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孫文與呂碧城都是因為個人與中國傳統有過節而導致思想行為偏差的人
2021/11/14 15:36:36瀏覽565|回應0|推薦0
因此一生自以為是,言行乖張,被西洋勢力利用了而不自知,禍國殃民,一生不幸福,自己短命,弄得民國也短命!

中國學界、政界、新聞界、文藝界對防範西學和平演變中國人太沒有警覺心了!

民國傳奇女子呂碧城的事跡
作者不詳
她是民國最有錢奇女子,比張愛玲傳奇、比林徽因時尚,死後葬於魚腹
100多年前,中國文壇和社交圈曾流行“絳帷獨擁人爭羨,到處咸推呂碧城”的說法。呂碧城是誰?為何被如此推崇?
中國新聞史上第一位女編輯;中國第一位女性撰稿人;中國女權運動的首倡者之一;中國女子教育的先驅;中國第一位動物保護主義者;開創近代教育史上女子執掌校政先例;堪稱第一民國奇才女。
她還曾被贊為“近三百年來最後一位女詞人”,繼李清照之後。
01
清光緒九年,呂碧城出生,開始了她的傳奇一生。呂碧城排行老三,她和她的兩個姐姐都以詩文聞名於世,章士釗曾說:“淮南三呂,天下知名。”《大公報》曾編輯出版了《呂氏姊妹詩詞集》,並發表評論,稱她們是“碩果晨星”式的人物。
在她5歲時,一次在花園中,父親見風拂楊柳,便隨口吟了一句上聯 “春風吹楊柳”,誰知話音剛落,年幼的碧城即脫口而出接道:“秋雨打梧桐”,令父親大為驚訝。
7 歲能繪巨幅山水畫。尤擅作詞,“每有詞作問世,遠近爭相傳誦”,聞名鄉里。12歲時,詩詞書畫的造詣已達到很高水準。
有著“才子”和“詩論大家”美譽的樊增祥,有一天讀了一首署名“呂碧城”的詞,不禁拍案叫絕:綠蟻浮春,玉龍回雪,誰識隱娘微旨?夜雨談兵,春風說劍,沖天美人虹起。遼海功名,恨不到青閨兒女,剩一腔毫興,寫入丹青閑寄。
當有人告訴樊增祥這是一個12歲少女的作品時,他驚訝得半天說不出話來。斷不敢相信“夜雨談兵,春風說劍”,如此盪氣迴腸的詞章竟出自一個小女孩兒之手!
也就是12歲那年,發生了改變呂碧城一生的變故。父親病逝,因家無男丁,族人為霸佔財產,幽禁了呂碧城的母親。
小女兒呂碧城竟臨危不亂,全然不符合自己年齡的成熟果敢,她給父親的朋友和學生寫信,四處求援。其中包括時任江寧布政使、兩江總督的樊增祥。一時間各種壓力紛紛來到安徽的各級政府,官員們不敢怠慢,囚禁多時的母親才得以脫險。
呂碧城因此名震天下,卻也因此發生了影響她一生的事。呂碧城9歲便與同邑一汪姓鄉紳之子訂婚,經此一事“夫家”起了戒心:她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能量,能夠“翻雲覆雨”,這樣的媳婦日後過了門恐怕難以管教,於是落井下石,提出退婚。
那時女子訂婚身不由己,而被退婚則當做奇恥大辱,名譽掃地。這件事情在幼小的碧城心裡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痛苦記憶,也為她後來的人生埋下伏筆。
呂家自此劫難後門柞衰微,孤兒寡母,只得委曲求全。生活失去著落,母親便帶著4個尚未成年的女兒投奔娘家,開始她們寄人籬下的生活。呂碧城二姐後寫詩描寫當年離家的慘狀:相攜痛哭長河濱,朔風誰憐吹葛巾。
母親雖深處舊時代,卻敏銳的感覺到時代變化,決定送女兒出去接受新式教育。於是她讓呂碧城投奔在天津塘沽任鹽課司使的舅父嚴朗軒。
呂碧城得以接受了較好的教育,國學根底更見深厚,也由於父母早年開明思想的影響,以及親身經歷的創痛,更使她對於新學深有好感。
