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會好?會好我卅萬給他!」
2018/03/29 11:18:30瀏覽708|回應0|推薦11
「會好?會好我卅萬給他!」


(1973)1973__摘自「同肛共苦」醫書___八七翁早退休啊-非廣告!)





一位由花蓮乘飛機回來治療的莊先生,向我放「利多」:「仙呢!你算我便宜一點,我『換貼大A』(拜把兄弟大哥)真有錢,治療好幾家醫院莫好,『會好?三十萬我都給他』,生氣啦不治療了,誰介紹都不信,他會聽我的,把他拉來,就算他三十萬,他錢太多啦。少算我一點,我甘苦賺吃人啊,莫錢。」三十萬?我買這房子才十六萬五A,說氣話不是?
莊先生治好了,沒辦法,老先生不來就是不來。結果洪老先生的兒子痔漏,我治好了。四十幾歲的洪先生,去勸六十幾歲的老爸,老先生說:「免講啦!你爸卡重啦,你卡輕當然會好,莫路用(沒有用)。」
「阿爸!」兒子告訴他:「同我一起治療的許先生,真重啊,『籃互啦』(睪丸)都割掉,嘛莫好,張醫師也把他治好,張醫師還叫我進治療室看,創口像菜瓜那麼長,好可怕,…」
兒子看老爸還猶豫不決,開車載老爸到景美硫硫酸工廠去找許先生,「卡緊去看,穩好A!」許先生告訴洪老先生:「我廠長、同事一共五個,都是張醫師治好的。」
洪老先生終於來了,客廳在等待換藥的患者替我「臉上貼金」,說得我有點「歹勢(不好意思)」。檢查時,先把洪先生的防漏屎汁的小紙尿褲拆下來,哇!這那像屁股?橫溝、直溝、不規則的開刀疤痕凹凹凸凸,硬繃繃沒彈性塊肉,肛口屎汁仍然在滲出,用紗布塞住。
「有先生找尬莫先生(沒有醫師可找了),我們內湖真足人(很多人)給你治好,一再叫他來找你,啊兜治尬莫信心,切心啦(灰心),不想再治療啦!」站在旁邊的洪太太說:「這呢重,你看會治得好嘛?」
「好是會好,不過…」
「會好著好,錢莫要緊。」洪太太打斷我的話:「仙呢!我子說你真厲害…」
「洪太太!不是錢的問題,」我說:「是時間問題,可能愛醫卡久才會好。」
「時間莫要緊,」洪太太說:「老大人,閒閒莫代誌,醫尬好多少錢?我有帶來,做一次給你。」
右臀部半塊飯碗大、左臀部大芒果大的面積,凸凸凹凹,壓一下,到處都會冒出膿汁,要治療好幾次,起碼要半年左右才會好。
「醫藥費,全部治好,算八千塊,」我說:「要半年…」
洪太太搶著說:「好啦!八千塊現在就給你。」
「沒塞(不行)!」洪老先生說話了,我也不要重症病家先付款,那樣精神壓力重,治不順利難過啊。洪老先生又說:「加兩千兩百塊給仙呢!」
是我誤解老先生的「沒塞」意思,不過我還是堅持先收兩千,以後看進展再分期收。
治療很困難,硬皮下層錯綜複雜的暗溝多,要從一處灌進去,會由幾個小洞洞流出來,因為刀疤太硬,藥線不容易穿繞。
守謙兒(守華)由他的診所趕回來,我簡介說:「這是我大漢子(長子)!自己也在開診所,叫他回來幫忙…」
「仙呢,你卡好命喔!」洪太太說:「你這呢好的功夫,莫傳下去啪損(可惜)。」
謙 兒讀大學時,我治療痔瘡、痔漏時,他在家的話,都叫他當臨床見習、幫手。孩子聰穎,耳濡目染,直到他二十幾年前考上中醫師執照,他已經能獨當一面,自立門 戶,除了很嚴重痔瘡、痔漏帶回來父子共治外,大部份都能順利治癒,因為他的患者(認識我的)曾向我誇讚他:「你子和你甘款(一樣)高明。」
