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9/06/05 10:19:46瀏覽584|回應3|推薦49
傾盆大雨的午後
綠衣長髮女郎撐著紅傘佇立橋上凝望著高樓
橋下水流逐漸湍急
高樓的某一個窗裡
有人用相機對焦著女郎拍下這雨中即景
煞時 女人向空中拋出紅傘
爬過欄杆
騰空一躍...

這是我從小經常做的同一個夢境,有時我是那個女郎,有時我是那個拿相機的人,有時我是那把被拋向空中的傘,有時我只是一個如看電影的觀眾,在黑暗中看著事件的發生。
傘還未落地,人還未掉入河,相機還未按下快門,電影突然一片黑…我已驚醒。長大後曾經努力為這個惡夢溯源,看過相關科別的醫生,也做過催眠治療;這個夢仍不時出現,而且依然是個謎。
上星期六大姐來台北參加聚會,我邀她來家裡小住幾天,夜裡我和她斟點酒在小陽台欣賞台北的街道夜景,從家裡遠眺101大樓就在雲霧飄渺中,她幫貓咪抓摳下巴,貓咪神情陶醉不已,幾乎快睡著了。
她說:「記得嗎?你小時候就如貓咪一樣,要我幫你輕輕抓背,再說點小故事哄一哄才會睡著。」
「我記憶有點模糊了,只記得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大喊『姐~』,你是我的守護神。」我輕搖著酒杯感恩地看著她
我不經意地提起困擾我多年的綠衣女人拋紅傘的夢
大姊睜大了眼睛看著我,
突然有點激動地說:「是我,是我,對不起,這是我常在你熟睡後說的故事,你已熟睡怎麼會記得?」
「蛤~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滿頭霧水
綠衣長髮女郎是大姊的生母,因久病難耐,在一次颱風天裡帶著两個孩子準備尋短,在最後一刻,她一人在姊弟倆面前拋傘投河……
我張大嘴巴驚訝不已問:「那時爸在哪裡?」
「爸爸在隊裡值班……」大姊幽幽的答著話,我父親當年是消防隊的警官
知道了夢的來源,我心情更加沉重。
原來將劇情看在眼裡的是當時年僅六歲的大姊。她將哀痛編成了故事說給了自己聽…
我卻在沉睡中聽著故事,做了一場循環難解的夢。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ecd9100&aid=127115698

 回應文章

湯含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14 11:10
這是個哀傷的故事,我說「好故事!」是為你的文筆喝采,但想想似乎不妥,請勿介意。
秋子(4ecd9100) 於 2019-06-23 23:09 回覆:
我瞭解,謝謝您。

湯含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12 09:30
好故事!
秋子(4ecd9100) 於 2019-06-13 11:14 回覆:
謝謝您!

Hege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10 15:59

所以熟睡中的人,還是會聽到信息。人的大腦非常神奇,有許多意識,或潛意識,我們自己也不理解。

秋子(4ecd9100) 於 2019-06-13 11:14 回覆:

很不可思議的現象!推算我是三、四歲時在睡夢中聽到這些故事的,當時姊姊應該是十一、二歲;如果當時她說的是古書戲劇故事,或許我國學底子會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