在呂碧城和大姐、二姐先後走出家門之後,呂家又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只剩下母親和最小的妹妹坤秀兩個人。
1902年,親戚因為對她們長居於娘家感到不滿,竟唆使匪徒將二人劫持,為免受辱,母女二人毅然服下毒藥。在大姐的懇求下,時任江寧布政使的樊增祥星夜飛檄鄰省,遣兵營救。幸虧救兵及時趕到,才將母女二人救活。
這一連串的家庭變故不但沒有擊垮呂碧城,反而讓她愈加勇敢堅毅,恰如她詩裡所寫:剩有幽蘭霜雪裡,不因清苦減芬芳。
02
1903年春,維新思想狂飆猛進。
有一天,舅舅官署的方秘書夫人要赴天津,20歲的呂碧城有意與方太太同行到天津“探訪女學”。舅父認為女孩家應在家中“恪守婦道”,聽到外甥女要入新學,嚴詞罵阻,並將其鎖在閣樓上。
這引起了呂碧城的極大激憤,第二天便逃出家門,孤身踏上去往天津的火車。可她身無分文,就連行裝也沒來得及收拾。驚世駭俗之舉。
天無絕人之路,呂碧城在火車上竟遇到一位好心人:天津佛照旅館的老闆娘。當她瞭解到呂碧城的情況後,便將她帶到自己的家中住了下來。
由於呂碧城沒有經濟來源,生活一時陷人困境。她給《大公報》社寫了一封信,述說自己的經歷和來津的種種情況尋求援助。這封信恰巧被《大公報》總經理兼總編輯英斂之看到了,他同情呂碧城的遭遇,也為她信中的文采所傾倒。
英斂之親往方夫人的家中探訪,問明情由,更是對呂碧城的膽識甚為讚賞,當即決定邀請她擔任《大公報》見習編輯。呂碧城因禍得福,到天津“新學”沒有上成,卻自此成為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女編輯。開始走上她獨立自主的人生之路。
呂碧城到《大公報》僅僅數月,所發表文采斐然的詩詞就頗受前輩們的贊許。她又持續撰寫女子解放和宣揚女子教育的文章,如《論提倡女學之宗旨》《敬告中國女同胞》《興女權貴有堅忍之志》等。
上世紀初,絕大多數閨秀還羞怯、封閉、寂寞地困守繡閣深院,這個不滿21歲的奇女子,文采斐然,風度超群,見識新潮。她言語鏗鏘、鋒利,慨然的為幾千年來居於“卑屈淩辱”地位的女子爭取平等、自由和受教育的權利。這些石破天驚振聾發聵之聲,由一女子發出,引發強烈的社會反響。呂碧城在文筆中流露出剛直率真的性情以及橫刀立馬的氣概,深為時人尤其是新女性所傾慕。
呂碧城的膽識與思想由《大公報》高調發佈後,如平地一聲雷般在京津地區聲譽鵲起,慕名來訪者絡繹不絕。
1908年,光緒與慈禧先後亡故,一大批人為之惶惶不安,似乎慈禧一死,天就要塌了,國家失去了主心骨,不知如何是好。素有“華北第一報”之稱的《大公報》上,卻登出了一篇炮轟這個獨裁者的奇文《百字令》:排雲深處,寫禪娟一幅,翠衣輕羽,禁得興亡千古恨劍樣英英眉。
文章痛斥慈禧,說她把大清朝的江山搞得一塌糊塗,將邊疆的大量領土,國庫中的大把銀錢送給了外國,縱到陰曹地府,也羞愧難言。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而作者就是當時只有25歲的呂碧城。
1904年至1908年,呂碧城任《大公報》主筆期間,為她的興女權、宣導婦女解放等主張發表了大量詩文。一時間,“坊間皆傳呂碧城”。時人紛紛稱讚不已:不學胭脂凝靚裝,一枝彤管挾風霜。佩其才識明通,志氣英敏。
有人以為她是當時名噪一時的“鑒湖女俠”秋瑾,秋瑾也曾使用過“碧城”的筆名。可當秋瑾看過呂碧城的文章後,擊掌叫好,“慨然取消其號”,從此再不使用這個名字。
