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二部(五)鬥琴
2020/05/05 12:32:45瀏覽533|回應10|推薦0

神彈

  慕玄一聽到鬥琴,心也動了起來。尋思著紫英的笛子吹得好,聽韶宮說她的琴彈得更好,現在貿然的跑去找她,她恐怕也認不得他。

  「對了!韶宮,紫龍在那裡?」慕玄下界以來首次使用通天密語呼叫韶宮,雖然他現在用的是凡人的身體,經過他幾次的調理,這副軀體約莫可以承載慕玄三成左右的功力,才能用直接用密語和韶宮交談。

  遠在三台六星的韶宮乍然聽見慕玄的聲音,以為東窗事發,和大、少司命全都嚇了一大跳。

  「什麼紫龍?」韶宮猛搖著折扇,似要掩蓋自己的心虛。

  慕玄道:「百日論道時,紫英吹的那枝笛子不是紫龍嗎?」

  韶宮一拍腦袋,道:「我想起來了。你想做什麼?又想再一次琴笛合奏,憑你那身子骨,恐怕吹不到兩下,又得魂歸天界了。」

  「所以我要你送九轉還魂丹下來給我。我要召拂雷下界。」

  韶宮一聽慕玄要把拂雷召去,嚇得不輕,道:「且慢!你可別亂來,紫龍就算了,拂雷不是現在的你彈得動的。」

  慕玄早就唸動咒語把拂雷召下去。

  「大司命,你先頂著,我去去就來。」

  「什麼?神君且慢……」大司命還來不及阻止,韶宮已經飛下界去了。

  太虛道長在別院中,見慕玄手一伸,憑空出現了一把神光赫赫、仙氣凜凜的琴匣。接著韶宮氣喘噓噓衝下來道:「你玩命啊!」

  太虛在一天內連著見到兩個神仙,興奮得不知如何是好,趕緊跪下道:「恭迎仙君。」

  韶宮根本當太虛是裝飾,理都沒理,把玉瓶扔給慕玄道:「沒想到你把這身體調理得不錯?」

  慕玄揭開琴匣,拿出拂雷道:「還記得流雲嗎?」

  拂雷無彈自響,「錚」一聲的發出單音,好似在回應慕玄。慕玄剛要撫琴,手指才接近,鮮血就噴出來了。

  慕玄道:「你不讓我彈?是因為這身體?」慕玄打開玉瓶,倒了兩粒九轉還魂丹服下,隨即五臟倒轉,痛苦萬分,他強忍著劇痛端身坐下,運氣調息。

  韶宮嘆道:「又來了。」伸手往慕玄的背心一按,先天真氣緩緩輸入,助他改易體質。

  太虛跪在一旁那敢抬頭,默默的膝行至門邊,守住門口,為他們護法。

  

  這段日子以來,慕玄幾乎天天以玄功調理九皇子的肉身,已經較剛附身時好很多了。可是拂雷琴若沒有一定的功力,是沒有辦法使它發出聲音,更糟的是還會遭到拂雷的反噬,所以慕玄要韶宮送九轉還魂丹下來。九轉還魂丹本來就不是凡人吃的,它原是神仙修練用以增加功力的。所以慕玄以凡人之軀服下還魂丹,不僅拔除了離殊先天身體上的缺陷,也強化了這付軀殼,讓它有足夠的力量,御動仙界的東西。

  半刻之後,韶宮深吐了口氣,道:「好了。」慕玄已經進入了內呼吸,全力消化九轉還魂丹的藥力,韶宮回過神來,看見太虛跪在門口,便向他招手。

  太虛膝行到韶宮面前,叩頭道:「太虛拜見仙君。」

  「好了,好了,別再拜了。你想成仙也不是沒有辦法,若是你能助南華神君成功,這九轉還魂丹就送你一粒。」韶宮搖著折扇,笑嘻嘻的說道。

  「弟子絕對鼎力相助。」太虛還要再拜,韶宮一把拉起他,扯到一旁。

  「慕玄附上九皇子的身時,你在他身邊嗎?」

  太虛本想誇大,轉念又想他們都是神仙,自己若是不老實點,馬上會遭到報應的,只好據實以告。

  「這九皇子是怎麼死的?」

  「文三說他是死於絞腸痧,依我看來,應是馬上風。九皇爺他太過縱情聲色,聽說他是同時服了兩種春藥助興,才會樂極生悲的。」太虛不敢有任何隱瞞,將所知和盤托出。

  韶宮雖然早就知道,聽太虛說起,仍不免俊眉緊鎖。心道:做太子都追不上紫英,現在上了這個聲名狼藉色鬼的身,恐怕連邊都摸不上。算了,慕玄那性子是拉也拉不回去了,只好見機行事。

