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5萬人讓軍審法於八月六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走入歷史, 證明了台灣民主的成熟, 也寫下了歷史.
2013/08/30 15:51:15瀏覽76|回應0|推薦0

八月三日1985公民運動是一自發性的公民運動, 沒有激情, 哀情, 政治意識, 只求真理.  25萬人讓軍審法於八月六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走入歷史, 證明了台灣民主的成熟, 也寫下了歷史.  希望這場運動是日後各種運動的典範. 韓良露參加了這場運動, 道出了她所看到的與她的感動.

韓良露/怒與慈的白色康乃馨革命

全文網址: 韓良露/怒與慈的白色康乃馨革命 | 名人堂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8130808.shtml#ixzz2dQbw34kT
Power By udn.com

我在日本東北旅行,暫時離開台灣的電視、報紙、網路新聞報導,原本可以沉浸在幸福時光中,但我卻無法全然逃離心靈中小小的黑洞。

常常會想起八月三日黃昏,我和先生穿上白衫,從家出發向凱道前去,一路上的白衣人越來越多,到了中山南路已經有不少人坐在路中間了,在黃昏的微光裡,坐在地上的白衣像一朵朵黑暗中的小白花。

天越來越黑,凱道上的人越來越多,那麼多人聚在一塊,卻顯不出一點混亂,空氣中有著奇異的溫柔,人行道上放著好幾箱有人捐獻的礦泉水,在超商裡恐怕也要賣一瓶十幾元吧!卻沒人搶著放進自己袋裡,坐在地上靜坐的人們一點也不顯得憤怒,但我們難道不是因為憤怒才走上街頭的嗎?

那一段時間,在家中看電視、報紙、網路的我,的確因為知道越多洪仲丘事件細節,覺得更無助,真相隱然已現,卻被更多荒謬的謊言遮蓋。越來越憤怒的我,有天突然想到,我怒是因為我覺得自己無能反抗黑暗,漢字造字之妙,怒乃奴心,怒原是每一個奴隸心中對不公不義之事的感受。

八月三日晚帶著隱藏的怒氣出門,在凱道上卻不再發怒了,十幾萬人的善意凝聚成巨大的溫柔,我不再覺得自己被個人弱小的無助的怒氣所占據。當晚我為台灣能培 養出這些溫柔有禮、善良體貼的公民而驕傲,我想到在遙遠的埃及放火殺人的街頭暴民,台灣人走過了多少的街頭運動,到如今我們終能擁有超黨派不再混亂的溫柔 革命。

洪仲丘案剛好發生在歷史轉變的交口,他個人與洪家母女都成為歷史的推動者,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平常時期軍審案回歸民間司法與重啟軍中冤案的調查等等,都是台灣民間累積已久的黑暗冤屈的集體爆發,每個社會都會需要不斷地歷史淨化,才能成全緩慢的社會進化。

不少人說1985公民運動是台版的茉莉花革命,我卻想稱之為白色康乃馨革命,不要忘了當天凱道舞台上洪家母女背後站立拿著幾十年來冤死的兒子照片的母親們,她們都是沒有兒子在母親節送康乃馨的人,而整個台灣社會是否可以替她們兒子獻上真相大白的白色康乃馨?

在旅途中,我想著人生有諸多大大小小不公不義的事,都會傷害我們的心靈,造成生命中大大小小的創傷;有時某些社會事件會勾起集體的反應,例如洪仲丘之死, 挑起了我們巨大的同理心,人生的旅程是個學習的過程,政治、社會的問題亦是人生哲學的命題,有時人就是無法靠不看新聞、不面對現實而躲掉正義的問題。

但是對不公不義發怒能維持多久?怒氣像回馬槍,有時改變不了體制卻傷了自己,還有什麼力量可以取代用憤怒去追求公義,旅途中我突然領悟到慈是什麼?是不是 一種念茲在茲的心靈力量、平靜地追求真理,慈是永不忘記那些受害的人,永遠念茲在茲地想著他們,白色康乃馨革命需要慈的力量,我們可以放下憤怒,但不會放 掉念茲在茲之心。人生真的是很奇妙,洪仲丘的姊姊竟然就叫洪慈庸,祝福她用慈心繼續完成白色的康乃馨革命。

(作者為南村落總監、生活美食家)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eChung&aid=8276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