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哈哈 此文坐實了中共"拿中國人的血肉築成保衛蘇聯的長城"
2020/05/06 15:15:39瀏覽203|回應0|推薦0

偉大的草根逆襲和英雄史詩,為何無人傳頌

 壞土豆 一個壞土豆 5天前
文|壞土豆公眾號|一個壞土豆 ( iamhtd )這幾年對文史知識的學習,往往是通過看短視頻和一些文章,靜下心來看的長視頻很少。上個月看了金一南將軍的「從百年滄桑到大國崛起」,受到極大的震撼,90分鐘的視頻,刷了至少3遍,仍沈醉其中心神搖曳,強烈的自豪感始終在激蕩我想聊聊我們可能有最偉大的英雄史詩,可多數時候,我們並沒有講好這個故事。本文分五個部分:一、斯大林為何認錯二、我不同意如沈志華等專家對毛澤東的部分評價,毛澤東被一些學者嚴重低估三、毛澤東並非人生開掛,而是真實的草根逆襲四、為什麽金一南將軍能講好這個故事五、關於中華英雄史詩和文化的反思注:本文為自己的一些思考,因水平有限,可能比較偏頗,不代表金一南將軍的任何想法。

大林:勝利者是不應該受到譴責的

1949年12月,毛澤東率中國代表團訪問蘇聯,這是第一次毛澤東與斯大林的會見,斯大林連聲說:想不到你這麽年輕!你對中國人民的貢獻真大!你是中國人民的好兒子!我們祝願你健康!

毛澤東聽後雖感欣慰,但還是說:我是長期受打擊排擠的人,有話無處說……

斯大林立即打斷毛澤東的話:不,勝利者是不受譴責的。

不能譴責勝利者,這是一般公理。這實際上是斯大林對他多年的失誤當面向毛澤東作自我批評。

斯大林的認錯,其實從5個月前就開始了。

1949年5月,毛澤東決定派劉少奇率代表團秘密訪問蘇聯。代表團到莫斯科後,斯大林對代表團來訪非常熱情,無論是接待安排還是會晤規格都是很高的層次。斯大林曾先後五次與劉少奇會談。

第一次會談,劉少奇向斯大林介紹了共產黨憑借什麽戰勝了裝備精良,又有美國支持的國民黨軍。斯大林認真的傾聽了劉少奇的報告,全程很少发言。

第二次會談時,劉少奇主動向斯大林提出請求:斯大林同志對我們的想法有什麽意見。請您和在座的蘇聯同志多多指導!

不料,斯大林嚴肅誠懇地說:看起來,我以前在中國革命的問題上犯了錯誤。此言一出,四座皆驚。作為一個國家元首,在這種公開場合下主動承認自已的錯誤,這也反映了斯大林的坦誠和光明磊落。

在以後的幾次會談中,斯大林再三表示在中國革命問題上確實犯過錯誤。但劉少奇卻閉口不提,一再說:如果沒有蘇聯人民的支持,中國革命不會這麽快就取得勝利。我們對蘇聯黨和蘇聯人民表示由衷的感謝和敬意!

斯大林認錯,是因為從1923年至1945年,長達22年的時間,共產國際對中國革命的指導,幾乎沒對過,而且數次將中國革命帶到溝里去。

聯為何一再犯錯

在1949年5月前,蘇聯作為共產國際的領導,事實上在中國支持的一直是蔣介石,蘇聯根本無法想象,如毛澤東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居然能取得中國革命的勝利。

這,根本超出了蘇聯的認知。

抗戰勝利後,斯大林建議毛澤東去重慶談判,交出軍隊,不要打內戰。到了1948,甚至要求中共和蔣介石劃江而治。

斯大林在與蘇聯一位領導人談話時說,他對中國的任何領導人都不大了解,但是他覺得蔣介石是中國領導人中最好的,統一中國的人必須是蔣介石。他還說:我看不到其他可能成為全中國領袖的人,我不相信中共的領袖們有蔣介石那樣好,也不相信他們有能力完成中國的統一」。

