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誰是金庸武俠小說中武功最厲害的人物
2009/05/18 18:45:12瀏覽2274|回應0|推薦3
文章摘自《金庸人物排行榜》

    作者:覃賢茂 出版社:農村讀物出版社

    本書簡介:本書作者通過對金庸小說中所有人物的詳細分析,將金庸的15部武俠小說中近300個人物按照不同的分類標準,由標準的程度高低進行排行,並對每一個上榜人物進行評價和分析……

    武和俠是金庸小說的基本和重心,小說中人物武功的高下,當然是人們最關心的事情,讀完金庸洋洋灑灑數百萬字的武俠小說,讀者在流連忘返之餘,往往一個問題會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來,這個問題就是在金庸這些如此眾多的人物中,誰的武功應該排在第一,是最厲害的呢?

    金庸小說發生的年代,離我們最近的應該是《鹿鼎記》、《書劍恩仇錄》、《碧血劍》這幾本書。

    這三本書的年代背景都是明末清初,武功的境界和檔次相差不多。

    《書劍恩仇錄》的出手表現了金庸超乎常人的博大雄渾的境界,一開始就不同於一般的「江湖恩仇」的武俠小說,著眼點放在了「江山誰主」這樣大氣度的話題上,書與劍的衝突,江湖與江山的對抗,英雄史詩,歷史情仇,眩人眼目。難怪金庸武俠小說的首席評論家竟推許這本金庸的處女作為「光芒萬丈」。

    不過,此書畢竟是金庸的試筆之作,還沒有完全放開手腳,其武功招式的描寫,還隱約帶有舊派武俠小說描寫的痕跡,和日後《射鵰英雄傳》等著作相比,簡直是不可同日而語。因此,評選金庸小說武功之最,此書不在考慮之列。

    比《書劍恩仇錄》年代略遠一點的是金庸的最後一部武俠小說《鹿鼎記》。

    《鹿鼎記》的背景是明朝康熙盛世,據我們不過二百多年,種種史跡、掌故、傳聞,還有許多史實遺跡可考,所以《鹿鼎記》即使是藝術化和誇張了的小說,也不能不留有餘地。

    細細想來,《鹿鼎記》是金庸武俠小說中最後一部小說,其實也是金庸武俠小說中最沒有武俠味的無武無俠的小說,連金庸自己在《鹿鼎記》的後記中也承認過:「《鹿鼎記》已然不太像武俠小說,毋寧說是歷史小說。」

    既然在此書中「無武無俠」,此書中人物的武功當然也是較差勁的,就算是書中的第一好漢陳近南,其天下第一的武功,也絲毫沒有神乎其技的地方,倒是韋小寶的一把火藥槍令諸般絕世武學頓失顏色,由此看來,評選金庸小說中人物的武功之最,《鹿鼎記》當不在考慮之列。

    時間再往前推算,緊靠《鹿鼎記》、《書劍恩仇錄》的應該是金庸創作的第二部小說《碧血劍》。

    金庸在此書中,很注意藝術手法的創新,因此文藝腔較重,對人物武功描寫並不是十分側重。

    《碧血劍》中的人物和《鹿鼎記》有前後照應關係,如《鹿鼎記》中的九難師太,即是《碧血劍》中的阿九,《碧血劍》和《鹿鼎記》人物的武功有繼承關係,自然相去不遠,所以《碧血劍》中的武功,也可以不加考慮。

    我們如果將金庸小說按時間排序倒推,大約是這樣:

    《鹿鼎記》(清)、《書劍恩仇錄》(清)、《碧血劍》(清明)、《飛狐外傳》(明)、《雪山飛狐》(明),《鴛鴦刀》(明初)、《倚天屠龍記》(元明)、《神雕俠侶》(南宋)、《射鵰英雄傳》(南宋)、《天龍八部》(北宋)、《越女劍》(吳越春秋),另外還有幾部小說,即《連城訣》、《俠客行》、《白馬嘯西風》和《笑傲江湖》,難以確定年代。《笑傲江湖》有魔教之說,與《倚天屠龍記》相似,大概可以算相同的年代。

    我們要評選金庸小說中的武功之最,《越女劍》、《白馬嘯西風》因為是中篇,份量不夠,顯然其武功可以忽略不計;而《俠客行》和《雪山》系列的份量,也同樣不能和《射鵰英雄傳》三部曲相比,所以我們真正要評選的焦點,是在《射鵰》三部曲、《笑傲江湖》和《天龍八部》這五部之中。

    前面我們提到過,年代距我們最近的金庸武俠小說中的人物武功最差,而就金庸整體小說來看,這個規律很是明顯,時間距我們越遠,小說中的武功似乎越高,似乎隨著時間的推移,遠古年代神乎其技的武功逐步在遺失、在失傳,頗有魯迅小說中九斤老太之論「一代不如一代」。

