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泰北4] 美斯樂,在那遙遠的地方
2014/02/11 02:12:14瀏覽1224|回應1|推薦13


旅行的感謝

出國自助旅行時,我喜歡一早就出門,趁著人少去感受城市的甦醒。此時朝陽初起光線正美,早起的人兒多和善,散發著溫柔與法喜,步行其間最能觸及城市的深處靈魂。

我走出民宿所在的巷弄,就在轉角處有座佛寺。與一般佛寺不同之處,在於她的色調較為厚重低調,寺內的大殿都被高聳的林木包圍住,十分清幽。我在此處安步當車,偶而敲敲佛鐘,聽鳥語、聞花香,感覺這和煦的晨光猶如奶油將天地滋潤與融合。這佛寺很大可以再往後山逛去,我沒有再往幽處走,只是適可而止的淺嘗, 漫無目的地行走。忽然我看到一座布告欄,說是在慶祝這座廟宇,原來這座佛寺是清萊的玉佛寺,百年前曾經安放過泰國國寶玉佛。我當下忽覺驚喜,驚喜自己不經意的幸運,驚喜眼前的美好,感謝老天,好像自己是受到祝福而來到這裡的,願把這股幸運迴向給十方眾生。

幫助他! 美斯樂

回到民宿用完早餐,我即將起身到一個我慕名已久的聖地美斯樂(Mae Salong)。美斯樂是一個快被台灣人遺忘之地,但美斯樂與台灣卻有密不可分的淵源。相信大家都看過當年在台灣紅極一時的電影--異域,這部電影講的正是美斯樂孤軍的故事。國共內戰大陸淪陷後,一群當時無法隨國民黨撤退來台的人,目前大多數都散居在美斯樂一帶。我知道這個地方,卻是從小時候聽費玉清唱過一首叫美斯樂的歌曲開始的,歌詞中唱著"幫助他! 美斯樂,看我們能做些什麼! " 那個時代最具指標性的公益活動不是"飢餓三十",而是"送炭到泰北"。泰北就是指美斯樂。

由清萊要到美斯樂,可以搭往美塞方向的巴士在pa sang下車,再轉乘雙條車上山。這裡的雙條會等人載滿八人才開,所以會等多久並不一定,你也能包車上山,但一車要價是500Baht。我抵達pa sang的時間剛好是11:00。在雙條停車處等了半小時,都沒有半個人來,於是跑到旁邊的米店去詢問,有位姑娘便請我坐下來等。這姑娘是從美斯樂下來討生活的,米店剛好在路口,所以無論是附近的居民,或是美斯樂山上的華人,都會來這裡買米,只見她忙進忙出,生意好的不得了。小女生告訴我,她的姐姐也在台灣,我問她想不想來台灣,她說放不下先生,原來她小小年紀已經嫁人,這家店就是他先生開的店,原來她還是老闆娘呢。說著說著,看到一對外國人來,她告訴我可以和他們一同包車,我想有人可分擔總是划算一些。

那對外國夫婦要先去用餐,又讓我等了半刻,後來我才發現他們是自己開車來的,於是我問他們可以載我一程嗎,他們說Sure!就這樣我告別了雙條司機與熱心的小老闆娘,終於要上山去。

上美斯樂的路彎彎曲曲,盡是草原景色,風光明媚,非常漂亮,就好像未過度開發前的清境農場一樣。雖然日正當中,但山上的氣候乾爽,反而覺得此時的溫度剛好,增一度太熱,減一度則太寒。那對外國夫婦是法國人,開起山路來猶如終極殺陣般很殺,沿途美麗經典的山光雲影,都被快速瀏覽經過,我覺得好可惜。說是如此,這段路也開了將近一個半小時,最後GPS指示到了美斯樂,但他們竟不知該去哪兒玩。因為我看到7-11及新生旅館已開過頭,也感覺到該處應是中心點了,就趕在段希文將軍墓前下車。他們問我說美斯樂有甚麼好玩,我便說明有關蔣介石撤軍的故事,法國佬恍然大悟地說他聽過這故事。其實這裡已經不只是華人緬懷歷史的地方,近年來泰國政府推動觀光不遺餘力,這些美麗的山村,自然也被發掘並重視了,於是在美斯樂也有越來越多民宿的趨勢。



美斯樂的等待

我往回走到新生旅館,這家民宿也是美斯樂的地標之一。老闆賀大哥親切地招呼我,告訴我哪裡可以賞景,問我明日幾時下山,把一切都確定後,我終於可以躺在軟綿綿的床上休息片刻,當下真像被放回海洋裡游的魚一樣自由自在。

可是陽光難馴,我雖見懶,也不可辜負時光,於是便背好腳架,帶著相機 出 門 去。首先是經過喧騰的市場,望見竟有賣油條豆漿的攤子,我走了過去,看到老闆娘的圍兜上還有台北寧夏夜市的字樣,我向老闆娘問起由來,她說自己的女兒在台北,就在寧夏夜市賣著家鄉早點呢!真有道是天涯何處不相逢!

