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五)詐死
2017/10/24 23:52:17瀏覽472|回應4|推薦0

恨天崖

五,詐死

      「今日緣盡,後會無期。」紫英低聲重復著這兩句話。

初聽到這話時,她只顧著防慕玄發現自己的眼睛看不見,並未細細去咀嚼它。現在卻覺得悲從中來,不由得心神震動,眼眶發酸,險些要流下眼淚。

 

紫英急忙穩住心神,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這樣也好,我已沒有任何掛念,這樣很好……」

 

紫英心中靈光閃動,倏然伸手抄住一塊自身邊飛過的流星石。紫英撫了撫石面,費力的端詳著,只能勉強看到一團模糊的影像。

 

「終於抓到了。」

 

紫英迅速運功在石上寫下自己的願望,再放開在手中掙扎的流星石回歸太虛去。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樣,無論多久,我都不會忘記自己的初衷。」

 

熟悉的氣息傳來,紫英轉身迎上自後而來的韶宮,「二叔,怎麼來觀星台?」

 

自從眼盲後,紫英全身的五感變得更敏銳,幾乎可以取代眼睛。

 

「紫英,剛才許了什麼願?二叔看妳抓個塊許願石。」韶宮極目望著早就不見影的流星石問道。

 

紫英心生感懷,道:「小時候,二叔常帶我來這裡玩,還教我怎麼抓流星石。您說流星石好動,不能停留太久,所以要許願要快,否則它們就化為粉塵了。」

 

韶宮道:「妳竟然都記得。妳還沒和二叔說妳許了什麼願,難道是連二叔都不能說的望願?等一等,妳先別說,讓二叔猜猜。」

 

紫英笑了起來,「二叔,我只是好玩罷了,那有許什麼願。」

 

韶宮指著紫英笑道:「別騙二叔,我明明看見妳在石上寫了字。不行,我非得猜猜不可。」

 

紫英被韶宮逗得笑得直不起腰來,「二叔,真的沒什麼。」

 

「沒什麼就是有什麼,若妳心中無鬼,何必怕我猜。」韶宮堅持要猜。

 

「好吧,二叔以為是什麼?」紫英含笑的看著韶宮。

 

「我想想……」韶宮偷瞄了紫英一眼,沉吟道:「能讓妳上心的……會讓妳想許願的……」一拍大腿,叫道:「有了,必定和慕玄有關。」

 

紫英眼眶濕潤,笑道:「二叔,怎麼又是他,不能猜點別的嗎?您看您都把我給逗得眼淚都流出來了。」說著拿出手帕來拭淚。

 

「唉!妳明明是個這麼活潑的好孩子,大哥大嫂非把妳弄得像個活死人似的,一天到晚的禮儀、家法、家族體面什麼的,簡直活活把人悶死。還要妳嫁什麼東宮太子,做什麼未來的天后,這種無聊的日子叫人怎麼過呀!」韶宮一發不可收拾的感嘆。

 

「紫英並不難過,不是還有二叔關心我嗎?您不是常常背著父皇帶我到處去玩,又教紫英道術、仙術,您比父皇還像父親。紫英好生…好生感激您。」語罷深深斂衽,向韶宮行了個大禮。

 

韶宮扶起紫英,「傻孩子,妳怎麼這麼說。在鳳族,就妳我兩人最投契。再怎麼說二叔也不能坐視妳被人欺負。對了,妳說有妙計,現在也該說出來和二叔合計合計。二叔擔心妳一個人蠻幹,闖了大禍。」

 

紫英點頭,「我也正想找二叔幫忙。」於是把自己要詐死,讓芙蓉頂替自己嫁去東宮的事說了,只略去了恨天崖的事。

 

韶宮仔細的想了想,「此計甚妙。只是妳若在當天一早在鳳儀宮死去,大哥必會派人去察探,妳想如何隱瞞?」

 

「神斷草。」紫英道:「我會服下神斷草,表面看起來魂飛魄散,三天後,會再活過來。二叔,您定要說服父皇母后讓芙蓉代嫁,我的元神會暫時藏在鳳族神壇內,但只能三天,三天後就會被發現,二叔一定要來接應我離開。」

 

「之後呢?」韶宮問道:「離開鳳族後,妳要去那裡?天界之中,妳無處躲藏。」

 

「我要逃往中陰界,在那裡等到風聲過後再悄悄的回來。」

 

「中陰界……」韶宮沉吟了一會兒,「這事雖然難了點,還難不倒我。大司命、少司命欠我不少人情,他們會幫忙在仙籙上做手腳。放心吧,紫英,妳先下去中陰界躲上一陣子,等風頭過後,我再去接妳回來。」

 

「二叔,萬事拜託。」

 