    比如,關於武功的失傳,南宋時的《天龍八部》中蕭峰的降龍十八掌,十八招招招俱全,威力無比,驚天地泣鬼神,而在《射鵰英雄傳》中降龍十八掌傳到洪七公,就已失傳數招,幸虧洪七公天資聰明,靠自己的個人聰明,將遺失的招數補齊,保住了十八之稱,不過降龍十八掌在洪七公和郭靖使出來時,總覺得沒有蕭峰那樣瀟灑自如,渾然天成。

    關於武功一代不如一代,在另一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來。

    比如,《天龍八部》和《射鵰英雄傳》中,高手過招,還有大宗師的王者氣象,既是赤手空拳,又不拿兵刃,蕭峰如此,段譽如此,虛竹如此,一燈大師的一陽指如此,歐陽峰的蛤蟆功如此,黃藥師的彈指神功如此,周伯通的雙手互搏如此,洪七公、郭靖的降龍十八掌如此。

    雖然洪七公有打狗棒、歐陽峰有蛇杖、黃藥師有玉蕭,顯然他們幾乎不用這些兵器,但這與蕭峰、段譽、虛竹相比畢竟又遜了一籌。《射鵰英雄傳》之後的《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中,楊過拿起了玄鐵劍、張無忌也有了倚天屠龍刀,再到《笑傲江湖》的令狐沖,離開了劍已經如同廢人,他們和蕭峰、段譽、虛竹相比,其武功境界的高下已不言而喻。

    按以上的這些分析來看,《天龍八部》顯然是金庸武功境界最高的一部書。

    試拿《天龍八部》和其他小說中的武功略作一對比。

    年代離我們最近的《書劍恩仇錄》中,劍術第一的是「追風快劍」無塵道長,但看其對無塵道長武功的描寫,他的劍法與《天龍八部》中排名第一百九十二名的一開篇走過場的人物無量劍東宗掌門人左子穆差不了多少。

    《書劍恩仇錄》寫無塵和乾隆的御前侍衛「一葦渡江」褚圓比劍:

    全身衣服已被無塵割成碎片,七零八落,不成模樣,頭上又是熱辣辣地,一摸頭臉,辮子、頭髮、眉毛均被剃得乾乾淨淨,又驚又羞,忽然間褲子又向下溜去,原來褲帶也給割斷了。

    無塵的劍術隨心所欲,似乎很是高明,再看《天龍八部》中左子穆的表現:

    左子穆踏上兩步,長劍倏地遞出,這時那貂兒又已奔到龔光傑臉上,左子穆挺劍向貂兒刺去。貂兒身子一扭,早已奔到了龔光傑後頸,左子穆的劍尖及於徒兒眼皮而止。這一劍雖沒刺到貂兒,旁觀眾人無不歎服,只須劍尖多遞得半寸,龔光傑這隻眼睛便是毀了。雙清尋思:「左師兄劍術了得,非我所及,單是這招『金針渡劫 』,我怎能有這等造詣?」

    左子穆的表現,也並不比無塵差多少。

    另外,在《書劍恩仇錄》中,點穴是非常厲害的武功,而在《天龍八部》中,點穴是一個小丫頭阿朱都會的粗淺入門功夫。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的吸星###,使眾人談之色變,論其淵源可和《天龍八部》中星宿派丁春秋的吸星###相提並論,比之段譽所學的逍遙派的北冥神功,前者為臣,後者為君。

    《笑傲江湖》中首推獨孤九劍最有創意,但此種武功只有花架子,全無內力陰陽相濟,最多和古龍「那一劍快的已超過了速度的極限」的境界相仿,這樣的劍術不要說和《天龍八部》中段譽的六脈神劍相提並論,恐怕連《天龍八部》中「劍神」卓不凡的劍芒也比不過。

   《倚天屠龍記》中,明教鎮教之寶,也是張無忌的拿手絕活「乾坤大挪移」,隨便哪個讀者一看,便知這是《天龍八部》中慕容復家族「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變種,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最多和慕容復「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差不多,遇到蕭峰,當然只有束手無策了。

    《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的武功厲害,但怎麼也不會比張三豐高,張三豐再厲害,其實也不過得到了他的師父覺遠和尚的幾分真傳,所以《倚天屠龍記》中覺遠和尚的武功,應該說是《倚天屠龍記》中第一。

    我們來看看覺遠和尚和崑崙山何足道相鬥一場戲:

