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潘金蓮語錄之潘金蓮雨露
2009/12/23 09:22:07瀏覽1810|回應3|推薦23

潘金蓮語錄之潘金蓮雨露 [長篇連載] by 淳于芭芥
前言

 

我決定將在我的部落格中陸續推出並發展三部長篇連載,第一部就是「潘金蓮語錄之潘金蓮雨露」。


「潘金蓮語錄」是全書的名字,「潘金蓮雨露」便是第一章。其中最主要的三個角色,當然就是我自金瓶梅中借出來的潘金蓮、武大郎、和武松三人,而這些角色,又是蘭陵笑笑生自水滸傳中借出來的角色。 蘭陵笑笑生賦于了他們全新又更完整的生命。


金瓶梅所描繪出的社會與生活,表面上雖然承續了水滸傳的宋朝背景,實際上所反映的卻全然是明朝中葉之後的社會與生活形態。


而「潘金蓮語錄之潘金蓮雨露」又做了更大膽的更動,將他們置入了科幻的世界!


寫實言情社會的寫作,完全視諸於作者對當時社會人情世故的觀察與洞徹。金瓶梅正是為我們留下了明朝中葉社會的第一手寶貴資料。不少當今的學者自該書的內容考證出明朝百姓,甚至官吏日常生活上的形形色色,諸如他們飲食喝茶的方式是否與現在相同?他們女士的穿著髮型與現代女士們的時尚,又有何不同處?

科幻故事全部建築在一個虛幻的宇宙內,則對一個作者的考驗便端視作者的幻想能力了。潘金蓮、武大郎、和武松三人聯手起來,在面對異形的挑戰、身陷于未知的世界、周遊著陌生甚至凶險的星球、闖蕩宇宙之時,他們會做出怎樣的反應呢?他們需要如何的來改變甚至改進自己呢?那麼不妨讓我們打開侷限的欄柵,讓幻想的野馬,奔向雲端、飛出天際吧!

潘金蓮語錄之潘金蓮雨露

一 「潘金蓮妳的死期到了!」


便在潘金蓮淒厲的哭喊哀叫聲中,武松一把抓起,給他大哥武植靈前上香的香爐裏香灰,塞進潘金蓮嘴巴,暫時算止住了她的掙扎喊叫。他反過身,走向屋角地下綁著的王婆,老虔婆已然嚇昏半死,口中猶自吐著白沫。他俯下身,捏捏拍拍老虔婆的臉,毫無反應,遂不再費事,手起刀落切下頭顱,棄過一旁。


就在武松轉身去對付王婆的時候,雙手被綁住被拉過頭頂,勾到柱子頂端一根長釘上的潘金蓮,她的衣裳和鮮紅的肚兜,全被武松撕裂,豐滿雪白的酥胸完全暴露了出來。由於她驚怖地喘息,她的乳房悸動著,乳頭乳暈更因此散放出不可抗拒的魅力,但這魅力,此時此刻能讓為復仇沖昏頭的武松,回心轉意手下留情嗎?


但就在武松才轉身過去對付王婆這一瞬間,滿嘴香灰的潘金蓮卻見到了一個比剜心剖腹慘死在小叔刀下,更令她魂飛魄散的景象!她睜大眼睛,吚吚呀呀卻喊不出聲。


武松方轉身要去對付王婆,聽到她的吚呀,頭也沒回便說:「潘金蓮!妳休要哼聲!今日妳死期到了!」


結束了王婆,他方要將刀刃的血跡在鞋底上抹乾淨,突然覺得身後有悉窣風聲音。他猛回身,似乎見一影子在後門口一閃!一個箭步竄過去,他兩廂張望,卻什麼也不見。他走回到潘金蓮面前,終於等到這一刻,得以親自跟她今世所造的冤孽,作一最後的了斷!


心中暗禱,「哥哥陰魂不遠,武松今日為你報仇!」手起刀落,扎進潘金蓮香馥馥的酥胸!

但正要開膛剖腹,便陡覺不對!刀子扎進胸脯,雖有鮮血流出,刀卻如中敗革!驚詫之際,運腕向下劃去,但,哪裏有什麼心臟?連胃啊、肚腸啊全沒有!只不過一團似肉般的東西罷了!連血也極快流完。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抬眼看著潘金蓮的臉,雖然她面容慘澹,星眸半閃,但,他明明在她嘴內塞了一把香灰,怎地一些不見?!他伸手去嘴裏摸,牙齒連半顆也沒有!

