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個案事件25之23 裏應外合
2009/12/24 21:54:09瀏覽445|回應0|推薦6

元旦假期將至,此時最怕禁足的恐怕就是龍哥了,連上有他這樣的人,雖然很頭痛,但也讓我不那麼無聊,常常須與他展開鬥智遊戲,既好氣又好笑。

 

許多人反應,已經叫不動龍哥了,講他什麼,他都不聽,之前他所犯的錯,處分都太輕,也許他心裡正暗自偷笑著:「哈!你們又奈我何?」所以,說真格的,我們很想他。據稱他站哨時仍會趁別人不注意時大打瞌睡。二個星期前,他衛哨失職,給他機會暫未處份,最後他在作文簿上寫著、也修書給我,說他快受不了了!學長臭屁王對他很兇!龍哥並打小報告,指稱臭屁王等人站哨時買水、買便當、睡覺,信末還說:「千萬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向連長關老大回報此事。未免變成誣告,關老大即召來二人當面對質。龍哥這傢伙這下又不敢承認,顯見多半是不光明的手法,八成不是真的事實、這與龍哥的成名信手法如出一轍。當天我便邀請龍哥的父母過來,可惜失算,就只因讓他與母親先獨處一個小時(當時連上正在開榮團會),龍哥趁機一面倒地告狀又有人欺負他。等到我想與他父母好好談談時,家長已先入為主,片面地指責部隊裡有老兵欺負新兵。他那些在旁的姊姊們,也無奈的搖搖頭,龍哥呢?大概又洋洋得意於使出他唯一的這招狐假虎(母老虎媽媽)威吧!真想修理他!

 

隔沒幾日,下午的哨所衛兵來電話,說龍哥又當場打瞌睡。好啊,逮到機會了!他一下哨,我就先做筆錄。龍哥不承認睡覺,只說眼睛有閉一下、精神不太好。我因沒有當場抓到,要關他禁閉,理由較牽強些,但禁足總該可以吧!正當該要禁他足或關禁閉, 還在反覆思量時,他竟跑來,正眼不敢看我,可憐的說 :

 

「報告輔導長,剛剛我家人打電話來,說我女朋友出車禍,我想去台北看她!可不可以?」

 

媽的!什麼時候他又有女朋友了?這麼不高明的謊話,也敢拿來騙我。我當然不以為意,不太想理會他,但有一陣子未與他家人聯絡了,該打通電話問候!

 

「喂!請問是龍哥的家人嗎?家裡還好吧?…..還好,沒有發生什麼事吧!….沒有!沒有人怎麼樣吧!...,那就好!因為龍哥剛剛來請假,說他女朋友車禍受傷,他想去看她、照顧她..所以...」

 

「沒這回事!他沒有女朋友,更沒有車禍受傷!再說,就算她有女朋友車禍受傷,他在當兵,我們家這麼多人,也不需要他幫忙照顧,他只要不出事就阿彌陀佛了!輔導長,你千萬不要被他騙了,我們全家除了我婆婆之外,誰都知道小龍這些謊言,但請不要說這是我講的,他會告訴我婆婆,她老人家年紀大聽不進去,那會讓我很難做人,甚至引起全家大亂,所以…..」接電話的是她的嫂嫂。

 

「我知道了!我不予理會,先看他下一步怎麼做,再說吧!」

 

於是,我叫龍哥請家人自己打電話過來說明情況,然而他大嫂又來電了....

 

「輔導長,小龍剛剛又打電話來,我婆婆恰好不在,她不知道情況,要是我婆婆接到電話,她一定會要求你們放他假,讓你們很難做。你們可以不讓小龍打電話嗎?我們都希望把他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壞毛病改掉,學習獨立、誠實,你知道嗎?他以前為了不想上高中,曾謊稱學校有人打他,甚至說有人寫信恐嚇他,他家人不明真相,還幫他去警察局報案,最後是被我先生識破,才沒將事情鬧大。告訴你這些,是希望你更了解他的過往,很多事情連他母親都還不曉得,我們也不敢讓她知道,因為在她心目中,她兒子只會被欺負,不會做壞事的!」

 

於是,我交代安全士官,不可再讓龍哥靠近電話,看他虎視耽耽又不得其門而入,我沾沾自喜已圍堵他這一道防線,卻沒想到…,當晚,他家人再度來電。

 

「輔導長嗎?小龍他確實有女朋友,最近車禍,在台北,這件事只有我知道,他嫂嫂姊姊都不曉得,希望你們能放他假,讓他去看看,可以嗎?」  

 

我咧!! 這家人在玩諜對諜嗎? 怎麼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秘密。我很篤定地說:

 

「伯母,龍哥最近又衛哨失職,這對他而言是非常危險的事,也對我們連隊造成極大的困擾,必須接受處分,您說是要送關禁閉或是禁足?您若擔心他,明天營區開放會客,您可以過來看他,但我不能准他假。他剛才也向我承認,女朋友的事是假的,您也不必幫他說謊了!」

 

當我是白痴呀!倒是奇怪,龍哥是怎麼和他老母串上的?

 

原來百密中仍有一疏,龍哥見狀連上的電話打不成,竟跑到隔壁的軍閥連去打,果真是為求放假不擇手段,他甚至用相同的謊話去找副連長吐假呢!所以十分鐘後,我把他找來,總要安撫他一番!

 

「你母親已經答應明天要來會客,這幾天你就安心留在連上,你自己做錯事,就要接受處分,這次不讓你休假,一方面是要訓練你長大獨立,不要老想依賴家人幫你做東做西、擦屁股,老讓他們操心,你也該好好去與別人交往、建立起友情,不能孤立於社會上,對不對?」

 

龍哥低頭,無言以對,似有不甘,見狀計策不成,大概只能恨我技高一籌吧!不過,半小時後,龍哥他大嫂的弟弟,開計程車的,倒是又打電話來抱怨(我真是全家人的輔導長!)。不過他說的話,於我心有戚戚焉呀!

 

「輔導長,你可不可以騙他家人,營區的會客時間有限制,讓他們只在中午吃飯時間會個兩個小時就好了,每回為了會他的客,我們所有人都得停下手邊的事! 我看小龍那種畏苦怕難的樣子和扯謊行為,要是我兒子, 我老早打死他了,我也是當過兵的,哪有人當成這樣的!」

 

「你的心情,我確實能體會!」可不是嗎?我確實能體會。要是我兒子,我也想打死他 。

 

元旦過後,我休假回來,一問之下,知道龍哥全程留守,我展露出勝利式的微笑,暗想:「這次你想耍手段,耍不成了吧!看你下次還要用什麼招數!」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362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