03
秋瑾1906年春回國策劃起義,1907年1月去上海創辦了《中國女報》,呂碧城為其撰寫首期發刊詞。後秋瑾去浙江聯絡會黨,準備起義之時,因消息洩露,被清軍逮捕。她留下遺句“秋風秋雨愁煞人”。1907年7月15日淩晨在紹興罹難,僅32歲。
這位婦女運動領袖遇難後,中國報館“皆失聲”。呂碧城用英文寫了《革命女俠秋瑾傳》,發表在美國紐約、芝加哥等地的報紙上。讓整個世界認識了這個中國女英烈。此時,無人敢為秋瑾收屍,呂碧城強忍悲痛,冒著殺頭的風險偷偷安葬了她。
作為女性思想解放的先行者,呂碧城並不只是停留在理論呼籲上。她認為要想實現女性的真正獨立,必須“啟發民智”,極大提高女性的思想文化素質。因此,興辦新式女學成為她實踐自己理想的奮鬥目標。於是,呂碧城發表了多篇言論,宣揚興辦女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衝擊積澱千年的“女子無才便是德”的陳腐觀念。
呂碧城興辦女學的舉措適應了時代的需要,也推動時代發展。英斂之讚賞呂碧城:能辟新思想,欲拯二萬萬女同胞,出之幽閉羈絆黑暗地獄,複其完全獨立自由人格,與男子相競爭於天演界中。並將她引薦給嚴復、嚴修、傅增湘等各界名流。
直隸總督委任傅增湘和呂碧城籌辦女學,當時任天津海關道的唐紹儀也答允每月撥款相助。1904年11月,北洋女子公學,(後擴建為北洋女子師範學堂)正式開學。
北洋女子公學是我國最早建立的公立女學堂,開闢了中國女子公立教育的新紀元。呂碧城還強調要對學生授以工藝、實業等內容,使她們既可“造成完全之人格”,也能不依賴他人獨立自主。
辛亥革命後,呂碧城被聘為總統府秘書,從而走上了政壇,成為民國中央政府的第一位女性官員。1914 年,呂碧城加入南社,還自學了英、法、德等語言。
1915 年,袁世凱緊鑼密鼓的張羅復辟帝制,呂碧城憤然辭官離京。她告訴袁克文:“我要走了,到上海去!”袁克文愕然,問:“為什麼?難道你不想與我在一起嗎?”“你的父親就要登基,不做總統要做皇上了,那時你就是皇子,我和你在一起,我是什麼?妃子嗎?我為男女平等、男女平權奮鬥了十幾年,到頭來再做妃做妾做小?”
袁克文表示不會委屈她,說他可以與髮妻離婚。呂碧城說她不願他去傷害另一個無辜的女人。
“那叫我怎麼辦?”“你做你的皇子,我做我的自由人!”就此別過,呂碧城攜母移居上海,此後不再涉足政界。呂碧城離開政界後在上海經商,於十裡洋場角逐商海,僅短短的幾年間就暴富,身價敵過當時紐約的“第二個上帝”。
04
呂碧城在上海自建的小洋樓,生活方式新派,旅遊、跳交誼舞、穿西式裙裝、學習英文等等,在民國初年引領風尚。
1920 年,呂碧城出遊歐美,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文學和美術,兼上海《時報》特約記者,撰寫她看到的美國之種種情形,讓中國人與她一起看世界。美國商界對她非常欣賞和認可,由美國商會代表給她獻上了巨束鮮花。她氣度雍容,被美國上層社會認作東方公主。
一天,被尊稱為紐約的“第二個上帝”、連馬路上的士兵遇見都要行禮的女富豪席帕爾德夫人宴請呂碧城。赴宴前,有人善意提醒呂碧城要怎樣才能迎合對方。呂碧城說道:“你知道麼,我比席帕爾德夫人還要富呢。”
1920年出國留學前,呂碧城曾捐10萬鉅款給紅十字會,在海外也連續捐款。抗戰中她多次揮資賑災,也常捐款保護環境或放生。樊增祥贊她:“以一弱女子自立於社會,手散千金不措意,筆掃千人而不自矜。”