這潘金蓮分明是個假人!是什麼人膽敢來戲弄他?!他拔出刀子,一個箭步向後門竄去。為了防止王婆逃跑,他分明早就將前後門堵住,為何此刻後門洞開著?


搶出門外,這時夜晚將臨,灰沉沉後巷空無一人,只有兩旁堆放著的廢物。但在一邊巷口,順著白日最後的餘光,他似乎見到一點紅影在地上一閃。他飛跑過去拾起查看,一片紅絲布,肯定是潘金蓮的肚兜。又是誰這麼多事?把她的肚兜撕成小片來給他引路?就快天黑了,他急急四下查找紅肚兜,看看下一片究竟在哪個巷口出現?暮色四合中,他一路追蹤下去。


二 「潘金蓮噓別出聲!」

便在潘金蓮嘴裏被塞滿香灰,唧唧哼哼叫不出聲,卻被看到的一個景象嚇得魂不附體時,她見到的竟是武大郎!笑嘻嘻地站在她眼前,示意她不要出聲,然後疊羅漢似的飛快自她的軀幹攀升而上,用刀切斷綁手的繩索,解下她來。

潘金蓮以為自己見鬼了!倒在地下試圖躲遠他,卻不料又見到一件更不可思議的事!只見另兩個跟武大一樣的侏儒,抬著一具跟她一模一樣的人體,豎直起來,吊掛到柱頂的長釘上去。然後武大指揮著那兩個侏儒,一頭一腳扛起潘金蓮,三人飛快出了後門。

門外是個窄窄的後巷,排滿各種垃圾廢物。此時已是黃昏,巷內空無一人。他們飛快轉過巷口,武大要他們暫停,然後一把將潘金蓮肚兜抓下,再撕成小片,扔了一塊在街角,然後繼續扛起潘金蓮,飛快地在密密麻麻的後巷內拐彎抹角,只要一轉個彎,便在街角丟下一片紅肚兜。

幾個侏儒,步子走得居然特快,三彎兩轉地他們來到一個小土地廟,平時敞著大門無人看管,這時卻廟門緊閉。武大上前敲門,門打開,不料開門的竟又是個侏儒。武大用潘金蓮聽不懂的話向他們指示,讓他們先把潘金蓮扛了進去,自己卻在門外的土階上坐下守候,他是在等什麼人來呢?

三 「把潘金蓮的肚兜還給我。」

便在武松張著下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險些失手將刀子掉下時,他見到的竟是自己的哥哥,武大!笑憨憨地站在他跟前,向他招著手說:「就等你了,好兄弟,快跟我來。」隨即又指著武松左手說:「嘿嘿,把這些個還給我。」

武松左手握著一把紅肚兜碎片,又再饒上一隻繡鞋,因為到了最後轉進土地廟的巷口時,用完了所有的紅肚兜碎片,武大就臨時抓下潘金蓮三寸金蓮上的一隻繡鞋充數。


「大哥,你,沒,沒……」武松驚訝異常,指著武大說不出話來。


「還有,你把這個給收起來了,」他推開武松伸出的刀:「等一會再跟你解釋,快進來,我們馬上得走了!」

「走?去,去哪裏?」

「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們走進廟門,這個土地廟雖小,居然正正當當地供著個福德正神,瞧著神像那張笑咪咪的臉,看上去和武大居然有些像。武松認出這間土地廟,靠著水邊,廟後就是條小河。


繞過供桌,他們走出後門,卻立即又走進了一間陳設怪異的屋子。武松吃驚的見到半裸的潘金蓮,玉體橫陳躺在屋角一旁,有三個跟他大哥一樣的侏儒,圍坐她身旁地下,欣賞著她海棠春睡。


見他們進來,三名侏儒跳起身。武大用武松聽不懂的話,給他們下指令。四人在一些發亮的方盤面前,爬上高凳坐著,然後劈劈啪啪,啟動了好多開關。武大在一個檯面上調整一些紅色的鈕,伸手又在一個高處的看板上撥動了幾個小轉輪。

武松不敢相信,這武大真是他那個木訥又膽小的哥哥武植嗎?隨即,整個屋子嗡嗡作響,武松登時覺得如騰雲駕霧般,然後天旋地轉就失去了知覺。

四 「這台機器叫敏高斯機二十六。」

等他轉醒,發生的事又重新回想起來時,武松腦子裏立即就起了這麼個想法——老大肯定成仙了!他四周看看,還在這奇怪的屋子裏,仍舊只有他們幾個人,可就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仙界已經到了嗎?


