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預官役:職務篇
2015/08/29 11:52:32瀏覽1948|回應11|推薦27

預官役:職務篇

[前言:今年是我們大學畢業(成大交管系74級)三十週年,年底在臺灣將有聚會。為此聚會,我正在編本《榕憶交管道憶/成大交管系74級三十週年重聚紀念集刊》,此文將列入其中] 


受訓畢,抽完籤,就是下部隊,部隊是「四六運輸指揮部」(簡稱「四六運指部」),位在基隆港西六號碼頭。報到日,著整齊的軍便服,出了基隆火車站,向左沿著港西街走到底(約600公尺),就是營區(交通太方便了)。


同梯預官(運輸官)中有六位到四六運指部,雖抽中相同單位,報到後命運又大不同。六人中有四位任參謀、二位當排長;林英正(政大法律系畢業)被"下放"到本部連當排長,帶兵做支援指揮部內的各種業務;陳銘璋(海洋航管系畢業)被"下放"到港口連當排長,帶兵做碼頭運輸業務(運送軍品人員往返基隆、馬祖);黃佳權(政大企管系畢業,也是竹中畢業)、張清浩(東吳法律系畢業)到指揮部二組任參謀,二組管海上輸運、碼頭業務;陳昭宏(成大統計系、交管硏究所畢業)到指揮部一組任行政官,一組職司指揮部內的行政、工程、財務等雜項;我到指揮部三組當參謀官,三組掌管陸、空運輸業務。

謝世和(逢甲自動控制系畢業)也是同梯,但他是掛政戰官,被分派到本部連當輔導長。

很明顯地,陳昭宏和我是因為碩士頭銜(也年長兩歲)而被分派到較""的一組、三組;黃佳權、張清浩任二組參謀,那時約每十天就有船期(往返基隆、馬祖),軍艦來時,二組就得在碼頭上負責督導碼頭業務,人來人往、貨進貨出,也挺忙著。我們四位分在三個組的參謀官,又屬我"位高事少油水多",特涼,特令人羨慕!那兩位排長要帶兵,雖有排長加級(薪水多了些),但要定期接值星,狀似威風,連上狀況卻百出,班長或不聽令、連兵也常搗蛋、更易被連長盯、叮、釘,且每天從早工作到晚,苦不堪言;謝世和當連輔導長(薪水亦有加級)雖是一個連的"第二把交椅"、大長官,連上政戰輔導業務繁雜瑣碎、連兵不時冒出"疑難雜症",也常面有苦瓜、有苦難言!他們三人想方設法請調到指揮部,最終林排長調到二組,陳排長調到三組,謝世和調到政戰室(當政戰官),大夥都順利請調成功(由此可見,指揮官李有鑑上校對我們預官很體恤),自此,同梯七位預官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米蟲"日子大笑

還有兩位同梯預官(運輸官)於預官役下半期也來到四六運指部。歐陽宇(臺大國貿系畢業)、周德勝(臺大法律系畢業)原抽中位在高雄港的四五運指部,任港口連排長,後因南、北港口連對調,而來到基隆港,他倆都住臺北市,此對調對他倆特有利。歐陽宇的父親是海軍將官,他腦筋靈活,口齒伶俐,皮膚黝黑,短小精悍,擔任排長帶兵很有悍氣,是難得的預官排長,我若任排長,可能沒有他幹得好。有一晚,他得巡哨,邀我一同前往,我反正在組K英文也K累了,欣然伴隨前往,我隨他摸黑一處處查哨,是我第一次走遍營區內各要塞,看他訓兵、見兵對他耍嘴皮,他也跟我提及某些兵如何耍流氓、那些地方是兵藏躱摸魚之處•••做排長,累人呀!周德勝[註一]的生日晚我一天,他脾氣溫和,短小但不精悍,不像是個做排長之人•••總之,他倆後來也成功地調到二組做參謀,由此可見,二組組長(中校)、指揮官李有鑑上校對我們預官真的特別體恤,從此,同梯九位預官一起過著"米蟲"數饅頭的日子誰理你

那我在三組職務為何?為何我說是"位高事少油水多"?先說說本組主要業務:掌管北部地區陸(鐵路為主)、空的軍品人員運輸業務。組裡人員除三、四位在指揮部組內(就簡稱"部裡"、或"")外,多數駐在外站,這外站有七,分別是:新竹火車站、中壢火車站、臺北火車站、南港火車站、基隆火車站、宜蘭火車站及松山機場。外站人員,白天上班、傍晚回家(也可睡在站內的運輸軍官室),天高皇帝遠,連每週四的莒光日也不用回部裡上,如此"好康",三組人員幾乎人人都想駐守外站。我的"師傅"是張維漢(中尉,四年制預官),他在組內擔任精算官已久,對外站實在是""的要命,也申請外調中壢火車站(他家住中壢)多次,但他的職務敏感,組內長官不願常更替人員。我來了,組內長官近觀遠察(頭腦、個性、長相•••),一致認為我是足堪造就的精算官(我太笨了,怎麼不裝笨一點呢?懷疑),而決定由我來接張中尉的位置,張終於能到外站快活,笑顏逐開、欣喜若狂,全心認真地教導我每月該辦理的精算業務。