  太虛怕韶宮反悔,又見他一臉不悅的神情,斗膽問道:「仙君,怎麼了?」

  「沒事,我只是問問而已。」韶宮拼命的搧風,道:「你原是在王府做什麼的?」

  太虛一聽,馬上跪在地上,道:「仙君,弟子以前不知因果,現在已經知道錯了。我一定會痛改前非,廣積福善。」

  韶宮不必掐指也知道太虛肯定偷搶拐騙樣樣都來,現在遇到真仙,引發他向道求仙的心。道:「你知道就好。記住,廣積福善,惡事是不可再做,不然我都救不了你。」

  太虛早就決定要重新做人,道:「仙君放心,弟子一定會去做的。」

  韶宮拿出一束七枝的沈香,遞給太虛,「若是南華神君有狀況,馬上通知我。你知道該怎麼用吧?」

  太虛搖頭。

  「簡單,點燃就行了,我先回天庭。」韶宮剛要走又回頭道:「我乃鳳族二皇子韶宮神君,也是南華神君的師弟。」一轉眼人已不見了。

  太虛跪下來,朝天拜道:「恭送韶宮神君。」心中的激動,真是難以言諭。

  他見慕玄還在打坐養神,悄悄的退出房去,召來弟子,把這些年來積存的銀子全都拿出來。對他們說:「為師已經決心不再做這行當,勸你們也不可再做,天理循環,因果可怕。九皇子死而復生也是有因果的,你們絕對不可以對外亂傳,這些銀子是為師多年來的積蓄,現在全都分給你們,你們快回家去,各安本業。若是不聽為師的勸阻,就算師父不處置你們,老天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那些弟子大多數都是本本份份的人,聽到太虛這麼說,想到九皇爺詭異的重生,心裡面就有點發毛,想離開又怕太虛對他們不利,沒想到太虛竟然轉性,還說了些平常不曾聽到的話,心想太虛的陰陽眼肯定是看到了什麼,才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弟子們本來都怔在那裡不動,太虛親手把銀子一封一封的送到他們手中時,他們才知道太虛是玩真的。畢竟師徒一場,也有感情,紛紛下跪拜謝,拿了銀子離開王府。

  九皇子妃的馬車剛到王府,菀芝在車上看到王府中那群煉丹的道士們拿著包袱和行李,一個個的從府裡出來,心中正納悶著,文三趕了過來,說道:「娘娘,皇爺已經回來了,剛才還在問您呢?」

  菀芝一陣天旋地轉,心想難不成他真的要「努力」做人,讓母妃抱孫子嗎?臉色登時變得難看無比。

  文三管家接著又說:「皇爺說他今天要和太虛道長參道,要您不必等他了。」

  菀芝想起那群道士,便問:「文管家,那些道士怎麼都離開了?」

  「我也不太清楚,是太虛道長要他們走的。」文三滿臉的不解。

  九皇子妃菀芝,緩緩的下車,心道這個太虛又在弄什麼玄虛?想起今晚逃過一劫,不由得鬆了口氣。

★★★★★★★★★★★★★★★★

  羅占國宮廷教坊。

  呂徵一早便來教坊,教坊內的小廝迎上來道:「呂大夫,神彈大家還沒有到。」

  羅占國以樂舞聞名,教坊內除大司樂外,就屬神彈的地位最高,她是正六品的女樂師,也是唯一的一位正六品。神彈以下從六品是呂徵和另一個是瞽師李延曠,自從紫英出現,呂徵連續七年都沒有奪冠了。