這時,另三個侏儒跳下高椅,合力扛起仍睡著的潘金蓮,走出門去。武大說:「我給她吃了安眠藥,先讓她好好休息一陣,她今天是死裡逃生啊!」然後他轉向那些儀器:「兄弟,我先給你解釋這個機器吧。」

『雞氣』,武松心想,莫非就是『一人成仙,雞犬昇天』的意思?

武大站到高椅上,伸手指著牆上嵌著的一塊銅牌,上面刻著武松看不懂的字:

【Minkowski XXVI】

「這是一台時光穿梭機,這個『敏高斯機二十六』可能就是型號,但我想,二十六並不是指第二十六台,而是二十六世紀!也就是說這是地球上,二十六世紀時發展成功的新科技!」

『科妓』,武松心想,莫非是讓妓女去參加的科舉考試?「大哥,你莫不是成仙了吧!」


武大搖搖頭笑笑,跳下高椅,走到武松跟前,繼續解釋什麼是時光穿梭機,又如何操作。武松發現他的這個哥哥竟較前長高了不少!以前只到他腰際,如今已達腋下。他看著武大說著他一個字也聽不懂的解釋,驚異地發現,他這個大哥的眼神也起了絕大的變化!以前混濁黯淡,如今竟然散發著睿智的光芒,炯炯如有神。

這時武大指著一個小格內發紅光的怪異線條說:「這些叫阿拉伯數字,和咱們中國的數字寫法完全不同……一年前我終於琢磨出機器使用和操作的方法,轉動這些數字,就能定位,也就是相當準確的去到要去的時代和日期。可是,這個機器可能當初來這裏時,發生了故障,回不到二十六世紀去了!只能回到以前,不能去到未來。去你那裏是1577年,而我們現在,按地球年代的算法應該是2320年。」

武松突然問:「大哥,你是怎麼推算出來,我今天要殺她的?」
武大笑笑:「你想不出是吧,先不告訴你,等她醒來,我有極重要的事情跟你們說。」

武松輕輕喟嘆著:「你沒死就好了,我就不用殺她了!」然後他看看四周:「這間屋子,呃,這個雞氣,你是自己魯班造物弄出來的嗎?」

「不,是我在這個星球上發現的。」

「猩裘?」

「噯,不好解釋,你自己來看吧!」

五 「大哥你若不是成仙,必是稱王了!」

他們到屋外,武松才一看,登時又傻了眼:「大哥,你別騙我,你是真的成仙了!不然怎地將我帶到這三十三天上來!?」

屋外景象確實攝人,只見半邊的天是橘紅色,另半邊又是金黃色。他們站在一個半山坡的洞口,遠處一片丘陵內奇花異樹竟不知幾凡!更有麒麟、四不像等瑞獸,和貔貅、獅虎等猛獸漫步其間,樹杪又有異鳥飛翔。抬頭向天望去,天上藍綠發光的雲,瑰譎變幻。便在這些雲層之上卻見黑壓壓一個龐然大物,形象甚是猙獰可怖,渾體如刺蝟佈滿箭戟。這等沉重龐大的物體竟不知如何停浮空中!

「好兄弟,時間緊迫,快跟我來。」兩人轉到山坡後面,坡下竟是個挺大的村莊,一邊是片大湖,一邊高山屏障,湖面毫無波紋,像面大鏡子。山則為墨黑奇峭的岩石,而黑石縫隙內,遍佈著頭髮辮子似的黑色植物,隔一陣便抖動著,十分怪異。村莊的房舍雖簡陋,卻排列有序。

下坡路上武大向武松解釋著這個星球的種種,原來星球的名字叫『奧谷』,大小只有地球四分之一,自轉一週需時三十天,位於仙后座Cassiopeia內,繞著Achird星運行。


Achird
實際上是雙恆星,由亞克星和亦德星組成,兩星繞著一個共同焦點旋轉,周期480年。亞克較大較亮,發黃色光,亦德較小較弱,發橘紅色光。受雙星影響,奧谷星是以8字形軌道,繞恆星運轉。之所以會形成這麼奇怪的軌道,乃是因兩恆星本身的自轉方向相反而造成。當奧谷正轉出亞克星背後時,亞克的自轉方向會給奧谷加速的推動,而衝向亦德而被吸去,反之亦然,便形成了8字形的軌道。