蘇聯的錯誤,從第一次國共合作就開始了,從投降主義到王明時期的機會主義,就基本上沒對過,我認為錯誤的原因主要有兩點

首先,蘇聯共產國際根本就沒有能力指導中國革命

中國革命,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英雄史詩與草根逆襲,是歷經血與火的洗禮的偉大勝利,是無數英雄志士犧牲後的成果。僅一個兩萬五千里長征,就可名揚千秋,每一場戰爭之驚心動魄,之波瀾壯闊都可書寫奇跡。

對比中國革命,蘇聯的十月革命真的沒啥可說的,更像是一場政變。二月革命後,成立了臨時政府和蘇維埃政府並立,革命後,德國將列寧護送回俄國,後來爆发十月革命。這一幕,不得不讓人聯想辛亥革命後,孫中山回國

整個十月革命,非常短暫,有統計說戰鬥陣亡不超過十人,有人說陣亡超過一百人,但規模之小,是被大家所公認的。這里,我絕對不是說流血越多的革命越偉大,但是對比中國革命所面臨的殘酷環境,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嚴峻性,汪精衛的「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中國革命所面對的挑戰,是共產國際無法想象的殘酷。

列寧在德國期間,蘇維埃革命由斯大林等領導,斯大林先後被捕15次。15次!大家可以品一品,在中國當時的嚴酷環境,會給你15次這樣的機會?

讓共產國際來指導中國革命,無疑於小學生指導博士後,駱駝指導鴨子遊泳。

其次,聯「共產國際」從根子上來說就是希望中國成為蘇聯的工具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蘇聯對中國的幫助,自然首先是幫自己,從最早的支持國民黨到抗日戰爭中對中國的限制與要求就已經非常清楚。最明顯的,就是二戰之中,蘇聯對中國的定位,只是拖住日本北上的步伐,因為蘇聯無法承受日德雙線進攻。

日本侵占東北的918事變爆发後,王明作為共產國際、蘇聯的忠實代表,認為國民黨抵禦不了日本,為了保衛蘇聯,必須盡速推倒國民黨的統治,建立中國的蘇維埃政權,與日本鬥爭進而牽制住日本。

1937年7月,全面抗戰爆发後,為了讓中國拖住日本,不使其有力量進攻蘇聯。蘇聯認為國共合作最重要的是促使蔣介石堅持抗日,於是王明就在統一戰線的領導權問題上,一而再再而三讓步,幻想把蔣介石留在統一戰線內,進而拖住日本北進的步伐,防止蘇聯腹背受敵。

這點,毛澤東評價王明:他是考慮別人的事情考慮得多,考慮自己的事情考慮得少。這可能就是對王明最好的注解!

為了蘇聯,都不顧自己國家的死活了!

至於中國革命的最終目的,蘇聯從來都不會去考慮。包括事實上一直到毛澤東已對國民黨軍隊勢如破竹,但蘇共依然希望國共「劃江而治」

此外,現實一點的原因,就是不僅僅是蘇聯,全球沒有任何一個組織,會認為毛澤東會帶領農民階級取得中國革命的勝利。

這,怎麽可能!