  呂徵望著教坊深處的院落,深深嘆了口氣。今年到現在仍不見神彈來教坊,他連她的曲子都聽不到,勝算更低了。雖然他們同是宮廷教坊的樂師,呂徵幾乎只有鬥琴大會決賽當天,才會在會場見到她。大部份的時間,神彈一進教坊,不是在聽松院裡譜曲,就是在朝陽殿為宮裡的舞姬歌姬編歌排舞,連面都見不到。

  神彈是因為父親獲罪才落了妓藉來到教坊,未來教坊前,她早已聲名遠播。十歲時在御前演奏,得到了前朝皇帝御賜的金牌,連現今皇帝都動不了她。所以她雖落了妓藉,仍可以獨善其身,只要她不願意,誰都不能強迫她賣身。不像別的女子,一入教坊,馬上被官媒掛牌,送出去接客。

  呂徵到自己的位子上,調理琴弦,為鬥琴做準備。不一會兒,幾個老樂師和瞽師也陸續到來。

  「神彈大家還沒來?今年的鬥琴大會看來除了呂大夫外,沒人可以是她的對手了。」

  「是啊!去年呂大夫以些微之差,沒能晉級,真是可惜。今年還是要看呂大夫的功力提升得如何了?」

  呂徵根本不想加入閒聊,他憂心的是神彈又有新作,自己未必能跟得上她的旋律。七年來,他年年追在神彈的後頭,那股悶氣,實在很難下嚥,偏偏自己總在緊要關頭上敗下陣來。

  「九皇爺到。」教坊的小廝一聲唱喏,教坊的樂師、胥史、典同等人同時咶噪起來。

  「九皇爺?!」

  「那個九皇爺?」

  「難不成是那個九皇爺!」眾人一陣聳動。

  九皇爺離殊信步跨入教坊中,所有的樂官都跪地迎接,呂徵見大司樂還沒到,整個教坊中就屬他官階最高,只好硬著頭皮上前,道:「不知九皇爺親臨教坊有何見教?」

  「本王想拜見神彈大家,不知能否引見?」

  呂徵心道:被小虎咬了幾次還不怕,真是色心不死。便道:「神彈大家今天還沒進教坊,下官也不知神彈幾時會來?這時節怕是在朝陽殿訓練歌姬舞姬。」

  「那本王就不打擾了。」離殊隨即告退。

  呂徵等離殊走遠,啐道:「這個色鬼,到現在還想糾纏神彈。」

  老瞽師申茂道:「剛才來的是九皇爺嗎?氣息完全不像啊!聽說九皇爺死後重生,現在來的卻不像九皇爺。」

  李延曠道:「老師父,您說得玄了。不是九皇爺會是誰呢?呂徵,你看得見, 剛才來的人是不是九皇爺?」

  「延曠,是九皇爺沒錯。可能是調養有方,氣色比之前好多了,看來神清氣爽,才讓老師父以為來了別人。」呂徵回道。

  

  老瞽師申茂道:「老朽以氣息辨人,這氣息不但清而且藏有仙氣。九皇爺本是濁氣十足的渾人,不知為何會有如此異變。重要的是,以前不論九皇爺如何垂涎神彈的美色,都不會來教坊求見,今天如此反常,鬥琴大會在即,老朽擔心神彈的安全。」

  經申茂一提,呂徵不由得後悔告訴離殊神彈在朝陽殿的事。萬一離殊在皇宮裡襲擊神彈,那該如何是好?越想越不安。神彈雖是呂徵的競爭對手,但羅占國重視音樂,尤其是音樂大家都受到君臣人民的愛戴。呂徵站起身來道:「我去朝陽殿通知神彈,大家稍安勿躁。」

  寄魂離殊的慕玄,一將身體調整好,馬上就去宮廷教坊找紫英。王府的車伕來福看離殊急匆匆的要趕去皇宮,便道:「皇爺,您現在去朝陽殿也見不到神彈,不如先去朝陽殿後的映月亭去,肯定可以看到神彈教導舞姬的模樣。」