此時的奧谷,由亦德星背後轉出來五年了,正往亞克星方向奔去,因此天空所見一半橘紅,一半金黃。

他們下得山坡,居然有一大堆人迎接,稀奇的是,迎接他們的人竟都是跟武大一般的侏儒!大家嘰嘰聒聒地,但讓開了一條路給他們兩通過,武大搖搖擺擺逕自走進一間寬敞的大屋。

進了屋,所有的人都對武大必恭必敬。他們走進的一間像是餐廳,品字形三張長桌,武大在中央那張坐定,並招呼武松身邊坐下:「好兄弟,你餓了吧?咱們吃點東西再作道理。」

他拍掌,立即有侍者進來伺候。但武松又見到稀奇的事,原來他自抵達此間,見到的都是跟武大一樣的侏儒,而且全是男性,沒一個女人,但這一刻,進來給他們兄弟上菜的,不但都身材正常,並且有男有女,男的都跟他一樣高大健壯,女的竟標緻不減潘金蓮!這種情形究竟是什麼道理?武松卻又是百思不解了!

見如此排場,武松說:「大哥,你若不是成仙,必是稱王了!」

「嘿嘿,吃了飯,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們商量。」


他說你們,必是指他跟潘金蓮,但她被扛去哪裏了呢?


這時只見數名壯漢端著一盆盆菜餚進來,卻又不直接上菜,而是由侍立一邊的女人接過手,端到兩人桌上。武松見了不免詫異,但當他看向那些壯漢時,才發現他們眼神渙散呆滯,行動遲緩,直如木頭人那樣。

若此地真是仙界,那麼見到這些菜色,卻又不對了!不論是固體、液體、成塊、切片,所有菜餚全是黑色的!而且沒有酒,這是令武松最苦惱的!

武大舉箸大吃,武松問:「這些菜看上去好像就是黑石山上的……」武大點頭笑說:「沒錯,你快吃啊,我讓他們味道做得極可口!別讓『紫吧』外表嚇到了,我相信你會愈吃就愈聰明,但『喀西』和『嗡之』也就是正常身材的奧谷男人和女人,就愈吃愈笨!但『嘜哥』——就是跟我一樣的,則好像沒有特別影響。」

這麼奇怪的東西,武松半信半疑嚐了一口,果然不錯,遂放心用餐。正吃到一半,突然外間一片喧嘩,夾雜著嗡嗡的響聲,武大立刻率先奔了出去。

他們趕到湖邊,全村落的人大概都集中在這裏了,人數約兩千,依身材、性別分站三組,武大讓武松蹲著身子跟侏儒們一起。只見雲層上的龐然黑體內,飛出四艘圓形有翼的飛船,降落到平滑的湖面,形成一個四角方陣,然後每一船下來一隊持戟黑武士,分站四個方位。其中一隊向岸邊走來,黑武士在湖面行走,武松這才看出根本不是湖,而是如鏡面般的平地!


走近了看,黑武士甚為猙獰,身材較武松還高大,光圓的頭,一對銅鈴大眼珠,筒狀的鼻連著嘴,兩片蒲扇大耳邊緣盡是鋸齒,再加上他們鳥爪獸足,中間腆了個大腹,看上去像是豬八戒那樣的怪獸!


那些怪獸抓了三十名男人和十名女人,送去鏡湖上。一名侏儒見到愛人被抓,喊她的名字。一個怪獸立即轉身過來,銅鈴眼內凶光閃現,然後長戟揮出,激光一射,那名侏儒登時了帳!武松見狀忍不住要撲過去,不料被武大死命按住肩膀。
怪獸隨即將眾人驅散,但武大、武松、和另幾名侏儒仍躲在一個屋角,遠遠向湖面窺視。

湖面上,怪獸給男人喝下一種酒,又發給他們各種武器,強迫他們作對廝殺。怪獸們在周圍設下帳幕桌椅,飲酒觀賞作樂,而那些女人們,被迫陪酒侍候。

武松氣憤填膺,依他本性又要跳出去,將所有怪獸們統統揮拳打死!但武大阻止:「小不忍則亂大謀,我找你們來,就是想對付牠們!好兄弟跟我來……」

六 「金蓮,今日起妳我便算解除婚約。」

 

武松終於見到潘金蓮了,在那大屋的一間書房裏,因為四周整個牆全是書架,且排得滿滿的書。她顯然有著很大的轉變,神情凝重,但依然魅力不減。

由武大開口先說:「金蓮,今日起,妳我便算解除婚約!不為別的,是我已再婚。」他拍掌,門開,一個柔順的嗡之——奧谷女人,帶著男女兩個小孩,靦腆笑著向他們請安,然後退出。