1922年經日本回到上海,1925年翻譯出版《美利堅建國史綱》。1926 年呂碧城再度出國,隻身漫遊歐美各國,長達 7 年之久,遊蹤遍及美國、瑞士、法國、英國、德國、義大利等。其間她給京、滬的報刊撰文,以《鴻雪因緣》為題連載,頗受歡迎。
1929 年 5 月,國際保護動物會在維也納召開,呂碧城作為唯一一位被邀請的中國人出席了大會。她用流利的英文闡述戒殺主張,發誓從此投身於護生運動,此次演講在維也納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次日,權威報紙《達泰格報》評價道:“會中最有興味、聳人視聽之事為中國呂女士之現身講臺,其所著之中國繡服商皇矜麗,尤為群眾目光集注之點。”
會後,許多國家的代表競相邀請呂碧城赴本國演講。就在其享譽歐美之時,呂碧城於次年在瑞士日內瓦正式皈依佛教,成為在家居士,法號寶蓮,法名曼智。此後,其餘生專意于佛教的翻譯工作和詩詞創作。
在天津師從嚴復時,嚴復及好友都曾為她撮合婚事,都被呂碧城拒絕。嚴復在給侄女的信裡感歎:呂碧城心高氣傲,眼中所見,沒有一個中意者。大有立志不嫁以終其身之意”。
呂碧城果然終身未嫁。既今生無緣相遇,又何必強求。不如瀟灑塵世走一遭,歌也罷、笑也罷,來一個痛快淋漓。
1923年,呂碧城離家出走的20餘年後,魯迅曾做過一個著名的演講“娜拉出走之後”,談到娜拉出走之後會面臨的兩個結果:不是墮落,就是回來。
可呂碧城既沒有回去,更未墮落,反而活成人間奇景。呂碧城比張愛玲林徽因等都出生的早,那時男尊女卑更嚴重。她一個毫無家庭背景可以依靠的女子,竟把日子過的那般風生水起,真非尋常人可比。
呂碧城中年後致力於宣揚食素、保護動物、戒殺生。呂碧城無羈絆、有財力,履跡處處足夠逍遙,在國內國外都經常遠行,寄情勝跡美景。她交遊廣泛,處事決斷,即便孤身單影,也能笑口常開。
1943 年 1月, 61 歲的呂碧城在香港九龍辭世,去世前將其全部財產佈施於佛寺。按其遺囑:遺體火化後,骨灰和入麵粉做成小丸,拋到海中,供魚吞食。
真乃千古難見之奇女子。集才華美貌、膽識見識、自由獨立於一身,實是讓人歎為觀止!
文轉載自《俞力工教授》


陸勝
除了秋瑾,排名更靠前的其实应该是沈佩贞和唐群先,上海起义成功,女子义军占比1/4,影响到武汉三镇,可惜辛亥革命成事后,当时的孙先生和主事的宋先生刚刚建立的国民党,在女权方面妥协于旧势力,好多开国女英雄一样的奇女子都命运坎坷,唐和她算幸运终老,沈背了不知多少骂名最后不知所踪……甚至沦落风尘的都有,只能是一声叹息吧!

当时孙先生和宋先生应该是没有办法,为了拉拢旧势力对付袁公,不得不妥协,另外孙先生其实一直也没有真正打下来的一块地盘,无法做到真正推动女权,不过后来掌权的蒋公在这方面做的确实不出奇!

沈与唐皆为文武双全的奇女子,可惜后来分道扬镳,沈与袁公的大公子可能私交很好,两次入狱袁大公子都曾经相救,虽然她曾经投靠袁公,不过在袁公称帝前离去,后在南方国民军政府因为男女问题,被国民政府驱离,她的事迹也到此结束,唐比她幸运,女权沈唐吕三大派中,唐更是能人,会打双枪,曾和沈一样绑缚炸药上沙场,算始终与国民政府走在一起的,她不仅仅是激进,而且头脑,懂得进退,可惜死的太早,好像是30年代就走了。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link&aid=170495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