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611
離心
創作小說 2019/11/19 16:16:37






兩年來,晴文夢見浩南的次數多達五、六次,真的讓她相當訝異。平時意識裡並沒有特別思念的人,原來在潛意識裡,自行尋找思念的出口,在她夢中過起另類的精彩人生了!

開始記述這些並不亞於真實人生的「夢生」之前,我們得先告知讀者這兩人的關係。晴文和浩南,二十七年前相識,曾是同學、情侶,後來成為夫婦,婚姻關係維持了十三年。離婚至今已有十四年,還一直保持君子之交的關係,偶爾約見面吃便飯聊聊雙方近況。但最後的六、七年,因為兩人生活地點的距離關係,只有逢年過節或彼此生日時通信互道祝福,已無見面機會,連現在盛行通訊軟體的視訊功能都不曾使用。

******

1.

而這一系列的夢,就開始於兩年前他們快要重逢的前兩個月吧!先說說第一個。

一個相當短的夢。夢中有個旁觀者,晴文在夢中感覺那人在場又不在似的,隱隱約約好像可以確定那人應該就是浩南。晴文騎著鐵馬,從夢中看來是從左邊往右邊騎,因為有些坡度比較費力,這是去程。不一會兒,畫面轉為由右向左,一路緩坡而降,路相對寬敞,沿途有了房舍的景觀,是歐洲鄉村式的,很美而且綿長,愈騎愈寬廣遼闊,簡直就翻轉西畫中那種在遠方漸縮的透視點。後來,晴文看見夢中畫面開始出現一些摻雜人形、象形字和變形蟲的密碼式圖案,以動畫速度快速蠕動幻變,替夢做了一個漂亮的結尾。

這相當有趣。晴文既是夢的參與者又是旁觀者,她經驗著夢中騎車的身體感,又同時具有觀影者的客觀性。而浩南在夢中也是一個不確定個體,是個旁觀的半參與者。

這個夢讓晴文想起浩南送過她一台單車,當時他還附贈一張自己繪製的「終生保固書」呢!可惜,那台車陪她多年、後來並沒有受到終生保固,最後還幾乎以廢鐵的低價處理掉!所以夢中出現單車與生命中很重要的人物的這種結合,應該不是很難解讀。浩南和晴文對那曾經的「保固承諾與狀態」,透過晴文的夢做了一番回顧與觀望。

晴文回憶這個夢,情緒上是中性的。尤其是夢中那回程的沿途景色,讓她驚艷、感覺平靜。她希望這個夢多少反映了她的某種「反透視」的人生觀,不往一個「透視點」去集聚,而是向四面八方擴展的、綿延的。

2.

那年夏天,晴文終於得緣回去從前長期生活過的地方走走看看、並探視舊友。第二個夢和接下來的幾個夢,都是在浩南和晴文相隔六年再度重逢後所做的。

這個夢是同年八月晴文去威尼斯參觀當代藝術雙年展的最後一天清晨,同宿六人房的一個英國女孩的手機電話鈴聲或是鬧鐘聲把她吵醒後,起床上廁所時想起她有做一個夢。夢中是晴文、浩南和另一位男性的三角關係。雖然比較偏愛的還是浩南,但晴文記得夢中的情感狀態仍是相當中立的。不記得夢中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情節,只隱約記得自己似乎有點困難,無法將一部小型50cc的機車停妥,值得一提的是,那台機車的腳架是單車用的那種。

這個夢再度延續上個夢出現的「單車」物件。觀賞過義大利導演奧狄西嘉執導的「單車失竊記」,也閱讀過吳明益同名小說 「單車失竊記」的晴文,也想找找自己和單車的某種連結與意義。單車在她人生中扮演著什麼樣角色呢?除了是她大半生的代步工具外,也是一種生命態度,一種「慢速」人生的堅持?!這個夢中出現的困難,就是單車竟然要被小型機車驅逐和取代?或是要以一種新混種的外型(機車頭與單車尾)來誘拐她偏離她一向堅持的「正道」?

晴文很慶幸,距離這個夢兩年後,單車仍然是她主要的代步工具。在現今這個快速運轉的世界,除了靠雙腳步行外,單車增加了一點點速度和便利,對習慣更升級速度的人們而言,它已經不太跟得上時代的腳步,然而,對堅持以自己的速度慢行的人而言,這個速度算是剛剛好,可快可慢,決定在你自己的體力和希望沿途風景閃過時留下什麼樣痕跡的意願吧!

3.