武松瞪大眼不敢相信,事情居然有這樣的發展!潘金蓮則展現了一個淒美的笑容。

「金蓮,妳記得春梅嗎?」

她揚起臉。那些荒唐的日子裏,春梅跟她幾乎像朵並蒂蓮般。

「如今春梅有了好歸宿,嫁給周守備,夫妻恩愛,榮華富貴,她,將妳葬在永福寺白楊樹下。」

「哦?我已經……死了嗎?」

「不,沒有,是我將妳借了過來這裏,因為,這裏的奧谷星族人,受到薩爾戈,就是那些怪獸的殘害、蹂躪,奧谷人擁我為王(其實他是自封的),責任所在,我要拯救他們,所以要妳和二哥助我一臂之力!」

奧谷族人面臨的敵人太強,根本無從抵抗!經他苦思,覺得只有直搗黃龍,到怪獸停浮空中的星艦內進行突擊或破壞,才可能有實際的效用!但奧谷人,喀西身材雖高大,卻都混沌呆滯,而嗡之又都特別柔弱被動(這種情形可能與他們唯一的食物——紫吧有關。)侏儒們雖能派上用場,但如何能敵高大的怪獸!

幸好他發現了那具時光機器,靈機一動,遂將潘金蓮與武松找來幫忙。最初他的計畫是如何設法上到星艦上去,這原本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數日前卻讓他湊巧發現了怪獸的一個秘密!

原來每次怪獸們在鏡湖上觀賞喀西相互格鬥作樂後,都要侏儒們去收拾湖面殘局。三十名喀西,半數以上會於打鬥中喪生。其中打鬥最英勇的兩名,加上最好看的兩名嗡之會被帶走。男的就再也見不到了,女的則不久放回,卻幾乎憔悴萎頓、瀕臨垂死!武大相信這肯定是被怪獸縱慾折磨的結果!

武大設法結交了幾位比較友善的薩爾戈,每次牠們只要在腰帶的配件上按一按,便能以奧谷人語言交談。他好奇地問,被帶走的那些喀西和嗡之的命運,因而知道他們先被送去黑石山後的那片丘陵裏。那片丘陵是個苑囿,也是禁地,不但奧谷人不得入內,怪獸們也是未經許可不准去,因為那是牠們艦長和副艦長休息和娛樂的專用花園。

女人送去那裏多半就是給艦長縱慾,男人送去肯定是跟副艦長格鬥作樂,因為副艦長是薩爾戈的英雄和武術競技冠軍!他甚至連名字都打聽出來,艦長叫赫厲轟,副艦長叫哈瓜蓬。


得到新情報,武大修改計畫,不上星艦去突擊或破壞,而是先設法混進丘陵禁地內,由潘金蓮對付赫厲轟,武松對付哈瓜蓬,刺殺或挾持牠們,怪獸們沒了首腦,必成一盤散沙,較易對付!


武松聽罷立刻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潘金蓮在人間已打遍天下無敵手,而這次竟讓她來馴服縱慾的怪獸!這等新鮮事,當然也引起了她的興趣。武大要他們先好好睡一下,養足精神,再趕往禁地準備應戰。

但潘金蓮提出了一個問題:「大哥,你又是怎麼到這裏來的呢?」武松也想知道。

「我是太白金星救了我來的,當時我正彌留之際,突覺光線射體,我強睜開眼,只覺光芒一閃,便來到奧谷星球上。我還記得那時就站在時光機器的那個山坡腳下。」

(這段公案恐怕武大自己都不明真相,還非得由作者來解說才較易清楚些!其實武大所見的太白金星,是1572年,也就是明穆宗龍慶六年,於仙后座內發生的超新星大爆炸,即一般所稱的『第谷超新星』Tycho's Supernova。該星爆炸後,產生了超強力的『微中子』Neutrino束,說巧不巧正集中射到武大身上,微中子束又引發『量子反射』作用,將武大回送到仙后座的這顆奧谷星上來。

附帶說明一下,奧谷星所繞的Achird雙恆星——Eta Cas AB,在中國的星座就是『王良三』。 Eta Cas A 是顆與太陽相似的黃矮星。2009年三月,NASA發射了Kepler太空望遠鏡,以尾隨地球的軌道,繞太陽而轉,向外太空尋找其他可住人的行星。奧谷星由於繞行亞克、亦德雙星的軌道特殊,因此到2320年,仍未被地球人類發現!)

