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淺論攝影的「作品自述」
2017/09/05 09:58:29瀏覽3082|回應0|推薦25

關於攝影,想稍為淺論一下寫「作品自述」這件事。

「作品自述」的撰寫,表面上看起來和技術無關,但其實是至關重要的一件事。舉凡比賽的參加,駐村的申請,或是你自己在面試工作等等都需要有作品自述。當你人沒有辦法在現場解釋時,透過你的作品自述讓這些評審們來了解你的作品。

舉一個淺薄的例子,比如說我拍了一堆關於遊民的黑白照片,然後很高興的把⋯⋯他們組合起來,首先我這一個圖片故事組要叫什麼名字就是一個難題,然後接腫而來的問題比如說

「為什麼要使用黑白?」
「要拍黑白為什麼不用黑白底片?為什麼用數位套黑白?」
「為什麼要大反差?」
「為什麼要拍遊民這樣子已經被拍過無數次的題目?不會覺得太廉價嗎?」
「由上往下的視角,不會有一種由上對下的感覺嗎?」
「擺拍的原因是什麼?」

以上都應該是攝影師在拍攝時與拍攝後在心中反覆和自己對答的問題。那別人看你的作品時,透過「作品自述」才知道你作品的深度與厚度在那裡。

很多攝影師在經歷這過程時就崩潰了,因為他長年所累積的攝影專業和以上這些問題並沒有絶對的關係,換句話說攝影師如果長年以來從來沒有思索過攝影的「表達形式」與「表述內容」之間的關係,他如果只是單方面覺得拍照就是一系列某些形式照片的堆疊,而沒有意識到他的作品只是一個廉價且快速的模仿,那他勢必沒有辦法使用攝影這個媒介去有任何有意義的對話。

在攝影教學上來說,要讓同學去寫出兩小段作品自述,我覺得是最困難的一件事。首先剛學習攝影的人都甚至還在熟悉「形式」的時候,他們很難去進一步想到分析自己所拍攝出來作品。再者台灣的年輕人根本不習慣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述一個概念,更不用說去在課堂的環境裡還能去評論他人的作品。

討論「作品自述」在台灣特別是重要的,學習去閱讀他人的作品自述,然後根據自述裡所敘述的創作動機和創作形式來加以評論。 而能夠評論就必需要學習以邏輯論理,久之你就知道怎麼來適當的表述自己,然後進一步和他人進行對話,這是學習攝影在論理上很重要的過程。

上一期(八月號)的PDN 貢獻了一篇訪談的紀錄主要是講「作品自述」的寫法。與談人包括了幾個知名大學的教授還有策展人,裡頭的用語很直白,讓我直接聯想到講到攝影師們在寫作品自述的一些問題。重點是文章內容並沒有從藝評論理的高度,而是從很實際的角度來談論怎麼撰寫作品自述的問題。在這裡推荐大家去讀一讀。

---------------

以下是我覺得很不錯的原文摘要,還有我本人的一些感想。

「.......While many artists would rather skip the statements altogether, writing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art-making process," says photographer Ron Jude, who teaches at University of Oregon. Jude says he urges his students to think of the statement not as homework, but as "something that has a useful purpose in the world." ⋯⋯

"When I’m in the middle of a project, I tend to try to sit down and write something about it, because it actually helps me clarify my own ideas about what it is and that helps me move forward with the project." Jude says writing about his work also prepares him speak about it in interviews. "The last thing you want to do is sound like an idiot" in an interview that will live on the internet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Jude says.」

很多攝影師如果一個作品主體的概念如果你沒有辦法用具體的文字來書寫出來時,那這些影像作品充其量只是一些「照片的陳列而已」,即便這些照片再好,它基本上的探尋意義的空間很小。很多攝影師他一開始會下意識的去拒絕承認這件事而不自覺。

坐在書桌前,開始提筆寫自述其是就是誠實面對自己作品的第一步。

「 Clare Benson, a photographer who taught at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says the best statements put the work in context but don’t force an interpretation on the viewer. "There’s a nice balance of not explaining too much but giving enough information," she says. "Also, something that I’ve found in the best artist statements that I’ve seen is that they have some personality to them—the tone fits really well with the work that they’re describing." 」

「作品自述」的撰寫基本上是要把作品主體的內容,用很簡短的方式來表現出來,其內容必須言簡意賅,充份說明創作意圖與創作形式,但是又不能流水帳式的照本宣科,必須預留觀者自己詮釋的空間,產生自己的解讀。

「.....nice balance of not explaining to much but giving enough information .....」怎麼去充份說明,但是又不致於到照本宣科,中間的語句的建構真的很巧妙的;因為終究一個好的作品自述絕對不只是被動的「說明」而已,它還要能鼓舞觀者去因著你創作的文本然後去產生自己的文本。

一般人通常就會往兩個方向發展,一個是像上頭講的平鋪直敘,菜藍裡有什麼菜列一份清單那種,看的很明白是沒有錯,但是也沒有給予觀者再去有自己的詮釋。

「........Writing something that’s allusive or poetic, however, is risky, Pilson says, because it could fall flat. "Do I want to risk confusing somebody by making my artist statement poetic, to have my artist statement…be an expressive act unto itself, or do I want to train the conversation that I would like my work to engender?"

