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紀念喜峰口戰役
2015/09/20 01:19:45瀏覽484|回應0|推薦4

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喜峰口戰役

 

2月下旬,日軍進攻熱8河,34日承德陷落,長城各口告急,宋哲元部奉命接防喜峰口。38日,宋哲元下令已推進至長城線的馮治安第三十七師派有力之部隊,接替喜峰口之陣地。39日以後,一場敵我裝備優劣懸絕的殊死搏鬥開始在喜峰口展開了。

 

  喜峰口位於遵化縣東北55公里,北距熱河平泉縣45公里。喜峰口兩側群峰矗立,險要天成,長城依勢蜿蜒,華北賴以屏障,自古以來即為軍事要地。故喜峰口一線的安危將直接影響整個華北的戰局。

39日,日軍兩個旅團的先遣隊聯合進犯喜峰口,中國守軍萬福麟部與之抗擊。當日傍晚,日軍佔領了長城線北側山頭及喜峰口之董家口一帶。適時,二十九軍第三十七師趕來接防的先頭部隊已到達喜峰口,立即投入戰鬥。由於日軍炮火猛烈,營長王寶良率部爭奪高地,中彈陣亡。王長海團隨即到達,天已昏黑,雙方在山上山下混亂。夜間,我軍由喜峰口的兩側奪取高地,才把日軍壓住,穩定了口上的戰局。在這次遭遇戰中,敵我雙方激戰竟夜,我軍官兵沉著應戰,數次肉搏,敵死傷甚重,終未得逞。此為二十九軍與日軍血戰的序幕。

 

  310日晨,二十九軍主力先後到達灤陽城(今遷西西北)。此時,防守喜峰口的東北軍萬福麟部正在日軍混成旅團主力壓近下後撤。二十九軍立即接防喜峰口,並阻擊進犯的日軍。一O九旅旅長趙登禹親率所部從正面阻擊日軍,以致腿部受彈傷,正面陣地隨時可能被日軍突破。在此危急時刻,宋哲元立即手書“有進無退,死而後已”八字軍令激勵全軍將士,並令第三十八師佟澤光旅星夜馳援喜峰口。同時宋哲元當機立斷,將前線指揮全權歸於趙登禹,充分體現了宋哲元知人善任的主將之才。果然,自11日之後,喜峰口戰鬥開始向有利於二十九軍的局面轉化。11日晨,日軍向喜峰口全線進攻,日步兵在飛機大炮掩護下,一度佔領西側高地。經趙登禹、王治邦兩旅長率隊組織反攻,白刃肉搏數次,終於將敵人擊退,複將該山頭佔領,當晚日軍龜縮不出。日軍在喜峰口不可一世的驕橫氣焰第一次被挫敗。

 

宋哲元對將士作的激勵

宋哲元鑒於兩日激戰情形,遂親下手諭傳示各師,勉勵前方作戰將士:“(一)此次作戰,死亦光榮,無論如何要拼命作陣地,不求有功,只求能撐;(二)不求與十九路軍在上海作戰之聲威,而求日本人不能小看我們;(三)國家存亡,本軍存亡,在此一戰,關係重大,望傳知所屬努力為之。”趙登禹旅長接令後,帶領前線將士,表示殺敵決心;並積極準備反擊,報請宋哲元批准其繞攻敵背戰術。

 

宋哲元接報後,即表示同意,並進一步指示作戰方針:“今乘敵疲憊之餘,擬以喜峰口兩側高地為重點,堅守全線,著殆繞擊成功,即令我堅守陣地之眾全力出擊。”當夜11時,趙登禹旅長率兩個團為一路,從左翼出潘家口,繞至敵右側背,攻擊喜峰口西側高地之日軍;佟澤光旅長率另兩個團為另一路,從右翼經鐵門關出董家口,繞攻敵左側背,攻擊喜峰口東側高地之日軍;王治邦旅長擔任下麵防禦,待左右兩路打響後即從下麵出擊。

 

  當夜,趙旅官兵身背大刀,在夜暗中踏雪前進。12日拂曉,分別抵達北山土、三家子日 軍騎後陣地和蔡家峪、白臺子炮兵陣地。官兵們趁日軍熟睡之機,手持大刀猛砍、猛殺,並將日軍陣地的火炮和輜重、糧秣炸毀、燒盡。駐老婆山的日軍聞訊後,立即趕來救援,於是雙方在夜暗中混戰。這時,從右翼出擊的佟澤光旅趕來增援;擔任正面策應任務的王治邦旅也開始猛攻喜峰口東北高地。在趙、佟二旅合擊下,終於將日軍擊退,夜襲部隊由原路勝利返回。此戰斃傷日軍六七百人,打死日軍植田支隊長,破壞野炮18門;二十九軍亦傷亡副團長以下軍官14人。日軍受到這次打擊後,暫時停止了對喜峰口附近的攻擊。

  喜峰口一帶的戰事,從9日開始,經過七晝夜激戰,以二十九軍取得喜峰口兩側陣地攻擊戰的勝利而告一段落。

 

  宋哲元率領第二十九軍在喜峰口挫敗來犯日軍的消息迅速傳遍全國,後方各界民眾自願組織起來募捐大量食品、藥物和軍需用品慰問前線將士。宋哲元深為感動,立即將這一資訊傳達給全體官兵,並電前線說:“我軍此次受全國民眾之稱揚援助,為國軍抗日以來所未有者也。望我前方將士,務本漢賊不兩立之犧牲精神,沉重殺敵,堅持到底,殉國救亡,此正其時。幸勿辜負全國親愛同胞之讚美與期望之熱誠,是為至盼。”

  此後,兩軍對峙,時有較小規模的接觸,但戰事的重心移向羅文峪方面。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uniname&aid=30779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