潘金蓮這時又提了一個問題:「那,你又是如何算準了我會在那一刻被殺呢?」
「二哥也問過這個問題。」


武松揚了揚眉:「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潘金蓮不由得也揚了揚眉毛,眼珠轉了轉,然後淒迷一笑說:「我也知道答案了!」

七 潘金蓮雨露

武大將一件薄布的紅肚兜給潘金蓮穿了,外罩一件白色薄裳,肚兜是他老婆照著撕成碎片的紅肚兜做的,頭髮照嗡之們的樣式編了滿頭細細的辮子,然後用一根銀簪反扣在腦後,銀簪就是她暗藏的武器。武松則只著犢鼻短褲,展露一身健壯肌肉,他什麼武器也不用,赤手空拳本就是他的招牌!武大則攜一根自製的笛子,算做潘金蓮的護從,三人打點妥當立即上路。

潘金蓮小腳無法應付山路,遂由武松揹著她。去苑囿禁地約一頓飯光景,到了苑旁,他們沒遇到任何看守或警衛,武大以前從未來過,如今親眼見到,才知整個苑囿分成兩區,背對著背,一區繁花錦簇,一區卻原始險惡。他們分道揚鑣,自尋對手去應付。

武松單槍匹馬闖入原始密林。外表看似丘陵,林內卻甚為崎嶇,濃枝密葉遮去泰半光線,山路彎曲幽邃,陰風慘慘!不時又傳來一聲聲猛獸的吼叫。武松四處疾行,見到路旁不少枯骨與異類的頭顱。這時正繞過一個彎來到一塊大青石旁,他索性站定了放喉叫陣。

「哈瓜蓬!武松在此!你給我出來!」

才叫得兩聲,卻見前面枝葉聳動,薩爾戈怪獸猛地撲出,一隻鳥爪攫向武松胳膀。武松閃過,胳膀被劃破一道細口子,但立即斜踢一腳,正中怪獸膝蓋,因在鏡湖觀察時,他早注意到怪獸大腿過長,小腿過短,膝蓋應正是弱點!果然哈瓜蓬一跤摔倒,武松這時才見其真面目,較其他怪獸更為猙獰!因筒狀的鼻嘴旁,長出兩根尖銳勾起的野豬獠牙。

哈瓜蓬張牙厲吼,由地上彈起再度撲上。牠比武松高過一個頭,渾身皮肉幾乎刀槍不入,因此兩臂圍來要給武松一個熊抱。但武松怎會讓牠得逞,泥鰍般溜出圍抱,單手支地,連環拐子腿踢牠膝彎。

哈瓜蓬也學乖了,反手鳥爪切向武松腳踝。武松鯉魚躍波,翻轉騰身,一腳踢牠臀部,攻勢一氣喝成,哈瓜蓬沒躲開,狗吃屎一頭栽倒!但牠立刻翻身躍起,張牙舞爪更形瘋狂!

兩人作勢準備再度交手,不料這時左邊密林內腥風陡起,狂吼聲中一頭猛虎衝出,伸爪一撩,沒防備的哈瓜蓬飛起摔到大青石上,正七葷八素之際,猛虎跳上青石張口便咬。

武松一聲猛喝:「嘿!你這大蟲!牠是我的,不許動牠!」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武松騰身而起,臨空一腳踹向猛虎頂門,猛虎吃不住那武松天生神力,下巴正嗑到青石上,而哈瓜蓬這時見機早已滾落石下。

青石上馬步樁站定,武松揪住猛虎頭毛狠命按住,揮拳連捶帶打,一氣打了七八十拳,將那猛虎打得只有出氣的份!等武松停手,那猛虎早已軟成一攤不再動彈!

喘息勻氣的武松,跳下青石,才要找哈瓜蓬,卻發現牠早已匍伏腳下!原來哈瓜蓬被武松的神勇震攝住,對他五體投地的崇拜。牠嗚哩哇啦地說著武松聽不懂的話,然後吻著武松的腳。武松低頭看牠,然後抬腳踏住牠的肩頭。他已征服了這個副艦長!