幾年前,我了解到中蘇的很多歷史,都是從沈志華教授的講座那里學習。沈志華教授,著名歷史學家,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終身教授,華東師範大學國際冷戰史中心主任,應該來說,當時從蘇聯解體後獲得的一手資料是最多的,可信度很高。但是,我嚴重不同意沈志華對毛澤東抗美援朝的原因分析,沈認為,毛澤東這樣做,是為了取得斯大林的信任,是向蘇聯納的投名狀這個分析,是嚴重低估了毛澤東,或者說,只是單純的從政治或從政治家的角度來分析問題。
面對政治的處理,有三種人。一般情況下,熟悉政治的遊戲規則,完成任務並最大限度的為自己牟利,這種叫做政客,特朗普可以算得上是。
第二種,審時度勢,縱橫捭闔,有鬥爭,有妥協,識實務者為俊傑,較大限度的為民族爭取利益,這樣的叫政治家,孫中山勉強可以算是。
第三種,有天才的戰略眼光和判斷力,但更難得的是決不妥協與永不退讓的精神,為了自己的理想而戰,這樣的英雄沒有稱號,因為人類歷史上一千年可能才會出現一個,所以沒有類別。
幸運的是,這樣的人在中國出現了,就是毛澤東。沒有人指望中國革命能勝利,別說萬里長征時的九死一生,在二戰結束,中共已經擁有了兩百萬的軍隊,在整個國際格局中,蘇美的戰略考量中,根本沒有出現過毛澤東這號人物。對美國而言,是建立一個表面上保持獨立,實際上聽命於美國的中國,以便遏制」蘇聯。當時的真實態度,簡單點來說就是:「嗨,蔣介石,你搞個有樣子的聯合政府,給中共一些席位,隨便糊弄糊弄得啦」美國政府,向來言而無信,在重慶談判中,沒有讓蔣介石軟禁毛澤東,最真實的意圖是:「我一腳就踩死你了,犯得上做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嗎」蘇聯為避免爆发新的戰爭,保持其遠東的安寧環境,在諸多問題上亦采取妥協退讓政策,承認美國在遠東的領導地位,支持在蔣介石的領導下統一中國,並於1945年8月14日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在整個解放戰爭期間,直到1948年,中共的指揮機關已經搬到了河北,斯大林才開始將信將疑:「這幫泥腿子,能打敗裝備精良的國民黨?」而對於蔣介石來說,美國讓他裝個樣子組建聯合政府,蔣介石連樣子都懶得裝,給你什麽席位,給你什麽軍隊,我不兩下就打死你了嗎?
很多人問為什麽重慶談判蔣介石不軟禁毛澤東。
我就告訴你好比來說特朗普為什麽不去貪污兩百美金?是的,當時對蔣介石來說,打敗毛澤東,認為就如同特朗普掙兩百美金來說那麽容易,我犯得上去貪污麽?1945年,毛澤東所率領的中共已經取得了偉大的成就,在抗日戰爭期間將數百萬日軍拖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但國際的那些霸主依然沒有人正眼瞧過他。毛澤東,是一個偉大的理想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是一個浪漫主義的革命詩人,沖天的鬥志和傑出的戰略眼光,整個人類歷史千年僅此一人。同樣的,他犯得上去納投名狀?至於嗎?

毛澤東是一個偉大的理想主義者,1927年,回韶山考察農民運動,毛澤東說

我搞革命是為了無產階級事業,我所愛、所交的朋友都是穿草鞋的沒有錢的窮人。我們的革命還才開始,要徹底消滅封建地主劣紳,打倒軍閥,趕走帝國主義,還得三四十年。

革命不成功,我毛潤之也不回韶山來

1959年,毛澤東回到韶山,睹物思人,感慨萬千,提筆寫下: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澤東給我們帶來了什麽?

2月份的時候,我寫了寫關於印度的作品,一些朋友問我,你是不是在鄙視印度。好吧,我承認,我有些鄙視印度,木有辦法,因為中國天命所歸。中國出了毛澤東,印度只出了甘地,100年前,勝負已分!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血腥清洗,從來堅定的號召拿起武器鬥爭;面對博古李德的錯誤指揮,導致紅軍面對滅頂之災,決不氣餒,創造人類歷史上的萬里長征之奇跡。面對日本的兵強馬壯,中國大批精英的投降,250萬漢奸,冷靜的寫下論持久戰,開辟敵後戰場,把日軍拖到幾乎崩潰。面對美國的恐嚇和蘇聯的強壓,絕不妥協退讓,寫出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的千古絕唱。面對以美帝為首的全球最強的16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毫不畏懼,出兵朝鮮,在此之後,蘇聯空軍才敢露面。面對一窮二白的中國,興辦醫療教育,引爆原子彈氫彈、為中國後50年的工業化奠定最堅實的基礎中國還未全國解放,毛澤東敢對紫石英號直接開炮!1949,廢除所有不平等條約!這樣的英雄氣魄,雄才偉略,需要向斯大林納投名狀?沈教授莫不是讀書讀傻了,笑死人了?偉人已經離去,到現在已經44年,但掙下的這份家業,留下的這份骨氣,足以讓每個中國人自豪萬萬年。為什麽我們可以鄙視印度,木有辦法,老天讓毛澤東出在了中國,天已注定了!

