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仇中排外 綠網軍台版義和團
2020/04/14 09:46:16瀏覽270|回應0|推薦4

 


過去陸客到台灣旅遊,看到台灣最美的是人。但是蔡英文政府執政4年以後,透過「仇中排外」的選舉操作,不僅培養出一批義和團式的綠網軍,還破壞了台灣人良善的秉性。最糟糕的是,這批綠網軍已經成為失控的鬥牛,只要看到紅色,就會亂衝、亂撞。
  
就以近日發生的兩件事為例,第一例是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台灣對他人身攻擊、種族歧視。這項指控民進黨說是大陸網民操作的假新聞,要賴給台灣。
   
可是,從譚德塞的維基百科遭竄改謾罵是「中國豬」,PTT網民也稱他是「黑鬼」、「北京狗」,相信大陸網民若想操作,也不至於把自己的國名、地名給罵進去,這就像美國總統川普說新冠肺炎是「中國病毒」,已經讓大陸相當不快一樣,要說大陸網民會以「中國豬」、「北京狗」的罵法來賴給台灣,全世界大概找不到會相信的人。
   
而綠委也不落人後,跟著出來刷存在感,像民進黨立委鄭運鵬就說,譚德塞會氣急敗壞公開攻擊台灣,「顯然是自知快挫塞(閩南語腹瀉,意指快坐不住的罵語)了!」
 
另外,有綠營學者對藍營媒體人唐湘龍力挺譚德塞,也批評唐說:「這種人的悲哀,在於沈浸台灣少數人的擁戴,吸吮這些人的奶水,並獲得對岸的支持;但又不願意真的移民對岸,因為他就沒有利用價值了,而且他也怕武漢肺炎」。這種把批評的話語,最後都要賴給大陸,有這樣的綠營教授,怎麼會教不出反中的綠網軍?
 
第二例是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在聽到台灣要捐口罩給星國的消息時,只是在臉書上貼文回應一聲「Errrr…(呃)」,沒有其他的感覺。但是,這聲「Errrr….」的貼文發出後,讓台灣綠網軍認為她不領情,立即到她的臉書灌爆留言,短短一天,已有超過1.4萬則留言。而台灣綠營網軍咒罵何晶的穢語,如「最好為你愚蠢的行為道歉」、「不知感恩,你這種人應該會被天譴,舔共者必亡」,實在是不堪入目。
   
何晶恐怕沒有看到這麼凶悍的綠網軍,於是不斷的貼文狂洗版。但是,台灣的綠網軍仍然不放過她,繼續笑她說:「一小時發68篇,明顯洗文啊XD」、「好了啦,鵝夫人」、「不要理她就好了」、「我昨天看的時候就在洗了啊,我拉很久才看到Errrr那篇」。這逼得何晶不得不在臉書重新編輯該則貼文,感謝台灣朋友所做的一切,並呼籲大家停止在網路互相攻擊。台灣綠網軍逼到新加坡總理夫人低頭道歉,可見這批網軍比義和團還義和團。
 
「1450」綠網軍代名詞
 
蔡政府養網軍,這已經不是秘密,過去被爆發的農委會編列1450萬元台幣預算,雇用小編來澄清不實報導,遭質疑是拿人民納稅錢養網軍,最終「1450」演變成綠網軍的代名詞。
   
「1450」一詞是在2019年初才出現,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就累積超過43萬筆的網路聲量,晉升主流網路用語的行列。其中,高雄市長韓國瑜也曾公開批評「1450」是民進黨有計畫養的網軍。不過網路聲量最高峰出現時,台北市長柯文哲夫人陳珮琪曾發文酸「1450應該下班了」,她甚至痛批「1450」對柯文哲的羞辱不手軟。而柯文哲也曾附和夫人說:「1450總不能領了錢不做事」,但這一附和批綠網軍的作法,竟然導致自己的讚數狂掉數十萬筆。
   
當然,代號「1450」的綠網軍在台灣橫行霸道操作網路霸凌,並非始於今日,像綠網軍為禍肆虐最猖狂的楊蕙如事件,其可怕之處,是讓一位台灣駐大阪辦事處的處長蘇啟誠,為了自清不惜自縊身亡,這也讓綠營長久以來引導政治風向、攻擊政敵對手,進行抹黑、抹紅與抹黃的作風曝光。所以綠網軍也被稱為「台灣血滴子」,他們的可怕已經是人盡皆知。
   