小市集裡有許多婦女身著傳統服裝,身材袖珍,非常特別。有如來自邊疆的少數民族,她們面帶微笑,靦腆而友善。看著那位婦女配飾繁複的衣著,身上鈴鐺不停作響,我跟著她買完菜轉往別處。

原本我想至高處鳥瞰風景,卻跟著她的方向,被吸引去了另一村落。看著路邊斑駁的牆面寫著蔣家寨,我猜想在小山路的盡頭應該就是這聚落。佇立在山路邊,居高望下皆是綠油油的茶園,視野非常廣闊。我把腳架架好,一隻狗向我逼近大叫,引起鄰人的注意,我點點頭後繼續動作。有位婦人對我說,她那裏還有更好的角度可以拍,我示意感謝即轉戰場景。

黃昏時炫麗的彩雲一直在變化,我看著山脈被一塊一塊覆蓋上暗影,天空由青而紫、而橙紅,一天又即將結束。我忽然想著,這裡的人們是否也曾經這樣細數著日子,日復一日的等待,等待有人帶著他們回故鄉、回祖國,等到兩鬢霜白,年華老逝,終於承認這裡是第二個家,新紮的根,今後只能靠自己重建家園。從那一天起美斯樂就不再是過渡的關口,而是新的家鄉。王鼎鈞說過: "所有的故鄉,都是從異鄉演變而來的,故鄉是祖先流浪的最後一站。"美斯樂就是最佳的寫照。正當我陷入自己的歷史懷想時,一位中年男子在我身邊出現。


意外的村落訪談

這位張先生知道我來自台灣,便告訴我在泰國生活的不易。這幾年台灣與美斯樂的關係漸行漸遠,泰國政府貪汙腐敗,老百姓想做什麼,沒有執照都無法動彈,凡事都要靠金錢打通關係,他生活得很辛苦。張先生本來也在城市生活,為了不讓第二代連華語都不會說,才搬回美斯樂。他住的村裡大都是阿卡族人,老一輩的只會說族語,不與外界溝通,也不懂得做生意,所以大家都很窮。他曾試圖做生意,聯合村民提供食宿,但大家都自掃門前雪、防衛心重,讓他鬱鬱不得其志。鄰居的老阿嬤,因為兒女去城裡以後就不再回來,在外面生孩子後也不照顧,就把她送回給父母,於是這裡也有許多孤兒寡婆,十分淒涼,我想著這是怎樣的輪迴因果。

在張先生的描述下,美麗的美斯樂霎時似一部絕望的黑白默片。張先生身強體健一身才華,曾做過土木,打仗時還漆過棺木,自學中醫,還會自己煉藥,卻因沒有執照,滿室藥丸都不能販賣,不見容於泰國社會。我以第三者的眼光看,發覺他並不會當地語言,我認為這會是他生存的一大障礙,如果自己自絕於環境,不去把心房打開,別人的光怎麼進的來?我不是他,無法全盤了解現實狀況,但覺得好可惜。人才為何總是孤獨的呢?是因為他還沒有機會讓人看見,還是他不夠亮?

國慶前夕在美斯樂

話別張先生,方才建議我可以到處拍拍的婦人,邀請我去她家坐坐,一起吃晚餐。她們家簡陋的瓦房,桌上簡陋的飯菜,讓我好不習慣,我婉謝了她,心想著她的故事又是甚麼?

晚餐回到新生旅館的時間有點晚,只好囫圇點一些剩下的菜色,錯過了最有名的雲南豬腳。這一天10/9剛好是雙十節前夕,我竟在美斯樂,陪異域孤軍後裔歡渡國慶,真是奇妙的感受。新生旅館的老闆賀大哥此時正在一旁看小耳朵播放職棒陳偉殷在大聯盟的投球,一面叫好。畢業於台大的賀大哥,學會了台灣人的生意經,與他的哥哥在美斯樂開了第一家民宿,用很微利的方式在異鄉立了足。路邊的茶葉店老闆告訴我這裡生活很不錯,比十幾二十年前好很多,國民黨送給他們台灣的茶種,他們在此種起茶。雖然泰國政府有所限制,但還是一件件克服過來,現在他們都有泰國國籍了,這樣在泰國生活、工作、出國才有保障,當子女們在台灣念書時,他們也常去看小孩呢?我覺得中華民國就是他們的祖國,全世界最愛台灣的,一定有這群人。

在同一片土地上,同一個異鄉裡,有懷才不遇的異鄉客,也有事業有成的茶葉店老闆。是甚麼決定他們的生活與現況,我想是心境、是態度吧!小小的美斯樂,幾個小人物,為我對比出不一樣的人生境地。

被父母遺棄的阿卡族小孩,如此天真可愛,今後的命運何去? 一切也是因緣。無論是樂天親切的豆漿油條媽媽,或是神秘安份的獨居婦人,還是懷才不遇的異鄉客,願上蒼保祐你們。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xonnew&aid=11070649

 回應文章

容嘉bb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14 11:20
我想問如何SET文章首頁可以像你這樣顯示圖片出來??? 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