澤東,絕非開掛的人生,而是實實在在的草根逆襲

他家境並不寬裕,小時候需要和長工一起幹活睡覺,26歲才中專畢業,在40歲前,毛澤東都一直是在坐冷板凳,讀毛澤東在北平時的自述,讓我不禁落淚。

北平在我看來非常浪費,我是向朋友借錢去北平的,所以一到就得找事。那時,湖南師範學校的倫理教員楊昌濟在北京大學做教授。我就去求他幫助我找事。他將我介紹給北大的圖書館長,這人就是李大釗,後來變成中國共產黨的創立人,結果被張作霖殺害。李大釗給我工作做,叫我做圖書館佐理員,薪俸是每月8塊大洋。 

我的職位如此之低,以致人們都不屑和我來往。我的工作之一就是登記來館讀報的人名,不過這般人大半都不把我放在眼里。這許多人名之中,我認為有幾個新文化運動著名的領袖,是我十分敬仰的人想和他們討論關於政治和文化的事情,不過他們都是極忙的人,沒有時間來傾聽一個南邊口音的圖書館佐理員所講的話。但是,我並不因此而喪氣,我仍然參加哲學研究會和新聞學研究會,想借此能聽大學里的課程。

在我服務北大時,所遇到的人中,有兩個現在是南京高級的官吏,一個是中國蘇維埃政府的副主席,還有個加入共產黨隨後又成了所謂第三黨的黨員,再有一個則後來加入加利福尼亞的三K黨。在這里我也遇到了楊開慧,而且发生戀愛,後來結了婚,她是我的好友楊教授的女兒。

我對政治的興趣繼續增高,同時我的頭腦愈來愈激進。至於所以會如此的背景,則上面已經講過了。不過,當時我還仿徨,還在找出路。我讀了幾本無政府主義的小冊子,很受影響。我和一個常來看我的北大學生時時討論無政府主義和它在中國的可能性。我自己在北平的生活是十分困苦的。我住在一個叫三眼井的地方,和另外七個人合住一個小房間。我們全體擠在炕上,連呼吸的地方都沒有,每逢我翻身都得預先警告身旁的人。不過,在公園和故宮的宮址,我看到了北國的早春;在堅冰還蓋著北海的時候,我看到了怒放的梅花;北京的樹木引起了我無窮的欣賞。

王明,過目不忘,看書一遍就能背,智商爆表,口述「婚姻法」,提交後一字未改,20歲就去蘇聯留學,因出類拔萃,26歲即成為共產國際的中國負責人。張國燾,19歲考入北大,學生會主席,少年得志,一大會議的時候已經是陳獨秀的代表,主持人,當時毛澤東只是記錄員劉仁靜,16歲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參加一大的時候年僅19歲,當時毛澤東已經30歲了。毛澤東的成長之路,受盡挫折,三次開除出中央、八次受到嚴重警告。以經天緯地的軍事才能與戰略眼光,取得反圍剿、四渡赤水等戰役的不世之功,但也曾長期在核心圈外。

毛澤東的偉大不是天生的,那些坎坷的經歷、人生的低谷、持續的打壓,每一步都最終成為他邁向偉人的堅實台階。

堅定的意志,與永不妥協的態度,對信仰的追求,讓他終在一片廢墟中逆襲。

年滄桑好在哪里

為什麽金一南將軍的「從百年滄桑到大國崛起」能讓人如此震撼,我看他了在香港講座的視頻,讓香港的青年學生無不動容,我相信這樣好的講座,沒有人會拒絕。

對比我們傳統的愛國主義教育,「從百年滄桑到大國崛起」好在哪里?

