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未完成】02.借貸度日
2022/12/19 17:48:13瀏覽630|回應0|推薦2

濕雨好長一段時間,終於放晴。阿沙約了虹芯吃午飯,怎麼也沒想到地點竟然是臭臭鍋店。

「物價上漲,臭臭鍋小而美,火鍋湯頭的甘甜與熱燙一應俱全,還有免費飲料暢飲、稱得上可口的冰淇淋隨你吃,可是『克難』時期的『高檔』美食。」

聽得阿沙有點哭笑不得,「怎麼得好像難民一樣。」

「物價如果還繼續漲,我們真的會變成難民!」虹芯得語重心長,繼而問道,「這時間點,妳還『斷糧』都不怕嗎?」

正喝著免費熱咖啡的阿沙,差點沒嗆著。

虹芯爽颯、有話直的個性還是數十多年如一日。這也是阿沙總愛找她商量「想法」的原因,儘管有時「坦率」得讓人「體無完膚」但卻屢屢一針見血,讓人只能直視「現實」,無處可更無能遮掩,想逃也逃不了。

她的離職也是一種逃避嗎?阿沙忍不住自問。

「老實,怕死了!」

「那還離什麼職?」虹芯睨了她一眼。

阿沙雙手一攤,歎了一大口長氣,「實在無法再忍受無理的謾罵。」

她提起「業務大神」在群組以粗鄙的字眼辱罵自己,連曾經對自己叫囂、拍桌還能演類閨蜜的女子都忍不住為她叫屈,看得出她是真心的,因為「業務大神」也把刀口往她身上插,倏忽之間,阿沙成為可以聯謀共抗主要敵人的次要敵人!

阿沙不想如實轉述那些近似於三字經的粗鄙無理言語,猶記得乍看之際的怵目驚心,彷彿被人當場摑了一巴掌!無論這六十多的婦人業務能力有多強都沒有資格如此辱罵他人,況且她甚至不是阿沙的直屬主管(即便是直屬主管甚至老闆都不能如此),這等羞辱其實應該是可以提告的,只是她實在無力與「小人」一般見識,那字眼之誇張,只有直屬她部門的人不敢吭聲,其他人幾乎全面撻伐,不為阿沙而是不希望自己是下一個炮口。

「算了,髒字眼就把它丟了,我也不想汙染自己的耳。」虹芯夾了一大塊煮好的肉片給她,「多吃點,吃飽了才有體力想想怎麼『補糧』。」

也在此時,阿沙才發現自己竟然紅了眼眶……那些粗鄙的言語真的很傷人,她無法忘記。當時想著,她到底憑什麼可以這樣謾罵……

她沒有「打落門牙或血吞」昂揚姿態,但可以有大口大口把鮮嫩的牛肉吃入肚的率性。阿沙著實賣力的吃了好一會(其實是不想自己失控嚎啕大哭),好半响她才終於停手抬頭對著虹芯道,「離職前,我借好了一大筆錢。」

這下,換得虹芯瞠目結舌,「妳借錢!真是不要命,沒工作還敢借錢!是不用還了是嗎?」竟然負氣的把阿沙鍋裡的肉統統夾到自己小碟,「吃什麼肉,妳骨頭吧妳!」

哈哈哈,阿沙忍不住失笑出聲,就算再有想哭的欲望也瞬間消失無蹤。

虹芯討厭借錢,那是她的大忌,家庭小康的她,因為父親向高利貸融資,最後落得一家人不但得面對惡煞威脅恐嚇,還得四處借錢「東牆補西牆」,最終是祖父母賣了房,才讓他們一家子解套,只是自此不但得看祖父母臉色度日,連叔姑輩也總是酸言酸語不離口……她知道父親其實也是受害者,同事盜用他的名義挪用公款,東窗事發,人卻早已逃得無影無蹤,父親只得扛下罪責,拖累家人的愧疚感讓他一蹶不振……那年虹芯高一,為此她從明星高中轉學入高職,開始半工半讀的拚錢人生!

