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稀飯與漢堡
2008/04/16 09:33:55瀏覽1149|回應0|推薦14

真悽慘,感冒季節還沒到,我已經第二回生病。在無法正常調節體溫的情況下,我只想要一碗白稀飯,一碗蒸蛋。“WHAT!!??”在剛交往時,傑會不可思議帶厭嘔地說。幾年前會嘀咕一下。現在他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唏哩呼嚕地喝著一口口褐色稀稀的東西,再追加一口口白白稀稀的東西。


我想,很久以前看前男友發高燒堅持喝冰可樂,我的表情想也差不多。我一個老美朋友第一次隨妻子去中國時生大病,他只想喝柳橙汁。妻子一家人不准他喝,他們的表情大概也是一個樣。現在當傑說我要養病,我知道他是想著速食店,而不是養生雞湯。


有些人對病人該吃什麼很嚴刻。重病時醫生吩咐也罷。但我不希望生病時傑餵我漢堡,薯條,冰沙士。我也盡量不去建議(對他來說)無味的稀飯。若硬吃,生病的我們大概各自找個地方吐。聽醫師的話之後,共識是:拜託,都已經病了,就放過我吧。


--寫於2007,譯於2008

( 心情隨筆家庭親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uninn&aid=1787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