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湯因比看荷蘭與英國政治
2023/11/24 07:55:50瀏覽195|回應2|推薦10
荷蘭大選,極右派懷爾德斯──他除了一頭形似川普的髮型之外,又因激進的反移民和反穆斯林立場被封為「荷蘭川普」得勝。他宣稱將「阻止伊斯蘭入侵」,曾辱罵摩洛哥移民是「敗類」,並因言論過於極端一度遭英國政府以危害公共秩序禁止入境。不過在這次競選活動中,他試圖弱化反伊斯蘭立場,宣稱他將成為全民總理,並強調荷蘭物價危機才是當前重點。

前幾天聯合新聞網也有一篇談論英國政壇的「文化戰爭」──將經濟、社會、分配等實質層面的問題,「把各種辯論都化約為庶民對抗『政治正確自由派菁英』」的對立,將實質的政見差異簡化成「文化」與歸罪給移民的一種譁眾取寵、「先勝選再說」的現象。

評論中說:每位有意角逐黨領導人的政治人物……甚至要對警察、法官、媒體宣戰,並破壞各種他們不喜愛的法律以爭取基層支持。畢竟,當不負責任、反體制成為黨內論述的新常態,認真談政策也得不到好處,自然造成劣幣驅逐良幣。「乍看之下,文化戰爭似乎只是保守派與進步派間由來已久的爭辯,只不過更為激化。實際上,文化戰爭派的政治人物不僅有立場,而是主動尋找可能分化社會的議題,在爭論中宣稱自己站在『常識』那邊,代表『沉默大多數』,批評提出其他考量的人都是不接地氣的『某某膠』」。

對於社會爭議,要嚴肅持平、尋求具體解方,還是天馬行空、煽動貼標籤?而面對制度,又是要尊重法治規範,還是要忽視體制,甚至加以攻擊?(引文終)

正在讀湯因比《一個歷史學家的宗教觀》。郭小凌教授的序文,有一段可以正確地闡釋湯因比對以上這個「文化挑戰」眾愚危機的看法。郭教授說:

湯因比認為,挑戰儘管是對一個文明社會的全體成員而言,但應戰者卻不是每個社會成員,因為不是所有社會成員都能意識到這種挑戰。只有社會中的傑出人物才具有這樣的自覺和自決。

他們……(能) 把廣大缺乏創造力的普通群眾變成自己的追隨者,率領他們不斷戰勝挑戰,實現文明的成長。他認為佛陀等就是這樣的「超人」。但這樣的「超人」的基因和染色體不能傳給後人。

(而這些) 少數具有創造力的精英在成為領袖和統治者以後,可能腐化變質,沉醉於享樂,喪失原有的進取心,陶醉於自己以往取得的功業,陶醉於自己創造的組織、技能,崇拜自己的軍事行為等,用湯因比的比喻就是「依著槳葉歇息」。

於是「超人」便喪失了創造活力,失去了民眾的信任。事情還有另一方面:缺乏創造力的平民只限於機械模仿,他們做不到主動和自決,始終達不到「超人」的境界。他們受統治者用習俗和慣例的束縛,他們的模仿行為不能推動文明的發展,反而成了發展的絆腳石。當統治精英因失去創造能力、不再被廣大民眾當作模仿物件,反而因強制和壓迫站在民眾的對立面時,民眾就和統治者離心離德,原有的社會因而開始解體,再也不能對不斷襲來的挑戰進行適當的回應,文明便進入衰落階段。(引文終)

而現在,我們同時在西方看到「缺乏創造力的平民的模仿行為成了發展的絆腳石」,在東方 (中、俄) 看到「統治者依著槳葉歇息,又因強制和壓迫而站在民眾的對立面」。

有第三種選擇麼?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yiutang&aid=180095042

 回應文章

魔師帆正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2/04 13:31
展望21世紀(Choose Life: A Dialogue ...) 湯恩比【南臺科技大學】

英國著名歷史學家,他曾被譽為“近世以來

最偉大的歷史學家”。湯因比對歷史有其獨

到的眼光,他的十二冊巨著《歷史研究》…

只要聽過柯文哲政見,就知道他很認真工作

,很節儉,對國內問體很投入,利用他過去外

科醫師的一套專業,對於現在台灣的問題有一

套解決方法;

因此現在支持柯文哲的人,不會再減少,鐵板

一塊,投票時不會棄保。

照這樣下去,只確定賴清德會當選,國民黨會

敗選;至於柯文哲雖敗猶榮,他的立委席次絕

對壯大。

聯合報:荷蘭川普大勝震撼歐洲政壇

【荷蘭廿二日舉行國會大選,極右翼民粹

主義者懷爾德斯成為最大贏家,他領導的

「自由黨」獲得國會最多席次,被喻為「

荷蘭版川普」】

本土劇豪傑帥兒奪獎!意外爆出 外祖父曾輔佐吳敦義

吳主席 是 馬、王 都能接受的人選,是 國民黨內的

最大公約數。

吳敦義主席 應該參選 黨主席 、參選總統 才是 啊!

要相信老母娘是唯一正法

nuitgrass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3/11/24 12:40
【我們同時在西方看到「缺乏創造力的平民的模仿行為成了發展的絆腳石」,在東方 (中、俄) 看到「統治者依著槳葉歇息,又因強制和壓迫而站在民眾的對立面」。】(版主文)

「依著槳葉歇息」之後,
在西方看到什麼?荷蘭的川普。
在東方(中、俄)又看到什麼?(好沉重的指控)。

這樣劃分下的東、西方「視野」,是版主自己加上去的吧?
替今日的西方,又替今日的中國、俄羅斯看到的「視野範疇」找對象?

湯恩比逝於1975年,他的經歷鐵定知道英美替中東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猶太人「歷史宗教下」劃分的國界,但他不知道巴勒斯坦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

這不是東方「中、俄」強制與壓迫站在巴勒斯坦人的對立面造成的;相反的,是西方一手導演出的。
中、俄兩國都同意兩國方案:「按照1967年之前的巴以雙方領土獨立建國」。

湯恩比:「思想偏向歐洲左翼,反對美國的侵越戰爭,譴責以色列的中東政策,抨擊南非的種族歧視。」(引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