我認為最關鍵,最重要的是,金一南將軍敢於正視歷史中存在的問題,敢於將黑暗面揭示出來。

我始終認為,沒有一個國家能永遠正確,沒有一個政黨能永遠不走彎路,沒有一個人能永遠不犯錯誤。

因為毫無瑕疵的偉大,注定就是虛偽。

金一南將軍敢於談一大會議時大批的機會主義者,敢於談當時的迷茫

敢於談大批精英的叛國,也敢於談中國出了250萬漢奸。

看完整個講座,會有人覺得羞愧嗎,不會的,我相信所有聽完金一南將軍演講的人只會為自己的民族感到深深的自豪,因為沒有民族是永遠正確的。

敢於面對自己的錯誤,同樣是偉大的品格。

如同斯大林三次對劉少奇談:我對中國革命的看法錯了。這只會讓人認為他的光明磊落。

其中有幾句話我覺得真的值得怒讚:

看中共十三個代表的走向,就知道當時何等之艱難,我們一開始,先天不足,不要妙筆生花,不要無中生有!

金一南講了大量的實情,結果所有人看完之後只會說:我黨怎麽那麽偉大,怎麽那麽牛逼啊!「對不起,我實在找不到一個更接地氣的詞」

第二,金一南將軍敢於談「英雄在哪里」,敢於肯定英雄對歷史的重要性。

所有人都被金一南將軍的英雄主義史詩感染了,英雄是屬於一個國家的,一個民族的。英雄是一個國家最偉大的財富,但是我認為,英雄主義教育,在中國是遠遠不夠的。我記得在高中歷史課上,歷史老師告訴我們的正解是:是歷史創造英雄,不是英雄創造歷史。這句話必定是有問題的,集體主義沒有錯,在一個國家走上正軌,集體主義可能更重要,但在一個國家的建立之初,在民族的為難之際,我們一定要認清一個事實:
是偉大的英雄創造了歷史。我很難想象,中國如果沒有劉邦、沒有郭威柴容「他們兩個才是創造大宋輝煌的人」、沒有朱元璋,歷史將會怎樣。
為什麽金一南將軍的講座這麽好?當然,里面有很多有理有據的分析,嚴密的邏輯無一不好,但是對比傳統的演講,更好在哪里?其實很簡單,金一南將軍扣緊了全球人類的主流文化,啥主流文化英雄崇拜、屌絲逆襲、覆仇傳說大家去看看好萊塢的大片,全球最流行的小說,包括中國現在的網文,讓西方世界幾百萬粉絲如癡如醉,那個不是緊扣著三個主題為什麽喜歡文在寅的中國人比韓國人還多,無他,因為他身上匯集了這些故事。
但是真的可惜了!我們有人類歷史上不世出的英雄
我們被西方欺淩百年,現在正在逆襲的路上中國,自己就是傳說
我們每個人,都在譜寫歷史最偉大的英雄史詩出在中國,有多少人知道?卻在文化上被吊打,香港和台灣的文化教育陣地丟失,為什麽