父子早有「臨床默契」,穿針引線、插拔抽換下藥,我手勢怎麼動,他手勢就怎麼配合;反過來也一樣,他手勢怎麼動,我手勢也迎合著動,不用說話,得心應手,忙兩個多鐘頭,終於大功告成。
「好啊!」我說:「你A賽(可以)起來囉。」
「先生啊!」老先生邊起床邊說:「感謝!」
晚上八點左右打電話去問問他痛不痛,老先生說:「仙呢啊!不太痛,像你這樣關心病人的先生真究(少)喔!」
我 對第一次治療的患者,當晚一定會打電話問問狀況,會痛的話會教他臀部泡溫水、安慰他幾句,病人心裡就安心,我也知道他的狀況,自己睡得也安詳,利人利己, 大家愉快,幾十年來交了很多朋友。古人說「衙門好修行」,當醫師的更好修行,因為我這一代的醫師很多臭臭的「後叔臉」、不大搭理病友的「聾啞型」。病人看 你這麼尊重他、關懷他,與別的醫師不一樣,心裡特別受用,病也好得順利。
當下醫師就客氣多了,蓋你不客氣的話,錢爺就和你揮手「敗敗」了,看在錢爺的面子,只好低聲下氣,生病啊真還要會挑時光A。
半個月後,洪老先生鄰居,我的已癒患者,蔡主任(名叫「主任」)先生帶人來罵我:「仙呢!你真傻!啊他好額人(富豪),他說治會好,三十萬都給,最少也要拿十萬塊,啊哪卡嗓的人(窮人),少算一點,什麼八千塊你也拿?」
我很感謝蔡先生,治療他啊,真值得,十幾年來,都親身帶病人來,說話「土直」,人嘛頂憨厚。我說:「坐啦坐啦!洪先生多給我兩千二,好額是他的代誌,不能亂拿錢啊!」
「我這個朋友,」蔡主任說:「痔瘡生真久啦,沒錢人,你少算一點…」
「蔡先生,」我很感謝他,每次帶人來,說:「你說多少錢就多少錢!」
「照我以前治療的錢,…」
「不可以!」我還沒說完,蔡主任搶著說:「他手面賺吃人(窮苦),勉強一點…」
「蔡先生你症頭卡重,」我說:「他卡輕,照你的一半醫藥費就可以啦。」
「我是很多年以前治療的,安呢哪好勢?(這樣怎麼好意思)」
本來要我少收醫藥費,反而說我太便宜,蔡先生真的是明理公道人啊。
洪老先 生治療五十天時,十分好了九分,只是周邊好了又冒出針孔膿包,一而再的收一個口又冒出一兩個口,將近三個月,看老先生來換藥,實在愧疚不已,倒是老人家。 治療期中他介紹其老友韓先生來治療,韓先生痔瘡纍纍如蓮霧大,大便、蹲下來、走路走久一點,都會掉出肛口,十來年看不少醫生,有錢人,和洪老先生一樣,不 敢去旅遊,他後治療卻比洪先生先痊癒。
有 一天帶一位痔患者來:「仙呢!」韓先生說:「你實在有夠熬(高明),我現在大便啊絕好勢(順利),沒脫肛啦。敢和洪到處趴趴走,以前不敢出門啊,遊覽車到 風景區,人家去玩看風景,我先找便所(廁所),把外脫的痔瘡推進肛內,不敢大步走,大步走會脫出來,甘苦啊,過馬路紅綠燈,由綠燈走到變紅燈,心急得要 死,頭壳走代先(頭向前傾斜),腳卻走不快,過一個馬路,要走半埔(半天),真甘苦,先生這呢高明,我會給你介紹真足人(很多人)給你醫。」
後來聽很多內湖來的患者說,洪、韓兩老友現在「滿四櫃飛」(乘飛機到處遊山玩水),「卡早腳倉(屁股)爛漉漉,嗯敢出門,有錢有啥路用?有錢沒處開(用),比「散吃人」(窮人)卡甘苦。」他兩能夠痊癒,晚年「穿水水(漂亮)、遊山玩水」,為他們高興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ingjing&aid=11134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