「我們回去吧!」韶宮道:「讓大哥發現妳出來這麼久,又要發火了。」

 

 

 

★★★★★★★★★★★★★★★★★★★★★★★★★★★

「為什麼坐立不安?」慕玄幾度拿起拂雷琴又放下,自言自語道。

 

  自從聽到紫英不願嫁入東宮,他毫無喜悅,心上像是堆了幾個大石頭。太子迎娶紫英的事,如箭在絃,不得不發。慕玄明白紫英能抗拒這樁婚事的機率幾乎等於零。她要用什麼方法,慕玄心底也有個方向。雖然他們不過見過兩次面,可是在一回又一回書信往來中,慕玄可算是她的知己。因為如此,慕玄才更擔心。

 

「你沒回家準備來我家提親?」韶宮不知從那裡冒出來。

 

慕玄馬上迎上來,「紫英若要詐死,事後打算如何善後?」

 

韶宮怪聲叫道:「你怎知紫英要詐死?」

 

「我就是知道。紫英怎麼說?」慕玄不停的追問。

 

韶宮道:「沒趣。本來要你再擔心一下的。」遂將紫英的計策扼要的說了一遍,「如何?我就說你對她太沒信心,你就不信。」

 

慕玄道:「詐死不難,難的是後續要如何隱藏行蹤才能不被發現。紫英的元神藏在神壇中三天,配合神斷草的藥力是不錯,可是去中陰界,我覺得有點蹊蹺。她要怎麼下去?就算可以魚目混珠,混過諸多天兵天將的盤查,她的命星又要如何轉移?仙體要如何保存?要知道只要她元神未滅,一離開神壇,命星就會閃耀起來,這樣很快就被發現。她還有和你說什麼嗎?」

 

「沒了,就這些。」韶宮聳聳肩,「慕玄,你擔心的這部份,我已經打點好了。你認為這個計策不好?」

 

「太完美了,反而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讓人倍感不安。」慕玄眉頭皺得更緊。

 

「放心好了,有我盯著呢,不會讓她出亂子的。」韶宮拍胸脯保證。

 

慕玄無力看了韶宮一眼,心道:就是有你,我才更擔心。

 

該來的還是要來,距離入東宮的大婚之期只剩六個時辰。

 

鳳儀宮早就忙翻了天,早在三天前進進出出,來來往往的人從沒停過。連皇后都過來鳳儀宮坐鎮,累得韶宮想溜進去和紫英說句話都沒有機會。

 

紫英一如往常,柔順的讓一眾侍女、宮娥、一層又一層,一件一件的穿上婚禮用大禮服。臉上畫了濃妝,更有一種雍容高貴,母儀六宮的風範。

 

時近午夜,宮內還忙成一團。芙蓉端了一杯茶進來內殿,「姐姐,妳要的茶來了。」

 

「怎麼是妳去倒茶?其他人呢?」紫英問道。

 

「皇后說陪嫁的雲緞不對,大家都去找合適的彩緞了。我正好有空,姐姐,妳先喝茶吧!累了一天,明天還要再忙一天。」

 

「放著吧,我等一下再喝。」紫英柔聲說道。

 

芙蓉把熱茶放下,隨手把門關上,退了出去。紫英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想起幾天前她求母后收芙蓉為義妹,隨她嫁到東宮時,母親訝異的眼神。她向母親攤牌,言明她已經失明,不能嫁進東宮。若是嫁過去,肯定會被發現。鳳族嫁了有殘疾的公主入東宮,日後在天界,誰敢再與鳳族結親。

 

皇后原以為眼疾只是小傷,沒想到竟如此嚴重,當下驚得六神無主,若是讓君皇知情,紫英肯定會受到非常恐怖的家法處罰。紫英在此時進言,如果將小花神芙蓉收為義妹,隨她一起進宮。那時太子不得不受她這份人情,日後也不會對她太過為難。

 

皇后想想也頗有些道理,將這事稟了君皇,當下收了芙蓉為義女,隨紫英入宮。

 

紫英收回思緒,高聲道:「來人。」

 

「公主,有什麼吩咐?」

 

「去請母后過來。」

 

宮娥正要退出,紫英又說道:「慢著。把藥箱裡的冰片拿來,我頭痛得很。」

 

「是。」宮娥匆匆的出去,不一會兒,捧著藥箱過來。

 

皇后也在此時過來,道:「怎麼了?會緊張嗎?別怕,母后出嫁時,也像妳這樣,過了今晚就好了。」

 

紫英道:「已過了子時了嗎?」

 

「是呀,丑時了。」皇后看了窗外的天色答道。

 

紫英氣息不穩的喘息道:「母后,我的頭好疼。」語罷,摸了幾片冰片含在口裡。

 