  「為什麼?」慕玄道。

  來福見主子什麼都不記得,又不好說之前離殊幾次去朝陽殿調戲神彈,被神彈養的狗小虎給咬傷,躺在床上養傷,足足半個月才下得了床。只好說:「映月亭風景好,視野佳,不必去朝陽殿,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慕玄撫著袖中的紫龍,心道:「紫英,我終於能再見到妳了。」

  「那就快走吧!」一聲催促,來福馬上驅動馬車,往映月亭去。

  慕玄進了皇宮,逕往皇城西方的朝陽殿。來福說得沒錯映月亭的確是最佳的觀眾席,三面環湖,一條長長的迴廊延伸到主要的道路上,精緻的金色琉璃瓦尖頂,襯托出皇家富麗的景象。六角涼亭的南方,是座落於湖畔的朝陽殿,站在這裡,殿內情況一覽無遺。此時傳來陣陣悅耳的歌聲,歌姬們正在演練新曲,聽她們的歌曲,應該已近尾聲。

  果然沒過多久,歌姬們紛紛退出朝陽殿,三三兩兩的離開了。慕玄在映月亭遠遠瞧見身著深藍色樂官朝服的紫英,一如在太白山時那般容顏。淚水無聲的自臉龐流下,是她,是慕玄日夜思念的人兒,他內心激動不已,恨不得馬上飛去她的身邊。

  紫英好像並沒有離開朝陽殿的意思,拿出琴調了音後,便開始彈奏。聽來是一首結構嚴謹,指法繁複的曲子,應是她的新作。在幾次試彈後,紫英似乎不太滿意,嚐試改了一小段後再試,仍不滿意。

  慕玄在一旁聽得真切,想也不想拿出紫龍,把紫英不滿意的部份加以潤飾,將曲子重新舖排過,從頭到尾再吹奏一次。一曲既罷,再抬頭,紫英已不在朝陽殿了。

  慕玄極目在殿中尋找,那有紫英的身影?才轉身不禁脫口叫出日夜思念的名字:「紫英!」

  紫英牽著一條威猛的大黑狗,全身的鬃髮有如獅子,黑黝黝的眼睛盯視著慕玄,不住發出低吼。她抱著琴站在亭外,秋水般的雙眸,映出慕玄悲喜交集的臉孔。

  「先生是誰?方才的曲子是先生所奏的嗎?」紫英語氣帶著些警戒和冷淡,而那條黑狗卻好像對他熟悉似的,一直拼命聞他身上的味道。

  慕玄強抑住想抱緊她的衝動,正聲道:「本王乃九皇子……」

  話還沒說完,紫英扭頭就走。慕玄錯愕當場,他不知自己說了什麼讓紫英生氣了。

  紫英走沒兩步,沒想到大黑狗小虎坐定了不動,還發出嗚嗚的悲吼,這是從也未有的狀況。紫英只好回頭安撫小虎,柔聲問道:「怎麼了?」

  小虎的異狀也讓驚愕不已的慕玄回神去關注牠,慕玄看了小虎幾眼後,失聲叫道:「是你!哮……」話還沒完,小虎已經把慕玄撲倒在地,不住的用濕熱的舌頭舔他。

  『神君?!南華神君。』小虎開心的叫喊:『終於找到一個認得我的人了。』

  慕玄的驚訝也不少於小虎:你不是哮天犬嗎?怎麼會在凡界呢?