再來的這個夢,是同年十一月某天做的,那時晴文已經返回自己現下的居住地好一陣子了。

她發現自己似乎是早上比較容易做夢,尤其是清晨醒後又睡著做的夢特別容易被記住。那天上午記得夢境的最後一幕,是發生在浩南和晴文從前婚姻生活中的閣樓公寓裡。浩南以比較年輕時候的樣子出現,臉上的皮膚青春光潤多了。夢中兩人似乎正要耳鬢廝磨,晴文親吻浩南的左頰,浩南抱起晴文走向放置雙人床墊的角落。這看似正要溫存的開端,並不是那種很激情的、要做愛的前奏,晴文記得夢中情緒很平和、沒多久就悠悠醒轉了。

這個夢似乎應驗著我們習以為的過去,並不真的就是「過去」。它們其實仍然「活著」,有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實相。原來,在另一個夢次元的層面,夢傳達了晴文和浩南仍是一對相愛、和諧的夫妻,所有曾經的恩恩怨怨或遺憾悵然都像被消音了,主角們吐露的是真正的「無念」與「圓滿」。就像同一個月內又一次夢見浩南那樣,近似的基調——和諧、無糾葛、無紛爭。

這接連兩次的夢,讓晴文似乎更了然於心,她感覺到一種帶著祝福的「放下」,感覺到這是雙方繼續自己真實人生的正式和解吧!因為三番兩次夢見浩南畢竟不太尋常,但是夢後並沒有帶來心緒上的混亂,晴文就開始把這些夢當做自己潛意識在做的大掃除,以及處理至今沒有做完、做好的功課。

4.

隔了四個月的這個夢,很有舞臺劇的味道,即使晴文在做夢的當下並不這麼覺得。

這個夢大約有三幕,場景很簡單,是在不同佈景的房間,每個房間內都一定有一張床。浩南應該是出現在第一幕吧,那個空間的牆上或是窗前,出現令人驚訝的遮簾。那遮簾像是刻意裝置上去的塑膠材質的掛飾,而且好幾層。第一層有淺色的底色,罩在上面的第二層是正方形的立體突出物,兩層的顏色對比很大,上面那層的鮮艷桃紅色十分搶眼。

其它兩幕出現的人,有現實中的女性朋友或仰慕但不熟識的女作家。夢中的關係僅是單純朋友來訪那樣。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幕的床單與被單像揉亂的一幅抽象畫,那光影和皺摺的趣味,實在太美了!然後,不知與誰相約在某處會面,夢中隱約知道要去的地方,只有一站捷運的距離,但晴文似乎有點迷路,迷失在有著幽暗背景和潮濕拼石地面的三岔路上。而且末尾迷路的這一段,竟然有電影配樂般的效果,夾雜摩擦石板地的滾輪聲和某男子依稀的配音聲。夢醒當下還清楚記得那配音的內容,但是才過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晴文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那男子究竟呢喃了些什麼!

總之,夢中的晴文後來是拖個行李箱迷路了,要去的地方其實只有一站的近距離而已啊!

這迷途的結尾與有浩南在場開頭的那一幕又有什麼關聯呢?好似還是幸福時光中的一對夫婦或是伴侶,沐浴在夢裡那中性色溫的感情中,其中的浩南似乎總是忙碌的,總是一忽兒就又離開、去處理其它事情。難道,末了拖著行李迷路的晴文就是要去找他?他就在近處,而她就是遍尋不著?這結尾頗有電影「飄」的女主角衝出門外要追那終究失望離去的男主角的味道,而外頭大霧彌漫,找與不找,都留待明天再說吧!

5.

隔了一個月後,晴文又得一浩南夢。

正如前一個「房間」場景的夢,這次,他們兩人正要離開那樣的空間。晴文跟著浩南(注意:是跟著他,而不是並行)來到大學食堂的大空間。某一長桌上已坐了一些人,浩南和坐最右邊角落的一個女同學熱情地打招呼,在座的還有幾個不認識的東方面孔吧!浩南和晴文後來也面對面地入座左邊的空位(不是並坐)。

夢後來進行地如何晴文已不太記得,只記得最後她忽然又變成自己單獨一人,抵達一個車站,可能是一個捷運站,也可能是火車站。她下了車往出口走,發現車站似乎在改建,往原來出口的路已經改道。在尋找新出口的途中,她看見一個有半圓形階梯、可移動的舞臺道具,忽然在眼前有如摩西過紅海那樣地劈開了一條路,剛才一起下車的乘客就都匆匆通過這條階梯路,場面有點混亂,身旁的行人和晴文一樣大多帶著困惑的神情。晴文夾在人群中被半擠半推向左邊地繼續走,四周的景觀邊走邊變,最後竟成了一幅讓人迷惑萬分的縱覽圖。更離譜的是,晴文好像還一邊迷路,一邊換衣服(或一邊套上另一件衣服)。

其實,夢中出現的迷宮似的景觀:車站、滿是迴廊的宿舍建築物以及百貨公司等等,都要比晴文所能描述的複雜壯麗多了!這類迷走的夢,經常也會和以前曾夢過的景象混雜在一塊兒,讓晴文醒來後百般追思,弄不清楚哪個景象才是這次夢見的。與前一個夢一樣,沒有什麽落寞情緒殘存,夢中沒有,醒來也沒有。

這個夢的重點是,本來兩個人的夢,後來又變成孤寡一人,而且嚴重迷途。迷途中更換衣服或套上衣服的隱喻或象徵,不知該如何解讀。晴文暫時無解、不解!

