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青山依舊在》推薦序〈問渠那得清如許〉/張純瑛
2017/09/30 09:48:01瀏覽1136|回應4|推薦38

認識大邱,始於在世界日報上閱讀了她的眾多文章由於她對家人和自己的過往多所著墨,行文宛如向朋友款款傾訴塊壘,多年下來,我對這位素未謀面的作者竟然產生熟稔如友的感覺

2016年秋,在舊金山的兩處文學場合,我終於見到了大邱。她白淨清秀,十分有女人味,不像她的筆名那麼中性;更讓我微感驚訝的是大邱臉上掛著和煦的微笑,氣質安祥溫婉,很難讓人聯想到她自述的坎坷前路

大邱從不避諱在文章裡回憶生活中的橫逆挫敗。大學時遵循父命,念了沒有興趣的科系。來美後拿到研究所學位,求職和就業並不順遂。曾經辭去電腦專業工作開起連鎖店,營業不符理想,苦撐了六年。丈夫曾經無預警地遭公司遣散。父親晚年飽嘗洗腎之苦母親受失智症折磨以終。二姊夫、老父、大姊夫不到四年內相繼病逝。大姐離世是另一個重擊。丈夫的臂傷和大邱的青光眼長年困擾著他們。

我讀大邱筆下一頁頁人生行路的回顧總覺得猶如她居住多年的美國中西部寒冬蕭瑟似無止境甚至如得到文學獎這類喜事,大邱也比別人來得好事多磨(見本書<范進中舉>一文)。經歷過此起彼落的挫折憂患有些人不免罹患憂鬱症因著宗教的仰望和救贖,大邱走過「老、病、死」的漫漫幽谷,不斷從陰霾中見到晴空一角,得到活下去的希望和力量。從<我的聖經故事>和<不再迷路>等文章裡,讀者瞭解到大邱由苦難中悟得的上天恩賜。在<眼見未必是真>一文裡,讀者更看到大邱飽經磨礪後產生推己及人的同理心和包容心。因此,無論行文或待人處事,大邱始終不失溫柔敦厚,毫無憤世嫉俗的酸苦之氣

除了從宗教中得到慰藉,大邱也頻頻自尋幽訪勝裡得到喜樂。本書中將近一半的文章是遊記詳盡介紹她遊覽過的美加各地名勝,行蹤遍及密西根、芝加哥、加拿大、喬治亞、佛羅里達、加州等地。大邱以「工筆畫」的細膩筆觸,鉅細靡遺地帶引著讀者穿堂過室於名人故居,曲徑通幽於名園花木,讓讀者一卷在手而能親歷其境

或許我自己特別愛花和遊覽植物園,因而注意到大邱亦有同好,遊蹤所至,必不會與當地的植物園錯肩而過。她描寫花草樹木注重細節,辭藻優美,且時有不俗意象。例如﹕「在西南角保留著一片楓林,內有一條單向泥巴步道,飄滿了各色落葉。群樹高瘦挺拔,彩葉在高處交覆成蔭,彷彿撐起了一座座五彩帳篷,篷與篷間篩下的縷縷金光,在小徑上錯綜複雜寫著秋字。」(<綠野史蹟公園>);又例: 「在Silverado山路邊亦有數不清的葡萄園,奇怪的是沒有油菜花的蹤影,只有一處瘋長著油菜花,不知是不是刻意種植以充當肥料?由於是葡萄園有成行的支架,無法像前述兩處一無遮攔的匯成花海而是結成花網,然而卻網不住那橫衝直撞的黃金花球,叮叮咚咚的奏著熱鬧的春之樂章。」(<十里黃花醉酒鄉>)

近幾年大邱由美國中西部遷往北加州,和子女孫輩、二姐一家住得近,且和丈夫雙雙從職場退休,擺脫經濟榮枯陰影,作品也不同於早些年偏重生活的起落、親人的離散,而展現新的光色風致在氣候終年溫和的北加州,大邱從自家院落、鄰家庭園到野外山谷,欣賞到眾多前所未見的植物它們的美麗和習性開展了大邱的視野,也豐富了大邱的筆下世界。她的文筆流露詼諧,文風更顯活潑傳神。例如,她先細寫新居不知名的幾棵樹經過園丁修剪後的醜狀﹕「被迫棄劍的各個腫瘤立馬都成了禿子,且皆頭形不正,疙瘩坑窪具現。有頸細頭大的,有脖粗臉短的,有嘴歪眼斜的,有橫眉怒目的,較前更加的面目可憎。往往晨起推窗一看,晴時覺得滿院子都是駱駝山羊頭像……」,接著寫它們春暖抽葉的各種新貌﹕「好不容易看到腫瘤上冒出了絲絲綠芽,好像禿頭忽然長出了幾根頭髮般珍貴。不久山羊蓄起了小鬍子,駱駝梳起了公雞頭,ET炫耀著龐克頭,禿子成了地中海,還有的只管像大觀園裡的劉姥姥,任人胡亂插了一頭花還在那美不自勝。一個春天下來這桑樹像喝了生髮水似的,嘩啦啦的長滿了成人手掌般大的綠葉,重重疊疊一無空隙,樹下濃蔭一片,確是遮蔭好樹。又因見葉不見枝,樹形團團如蓋,遠觀如一巨大的盆栽,也像美女頂著一頭波浪綣髮,先前的禿子、山羊、駱駝和ET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書末的<一路風光>文內,大邱提到加州住處附近的一條渠道﹕「一路蜿蜒蛇行和太陽捉著迷藏,有時藍天、白雲、綠樹一一倒影水中,平淡的渠道剎時精彩動人了起來。有時日頭逕自跌入水中化作一汪藍月,泛著冷冽的幽光,高深莫測的流向不知的遠方。常嘆密州有水而無山,此地有山而無水,其實山水有形,風景卻是存乎一心的。」

好個「風景卻是存乎一心的」!這次為大邱的新書《青山依舊在》作序,重新閱讀了多年在報上已經讀過的大邱文章,讀時我腦中不時浮現大邱和煦的微笑,我不由想到朱熹的詩〈觀書有感〉「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果把心田當作一方水塘,走過顛躓人生的大邱,還能保有「清如許」的心境,而且發散於外出落為平和溫婉的氣質,那麼,徘徊在她心頭的「天光」,就是對基督的信仰而「雲影」,應是她對美好自然的全然熱愛吧。這些也可視為她的活水源頭。                                                                               

純瑛2017年6月14日寫於馬里蘭州波多馬克鎮

 

購書網址:

秀威的部落格

秀威書店

博客來

三民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achiou08&aid=108687809

 回應文章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04 13:21
很喜歡張純瑛此篇序名——<問渠那得清如許>,貼切極了!
~大邱~(dachiou08) 於 2017-10-05 05:07 回覆:
承蒙純瑛謬讚,真是當不起。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03 21:04
連連道喜!闔府安康!秋節歡樂!
~大邱~(dachiou08) 於 2017-10-04 01:20 回覆:

多謝!多謝!

祝您闔府中秋快樂。


ellen chou 雨僧 回到夏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01 08:51
因為心地澄明。
~大邱~(dachiou08) 於 2017-10-02 00:38 回覆:
不敢當!

愛唱 朱鸝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01 08:40
恭喜恭喜 又出書了 
~大邱~(dachiou08) 於 2017-10-02 00:37 回覆:
多謝愛唱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