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國的聖人為何很少有爸爸
2009/04/08 07:45:21瀏覽807|回應0|推薦2
中國的聖人很少是有爸爸的,如果妖魔鬼怪不算的話。先點起指頭數一數:

  三皇五帝的三皇之一燧人氏,古史沒有說他的身世,不算。之二伏羲氏,名堂就出來了——其母華胥氏看見一個特大腳印,好奇地把腳伸進去比了比,結果就“有娠”,懷胎十二年生下伏羲。這個巨大腳印繼續惹禍,後來帝嚳的元妃姜原又把腳伸進去比,“踐之而身動,如孕者”,生下週的始祖後稷。

  三皇的第三皇神農氏(炎帝)的媽媽任姒雖然是少典的妃子,但是少典不是他爸爸,任姒“游華陽,有神龍首感,生炎帝。”

  五帝同樣個個來歷不凡。黃帝名義上“乃少典國君之次子”,實際上他的媽媽附寶“見大電繞北斗樞星,感而懷孕”,花了二十四個月生下他來。顓頊高陽氏,是黃帝之孫。母曰昌僕,亦謂之女樞。他是“瑤光如蛻貫月正白,感女樞於幽房之宮”而出生的;堯則是慶都感赤龍而生的,並且他還流連母胎十四個月才出世;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

  除了龍、巨人腳印、電火風雷以外,平常的動物也會生出聖人。

  顓頊的後裔女修在紡織的時候,“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就是秦趙之祖嬴姓之先,他的兒子大費是以嬴為姓的第一人。玄鳥到處下蛋,後來又被商朝王族的始祖母簡狄吞下一枚,生下契,契就是商族的男祖宗。神奇的玄鳥是什麼呢?其實就是燕子。燕子上體藍黑,前胸黑褐相間,主色是黑色,而黑色為玄色,所以稱之玄鳥。可見,商族和秦族得能出現,都是燕子干的。《詩經·商頌·玄鳥》因此說“天命玄鳥,降而生商”。

  聖人出身怪異,沒有爸爸,這種現象《公羊傳》稱為“聖人皆無父,感天而生”。許慎《說文解字》“姓”字條就解釋說:“古之神聖,母感天而生子,故曰天子。”其根源被後世學者統統解釋為是“民知母不知父”的母系氏族社會的產物。這種觀點乍看蠻有道理,實則不通。以大禹為例。大禹是夏的始祖,他有爸爸,叫作鯀。鯀治水失敗被舜殺掉,接著才是大禹治水。而舜則直接繼承堯,可見堯舜鯀禹最多只是三代人。大禹的出生,是媽媽修巳“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坼而生禹”。夏禹以及往上推兩代人,如果還是母系氏族社會,那麼,父系氏族什麼時候才能出現?而我們知道,夏商朝已經處於奴隸社會了。

  其實,“聖人無父”的最佳解釋就是聖人感生的理論,而其根源不是母系氏族,而是氏族圖騰崇拜。商和秦皆出玄鳥,是因為商秦兩族發源於河南和陝西,地理接近,氏族圖騰崇拜亦相近。當時有一個“為鳥師而鳥名”的龐大族群,如鳳鳥氏、玄鳥氏、青鳥氏等。嬴秦族群的主體或核心最初很可能來自共同以鳥類為圖騰的東夷集團,甚至與崇拜玄鳥飛燕的殷商先人同出一脈。

  考證後來的歷史,據《史記》記載,嬴秦的始祖就是調訓鳥獸而得姓氏,以駕馭車馬而得封爵。嬴秦先祖又是偏愛皂色墨彩的族類,他們的圖騰崇拜、旌旗飄帶、授命之符都與黑色有不解之緣,諸如女修吞下玄鳥之卵、大費擎起皂色旌旗、秦德公獲得黑龍祥瑞之類。根據五德終始理論,秦帝國是應水德之運,水色玄,因此秦人崇尚黑色,秦朝從皇帝到百官皆衣黑色朝服。這正應了“玄鳥”之色。

  有學者認為,圖騰與“聖人無父”的感生觀念相結合,其社會功能是神化祖先、維繫族群、張揚個性。這種社會心理一直延續,最流行的感生之異就是把聖人、帝王說成龍種。比如劉邦,就說是他媽媽和蛟龍交配生下來的,這個故事堂而皇之記錄在《史記》、《漢書》中。如果不是自我宣揚,誰又能知道皇帝的媽媽紅杏出牆,與蛟龍風流,給皇帝爸爸戴了一頂神奇的綠帽呢?因此,這種現象只能用當時的社會普遍意識解釋,即當時的社會大眾普遍相信聖賢王者皆有感生之異。

  中國人以天為大,聖人如果是凡人能生出來,那麼,聖人的神秘和權威就會打折扣,因此,聖人必須是感天而生。所謂天賦神權,這是一個源頭。但是,這樣就會和“孝治天下”產生矛盾。因此,在“聖人皆無父”和“聖人皆有父”的爭拗下,鄭玄和孔穎達提出了調和的解決辦法,即聖人“有父而感生”。就是說,聖人雖然有爸爸,但是他的聖不是爸爸給的,而是天給的,因此,聖人必有感生之異。這句話發揮開去,可以反過來理解為沒有感生之異的,就不是聖人。

  所以,五帝中比較特殊的帝嚳高辛,雖然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他的爸爸是不是真才實料,但還是不凡:帝嚳一出生就能張口說話,告訴父母他的名字叫“岌”。雖然不能說明帝嚳“聖人無父”,但還是有了感生之異。被神靈感應而生子者當然必須是女性,因此聖人“有母無父”與“民知母不知父”的母系氏族只是巧合而已,用後者來解釋是很難站穩的。

  感生說最登峰造極的例子,不是別人,正是中國歷史第一個聖王——周文王姬昌。《史記》卷四《周本紀》正義引《尚書·帝命驗》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銜丹書入於酆,止於昌戶。其書云:『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不枉,不敬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此蓋聖瑞。”可見,姬昌出生之時,天命赤爵口含一大篇聖人文章到他家,教導做仁君的道理。這不等於就是說天命桀夏當滅,姬周當興?所以,姬昌的兩個叔父太伯、虞仲不敢與天爭鋒,早早就退避三舍,主動向荊蠻之地流亡,並且“文身斷髮,以讓季歷”。季歷是太伯、虞仲的弟弟,他繼位也是一個過渡,是為成全父子相繼的規則,最終還是很快讓位給了兒子姬昌。

  後世有了正史記載,感生之異沒有可能吹得太邪乎,但也要找一些非凡的理據,稟承感生之異的聖人塑造法。比如賣草鞋的劉備,一邊渲染他生具異象:“垂手下膝,顧自見其耳”,一邊吹噓是中山靖王之後,這樣才有可能見到皇帝,見到皇帝才可能拉上家常,變成皇叔,——既然是皇叔,那麼就和蛟龍的兒子劉邦扯上了關係,自己不是感生也沾了感生之異了。於是就有了號令天下的大旗,奠定了“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的基礎。

( 休閒生活網路生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esyuen&aid=2828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