"The emphasis should be on the basics of communicating something about the work," Jude adds. "I know people who have written things that are more poetic and more like a piece that maybe echoes the spirit of the work. I think that’s ultimately a nice way of avoiding really saying something about your work." Jude believes artists are afraid that by writing too literally, they risk "pinning down the meaning of the work." It’s a fear he understands. "You don’t want the artist statement to say, ‘This is what the work is and this is how you should see it.’ An artist statement shouldn’t contain directives for the reader. It should just provide some context and a basic framework for looking at the work." ...... 」

還有另外一種是「新詩」類型的,就是我用很簡短的句子把語意和指涉的對象弄的非常模糊,句子的主詞或是授詞通常是沒有的,某個程度好像表示了一種情感來去和作品做交集,但實際上你沒有辦法知道作者到底真正是在講什麼。

在這裡我一定要舉一個之前非常受年輕朋友歡迎的攝影師的文字來當例子 -

-------------

「如果我也曾有過最好的時光」

「我所做的每一件事 都是為了 更靠近你 請你 繼續前進」

「我只是看著這樣的天空 有時候會感到非常憤怒」

-------------

像這樣的句子,它都是獨立存在的,語意是模糊的,然後前後句的邏輯關連是薄弱的,它可以單獨存在,也可以湊在一起,怎麼排列組合都通。(所以才會有文青照片生產器這種APP嘛),最重要的是這些句子和其影像對應性很低,我把這幾個句子和其對應影像,各放到一個抽彩箱裡搖一搖,隨便抽一張出來,都能和這幾句中的任何一句做組合。

那也許創作者會說「你不是我你當然不知道我在寫什麼,這些都是我的個人經驗」,那重點就完全在這裡了,「作品自述」的最重要目地就是要幫助不認識你的人去了解你的作品,還有你創作的意圖。

而且說到底,「認識你」這件事真的有那麼重要嘛?「你」有那麼重要嘛?

這些句子與其說是一種「自述」,倒不如更像是一個人的喃喃自語;這樣的創作比較像是藝術治療,勝過於它是一個要邀集別的觀眾一起來看的藝術創作。這樣的「創作」之所以很難去評論的原因是因為它無意提供你任何評論的立基點,畢竟一個人要如何去評論「一個人內心的心境」呢?

當然當一個人他的份量是重要的時候(比如說他是張照堂),他的個人影響力是顯著的時候(比如說他是陳琦真,伍佰之類的),那確實我們身為觀者,會想要去理解這一個人的心境,成長背景。

但是如果我們身為創造者,即便我是以個人經驗來做出發,我不應該去擅自假設別人要來了解我,我應該去著眼在如何和一般人的共同經驗去做交集這樣的角度出發,而不是自顧自的把自己膨脹到最大。如果整個創作就是只有「你」,那一般人為什麼需要來關心你的創作呢?

更不用說如果你的作品想要去呈現給來自於別的文化的觀者,除了造成困惑外,很難有任何實際的對話。

真正去誠實面對你的想法,去把它具體落實在文字上本來就是一個不容易的過程,為了規避這個過程,然後隨便去用幾個不知所云的斷句帶過,是一個膚衍的作法。

EXPLAIN YOUR METHODS AND MOTIVES

"I’m interested in talking about my own inspirations and references," says Beal. In her artist statement, she identifies the photographers who influenced her. Her statement also explains "the reason why I took the photographs….I want to tell you a story. I want you to get into what I’m trying to make and what I’m trying to say as an artist." If your method for creating the work or the materials you use are crucial to understanding the work, then Beal recommends including that information in a statement.

還有常常可以讓攝影師們可以來思考的是攝影者「創作形式」。

創作形式比如說「黑白」攝影,或是「LOMO」相機之類的,你覺得拍起來很有趣,然後一直重覆生產這樣的影像是一回事; 但是你要把它變成一個創作主體時你要論述它,那解釋你「為什麼」選擇這樣鮮明的創作形式就成為一個重要的事情。

很多年輕的同學在這方面是大罩門啊!‌你若問他「你為什麼把照片套成黑白的」之類的問題,他常常就傻在那裡,不知道要講什麼,「啊就看起來很酷啊,需要有什麼理由?」可能是他心裡不敢講出來的OS。你若是這樣的情形,表示你沒有真正思考過你拍照的目地還有邏輯在那裡。

最後,從實際面上說起來,「作品自述」的撰寫其實只是表述作品的第一步。端看你的受眾的特性,你應該會有好幾個版本。做PRESENTATION 的時候也是一樣,你應該要有5分鐘(不期而遇),30分鐘(面試),或是90分鐘(演講)長短不一的PRESENT 的版本。時間不管多長,多短,你都能合適的來和對方呈現你的作品主體。

文章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tzu.liu/posts/10155798411615039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iger22&aid=108507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