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緬甸 D8-10] 登高蒲甘
2019/04/10 19:12:23瀏覽1347|回應0|推薦19

[緬甸 D8-10] 登高蒲甘 Bagan

娘烏的是日考驗

挑戰過中南半島所有國家的夜臥火車,到緬甸也不想錯過,即使每個人都緬甸的火車多可怕,像坐在洗衣機內上下左右顛旋,但我還是執意要嘗試。1/2  9:00pm 我坐上由曼德勒開往蒲甘的火車,除了車速慢(時速30km),共搭了7小時以外,車況或顛簸情況不嚴重,比想像中好很多。只是不幸整個車廂內,就只有坐我周圍附近的三個年輕人抽煙,這讓我十分煩躁。只能說運氣不佳,雖然緬甸人水平不高,但大部分人都是和善羞怯的。火車最後在4:00抵達蒲甘車站。 

到達車站後,我在站外等來了一台雙條車,車裡的人都要一起進蒲甘外圍的小鎮-娘烏 (Nyaung) 。蒲甘主要分為三區,由北而南分別是:娘烏、舊蒲甘和新蒲甘。舊蒲甘是昔日王城所在地,如今遍布佛塔,娘烏及新蒲甘則是當地居民及旅館聚集地。雙條車在娘烏鎮入口被檢查哨攔了下來,說是每個人要交30美元的門票,這引起車上許多乘客的反彈,大家質疑為何要門票,我則記得只需20美元啊? 看守的士兵說新年度漲價了,但是門票來不急印。也就是30美元隨他喊也死無對證。大伙兒僵持了半小時,見士兵毫無軟化之意,也奈何不了他,只好乖乖付錢。

這些乘客中說話特別有力量的是位名叫稻子的先生,他來自湖南,和他一起的還有兩位中國女孩。於是我們約好一起去找住宿的地方。稻子先生似乎人生閱歷豐富,偶爾便見他開導著中國女孩,看來是個正能量極強的先進。我們先詢問第一家民宿,大伙兒不盡滿意,於是約好一起吃早餐,然後分頭找再會合。

這地方的標準早餐清淡爽口,是印度甩餅加糖粉,有時會加一顆荷包蛋,非常開胃。接著稻子先生很熱心,神通廣大竟找到了一家新開的民宿Pann Cherry G.H.,聽說有好幾間房間,他興奮地回來告訴我們,還說他遇到另一位他們在仰光遇到的阿根廷女生也要一起住。不料此時那兩位中國女生毫不領情,說她們決定住在第一家民宿。稻子先生非常生氣,說道好心被雷親。我也覺得納悶。

Pann Cherry G.H.的位置在娘烏的中心,位置更好,像是剛整修過,房間通風明亮,給我的印象非常好。我與稻子先生共享一個房間,也說好和他及阿根廷女生一起走蒲甘的行程。於是我們天真的以為租輛腳踏車,就可以在據說不大的蒲甘來去自如。

我們首先參觀了距離民宿最近的瑞西貢佛塔(Shwe zi gon Paya)。這座佛塔不像其他佛塔隱身在叢林裡,是蒲甘第一座、也是香火最鼎盛、被保存最好的佛塔,她更是仰光大金塔設計的原型。瑞西貢佛塔供奉了佛牙的複製品,許多遊客都遵循著慣例繞塔而行,彷彿如此可以與佛相應,消除惡業。由於天氣炎熱,我們赤腳踩在佛寺裡,不一會兒就必須躲進亭子蔽日一下,來來回回就在此駐足許久。 

接著我們往叢林冒險去。從旅館有兩條平行的公路可通往佛塔區,我們先走北線的 Bagan-Nyaung U Rd. 。這條馬路或上或下,並非一路平坦,非常考驗體力,尤其頂著大太陽,更是意志力的磨練。約騎過半個小時後,我們看到第一座小佛塔,是座不知名的野塔。在蒲甘平原上像這樣的野塔不計其數,它們都散落於公路旁的荒煙蔓草中,要靠近佛塔更需騎進黃土裡。憑著腳踏車,並非是善其事的利器選擇。於是在汗水淋漓與體力消耗的雙重折磨下,我打算先回民宿休息片刻,再做下一步打算。畢竟昨晚搭夜車也沒睡好,現在需要先讓能量恢復才行。但兩位朋友想一鼓作氣、多看些古蹟,於是兩造便分道揚鑣。