另一邊,武大和潘金蓮走進奇花異草的園林裏,四周清香襲人,鳥語怡神,遠處好像還聽到一股清泉涓涓地流著。這裏聽不到任何猛獸的吼叫。兩人來到一片圓整的大石邊坐下,武大吹起笛子,潘金蓮唱曲,要將艦長赫厲轟引來。清越的笛音配合著潘金蓮甜美的歌聲,只聽她唱的是《海棠枝上月兒歪》(明 陳大聲《梨雲寄傲》):

海棠枝上月兒歪,風細紗窗半扇開,玉人此夜知何在。

他那畫堂中春似海,三般兒不索疑猜。

笑解去薰香羅帶,暗留了傳情玉釵,羞脫下遺恨弓鞋。

潘金蓮歌聲甫畢,便見一高大黑影,突自搖曳生姿的樹杪輕輕落到圓石邊,當他們看清了這赫厲轟,覺得更是可怖,因為牠也長了兩根野豬牙似的獠牙。

「妳的聲音真好聽。」牠的聲音卻聒噪刺耳,牠使用奧谷人的話,所以只武大聽得懂。「脫下妳的衣服,我要看看妳。」武大趕緊向潘金蓮說:「牠要妳褪下衣衫。」

「慢!妳不是奧谷人!」牠好像特別詫異,大概絕想不到會有外星人來到這裏。牠自腰間取下一個手掌大儀器,對準潘金蓮掃描,分析著資料。

「原來妳是三一六九七點八點三星來的人,」牠調整腰帶上另一個儀器後,便用潘金蓮懂得的話說:「妳是藍星人,我們與你們藍星人早就接觸過了,藍星人陰謀多詐,我們必須十分小心。」牠正要向潘金蓮問話,但突然想起什麼,轉向武大問道:「她如何能到奧谷星上來?」


「是我從地球上借過來的。」


「不可能的事!除非……」牠眼露凶光,「除非你使用時光機器!連我們的科技到現在仍無法造出一台時光機器!」

「沒,沒有。」

「你在騙我!」牠向他走過去,武大立時退開三尺。

潘金蓮這時卻解開外衫:「赫將軍,你可是想看奴家的身體。」

赫厲轟的目光被她吸引過去。潘金蓮解開外衫,露出裏頭大紅肚兜,赫厲轟恐怕從未見過如此誘人的春色,銅鈴眼睜得更大,目不轉睛盯住潘金蓮肚兜內顫動的豐乳,潘金蓮恣意地搔首弄姿,加倍挑逗赫厲轟。

牠伸出一只鳥爪挑開了她的肚兜,她便裸裎牠眼前了,她緩緩撐起半個身子迎向牠,牠用獠牙觸弄摩挲她的乳房。她又緩緩躺下,伸手去解開她的頭髮,這正是她跟武大訂下的暗號,武大丟下笛子,捧起預先藏起的一塊大石,跳起來奮力砸向赫厲轟後腦。潘金蓮一把抽出髮簪,刺向赫厲轟銅鈴眼珠子。石頭有如擊中鋼板,赫厲轟眼睛一閉,髮簪刺到眼皮,登時斷成三截。

赫厲轟反應極速,反手一揮,武大摔出老遠,昏死地上。赫厲轟怒視潘金蓮一眼,轉身朝地上的武大走去。

「不!」潘金蓮立時搶到牠身前,死命纏擾阻擋牠去傷害武大。

赫厲轟鳥爪圈住潘金蓮脖子,輕易將她全身提了起來。潘金蓮雙手扳住牠的鳥爪,雙腳在牠身上亂踢亂蹬,兩隻繡鞋踢掉了,裹腳布鬆了開來。

赫厲轟身子突然猛烈地抖了一抖,深吸一口氣,然後往下向潘金蓮畸形的小腳看去。牠將潘金蓮輕輕放下,又溫柔地抱起她走回大石旁,將她放下,解開裹腳布,捧起她的小腳,用牠的鼻和嘴拱著、嗅著、又舐著,嘴裏含混不清地囈語著:「真是宇宙第一銷魂尤物!色香味俱全……」

這時只見武松自外趕來,後面跟著哈瓜蓬像頭哈吧狗。他因擔心著這邊的情況,所以來看個究竟。哈瓜蓬拉著赫厲轟一旁說話,武松立刻給潘金蓮披上外衫。這時不遠地上躺著的武大也慢慢轉醒,兩人立刻過去扶起他來。

赫厲轟和哈瓜蓬一齊走到他們跟前,各自在腰帶的按鈕上按了幾下,只聽「喀嚓」聲連響,兩人將鳥爪卸下,原來牠們不是天生的鳥爪,鳥爪只不過是手套或盔甲。當全身的盔甲都卸下,只看得武大、武松、潘金蓮三人目瞪口呆!