「很苦。」她記得有回酒酣耳熱之際,虹芯突然道。

那段時間,她們四個姊妹淘經常窩在虹芯家中喝酒,那時大家約莫三十左右,生活的焦點不工作與戀情,她記得虹芯每次略有醉意就愛開口唱歌,而且還是萬年不變的一首〈有所謂〉——

失眠的夜晚,不知不覺地醉,酒卻是沒能帶來啊絲毫的安慰,每一次的傷心告別,只預告了更深的癡戀,真是落寞啊,愛一個人的滋味……

愛情是她的痛,但她也不是耽溺傷痛的人。拚錢人生讓虹芯大學畢業後就打定主意要自己創業,她愛美,對於服裝有獨到的品味,她沒從設計著手,除了她真的不擅長手工藝(即便是宜家這種不太需要耗腦的DIY家具,她都可以把自己搞得大發脾氣,咒罵個不停,因為她怎麼都無法順利組裝!)之外,也想靠設計賺錢真的太慢。

,妳能記得幾位台灣有名服裝設計師?而且還真的賺大錢的。

這可把阿沙問倒了,她的確知道幾位,然而也是隱約記得名字,真要具體出還真的頗有難度,而且連風格都印象模糊,不過她喜歡陳季敏,除了名字很美之外,她所設計的衣服線條、剪裁都十分簡單俐落,顏色也非常乾淨,即便是多層次的花色也有一種優雅的繽紛,讓人驚艷原來花梢也能如此高雅。

她還記得自己暗暗起誓,終有一日,衣櫃裡只放陳季敏所設計的衣服,可惜這一天似乎還未到來。

虹芯是姊妹淘中最早財富自由的人,對她們而言,所謂的財富自由並非可以退休,而是有份可以拿出來嘴、不用為錢煩惱,可以過還算有點質感的生活狀態。

怎樣才算有點質感的生活?

「多少錢?」

「什麼!」阿沙還沉湎於回憶之中,突然被虹芯的聲音驚醒。

「妳借了多少錢!」此時她面色凝重。

「三十萬!」那是她可以借貸的最高額度,來也很悲慘,工作這麼多年竟然只這個「身價」。

「把錢轉給我。」不知何時,虹芯竟然已經清空了鍋!還為自己倒了杯濃郁香醇的卡布奇諾。

阿沙正納悶,虹芯已經滔滔不為她規畫這三十萬該如何妥當使用才不會左手進右手出。

「對了,反正妳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先來幫我拍照吧。」

「拍什麼照?」

「還能是什麼!當然是服裝啊。」對了,虹芯算是最早的跑單幫一派,隨著網際網路盛行,她也從小電商到現在擁有自己的服裝品牌。她曾ZARA是自己的目標,不過也眼見東京著衣的大起大落,她羽翼未豐更勢單力薄,因此就是慢慢地一步步拓展,首重口碑的建立再專精熟客經營,希望漸漸的能擴大版圖,有朝一日定能有番成績,未必如ZARA但肯定是個什麼。

「我想打熟齡市場,正再想找誰拍。沒想到妳竟然自投羅網。」虹芯竟然露出詭異的笑容。

阿沙搖頭搖得厲害,她,拍照,展示衣服。是瘋了嗎?

「可以不露臉啦。」虹芯果然直搗黃龍,馬上知道阿沙痛恨拍照,每每見到自己照片都懷疑是誤喝了苦茶嗎?怎麼一張臉苦哈哈的。

完全不讓阿沙有機會不,虹芯火速為她訂下拍照日期,給了一周的時間,要她下載APP,好好鍛鍊一下身體,還女人拍照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有小腹。要阿沙照著APP照本宣科認真練習,前一天要吃得簡單,最好就是蔬果,當天只能喝流質飲料……拉拉雜雜叮嚀了一卡車,然後風風火火的結了帳,要阿沙回家,不但帶走了她的二十七萬,還對她每個月會轉帳三萬元讓阿沙當生活費,要她能省則省,最好還能存個三千,那就再好不過了。

聽得阿沙冷汗直冒,兩萬七嗎?她可是得繳房租還得給家用的人,這是打算讓她用餓肚子來讓小腹平坦嗎?

就這樣,虹芯嚷嚷著自己還有會得開,就兀自疾步奔回自己辦公室,獨留阿沙一人站在路邊,陽光亮得她睜不開眼,但身體曬得暖暖的,突然好想回家窩在陽台好好曬太陽,像隻貓一樣懶洋洋!

曾有人她像隻貓,哪裡像呢?她忘了問,因為是個初次謀面的男子。

她決定走段路,好好曬曬太陽,也把剛剛吃下肚的鍋料理消化一下,得平小腹呢,她不自覺得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此時突然想起,自己根本沒跟虹芯商量自己的下一步啊,這可是找她吃飯的重點。真要命!

算了,拍照那天再吧。她還是按照自己的計畫先走吧,況且還得納入虹芯硬塞的「工作」,就當作可以存的「三千」吧!

阿沙就這麼想著想著,慢慢的往下一個捷運站步行,她已經離職滿兩周,疲倦的感覺還在但至少感覺魂魄歸位了。天氣很冷但陽光很好,屬於她的未來是否也是如此,儘管冷但仍可見陽光……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ling.maggie&aid=177825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