這是我在蒲甘做的正確選擇,回民宿的我先是沖澡補眠,再醒來時又是一尾活龍。這一回我狠下心就去租了輛autobike,我深覺這才是對的工具,不用傻傻地踩踏對抗無聲的路基。於是循著地圖在黃昏時分,我爬上了最有人氣的瑞杉多佛塔(Shwe san daw Paya)。

此時的瑞杉多早已人滿為患,想要卡個位都困難。眼前的蒲甘有著無數大小佛塔,錯落於平原之中。數大就是美,她們形成一片塔林,在霞光照映之下,僅剩片片殘影,隨著太陽的角度越低,殘影又變成剪影。當夕陽最後落在伊洛瓦底冮上的雲霧裡,大家有默契地鼓起掌來。送走夕陽,也送走人生中獨一無二的一天。金光無私地灑在每個人身上,此時此刻每個人的心最接近,沒有國家種族的界線,夕陽對每一個人都公平。

回到民宿,稻子先生告訴我他們中暑了,他有頭痛發燒的症狀,開始食不下嚥,慵懶地只想躺在床上。於是我展開照顧病人的行程。

旅行是需要體力的,適時調整體能不逞強,常是被旅人忽略的守則。我慶幸沒有憑著傻勁掉進蒲甘的漩渦中,蒲甘開給我的第一道考題 - 認清她的真面目,不要對抗大自然的殘酷,我如履薄冰地通過試煉。

日出日落佛塔中 

佛塔之於蒲甘,猶如禪寺之於京都。看不完,也沒必要看完。1/4 在蒲甘的第二天,我仍計畫租一日240NT的E-bike,要去更遠的範圍,然後隨心情、緣份,哪個佛塔有緣就多待一會。 

這一天我仍要再回到瑞杉多塔看日出,這座佛塔共有三層,因為它夠高,而且每一層繞塔一周的範圍都可站不少人,因此無論是看日出日落,它都很適合,也都擠滿有興緻的遊客。惟因上塔的階梯有些陡峭,務必非常小心。 

在等看日出的同時,來自世界各國的人早早就排排站在腳架後方。此時我只想閉目養神,聽見有人用我熟悉的語言開始瞎哈拉。我用眼偷瞄一下,是她!在曼德勒山遇到的台灣女生,曾吹噓遇到當地人多熱情載她上山的女子。她一直與某位男生大談緬甸經,好一副老鳥的姿態,我好想叫她閉嘴。一位帶著專業相機的大哥於是在她講話的同時偶而吐嘈她,讓她碰軟釘子,我覺得很有趣。聽得出來他在挫她的銳氣。

緊接著,太陽突破雲層冉冉上升,速度比想像中更快,天空像煙火一樣瞬間轉換,一下子就被火紅的太陽染成橙紅。前方的樹叢冒起一層層霧氣,那是朝露被蒸融後產生的塵煙,朦朧之中眼前景象彷彿罩上一層薄紗,夢幻地不切實際。就在此時,遠方的熱氣球一顆接一顆陸續升空,從佛塔之間騰空升起,遠近交錯,場面極是壯觀,看台上快門聲此起彼落,一按就是一幅凝住時間的油畫。蒲甘之美,完全不同於以往所見。日出、佛塔、熱氣球,此時誰是主角已不重要。 

話說蒲甘王朝曾是緬甸歷史上第一個統一、也是最強盛的朝代,在12世紀的中南半島上,唯有南邊的吳哥王朝可與之匹敵。西元1044年,出身自緬族的阿奴律陀王統一了緬甸,他以上座部(小乘)佛教為國教,廣建佛塔,廣納僧眾,被喻為緬甸的阿育王。

受此教化,虔誠的緬甸人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能捐獻一座佛塔,寧可自己住草蓬、捨吃穿也要傾畢生的財力與精力去蓋佛塔。蒲甘因此擁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寺院與佛塔,鼎盛時期曾多達四萬座,也因此被稱為『四萬佛塔之城』。燦爛的佛教文明在此開出美麗的花朵,見證帝國曾經富強。對比於現在仍有許多緬甸人尚且住在用茅草、木板搭起的高腳屋裡,衰敗過的緬甸如今充滿了衝突與對比。(蒲甘王朝最後於1287年為蒙古所滅)

