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軍墓組禮儀師(完)
2009/05/05 20:25:01瀏覽554|回應0|推薦0

沒有回去寢室
吃完午飯
跑到頂堡看電影
看完電影
就窩在阿發撞球間
喝酒
發呆
插一桿

阿發撞球間就在醫務所的一旁
有阿發爸媽和阿發看著
生意不是頂好
阿兵哥不愛來
因為他們店裡沒有美妹
通常就是醫官們來
因為他們店裡沒有美妹
而醫官們怕桃色糾紛

滷味泡麵炒豆干
阿發店裡的菜單
沒什麼特色的特色
一台只有華視的電視
三桌撞球
四個退伍走不了的同梯

阿發說:
"最近沒船~"
我說:
"阿發病房有死過人嗎?"
阿發說:
"啊崊衛生連那裡沒死過人"
靠~說的也是!
自己值班醫務所就死過兵
人鬼差口氣而已

一直耗
一直喝
喝到連長派衛兵找我們回去晚點名
四個人也不入列
就坐在集合場一旁
連長發火罵起來
同梯的站起來對嗆
媽的
還好連長俗辣個性

自己一個人
走回病房部
十一月的金門
夜晚有些涼
手插著褲口袋取暖
摸到鑰匙
更涼

突然有個念頭
阿發十點打烊
跑去店裡買瓶黃金龍
切了盤滷蛋
醫務所摸了個燒杯
人回到病房部寢室

把公文箱擋在櫃子前
把燒杯斟滿高梁
把滷蛋擺好
把筷子備齊
軍用長壽一包
統一滿漢大餐一碗
對著櫃子說:
"學長我先乾為敬"
咕嚕咕嚕喝了半瓶高梁

酒力上湧
人翻身倒床
突然
人又翻身起床
把書桌擋死房門
人再身倒床
老百姓怕死


早上醒來
一夜好眠
手錶指著快九點
嚇醒跳起
怕是錯過早點名
想起
我退伍已經四十八小時

公文箱上
酒還在
把酒灑在櫃子前
滷蛋沒有被老鼠咬
等一下餵小葳
軍用長壽給班兵
統一滿漢大餐當午餐
一切都沒發生
連夢也沒有

走出寢室
兩名看護正打掃著環境
我是準備找熱水泡茶
看護甲說:
"班長你呷煙齁?"
我說:
"沒有ㄚ我很少抽"
看護甲說:
"你昨晚呷就厚喔~"
我說:
"沒有ㄚ我昨晚沒抽"
看護乙說:
"昨晚有人抽煙"
我說:
"病房部是不准抽的"
看護甲看著我手中軍用長壽說:
"昨晚煙味很重喔"
看護乙說:
"對ㄚ!連病患都聞到醒~"
我亮了手中的煙說:
"我這包連拆都沒拆怎麼抽"

人有點起雞皮疙瘩
我不知道煙味從那裡來
但我知道昨晚我"請"抽煙
這時候眼前影像晃了一下
好像要記住什麼片段
我有點頭痛

站在藥櫥前
喝著胃乳液
吃了兩粒阿斯匹靈
高醫官問我:
"你是喝多了嗎?臉色不是很好"
我回說:
"睡不好"
高醫官說:
"那你回醫務所睡
 讓醫務士回連上睡"
我說:
"算了吧!
 退伍了晚上還值班喔?"

半躺在醫務所對面庫房的石階
小葳吃著滷蛋
我喝著熱茶
心裡不知道該挑那一件事煩
就是很煩

一邊
明明就是退伍了
可是就他媽的回不了家
連什麼時候能走也完全不知道
倒數完了
還能數個屁?

另一邊
櫃子到底要幹嗎?

小葳吃完滷蛋
看著我
我看著小葳
想想無聊
捏了口袋鑰匙
幹!
開櫃子去~

站在櫃子前
把鑰匙插了進去
右旋
卡塔一聲
耶魯鎖就這樣分離
把搭扣解開
側身一讓
把右門拉開

豁的!
什麼東西也沒有!
除了一份墊櫃底的舊正氣中華報
三層木架
什麼也沒有
想太多?
我看是庸人自擾
關門
上鎖
把鑰匙放回櫃頂

站在大太陽下
我不需要解釋任何無法解釋的事
任何無法解釋的事我不需要解釋


連續幾天
退伍四十八小時
退伍七十二小時
退伍九十六小時
退伍一百二十小時
退伍一百四十四小時
................
什麼事也沒發生
船沒到
飛機沒位子
兩位病患也先後出院
病房部只剩我
想必是心情惡劣
連異類都懶得找我麻煩

那晚我沒有醉
什麼樣的心情
連醉都不去想?
電燈也不敢給我有40W的昏黃
電湯匙鋼杯裡生著氣滾著
丟了包新的長壽在公文箱上
坐在床上
看著只剩幾頁空白的日記本
難道還要買本新的
來記退伍後當兵的日子?

深夜十一點熄燈
人沒睡
人企圖睡
至少睡覺是最無意識的殺時間
寢室門外病房部突然很忙碌
想是有傷患進來
寢室門開亮光處有人說:
"過來幫忙!"

下床走了出來
景象有點奇怪
想是我睡過頭
開刀房的裝備
一大堆搬了進來
幾張病床全躺滿
醫官們醫務士們忙得不可開交
我每床看著
手上拿著suction
好像就這樣一床一床幫忙吸引

逐漸忙著
也覺的有些疑惑
好些人我不認識
開口問一直在身旁的醫官:
"你們是那個單位的 ?"
身旁的醫官說:
"你明天回臺灣出公差..."

嗶~~~~~~嗶嗶
嗶~~~~~~嗶嗶
哨音中醒來
早點名哨音是嗎?
原來是夢?
奇怪的夢
人躺著企圖分清
誰是蝴蝶?

仰躺在阿發店裡的長板凳
看著漏水漬成的大象
在天花板上的大象
明明是大象
阿發說是太武山
各花入各眼
只覺得我的大象比較真實

帶班衛兵衝上阿發的店喊著:
"班長!班長!電話記錄~電話記錄~~"
差點沒滾下長板凳
跑回安全士官室
翻閱著剛下達的電話記錄
"18:00貴連退伍人員頂堡文化中心集合返台"
哇~~~~~~~~~
真的是可以回家了!

衝回病房寢室換便服
人的極度興奮
在淡淡的煙味中冷靜
昨晚的夢
不就告知今天回臺灣?
換了軍服衣褲脫下了黑襪子
全身不再有任何陸軍
把背包綁好
環顧室內
什麼也沒留下
只有
一包長壽放在公文箱上
心中想著:
"學長我回家了你們保重"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vsouth44&aid=2919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