就簡單說說我這精算官的主要工作,各外站每月初會寄給我上個月該站每日督導運送軍品種類與噸位的收據,我依噸位的多少,為該站申請合於法規的誤餐費,造名冊、找人頭、蓋圖章(我有所有的圖章),確定金額準確(不能少報、也不能多報),確定人員無誤(總不能同一人在新竹、臺北同時督運吧?),打簽呈,跑公文;錢下來後,再分發出去。這筆誤餐費就是錢,理論上就是屬於各外站軍官的錢(每一外站有一至三名軍官),這"額外的收入"也是本組軍官想要待在外站的原因之一,但,每人都想去外站,誰待在組內呀?且組內軍官(如組長、副組長、鐵運官)視業務量需要,偶爾也要去外站協助督運•••總之,組內的作法是:三七分帳,即外站拿到70%、組內扣留30%;師傅說:「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分配,你就比照計算•••還有,錢務必算準確,若少了一分一角,外站軍官會""哦!怒吼」。

外站的錢,怎麼分,是外站的事(自有其"站規");組內扣留的30%可分做三種用途:一、誤餐費,組內的軍官也都按一固定的比例可以分到一筆"誤餐費",包括我這沒有去"誤餐"的小少尉每月也可以"分到一杯羹";二、關係費,組內每月固定向財務官、政三、政四、上級長官等共六人送"紅包",做關係、打通關之用;三、組費,主要用來買退伍軍官的禮物(黃金戒子、金牌等,由我這小少尉去跑腿完成的)、或聚餐花費等等。

"關係費",我都是拿著封面印有極機密的紅色卷宗,內夾白色小信封,信封上寫著「敬呈.OO官」,內塞固定的錢,一個一個親自送,送與受心照不宣•••軍中文化,軍中某一後勤單位的"文化",或者也是中國人"關係文化"的小縮影吧!

內的鐵路官鳳思訢(ㄒㄧㄣ)少校(個性特好人緣佳,人稱鳳老爹、或老爹)對我說:「你這精算官可是少校缺呢!」原來我是小少尉佔少校缺呀,那時官源真不足吧?!依我看,精算官,是好聽,充其量不過是個會計員,我每月的精算官業務加加累累一天就可以辦完,那其它時間要幹啥?總不能真的就當"米蟲"吧!除了喝茶、聊天、看報紙、逛基隆夜市外,當然是準備托福、GRE考試、申請出國留學去也!嗯,就算是少將缺,我也是數完饅頭(1989/5/31退伍),卸下軍服,揮揮雙手,不再回頭。

2015827日於華府》

[註一]:我1994年在台北市敦化北路150號五樓(T.G.I.F的樓上)工作七個月(之後又來美國了)。有一晚下班,走過T.G.I.F時往窗內隨意一瞄,一眼看到周德勝與另一女孩在餐廳內進餐聊天,那兩人也同時看到我,那女孩竟然是我的表妹(小我九歲),兩雙四眼相對,我當然立即進去餐廳加入他倆的聊天行列(當燈泡呀,呵呵得意),周德勝驚訝我竟然是她女朋友的表哥,小表妹也訝異我竟然是她男朋友的軍中同梯,臺北真是太小了。我這小表妹於1989年考入臺大法律系(據說是臺中女中第一名畢業),周德勝1989年退伍後也回母系擔任助教並準備律師考試,助教、學生因而認識。小表妹考入臺大法律系尚未就學前,五阿姨(她的媽媽)還特地打電話給我,問我女孩讀臺大法律系好嗎?有出路嗎?安全嗎?我安慰五阿姨:「安啦五阿姨,貞玲這麼聰明,安啦!」1996年我在陳敏青(馬大學弟,他與周德勝是建中、臺大同學)家做客時,陳說,他媽媽電話告訴他,周德勝律師事務所遭歹徒闖入搶劫,周德勝被殺身亡。人生無常、無奈。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n8673&aid=2896612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羅斯
2019/09/01 23:10
心血來潮搜尋,四六運指部資訊,看到閣下的PO文,看到我當時在勤務連排長林正英跟輔導長謝世和的名字,感覺遇到熟人。
每次在在晚上看到休假官兵下船,歸心似箭的快步出營區搭車返家;在下午見大家手提大包小包行李,帶著不捨的步伐上船,並在船邊看著岸邊的我們,心中一定很羨慕我們可以留在台灣吧~
有一次晚上馬祖返台的作業時,船邊有道士等待,在抱著同袍骨灰罈的士兵下船後,搖動手上搖鈴招魂,淒涼的鈴聲在寂靜的夜裡更顯哀傷,我向為國捐軀的同袍敬禮,心想平安退伍才是真的~
我當時真的心裡想 : 前線官兵真的辛苦了 。
我是1519梯次,1988年6月15日退伍生效那天,跟一位同梯從馬祖搭船回到指揮部……
那段故事如下……
退伍前15天,與一位同梯搭乘運輸艦到馬祖出差……???  (其實是去觀光)
到馬祖後,即去找在當地服役的二位同學。
未料因為氣候因素(颱風警報),海軍決定當天傍晚即開船回台灣,等我同學發覺苗頭不對(要開船時會有大批人員移動),趕回碼頭時,看到運輸艦已緩緩駛去 。
於是就這樣待在馬祖;寄居在馬祖港指部,依靠我在基隆碼頭,調到馬祖碼頭的排長 。
天天過著望海的日子,等待下一船班的到來……
等啊等……等了15天,終於等到運輸艦來了(剛好是退伍生效日),將我載回台灣,這也算是跟馬祖的一段緣吧 。