赫厲轟與哈瓜蓬竟是兩個女人!她們握住獠牙將整個豬頭(或許應稱頭盔)取下,出現的是兩張美麗而帶有英氣的臉龐,頭上剃光光直如兩個俏尼姑。

八 潘金蓮語錄

整個星艦上的亞馬遜女將們,今日一片喜氣洋洋,穿起她們最『恐怖』的盔甲,準備參加一場盛大的花車遊行。

所有事情都圓滿解決,武大終於知道了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奧谷星球由於運行軌道特殊,被薩爾戈人(這兒指他們的男人)選為建設遊戲場的一個地點,而奧谷星族的三種人,竟是自三種不同的星球上擄來專門給遊戲作樂用的。

可是這一群光頭女將本身,卻是自薩爾戈星球叛離出來的,她們不滿自己星球上的男人對待她們的方式,因此自行出來遊歷宇宙。薩爾戈是外太空的遊牧民族,到過無數星系,對外太空的種種有著豐富的知識。

赫厲轟決定聽從潘金蓮的建議,改名赫麗紅,並決定跟潘金蓮長期住在那片美麗的苑囿中。但潘金蓮問她為何她們要裝扮成如此恐怖的樣子?「薩爾戈男人就是這個樣子的!」

武松則將長期住在星艦上,成為哈瓜蓬和星艦的新主人。但他禁止薩爾戈女人剃髮,一個『行者』(武松的頭銜)與一群尼姑住在一起,成何體統!

武大決定不再給喀西和嗡之們吃那搞笨的黑色植物,而將引進健康食品。並要利用書房內的大量存書(原本是那時光機器內的藏書),建立學校,來改善他們的知識和教育。

鏡湖上不會再有廝殺格鬥的場面出現,有的將只是聯歡舞會!但奧谷星球將從此改名為『潘武星球』!潘武星球將是一個全新完美的社會!再沒有禮教的束縛,沒有任何毫無用處的這個那個限制,沒有人種與人種間的隔閡與仇視,也沒有大小個子身材上的分野與對比!這將是性解放的世界,男女平等,沒有鬥爭,沒有禁忌!

而整個潘武星球之管理,當然將只奉行一個準則,那就是《潘金蓮語錄》,一本粉紅色的小冊子,這些當然都是武大以前常聽到潘金蓮掛在口邊嘮叨的一些語錄。

於是武大站上第一輛花車,一聲吹哨後宣佈:「現在遊行開始!」整個村莊的人跟著花車,先行巡莊一周,然後去到鏡湖上開宴,慶祝一個『不亦樂呼呼』的新世界的誕生!


愛征服了一切!不論是地球人類的世界,還是外星人的世界,總是愛征服一切!這是百鍊不變的真理!

附錄 潘金蓮語錄摘要

(1) * 括弧內數字為《金瓶梅》章次

「人無剛強,安身不牢,奴家生平快性,看不上這樣三打不回頭,四打連身轉的人。」

(2)

「我是個不戴頭巾的男子漢,叮叮噹噹響的婆娘,拳頭上也立得人,肐膊上走得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腲膿血搠不出來鰲。」

(10)

「恠行貨!我不好罵你!如何遠打週折,指山說磨,拏人家來比奴一節,奴不是那樣人!」

(12)

「奴凡事依你,只願你休忘了心腸。」

(20)

「我兒,娘說的話,你好歹記著。」

(33)

「你還搗鬼?!南京沈萬三,北京枯樹鸞,人的名兒樹的影兒。」

(35)

「如今年世,只怕睜著眼兒的金剛,不怕閉著眼兒的佛。」

(43)

「你看老娘這腳,哪些兒放著歪?!」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toryTellerPJ&aid=3614569

 回應文章

傅 孟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嘆為觀止
2016/11/23 15:04
精彩極了!可以拍成電影。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雨露語錄
2010/10/01 00:17
不俗的小說構思!古事和科幻結合!佩服!佩服!

靜待續集
PJ Chuz(StoryTellerPJ) 於 2010-10-02 11:22 回覆:
多謝,很高興你喜歡本篇,我又想將這個故事,製成 Graphic Novel,但實際上做起來好像挺難的!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簡單
2010/08/07 13:53

想像力豐富,文采沛然!

PJ Chuz(StoryTellerPJ) 於 2010-08-09 04:38 回覆:

多謝,我應該趕緊將第二篇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