「頭疼?怎麼忽然如此?」皇后有點擔心,「來人,快去請大夫過來看看。」

 

紫英站起身來,「不.不用………」含在口中的冰片全都嘔了出來,身子有如折翼的小鳥,轉了一轉,就這麼倒地不起。

 

「公主!」

 

「紫英!」

 

「快來人啊!」

 

鳳儀宮內外亂成一片,皇后的貼身婢女,氣急敗壞的衝來朱闕宮報訊。「君皇,不好了,公主…公主她……她……」

 

  宗商正在大殿和閤族親貴,商量著迎親的細節,聞言不禁皺起眉頭,斥道:「都什麼時候了,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婢女跪伏在地,泣不成聲,道:「公主薨逝了。皇后要君皇速往鳳儀宮。」

 

宗商大驚而起,「什麼?怎麼會如此?」朱闕宮一陣譁然。

 

  「我…我……我們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公主忽然說她頭痛,皇后要奴婢去請大夫,公主就……倒地不起了。」婢女淚流滿面,還是清楚交代了事情的經過。

 

  韶宮七情上臉,哭叫道:「我不信!紫英,妳怎麼沒見見二叔就走了。」轉身就往外跑去。

 

  「二弟,站住。你給我回來。」宗商大喝一聲。

 

  韶宮一邊抹淚一邊說道:「我要去見紫英,一定是那裡出錯了,怎會如此?」

 

  宗商兩眼血絲滿佈,沉聲喝道:「所有人都不准離開朱闕宮,更不准把這消息透露出去,違者斬。韶宮,你和我來。」

 

  韶宮心想:就算你不要我來,我也非跟著你不可。

 

  宗商默不作聲和韶宮趕去鳳儀宮,一路上他都沒說話,韶宮憋了滿肚子的話,不知有多痛苦。

 

  鳳儀宮就在眼前,宗商停下腳步,霍然轉身道:「紫英在大婚當天忽然死去,天帝必定以為我鳳族對這樁婚事不滿,必生疑忌,這該如何是好?」

 

  韶宮道:「這種事誰能預料?若是婚禮取消,鳳族的顏面大失,才是最重要的事。天帝對鳳族一直信任有加,猜忌云云,只是大哥多慮了。」

 

  宗商道:「你有什麼想法,不妨說出來聽聽。」

 

  「先去看看紫英吧。」韶宮心掛著紫英的安危,「至少先確定她的生死,再來打算後續的事。唉!」

 

  宗商和韶宮才跨進鳳儀宮,皇后早就等在大殿,殿內亂紛紛跪了一地的宮娥和侍婢。

 

  負責來診病的仙醫,慌忙跪伏於地,顫聲道:「君皇恕罪!公主已薨,老臣也查不出病因。」

 

  宗商寒著臉,望著紫英,沉默不語。

 

  「紫英,妳父皇和二叔來看妳了。妳睜開眼看看他們呀!」皇后悲叫著愛女的名字,房中一干女眷更是哭得悲切。

 

  紫英盛裝躺在床上,有如睡著了一般。臉上沒有一絲痛苦,走得十分安詳。

 

  韶宮探了紫英脈象,已無任何生息。明知她是詐死,仍忍不住心痛。眼尾瞥見在一旁暗自流淚的小花神芙蓉,想起紫英的託付。他長身而起,拉著宗商到外面。

 

  「大哥,鳳族丟不起這個人。等一下,太子迎親的車駕就要到了,總不能讓他們空車而返吧?」

 

  「紫英已死,她又沒有其他姐妹,現今此時,要到那裡去找個公主嫁給太子?」宗商懊惱的說道。

 

韶宮道:「大嫂前兩天不是收了芙蓉做義女,就讓芙蓉代紫英嫁入東宮,反正所有的東西都是現成的,先前太子不是和這個小花神有私情?現在我們隆重的把他的心上人送進宮,太子以後想不賣我們人情都不行。」

 

「太子不會聲張嗎?」宗商疑道。

 

韶宮道:「芙蓉再怎麼說也算是我鳳族公主。我們依約嫁公主給他,他還有什麼好報怨的?大哥,快下決斷,再拖下去,真要讓全天界都知道這件醜事嗎?」

 

宗商點頭,正要轉身去鳳儀宮,韶宮叫住了他。

 

「大哥,紫英的仙體我先帶走安葬了。現下先隱密的把事情處理好,才不會留人話柄。」

 

宗商素來少有七情的臉露出無比哀傷的神情,點頭道:「韶宮,你與紫英最相契,找個她最喜歡的地方,不要委屈了她。她是我鳳族最…最美的公主,紫英……我的好女兒啊。」最後兩句,宗商忍不住哽咽。雖然對紫英一直很嚴厲,到了這個時候,仍希望給她最好的歸骨所,實是天下父母心。