  這一人一犬的對話在旁人看起來,從頭到尾只有小虎汪汪汪的叫聲。

  紫英怕小虎咬傷人,摸索著繩索找到小虎的頭,扣緊小虎的頸圈,喝道:「小虎,不可以傷人。」心中雖有十八萬個不願意,還是把慕玄拉了起來。

  慕玄看紫英的行動有異,問道:「妳的眼睛看不見嗎?」

  「九皇爺真是貴人多忘事,我一出生就是個瞎子。」紫英沒好氣的說道:「九皇爺如無大礙,紫英先行告退了。小虎,我們走!」

  慕玄心中納悶:不對呀!為什麼紫英還是看不到?連著兩世都目盲,定有蹊蹺。

  『南華神君,麻煩您轉告二郎神說我在這裡。』小虎不住的回頭低聲嗚叫。

  慕玄雖然滿腹的疑問,好不容易見到紫英,他不想她就這麼走了。拿出紫龍,吹出百日論道時,她用紫龍和他的笛曲。

  紫英討厭九皇爺,除了他聲名狼藉外,還幾度和三皇爺離峰來朝陽殿調戲她,她對他們兩人沒有一絲好感。

  鬥琴大會在即,紫英的曲子還沒有完成,心中煩惱,是以在朝陽殿訓練完歌姬後,又把曲子彈奏了一次,還是不合意。沒想到在此時傳來了笛聲,把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疑惑全都解除了。在羅占國內,紫英還沒有遇到如此的高手,心喜之下,前來詢問,不料竟然是九皇子離殊。

  她本來不想和離殊再多說一句話,笛音一起,剛邁出的步伐,又停頓了下來。離殊現在吹奏的曲子實在深合她意,風聲水聲天地之聲巧妙的揉合在曲中,讓她難以割捨,尤其曲子中有許多地方需要有琴聲來調和,使這首曲子更加美妙。聽到這裡,她終是忍不住把琴拿出來,小虎立即趴在地上,讓紫英坐在牠背上彈奏。

  映月亭中,慕玄吹奏著紫龍,紫英彈著琴,兩人把這天上之曲完成後,心中都激動非常。

  「此曲深不可測,不是人間的曲調。」紫英深深嘆息。

  慕玄走到紫英身邊,道:「這首曲子,妳有印象嗎?」

  「沒有。」紫英道:「不知怎麼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九皇爺原來是音律高人,紫英失禮之處,請九皇爺恕罪。」

  慕玄道:「熟悉……也好。至少還有點熟悉。」苦澀的聲調,引紫英朝他看來。

  「九皇爺為什麼如此感慨?」紫英才站起來,小虎馬上又跟著站起身來,壯碩的身體把紫英往旁邊的欄杆擠去,失了平衡的紫英,一個踉蹌,往欄杆外跌去。

  「小心!」慕玄急忙抱住她。

  「啪」一聲,慕玄的臉上多了五指掌印,紫英在他懷裡掙扎,怒道:「你做什麼?」

  慕玄沒有辯白,扶著紫英到一旁道:「我並沒有冒犯之意,剛才妳差點落水,我.我……」

  紫英也知道自己反應過度,羞紅了臉道:「謝謝九皇爺救命!小虎,我們走了。」拉著小虎,頭也不回的走了。

  呂徵到了朝陽殿遍尋不著紫英,不知是否要找大司樂去九皇子府要人,正好看見紫英牽著小虎緩緩的走過來。

  「神彈大家,九皇爺沒去找妳嗎?」

  紫英道:「我剛在映月亭遇到他,沒什麼事,我們走吧!」

  呂徵知道紫英說一是一,心中的大石放下來,道:「神彈現在要回聽松院嗎?」

  「不了,今天我不回聽松院。呂大夫,你先回去吧!」

  

★★★★★★★★★★★★★★★★★★★★★

  朱宸紫虛摘下了噬魂谷內的紫花回到玉笑天處。

  「我把花摘來了。你還不現身嗎?」

  「我現不現身,對你有什麼差別?」玉笑天道。

  朱宸紫虛把紫花收回懷中,拿出魔閻,道:「我討厭對著一個東西說話,你還是出來吧!」

  東方狂雲第一時間抽出水月刀,朱宸紫虛大笑中魔閻斬下,無上的異魔之氣直破鎮魔鎖。變化瞬間,東方狂雲的水月刀被魔氣震偏,朱宸的身形加速,鎮魔鎖受到魔氣的擠壓,三方同時產生變化。水月刀削向鎮魔鎖,魔閻刃砍向水月刀,鎮魔鎖應聲而碎,整個房間受力爆開。