這批綠網軍對政治人物的霸凌,不僅是在引導政治風向,他們甚至能改變選民的投票行為。例如,蔡英文因為2018年九合一地方選舉大挫敗之後,民意支持度已經盪到谷底,但是經過綠網軍的操作,她一路過關斬將,先是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時,贏過聲望高她許多的賴清德。今年初的總統大選,更是在綠網軍的操作下,一舉贏得817萬張選票,讓在造勢現場人潮洶湧的韓國瑜敗下陣來,可見綠網軍已不只是義和團那樣只會耍刀弄槍,他們是具有顛覆選舉結果的真實正能量。
  
一個原本聲望已經趴在地板上的總統,竟然能夠透過綠網軍的操作,變成史上第一高票,也難怪現在連美國總統川普在新冠疫情肆虐下,為了救自己聲望,也跟著蔡英文有樣學樣,大打「反中牌」。
 
輿論戰手法像子彈在飛
 
其實,綠網軍能夠操控選舉,主要還是透過一種「輿論戰」的手法來進行。一般,輿論戰的發動還是以語言作為戰略工具,它就像傳播學中的「子彈理論」,在連番攻擊之後,讓子彈飛一飛,被攻擊者無法抵擋,最終就會敗下陣來。這項語言戰略工具,尤以「標籤化語言」與「情緒化語言」影響最大。
   
所謂「標籤化語言」通常是從符號互動的角度來看,也就是人類行為是依照人們對於各種事物所賦予的意義而做;而人們對於各種事物所賦予的意義則來自個人與他人的互動。因此,標籤化除了強調社會情境角色對個人行為的影響以外,也強調社會情境對個人的反應、解釋,以及個人與這些情境互動的結果。可以說,人是他們環境的創造者,同時也是他們環境的產物。
   
而標籤化理論認為,犯罪可以說是一個社會的產物,是那一些擁有權力者執行法律的影響。社會上一些擁有權力者對偏差行為,或觸犯法律的行為,所採取的態度,所做的制裁,所做的反應,犯罪行為是這種反應的產物。社會學家貝克(Gary S. Becker)認為,一個人一旦被標籤化之後,他就很難擺脫受到這種標籤的影響。
   
這就像在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初始,中國就淪為國際社會圍攻的對象,遭受偏見、歧視和各種陰謀論的指責,「武漢病毒」、「亞洲病夫」、「中國病毒」等標籤化語言頻繁出現在美國政界、媒體之中。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長期熱衷於以「武漢病毒」代指新冠病毒。川普多次使用「中國病毒」也是意圖對中國進行標籤化作用。
   
至於,「情緒化語言」是指在說話者的詞句中含著某種情緒或態度,或者是說話者意在表現一種情感或態度;近似通常所謂之「情見乎詞」的另一面,是由詞的意義中見到情。而情緒性意義常見於同樣語句中,所含的情感或態度即有若干種。同一句話,因為 「語氣」不同,或者意存輕視,或者意在威脅,或者顯示熱情,以至表示讚美與崇敬。如此語氣便有譏諷、命令、鼓勵等功能截然不同的意義;如果「意在言外」時,其中的情感作用便更為複雜。
   
這就像前述譚德塞罵「中國豬」、「北京狗」、「黑鬼」一樣,不僅充滿情緒化的真實意象。另外,像「挫塞」、「舔共」、「愚蠢」、「天譴」等,都是充滿情緒化與「意在言外」的攻擊語言。
 
台灣綠網軍被民進黨教會了利用不堪入目的語言當戰略工具,讓綠營有一批台版的義和團護身,甚至是培養一批網路上的「綠衛兵」保護政權。這雖然讓民進黨能贏得政權,但卻讓台灣人民失去善良的秉性,這是台灣的大不幸!
 
(本文刊登於華夏經緯網,2020.4.13,http://www.huaxia.com/thpl/tdyh/yqbj/2020/04/6390197.html)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ng88899&aid=132485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