時,賜名恆,是北宋第三位皇帝。景德元年,遼國侵宋,御駕親征,在澶州交戰大勝,決意休兵,向遼納貢稱臣,定訂澶淵之盟,以歲幣換取和平。在位致力商業發展,農產倍增,製鐵、製瓷、紡織、染色、造紙等技術精良先進,貿易景況空前,史稱「咸平之治」。後期篤信道教和佛教,受天書、封泰山、祀汾陽,詔令修建玉清昭應宮。一生愛好文學,也是詩人,著名詩作有〈勵學篇〉、〈勸學詩〉等。駕崩後廟號「真宗」。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anguang&aid=101904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