    何足道不答,俯身拾起一塊尖角石子,突然在寺前的青石板上縱一道、橫一道的畫了起來,頃刻之間,畫成了縱橫各一十九道的一張大棋盤。經緯線筆直,猶如用界尺界成一般,每一道線都是深入石板半寸有餘。這石板乃以少室山的青石鋪成,堅硬如鐵,數百年人來人往,亦無多少磨耗,他隨手以一塊尖石揮劃,竟然深陷盈寸,這份內功實是世間罕有,只聽他笑道:「比劍嫌霸道,琴音無法比拚。大和尚既然高興,咱們便來下一局棋如何?」

    他這手劃石為局的驚人絕技一露,天鳴、無色、無相以及心禪堂七老無不面面相覷,心下駭然。天鳴方丈知道此人這般渾雄的內力寺中無一人及得,他心地光風霽月,正要開口認輸,忽聽得鐵鏈拖地之聲,叮噹而來。

    只見覺遠挑著一對大鐵桶走到跟前,後面隨著一個長身少年。覺遠左手扶著鐵扁擔,右手單掌向天鳴行禮,說道:「謹奉老方丈呼召。」天鳴道:「這位何居士有話要跟你說。」覺遠回過身來,一看何足道,卻不相識,說道:「小僧覺遠,居士有何吩咐?」

    何足道畫好棋局,棋興勃發,說道:「這句話慢慢再說不遲。哪一位大和尚先跟在下對弈一局?」他倒不是有意炫示功夫,只是生平對琴劍棋都是愛到發癡,興之所到,連天塌下來都是置之度外,既想到弈棋,便只求有人對局,早忘了比試武功之事。天鳴禪師道:「何居士劃石為局,如此神功,老衲生平未見,敝寺僧眾甘拜下風。」

    覺遠聽了天鳴之言,再看了看石板上的大棋局,才知此人竟是來寺顯示武功,當下挑著那擔大鐵桶,吸了一口氣,將畢生所練功力都下沉雙腿,在那棋局的界線上一步步的走了過去。只見他腳上鐵鏈拖過,石板上便現出一條五寸來寬的印痕,何足道所劃的界線登時抹去。眾僧一見,忍不住大聲喝彩。天鳴、無色、無相等更是驚喜交集,哪想得到這個癡癡呆呆的老僧竟有這等深厚內功,和他同居一寺數十年,卻沒瞧出半點端倪。天鳴等自知一人內力再強,欲在石極上踏出印痕,也絕無可能,只因覺遠挑了一對大鐵桶,桶中裝滿了水,總共何止四百餘斤之重,這幾百斤巨力從他肩頭傳到腳上的鐵鏈,向前拖曳,便如一把大鑿子在石板上敲鑿一般,這才能剷去何足道所劃的界線,倘若覺遠空身而行,那便萬萬不能了。但雖有力可借,終究也是罕見的神功。何足道不待他鏟完縱橫一共三十八的界線,大聲喝道:「大和尚,你好深厚的內功,在下可不及你!」覺遠鏟到此時,丹田中真氣雖愈來愈盛,但兩腿終是血肉之物,早已大感酸痛,聽他這麼一喝,當即止步,微笑吟道:「一枰袖手將置之,何暇為渠分黑白?」類似的場面在《天龍八部》中也可以找到印證:

    段延慶早聽雲中鶴詳細說過,自己的得意徒兒譚青如何在聚賢莊上害人不成,反為蕭峰所殺,這時聽說眼前這漢子便是殺徒之人,心下又是憤怒,又是疑懼,伸出鐵棒,在地下青石板上寫道:「閣下和我何仇。既殺吾徒,又來壞我大事。」

    但聽得嗤嗤響聲不絕,竟如是在沙中寫字一般,十六個字每一筆都深入石裡。他的腹語術和上乘內功相結合,能迷人心魄,亂人神智,乃是一項極厲害的邪術。只是這門功夫純以心力克制對方,倘若敵人的內力修為勝過自己,那便反受其害。他既知譚青的死法,又見了蕭峰相救段正淳的身手,便不敢貿然以腹語術和他說話。

    蕭峰見他寫完,一言不發,走上前去伸腳在地下擦了幾擦,登時將石板上這十六個字擦得乾乾淨淨。一個以鐵棒在石板上寫字已是極難,另一個卻伸足便即擦去字跡,這足底的功夫,比之棒頭內力聚於一點,更是艱難得多。兩個人一個寫,一個擦,一片青石板鋪成的湖畔小徑,竟顯得便如沙灘一般。

    看蕭峰和覺遠和尚相比,同樣的場面,同樣的事情,覺遠和尚累得半死,蕭峰卻是舉重若輕。

    綜上所述,金庸的武俠小說中真正武功出神入化、高妙絕倫的,非《天龍八部》莫屬,要評選金庸武俠小說武功之最,也非在《天龍八部》中尋找不可。

    《天龍八部》中誰的武功最厲害呢?