  待煙塵散盡,鼓聲響起。玉笑天從容的拿著一只腰鼓出現,俊逸瀟灑的面貌,風度翩翩,說他是魔,恐怕沒人相信。

  「參見教主。」東方狂雲和迅雷使者封萬里同時跪地行禮。

  朱宸紫虛夷然不懼,道:「你本尊的賣相倒是不俗。」

  「狂雲你敗了。要記住,天外魔帝的血裔只要不死,都是大敵。」

  東方狂雲伏地道:「是。狂雲受教。」

  朱宸紫虛見到玉笑天還有空指教導門徒,失笑道:「你不問我要花嗎?」

  「我只要你摘花。至於花摘下來要如何處置,是你的問題。」玉笑天氣定神閒,不見絲毫的喜怒。

  朱宸紫虛有種無處下手,又有種被操控的感覺。他不肯認輸,道:「我上到噬魂谷的頂端,如我沒猜錯那裡是仙界。為何仙界會和噬魂谷相連?」

  「我已經回答完你的問題,這個問題你自己去解。現在,我要你去羅占國攪亂一場盛會。」玉笑天把手中的腰鼓抛給朱宸,「擊鼓你會吧?!」

  朱宸看著手中的腰鼓,道:「會。但為什麼要我去?你自己不是有人,還有兩個。」

  「你可以不去。」玉笑天說完,在東方狂雲和封萬里的隨侍下,飄然離去。

  步逍遙不知何時來到朱宸身後,道:「小子,玉笑天要你去的地方,肯定有古怪。相信我,羅占國那場盛會,你非去不可,否則悔恨終身。」

  「心魔……」朱宸紫虛恨恨低喚。

上一回花魂: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11357784 


  下回回目:較勁

  紅塵劫—神劫各回連結懶人包: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10656381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11357804

 回應文章

玉米蘋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17 22:25

     呼叫 協尋 -- 雪霏兒 ~啾

     已失連 五個月, 好歹也 發個聲唄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07 14:39

雪霏兒午安,

天氣真的是熱,不知怎麼回事,最近 (老爸) 看電視新聞的氣象報報,常常出現南投縣橙色警示,多次「榮獲」本日最高溫,難怪你都懶的上線,真的熱昏了。

又加上夏天蚊子多,累~~~

也許,我也被熱昏了,最近開始『瘋』Linux作業系統。不但是,使用各種虛擬機軟體,模擬單機安裝Linux,進行各種操作;還聽說,windows系統的家用版,現在也可以直接安裝linux,連虛擬機軟體都不必。弄的不亦樂(熱)乎!

再加上,有一台略為「龜速」的二核心筆電,裝上linux(在windows裡面直接安裝),居然跑起來,效果不差... 不過要強調一下,有興趣的人,電腦不必太新式,但是記憶體需要G才足夠。

呼~~先聊到這兒,祝 愉快&涼快 !!


fait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28 22:08

玉笑天 真是政治的大內高手, 紫花有靈性,在等待紫英是吧~?

妳在文中提到紫英不該仍是眼盲, 所以紫花就是解鎖吧?

故事三方同時進行, 互有關連交錯, 妳真是不讓讀者喘口氣呀~

這三角好虐心~所以也不需羨慕天上人間了~

差一點忘了怎麼登入UDN了~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6-22 09:44 回覆:

親愛的Faith,撲抱~~~~

紫英在這世仍是個瞎子,因為她的眼睛還在司雷星君的手裡。那朵紫花是個很重要的關鍵(先劇透一點)

我怕熱,只要一熱,我就呈現呆滯狀態,完全不想動,全身痛。因為我太懶惰,所以去加入了健身房,強迫自己去運動。

妳好嗎?有空來坐坐,如果我沒中暑,就會上來回覆。拍謝,連著好幾週我都處於中暑的頭暈狀態裡。


Sir Norton 志成跳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18 15:45
首度在UDN細讀長篇連載,一看著迷,再讀入勝。您當之無愧一級寫手,優過明清眾多小說而無不及。樂見您精釆妙肖、勢必源源不絕。抱拳。👍👍👍👍👍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6-22 09:47 回覆:

Sir Norton你好。

謝謝你撥冗把拙作看完,非常感激。

我是個懶人兒,春有百花就想去賞花,夏日炎炎我就只想睡覺,冬高氣爽忙著收拾家裡,冬天又去冬眠了。小說幾乎是每日一字。懺悔中。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6-22 09:47 回覆:

Sir Norton你好。

謝謝你撥冗把拙作看完,非常感激。

我是個懶人兒,春有百花就想去賞花,夏日炎炎我就只想睡覺,冬高氣爽忙著收拾家裡,冬天又去冬眠了。小說幾乎是每日一字。懺悔中。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9 05:43
抱歉!下面給你留言後,部落格聯播現出“慟test", 那是我測試一篇文章,測試完就刪除了,不知為何標題還在?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5-10 10:51 回覆:

無妨。

那是程式有bug,無法清除。看到妳來真開心。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9 05:26

這可是漫長的等待,今日終得見,喜甚!

