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吳媽媽蛋黃酥
2014/06/06 02:00:04瀏覽834|回應0|推薦7

吳媽媽這兩、三年迷上了烤物。

此烤物並非日本料理的炭火串燒,而是烘焙各種點心的烤。

這份是她上個月27日做的蘋果派,非常隨性地烤盤直送到客廳。錯置的蘋果果肉像國小學生散逸滿桌的剪紙紙片;沒有估量好的多餘派皮也烘成餅塊堆作聚落。

雖然看起來很粗獷,但香滋滋的奶油味和冰糖和出的蘋果餡肉,兩者相配得比例恰好。

所以也可算是吳媽媽一腳踏入點心世界,不求形似、只管味好的從心所欲之作。

媽媽最初是怎麼愛上烘焙的呢?

啊,對了,想起來了,是蛋黃酥。記得是看了某電視節目,媽媽就要我幫她上網找食材和作法序,不久,她照著做,我們家就整整有一個月都在吃蛋黃酥。

這是2012年9月幫媽媽製作的蛋黃酥食譜。材料和作法、成品圖文都是從網路上抓來的(未做營利用途,如有侵權冒犯請不吝告知),又因為媽媽老花眼,特地把字體放到兩張A4版面可容納的最大字級,再護貝成一張方便她邊做邊看。

媽媽不像電視上做點心過生活的西點大師那樣手腳細緻,也不是分分量量都能仔細算計的烘焙好手。所以我們吃到的蛋黃酥不但外觀形形色色,連餅皮顏色和內餡甜度口感回回都不同。

有時是烘烤時間沒設定好,出爐的蛋黃酥個個面色蒼白,像是憨臉傻笑的奶油小生。

有時是沒耐性搓圓,盛盤後,不說也不知道這原是打算投胎成蛋黃酥,有方有正地堆著:根本是隔壁老張燒餅系列作品。

這是整整一年後,2013年9月15日拍下的媽媽蛋黃酥成品。

大家瞧瞧,是不是有模有樣?雖然餅皮還是白泡泡細綿綿,蛋黃也只意思意思刷了個頂部,可說真的,吃了可是會嘖嘖不管熱量很高再來一個喲。

至於這個,是2013年9月21日,6天後吳媽媽又一力作。貌似裙擺推疊,不小心漏餡的蛋黃,還有不工整的餅皮捏法,都是吳媽媽喳呼急切地想速速做好的快手痕跡。

若要公允評價,媽媽做的餅皮有點兒乾,當然更不可能像坊間店家那麼層層酥皮綻放。可我覺得餡料還是決勝的要素,至少在紅豆餡的調配,媽媽還是拿捏得很好。因為她捨得用豐厚的豆料和拌得夠勻稱的砂糖,所以口感十分細綿濃郁。

值得一提的是,媽媽平日光是滷豆干、做家事、顧店就夠她忙了;烹烤點心都是她犧牲睡眠,但又興致勃勃「胡搞瞎搞」的成果。

如果聽到我們跟她說:「記蓋ㄟ美賣呷!」她就會笑著用台灣狗乙說:「感謝愛的鼓勵!」

其實,是我們要感謝她,一直這麼用心,天天親手做好吃的給我們愛的鼓勵。

( 在地生活大台北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eanspicy40&aid=1390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