6.

好長一段時間不記得有再夢見浩南。再次夢見他,已經時隔一年多了!

「為何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告訴我你再婚的消息呢?」晴文走在蜿蜒的山路上,大聲對著雨中無人的山野叩問。偏偏在她做了近乎兩年潛意識的大清理後,對浩南的舊情似乎從未減弱,卻猛不防吃上這樣一記悶棍呢?她堅持下雨還是出門走走散散心是對的,免得待在家中情緒更加崩潰。其實,讓她難過的不是因為他的再婚,而是,他後來借題發揮放出的那句重話,那幾個字——完 全 斷 絕 關 係——晴文的心像是被千斤重槌狠狠地敲碎,頓時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什麼?」她以為她看錯了。這不會是她認識了二十七年的浩南吧?認識二十七年以來,從同學、情侶到夫妻關係,然後分居、離婚後關係又自前夫兼朋友一直維持到現在,真的就要完全斷絕了嗎? 晴文雖然難過,卻哭不出來,只有少許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無法盡情宣洩。

「說到底,離婚十四年以來,本來就也沒有什麼太多互動關係了,真的要完全斷絕,大概不會太要人命的。」晴文自我安慰,內心不斷如此獨白。但是再也不能把他當做精神或經濟上的後盾、再也不能在可能困頓的時候依靠他用任何形式來資助她,這樣的念頭好像一把無情的鍬子,把晴文心挖成坑坑洞洞的,這樣的結局她一時真不能適應。但是,浩南已經另外成家,這也是她必須慢慢接受的事實。

結果,晴文當晚入睡前出現了一個有意思的動態視覺影像。剛開始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趺坐人形,大大小小的在圓形畫面中間轉動,非常快速地由小而密集慢慢變少變大,然後,以離心的力道和方向旋轉離開夢的畫面。整體來說,這畫面充滿水墨畫的感覺,晴文就在那濃濃墨色中陷入睡眠,但沒睡很久就早早醒來。醒來後毫無蹉跎、也沒有思考太久就給了這個夢一個明確的標題「離心」!是的,這個夢以非常明確的語匯告訴晴文,浩南要正式離開佔據她心中很久很久的那塊重要地位,他就要離開她的心,要正式退位了!「離心」在此以雙關意義,傳達清楚的訊息。

******

親愛的讀者, 如果你也讀過村上春樹的「羊男的聖誕節」的話,你會和我一樣替羊男高興,他終於得到高人指示和方法,解除那不知怎麼纏上他的魔咒。有些時候,我們的人生,不知不覺也被下了魔咒而不自知,或是甘願順應長久受限的人生。

晴文那被掐緊到不能呼吸的心口,終於在一星期後得到宣泄,她終於可以盡情哭泣了!好久沒有那麼暢快地哭了啊!可不是呢,當她聽到浩南再婚的消息時,真的有種長期被下咒後的倏然解脫之感。他後來提及要完全斷絕關係,雖然讓晴文震驚難過、一時難以置信,但是就在她能夠放聲哭泣的那一剎那,她也同時得到那內在企求的魔咒解除!

晴文好比一棵病了很久的樹,或許只有連根拔起,才有死後重生的希望吧!



註:此處發表的「離心」一文為原始完整版,圖為彩色版。



2019/11/13 更生日報副刊刊登的截尾刪簡版(文)與黑白版(圖)連結於此: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318555








最新創作
離心
2019/11/19 16:16:37 |瀏覽 583 回應 0 推薦 42 引用 0
A筆下的D——那年我們15歲
2019/11/11 12:10:10 |瀏覽 837 回應 4 推薦 38 引用 0
親愛的 S.yu
2019/10/27 09:30:09 |瀏覽 882 回應 3 推薦 51 引用 0
親愛的 J.
2019/10/16 22:30:07 |瀏覽 749 回應 4 推薦 55 引用 0
拾一夏 路路通
2019/10/09 10:04:33 |瀏覽 1441 回應 5 推薦 88 引用 0

精選創作
拾一夏 路路通
2019/10/09 10:04:33 |瀏覽 1441 回應 5 推薦 88 引用 0
別相信《夏先生的故事》!
2019/09/04 08:41:33 |瀏覽 987 回應 1 推薦 67 引用 0
黑莓黑莓我愛妳
2019/08/19 20:40:53 |瀏覽 1018 回應 4 推薦 67 引用 0
原形畢露
2019/06/29 21:58:18 |瀏覽 826 回應 1 推薦 48 引用 0
挖掘巨人
2018/09/15 16:50:56 |瀏覽 1360 回應 1 推薦 80 引用 0

最新影像 734076
路路通 來自楓香的祝福
路路通 來自楓香的祝福
路路通 來自楓香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