慕玄吹著紫龍,紫英彈著琴,真是天上人間,心已隨著這場景飄飄然……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5-10 10:50 回覆:

雲霞安安。

好高興妳來,疫情始終不能結束,想去其他地方,也覺得非常的不方便,尤其我家有老人家,更不敢亂跑了。希望妳一家平安。

udn的軟體一直有問題,它也抵死不改,好多次我要更新,都跑出一些亂七八糟八糟的東西出來,真是不知該說什麼了,那個test,看著礙眼,卻又無法刪除,自己亂動,又怕動到其他的設定,只好放著了。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6 22:23

雪霏兒晚安,

有說要來聊聊,可是一時之間想不到聊什麼好,有點怪,也許真是因為天氣悶熱,南投縣這幾天居然超過35度C,嗯嗯,變成「兩倍的」18度C巧克力 (好冷~~Fox好冷)。

天氣熱了,蚊子也多,或許這也可以算一個理由。

也很好笑的就是:「沒上班比有上班還更忙」哩,目前是每天上午燒飯、煮菜,還有洗衣服 (老爸負責買菜) ,下午學電腦。對啦,這幾天很熱,所以燒菜時,真的是熱啊 (之前你有提到過,這下有感覺囉)。

可惡的蚊子又來了,先聊到這裡,開始打蚊子...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5-10 10:45 回覆:

大同,

你說到蚊子,我非常的有感。南投真的是小黑蚊的故鄉,這種黑色隱形轟炸機讓人防不勝防,尤其它叮人後那個癢呀,真是要人命。

近來和學生在公園練瑜伽(因為疫情,教室封閉,我也沒有教了),為了驅蚊,我點了艾草,結果連附近的人都跑來問我,點什麼香,可以代購嗎?忽然覺得自己像是團主了。

天氣熱,要多補水。保重。


馮紀游(陸游:驪歌~~逍遙閣四周年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6 14:07
哈哈哈,終於得以再歷紅塵細觀此劫了!崇拜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5-10 10:34 回覆:

陸桑好~~~~

歡迎來觀賞。

紅塵劫因為我一直在懶惰中,更新得很慢,等我把心臟搞好,再好好把它寫完。


紅袂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6 09:38

天氣真的太熱了,照理說胃口應該會受到影響,可是我早餐還是吃超多的,肚子凸出像一隻脹氣的青蛙。

無事不登三寶殿,進來是有一事相求…
我也想求一顆九轉還魂丹來吃吃,當然還需借助妳的真氣灌頂,不然這天氣熱的讓我像中暑般難受。

如果服下這神丹,除了還我漂漂外,還有神力加助,我一定會學超人穿著S號街頭救人去。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5-10 10:30 回覆:

紅袂早安。

看到妳來真開心。

天氣熱,我就開始腸胃炎,這次是胃發炎。老實說我還真沒有勇氣南下,因為一看到氣溫,我就退避三舍。上上週和同事去好巿多買菜,不知為何,我的汗水直飆,明明裡面有管控人數,我卻一直流汗。我同事都笑我是冰做了,稍微一熱就解凍。

還好南投樹多,中興新村到處有樹木可以遮蔭,像現在這麼熱,我是一步也不想走出大門,大部份時間都宅在家裡,一天沖個三次澡。我在公司冷氣吹太多,回家就算再熱也不開冷氣。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5 14:24

雪霏兒午安,

先睹為快,稍後 (或明天) 再來慢慢聊。

祝愉快 !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20-05-10 08:45 回覆:

大同早安。

好的,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