看罷日出,我戀戀不捨。在佛塔上文青上身,想找人幫忙拍照,於是那位攝影師張大哥就成了我的請託對象。原以為張大哥是台灣人,他卻說來自上海。他八卦剛剛那位女生一直糾纏大陸男生,在仰光就露餡了....原來他不僅有攝影眼,也在洞察周遭人事。後來我們彼此互拍,大哥非常有耐心,拍人像不擅長的我,每每幫他拍的相片沒拍好,他從不點破我構圖敗筆處,先是讚美,再慢慢引導我重拍一張,既不傷人又可達到目的。真心覺得這個人體貼入微,是可以交的朋友,於是我們互留微信。 

在蒲甘這片無量的佛塔之中,個個有其特色。有最美的阿南達佛塔(Ananda Temple)、最雄偉如金字塔的達瑪央吉佛塔(Damma yan gyi Paya),有室內空間最高的達賓瑜佛塔(That byin hyu Temple),也有造型相仿如紅寶石的蘇拉曼尼佛塔(Sula mani Pagoda)、提羅敏羅佛塔(Htilominlo Temple),以及馬努哈佛塔(Manuha Paya),塔內立佛、臥佛,不一而足。我想,這芸芸佛塔之間,只有被我們交會的那些,對我們而言才是有意義的存在,彷彿在它們建造之初,就已經預言我們的相見,為了這個相見,或許已等待千年。

我騎著E-bike,盡情探險其中。蒲甘的佛塔都可免費參觀,如果需要門票,肯定會大失血一番,這國家真是佛心來著。 

一早便出門的我,中午回旅館小憩,與稻子也閒話家常起來。原籍廣州的稻子先生,在中國經濟起飛前,於廣東以30萬買房,後來他在漲到180萬時賣掉大賺一筆。他現在又把目標放在湖南。稻子本身是60年代知識份子,參加過六四運動。買房讓他事業有成,得以提前退休雲遊四海,這次來緬甸也是想找商機、體悟人生,或許可圖個柚木生意做做。他告訴我仰光的翁山市場二樓,有位留英的本土畫家,曾得過國際大賽獎項,可以買他的畫來投資。他認為這位成名畫家,技法成熟,是未來潛力股。我想這人真有生意眼光,難怪會成功,我們連冒險都不太敢。 

我與稻子也分享在塔頂的趣事,分享遇到一見如故攝影師張大哥的經過,也讓他看看日出美麗的照片。有趣的是稻子發現,張大哥竟是他在另一個城市的室友,他們後來也變朋友,我驚覺世界真小、真奇妙啊。 

日落伊洛瓦底江 

誰說夕陽一定要在佛塔上看,傍晚我在路上就看到令我激動的畫面 - 一條日光大道。我立馬將車停下來,拍個過癮。金色的陽光將前方的道路與街車完全籠罩,只剩令人遐想的背影與輪廓,像不像國家地理雜誌的年度風㬌照? 

除了爬上瑞杉多佛㙮看蒲甘最美的日落,伊洛瓦底江畔的夕陽是一絕。拍完馬路上的夕陽金光,再趕到碼頭意圖留住該日餘暉,卻只剩伊洛瓦底江的殘紅。黃昏的碼頭有人送往迎來,船進船出,忽覺人生也像渡口,一渡如一世,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但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 

匆匆來到最後一天,忽想漫遊蒲甘,連單車都不想租了,就用雙腳走進世界遺產中,安靜待在個定點就好。 

在蒲甘慢活了三天,第一天騎腳踏車(很累、非常累),第二天改租E-bike來騎,第三天走路兜風,越來越喜歡這裡,隨便找一座佛寺、一座佛塔,就可讓你或閱讀、或沈思,而且住到好民宿,因緣際會認識幾位很Nice的大陸朋友,更是人生樂事。 

原以為來到蒲甘,只有代表舊王朝的佛塔可看,一定很無聊,誰料光是令人讚嘆的日出與夕陽,就讓人腎上腺素激昂,更何況還有美食與好天氣,難怪阿昶也想來此地開民宿。蒲甘,應該會有一天,我想再回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25421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