 

「大哥,我曉得的。」韶宮進房,把宗商的決定告知皇后。

 

「不!」皇后難以接受,哭叫道:「為什麼要由芙蓉代嫁?還不能發喪?!」語罷,淚如雨下。宗商摟住皇后頻頻勸慰,待皇后漸漸平靜下來,宗商使了個眼色給韶宮。韶宮抱起紫英,快步往外騰雲疾去。

 

韶宮抱著紫英的仙體往太清境直飆,慕玄受太子暾的邀請,隨著太子一起去鳳族迎親,不在太清境。韶宮闖入慕玄的居處,把紫英放在床上,拉了床被給她蓋上,輕輕撫著她的頭髮,道:「紫英,撐住。等慕玄回來,我們再一起送妳下中陰界去。」韶宮關上房門,快速的登上雲端,飛回鳳族。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750785

 回應文章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27 19:48

閨怨
嶺上寒梅幾樹開,西風人瘦影徘徊。
啼鵑已送千山隔,空向佳人泣鏡臺。

這是明朝女詩人葉小鸞的閨怨詩
紫英詐死避婚,想到自古許多女子因婚姻帶來的不幸
如明永甯公主朱堯媖(1567-1594)、葉小鸞(1616-1632)
葉小鸞出身書香門第,三姊妹及母親沈宜修皆能詩文
這位女詩人在結婚前幾日就魂歸離恨天
她沒能像杜麗娘演繹一場還魂記
也沒有菲兒替她找到詐死的法門
只得由姐姐葉小紈來寫三姊妹的《鴛鴦夢》
《鴛鴦夢》中,惠百芳是葉小紈的化身
意在劇中這樣說:「想我輩負此才具,不得一顯當世,那多少蛙鳴雀嗓的暢,好是冷入齒也。」
不平於才能受到壓抑。「命蹇才無用」是葉氏三姊妹這樣的才女的悲劇命運,也是封建社會中大多數女性的人生悲劇。
看來婚姻決定一個女子的命運
明清是封建制度的極點,也是女性地位最低落的年代
紫英會投胎在那個時代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28 20:52 回覆:

景寔晚安,早上跑去醫院玩了一趙心電圖加一堆balabala的

古代的女子幾乎很難有什麼善終的。尤其是公主,說得好聽叫公主,說難聽一點,比平民百姓還不如

故事中的鳳族的公主有如活死人,雖然是神仙,也只是家族維繫權勢的工具,沒有一點自主。她的死,家人擔心的是只是失勢以及顏面而已

永寧公主和葉小鸞都是封建社會下的犧牲品,之後的貞節牌坊更是血淚斑斑

紫英會投生在一個屬於自己的朝代,故事是虛構,所以朝代也是虛構的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26 02:18

恨天崖!天人恨天乃有此崖;地上之人想上天,登上崖頂仍不夠高,恨天太高之崖乃稱之恨天崖!哈哈哈,都是不滿現況!

請教:「如弓在弦」是否筆誤?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26 08:54 回覆:

陸桑早啊!

如弓在弦是如箭在弦,我打錯字了。昏倒~~~

謝謝陸桑勘誤。

故事中有些人名地名都和未來的情節發展有關。甚至和龍城傳說有關。

恨天崖也有一段悲淒的故事,後來成為倍受詛咒的禁地。哈哈哈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25 21:02
現在紫英真的詐死
詐就是欺的意思
這個鳳族家庭
父母欺壓女兒,要讓她成為攀龍的燕雀
女兒只好以「詐」回覆父母的威權
只是紫英如何善後
過程似乎有些複雜、又精彩
聽說還要卡在中陰界(中陰,或稱中有,佛家認為生命結束後,到下一期生命開始之前,的中間存在狀態)
希望她能如鏡花緣的花仙子,到凡間一展抱負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25 22:15 回覆:

景寔晚安

越是乖巧的孩子,越是壓抑自己的本性

在我那個填鴨式兼一言堂的年代,有個小孩想念文學,被家裡的人強迫念了醫科,在放榜的那天,他把榜單放在家裡的飯桌上,當天晚上,上吊自殺了。這是我在新聞上看到的。紫英也是,她明知太子暾心有所屬,還要嫁到東宮去,那種感受,明明知道自己在這段感情中是第三者,卻不得退出心高氣傲的她,怎麼忍得了這口氣。所以她的反抗就是在結婚當天死去。她不但反抗了父母,也反抗了整個家族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25 22:17 回覆:
呵呵呵,到凡間一展抱負嗎?應該也有吧!歷劫才是開心

三點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25 17:39
祝福吉祥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0-25 21:17 回覆:
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