    「南喬峰,北慕容」,蕭峰是真正的大英雄,但他的武功卻不是最高的,別的不說,蕭峰對段譽的六脈神劍推崇有加,自知自己的降龍十八掌不敵六脈神劍,段譽的武學造化當在蕭峰和虛竹之上。

    段譽的武功在《天龍八部》中也不是最高,蕭峰和慕容復厲害,但二人之父蕭遠山和慕容博比他倆更厲害許多。

    蕭遠山和慕容復是《天龍八部》中武功最厲害人物嗎?也不是,且看少林寺灰衣掃地人,輕描淡寫,同時制服蕭遠山和慕容博,分解因緣,指點迷津,終使蕭遠山和慕容博放下屠刀,立地在佛。

    玄生、玄滅只覺一股柔和的力道在手臂下輕輕一托,身不由己的便站將起來,卻沒見那老僧伸手指袖,都是驚異不止,心想這般潛運神功,心到力至,莫非這位老僧竟是菩薩化身,否則怎能有如此廣大神通、無邊佛法?

    ……

    慕容復氣往上衝,喝道:「那我便接蕭兄的高招。」蕭峰更不搭話,呼的一掌,一招降龍十八掌中的「見龍在田」,向慕容復猛擊過去。……那老僧雙手合十,說道:「阿彌陀佛,佛門善地,兩位施主不可妄動無明。」

    他雙掌只這麼一合,便似有一股力道化成一堵無形高牆,擋在蕭峰和慕容復之間。蕭峰排山倒海的掌力撞在這堵牆上,登時無影無蹤,消於無形。

    ……

    慕容博初時見那老僧走近,也不在意,待見他伸掌拍向自己天靈蓋,左手忙上抬相格,又恐對方武功太過厲害,一抬手後,身子跟著向後飄出。他姑蘇慕容氏家傳武學,本已非同小可,再鑽研少林寺七十二絕技後,更是如虎添翼,這一抬頭,一飄身,看似平平無奇,卻是一掌擋盡天下諸般攻招,一退閃去世間任何追擊。守勢之嚴密飄逸,直可說至矣盡矣,蔑以加矣。閣中諸人個個都是武學高手,一見他使出這兩招來,都暗喝一聲彩,即令蕭遠山父子,都不禁欽佩。

    豈知那老僧一掌輕輕拍落,波的一聲響,正好擊在慕容博腦門正中的「百會穴」上,慕容博的一格一退,竟沒半點效用。「百會穴」是人身最要緊的所在,即是給全然不會武功之人碰上了,也有受傷之虞,那老僧一擊而中,慕容博全身一震,登時氣絕,向後便倒。

    慕容復大驚,搶上扶住,叫道:「爹爹,爹爹!」但見父親嘴眼俱閉,鼻孔中已無出氣,忙伸手到他心口一摸,心跳亦已停止。慕容復悲怒交集,萬想不到這個滿口慈悲佛法的老僧居然會下此毒手,叫道:「你……你……你這老賊禿!」將父親的屍身往柱上一靠,飛身縱起,雙掌齊出,向那老僧猛擊過去。

    那老僧不聞不見,全不理睬。慕容復雙掌推到那老僧身前兩尺之處,突然間又如撞上了一堵無形氣牆,更似撞進了一張漁網之中,掌力雖猛,卻是無可施力,被那氣牆反彈出來,撞在一座書架之上。本來他來勢既猛,反彈之力也必十分凌厲,但他掌力似被那無形氣牆盡數化去,然後將他輕輕推開,是以他背脊撞上書架,書架固不倒塌,連架舊堆滿的經書也沒落下一冊。

    ……

    蕭遠山全沒想到抵禦,眼見那老僧的右掌正要碰到他腦門,那老僧突然大喝一聲,右掌改向蕭峰擊去。

    蕭峰雙掌之力正要他左掌相持,突見他右掌轉而襲擊自己,當即抽出左掌抵擋,同時叫道:「爹爹,快走,快走!」不料那老僧右掌這一招中途變向,純真虛招,只是要引開蕭峰雙掌中的一掌之力,以減輕推向自身的力道。蕭峰左掌一回,那老僧的右掌立即圈轉,波的一聲輕響,已擊中了蕭遠山的頂門。

    灰衣僧不管對付慕容復、慕容博,還是對付蕭遠山、蕭峰,都不費吹灰之力,所以論武功境界,少林寺無名灰衣掃地人,才是金庸武俠小說中武功最高之人。十大高人上榜人物中,灰衣僧排名第一。

( 休閒生活網路生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yuen&aid=2960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