唐山人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2/09 14:38
至於金大俠提到給財務官紅包這件事,真是看的小弟一身冷汗,但不知是哪裡的財務官。小弟這個小少尉當年到基隆團管區發餉,少將司令親自出來接待;到軍艦上發餉時適逢午餐時間,被請到官廳與艦長一起用餐(大艦上的伙食真的很好),都因為肩上掛著「布錢」標誌,身上背著全單位官兵的餉包,所以備受禮遇,真是狐假虎威,莫此為甚。但至少我們這些少尉預官,既沒有拿過也沒有聽過部隊單位送紅包,在此借大俠的場子澄清一下。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6-12-09 20:40 回覆:
我們少尉預官較單純

服役退役轉瞬間

退役前兩個月我還接了一個月的伙委

也值得寫,都沒空害羞

唐山人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2/09 14:34
小弟是42期財務預官,1992-1994年在聯勤51(基隆)收支組擔任少尉財務官,負責轄區各軍單位部隊薪餉發放,主要發放部分海軍艦艇及基隆以東沿台二線至台北、宜蘭交界處的憲兵、海防部隊,所以四六運指部不是我負責單位,而是另一位預官張少尉負責。不過四六運指部我還是去過好幾次,因為每個船期都有財務署駐馬祖各財作組、收支組的財務官往返基隆與馬祖,基隆收支組會派車到四六運指部碼頭接送,若是遇有比較熟的同期預官搭船,我就會跟著去碼頭。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6-12-09 20:39 回覆:

哈,家父也曾在聯勤,聯勤北工處

謝謝唐山兄來訪微笑


唐山人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2/09 14:30

偶然拜讀金大俠這篇文章,終於比較瞭解四六運指部的業務內容了。


戈 筆 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05 11:17

你这精算师,真是好头脑,好记性!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6-12-09 20:27 回覆:
愛你喲!

宋子平老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31 19:05
剛上網查詢
周德勝命案新聞。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5-09-01 11:42 回覆:
Google了,竟花了十多年纏訟呀?!
在四六運輸指揮部,還遇另一兵
他後來的知名度、轟動性、新聞性
更勝於周案
九月份會寫•••預官役:大官與小兵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8/31 16:55

該案依然有印象
兩名被判死刑的兇手

其中一人還成為鄭捷的室友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5-09-01 11:34 回覆:
律師周德勝命案,纏訟14年10度判死

哇,花了十多年纏訟呀?!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搶劫謀殺
2015/08/30 11:20

律師事務所遭搶劫,律師被害,1994 年,太可怕了。

我想起來,在墨爾本遇到一個台灣來的醫生,兒子曾經被綁架。應該也是那幾年。

另外我也聽說一個朋友結婚,當晚家裏遭搶劫。

哇!那是李登輝時代嗎?太可怕了。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5-08-31 10:16 回覆:
是1996年•••

貧富不均的社會,貧富懸殊若太大

都會有類似搶劫綁架索財之意外

有錢人如律師、醫師常是目標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精算官
2015/08/29 23:09

看工作內容,又好像「總務」,還有「採購」?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5-08-30 08:19 回覆:
哈,大雜燴啦•••

又,我又補充些內容在文章中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精算
2015/08/29 23:06

我知道銀行、保險行業有「精算師」這個職務。

運輸也有「精算官」?跟「精算師」有什麼異同?

你們的運輸跟大陸所說的「物流」有關嗎?還是比較屬於「logistics」?


金大俠(chin8673) 於 2015-08-30 08:16 回覆:
銀行、保險行業的精算師,考試繁多,非常難通過

軍中的精算官,如吾文所述,太"幼稚園"了啦

兩者除精算二字相同外,相差十萬八千里

又軍中的軍品運輸,與所說的「物流」,原則是相同的

「物流」追求安全、低成本、高效率

中華民國政府於1990年代推動的經濟政策,想發展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其中,貨物及旅客轉運類的「海運中心」和「空運中心」二項,就是妳所提及的「物流」•••當然,二十多年前的"亞太營運中心"政策,至今仍是個空中閣樓•••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