們為什麽缺乏英雄故事?袁騰飛,曾經被評價最受中學生歡迎的歷史老師,公然污蔑毛澤東,被封殺。80年代後,污蔑毛澤東的人非常多,他們的言論說出來很多人相信。我們這些70、80年出身的人,是見證這一時刻的人。我一直在想:為什麽曾經在歷史上,對我們的英雄評價並不高。我從來不認為袁騰飛這些小醜能污蔑毛澤東的偉大功績,如同我一直說:能毀掉中醫的,一定是中醫粉,中醫黑動不了中醫。我認為有幾個方面是我們做的不夠好的
第一、很多所謂的毛粉」幹了一堆壞事很多毛澤東的崇拜者打著對主席崇拜的旗號,編制騙人的歷史,表面上是在書寫偉大,事實上是在讓青年逆反。
他們編制的毛澤東的故事,從來不是英雄史詩,而是反智的謊言,就如同金一南將軍評價說的:不要妙筆生花,不要無中生有。
毛粉幹了哪些事:1、如強行譜寫功績,如強行訴說文革的偉大成果。毛澤東豐功偉績,需要你造謠嗎?2、為了突出毛澤東的偉大,強行謊言,如說毛澤東是貧農出生
3、不允許有懷疑精神,不允許指出毛澤東的任何錯誤,但凡有人有疑問,必然勃然大怒。
4、把「毛澤東」三個字當作自己的私產,不讓任何人碰,誰想學習下歷史,研究一下,但凡有想法和自己不一樣,就怒斥之這些人打著的名義幹凈了壞事,把很多愛國青年推向了反面,現在的中國青少年多聰明,信息多暢通,你們編制的這些不堪一擊的謊言讓很多本來可以相信的歷史都讓青年選擇相信了反面。
當時很多80後接受的教育,是一旦有一點對毛澤東的懷疑精神,就被「毛粉」怒斥,人家當然不爽,當然願意相信袁騰飛的說法。我還是那句話:中國曾經出了250萬漢奸,中國就不偉大了嗎?
毛澤東犯了一兩個錯誤,毛澤東就不是偉人了嗎?毛澤東的隨便哪一項功績,不是開天辟地級別的?你非要強行扭曲歷史胡掰,在我看來,你和袁騰飛沒有任何差別!「愛」的名義騙人和以「恨」的名義騙人沒有任何差別。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瑕疵的偉大只能是謊言。如同永遠沒有純度100%的黃金,只能無限接近。第二、這個故事我們沒有講好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文學、語言和流行符號互聯網時代產品經理的思維不會是:現在的年青人,為什麽不喜歡讀毛澤東?只會說,這麽驚心動魄的歷史和動人的故事,為什麽我們不能把他寫的有吸引力?現在的歷史學家,和20年前的歷史學家不一樣了,不是你把你的觀點寫出來就可以,你的觀點再好,也不要埋怨沒人愛看。我們有輝煌的哲學成就和文學典範,「莊子」、「道德經」篇篇經典,但是行文格式,注定這個時代的年青人不喜歡了。要麽只能作為古典收藏留給古文愛好者,要麽就是賦予新的力量。20年前,還有人讀「萬歷十五年」,現在可能讀「明朝那些事兒」的人都少了,當然,我不是否認科班黨史,這樣的作品是需要的,但是也需要面向大眾的通俗讀物。一個優秀的,想分享歷史,真心做愛國主義教育的人,在這個互聯網的時代,必須是一個好的產品經理,永遠不要怨為什麽現在的年青人不喜歡知識,不愛國。這樣想,永遠沒有出路。你永遠需要問的是:為什麽我的知識作品不夠好,不能讓他們喜歡,問題在哪里,我應該如何改善我的作品。為什麽我熱愛的偶像,我寫出來他們都不喜歡讀,我需要如何改進我的方法。在這個15秒注意力和顏值時代,我們應該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做到受人歡迎,是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任務。愛國主義也要接地氣,主席早就講過了我們的同志必須明白,我們學馬列主義不是為著好看,也不是因為它有什麽神秘……它也沒有什麽好看,也沒有什麽神秘,它只是很有用。直到現在,還有不少的人,把馬列主義看作現成的靈丹聖藥,只要得了它,就可以不費氣力地包醫百病。這是一種幼稚的蒙昧,我們對這些人還應該作啟蒙運動……應該老實地對他們說:你的教條沒有什麽用處。說句不客氣的話:實在比屎還沒有用我們看,狗屎可以肥田,人屎可以喂狗。教條呢?既不能肥田,又不能喂狗,有什麽用處呢?……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曾經反覆地講,我們的學說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毛澤東,有論持久戰」這樣的宏偉理論巨著,但多數時候,毛澤東的作品,無比的接地氣,這也是主席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其實,我很想寫一部如明朝那些事兒那樣的毛澤東傳記,可惜我木有那個水平。
注:本號是新號,不能留言,大家可以一小時後到月刊公號壞土豆」留言。壞土豆好文鏈接


https://mp.weixin.qq.com/s/ebVENPgRSVDgkNok7XJgtQ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link&aid=133782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