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德特里克堡為什麽絕對不能開放?
2020/05/10 12:56:31瀏覽211|回應0|推薦0
德特里克堡為什麽絕對不能開放?
司馬平邦·2020-05-10·來源:司馬平邦說

如果一旦德特里克堡基地被開放,那里頭潛伏的秘密若被公開,對美國的打擊那就是毀滅性的。
  歡迎收看《司馬平邦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的“731部隊”是最為臭名昭著的一支反人類武裝力量,它全名為日本關東軍駐滿洲第731防疫給水部隊,對外稱石井部隊或加茂部隊,是侵華日軍假借研究防治疾病與飲水凈化為名,實則使用活體中國人、朝鮮人、聯軍戰俘,進行生物武器與化學武器的效果實驗。在日本軍醫石井四郎的領導下,“731”進行了一系列慘絕人寰的人體試驗,包括活體解剖、人與馬血互換、人畜雜交、人體四肢互換等等。二戰結束後,美國相信石井四郎和“731”的研究數據具有相當高的價值,更不希望蘇聯得到這些數據用於研究生物武器,於是,麥克阿瑟與石井四郎達成秘密的口頭協議,後來又書面化,即日本交出“731”數據,美國不以戰爭罪起訴“731”軍官。因為這份協議於1947年在日本的鐮倉酒館簽署,因此被稱為《鐮倉協議》,其協議包括以下9條:

  1.秘密調查報告僅限於希爾博士和駐日盟軍總司令部中的美國人以及石井四郎和約20名研究人員範圍之內;

  2.日本研究人員將受到絕對保護,免於追究戰犯罪責;

  3.報告對蘇聯人絕對保密,僅供給美國人閱讀;

  4.對於蘇聯人的起訴以及諸如此類行動,將受到絕對保護;

  5.報告不得向大眾公布;

  6.注意不得讓研究人員已處於美國保護之下的事實公之於眾;

  7.可允許主要研究人員前往美國;

  8.建立細菌戰實驗室支付所需經費,可進一步考慮處於美國人領導之下的與日本研究人員共同進行的研究;

  9.僅與美國人進行的全面共同研究,將對日本問題產生良好的影響。

  這份秘密協議簽署之後,美國人按協定,聘石井四郎為美軍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的高級顧問,並將那里的一棟大樓就命名為“731”,供石井研究使用。與此同時,美國通知蘇聯人:石井四郎等人下落不明,“731”成員不能作為戰犯處理。這就是“731”之所以能夠逃過戰犯審判的歷史真相。

  德特里克堡又是什麽地方呢?

  說到德特里克堡還得說另一個人,艾拉·鮑德溫。艾拉·鮑德溫1895年出生在一個印第安納州的農場;青年時期,他靠賣鴨子和玉米賺來的錢來勤工儉學;一戰中他曾在美國炮兵部隊擔任少尉;他在普渡讀大學,在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讀博士;1927年在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教授細菌學,歷任細菌學系的院長、研究生院院長、農學院的主任和院長,學術事務副校長和總統特別助理;他還參與了國內外的多項農業发展方案。二戰爆发後,鮑德溫成為喬治·默克主持的超級機密的羅斯福總統生物戰團隊中最得力的科學家之一;1942年,美國陸軍雇傭鮑德溫秘密開发生化武器,要求他為新的生物研究綜合體尋找適合的場所,鮑德溫選擇了當時被廢棄的國民警衛隊基地,命名為“德特里克試驗田”;1943年,改名為“德特里克營地”,並指定為陸軍生物戰實驗室的總部,同時購買了幾個相鄰的農場,以保證更多的空間和隱私。

  1947年麥克阿瑟和石井四郎的《鐮倉協議》簽署後,石井四郎來到了德特里克營地,與鮑德溫合作生化武器的研究。美國,作為二戰戰勝國,終於突破底線,開始在本土內用活人進行細菌試驗。

  1949年春,美國陸軍在德特里克營地建立了一支小型且高度機密的化學家小組,名為“特種作戰司”,任務是為毒菌尋找軍事用途。1951年,石井四郎作為美軍科學家,秘密來到朝鮮,轉年,也就是1952年,中國人民志願軍受到細菌武器的攻擊。

  1950年9月20日至27日,美國陸軍和德特里克營地為測試生物武器能否用於攻擊港口以及可能造成的影響,在舊金山居民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沿岸行駛的船只,向舊金山釋放了大量足以影響整個城市的球形芽孢桿菌和粘質沙雷氏菌,雖然由於這兩種病菌致病性和致命性並不高,沒有造成嚴重影響,但仍有1人感染死亡,10人重癥後痊愈,數十萬美國人的生活都受到了十分嚴重的影響。

  1956年,“德特里克堡”正式定名,這時鮑德溫已經返回威斯康星麥迪遜分校擔任校長,而石井四郎1959年因患喉癌死於東京。隨著核武器的出現,生物武器研究受到了嚴重影響,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也因此一度關閉,這時新成立的CIA伸出橄欖枝,希望德特里克堡能配合CIA展開對人類精神控制的研究,同時繼續進行生物武器病菌的實驗和研究。

  據CNN披露,在1955年至1975年長達20年的時間里,總共有約7000名美軍士兵在埃奇伍德兵工廠或德特里克堡接受過化學試驗。而且這些士兵至今都無法獲得試驗中的完整醫學記錄,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注射過什麽藥物、是否會有後遺癥以及是否會影響到後代。

  去年,也就是2019年6月,美國弗吉尼亞州一個叫“綠色春天”退休人員社區里曾爆发過一種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致命疾病,當時有54人病例,其中兩人死亡,病癥範圍從劇烈咳嗽到肺炎都有,而這些病癥與如今肆虐全世界的新冠肺炎極為相似。貌似巧合的是,這個社區正好緊鄰著艾拉·鮑德溫和石井四郎曾經“生活和戰鬥過的”德特里克堡,現在這個地方叫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

  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曾被美國疾控中心調查並關閉,理由是“未能落實和持續執行保證特定物品或病毒安全的控制措施”,現在隨著美國國內新冠疫情日益嚴重,包括美國國內,還有國際上有很多質疑聲,都要求美國政府公布其關閉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真實原因,要求查清德特里克堡基地關閉與“電子煙疾病”、大流感和新冠肺炎之間關系的呼聲也越來越高。2020年5月8日,中國外交部发言人華春瑩公開質問:美國可不可以開放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

  當然,我相信美國政府是絕對不會,也不敢向世界開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這倒不一定是因為這里真就是新冠病毒的发源地,我在之前的節目中也說過,其實新冠瘟疫對我們中國來說頂多就是一場重感冒,而現在真正受到極其殘酷打擊的反倒是美國。但是,如果一旦德特里克堡基地被開放,那里頭潛伏的秘密若被公開,對美國的打擊那就是毀滅性的。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link&aid=134388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