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灣是島國,國際化是唯一出路,如同美、日、韓文創產業強力全球輸出,軟實力影響全球
2019/04/20 20:59:27瀏覽1076|回應0|推薦10

重回亞洲四小龍不是夢台灣是島國,各行各業都需國際化,做全球的生意,才能賺到大錢,文創國際化是唯一出路,如同美、日、韓文化產業,強力全球輸出
Taiwan is an island country, all industries need to be internationalized, and global business can make a lot of money. Wenchuang Internationalization is the only way out, like the strong global output of the US, Japan and Korea cultural industries.
文章作者 : 徐瑋 kevin ping
最近,我在整理電腦時,赫然發現,這些年不知不覺累積了2萬多張(帕可兄弟家族)的各式圖檔、漫畫檔、文字檔,已經龐大到成為一個(卡諾瓦星球:超級英雄)的小宇宙,有自己的故事、虛擬英雄,RED阿瑞、JEERRY小傑、JIMMY 阿米、MISS COCO 可可妹、VIVI 小薇、LIN LIN 玲玲、BABY PIPI 皮皮,二代小鮮肉串起一個非常精彩的「科幻英雄故事」,再加上第一代的父執輩超級高手人物,可說是熱鬧非凡。

南韓文創強力放送全球,年產值估超過半導體
南韓媒體BusinessKorea報導,南韓文化產業振興院(KOCCA)最新統計,今年以來南韓文化創意產業的產值年增4.5%至110.4兆韓元(3.29兆元台幣),可能超過南韓半導體業的全年產值。
韓劇帶旺出口成長,產業研究機構McClean Report預估,南韓半導體兩強三星電子與海力士(SK Hynix)的半導體事業營收,2017年總額估計為100.8兆韓元(3.01兆元台幣)。報導指出,KOCCA認定的文化創意產業,包括了出版、電視、廣告、遊戲、電影、音樂、漫畫及動畫片等10大類,其中以出版業產值19.9兆韓元最高,電視以17.8兆韓元居次。

創意做久了,就是文化IP
2016年里約奧運閉幕式,安倍首相化身超級馬力歐,穿越多拉A夢的綠色水管,從東京來到了里約奧運現場。當安倍首相身穿藍色吊帶褲,頭戴紅色小圓帽,手持紅球時,無疑向世界展現了日本軟實力。不必明說日本是個什麼樣的國家,那個當下我想在場的觀眾都看見一個國家走過的路。文化是一群人在一時一地長時間的生活累積,也是一群人在一時一地持續不輟地創造發明,文化創意產業究竟是先有文化還是先有創意,是文化給予創意涵養,還是創意內容賦予了文化內涵,此時「安倍馬力歐晉三」給了一個開放式的說明,也是另一種對「文創」的想像。

韓國,日本 (文化立國) 方針帶動動漫影視音樂,等文創產業興起,(韓流) 襲捲全球

台灣至今一直給人文化沙漠的印象,叫不出一個世界級動漫或人物印象品牌,大陸也是相同窘境,山寨品充斥,給國際不尊重智慧財產權的不良觀感,在全球CG動漫產業需求量越來越大的時刻,我們原地踏步,反觀韓國CG動漫產業進步神速,已逐漸邁向世界級。
起初,韓國的動漫產業在美國與日本兩大動漫巨頭的發展夾縫中生存,現今, 韓國通過發揮本國特色文化優勢,在世界動漫產業中佔據一席之地。韓國由政府帶動培養動漫人才,民間企業勇於投資,使得動漫產業逐漸發展壯大。
韓國 (文化立國) 方針帶動動漫產業興起,文創軟實力成了全體韓國人民的驕傲
因擔心青少年受美日動漫影響過大等原因,韓國動漫產業早期的發展受到政府的抑制。後隨著韓國經濟的飛速發展,韓國由一個農業國轉變為新興工業國家,20世紀60年代至90年代初,30多年間韓國的平均經濟增長速度為8.2%,創造了韓國人“引以為豪”的“漢江奇蹟”。隨著韓國文創的壯大,甚至有媒體預測韓國在十年內有機會攻下日本動漫龍頭地位。

日本全社會動員培養動畫及IP創作人才

「動漫產業」作為日本最重要的產業之一,動畫人才培養得到了全社會的關注。上到政府,下到民間企業,團體,甚至普通民眾,不同的人從不同角度,提出和實施了多元化的方案。
政府主導:新人動畫師培養計劃(若手アニメーター育成プロジェクト),2010年基於日本關於文化藝術的振興的基本方針,文化廳開始制定“新人動畫師培養計劃”,並委託日本動畫師演出協會實施。(RED PACO BROS 帕可兄弟家族 )著眼全球市場,IP還可帶動台灣動漫及CG產業全面升級與世界接軌,重塑國家文創形象,也可將好的人材留在國內。

多啦A夢的產值  天下雜誌 521期 文:辜樹仁
永遠十六歲的虛擬偶像「初音未來」,身價三十億;七歲外星狗「OPEN小將」,每年為7-Eleven賺十億。 更別提米老鼠、哆啦A夢等。他們如何「賣萌」吸金?
這些虛構的明星,比真人明星還會賺錢。
一片吐司五十元,要價比吳寶春師傅的金牌麵包還高,這是哆啦A夢的法寶「記憶吐司」。吃一片,想記什麼就記什麼!不管是真是假,這種吐司在台北松山文創園區展出的「哆啦A夢誕生前一百年特展」,每天賣出上千片。
開展一百天裡,參觀人次有七十三萬,每天平均七千人到場,「瞻仰」這隻貓。甫移師台中,預售票已經賣出二十萬張。民營觀光區參觀人次最多的台北一○一觀景台,三個月遊客也不過近六十萬。
哆啦A夢,一隻沒指頭的藍色機器貓,自八○年代推出三十四部系列電影,累積超過一億觀影人次。
另一隻沒有嘴巴的貓,Hello Kitty魅力更驚人。《Forbes》調查銷售最好的授權角色中,Hello Kitty以二四○億台幣的年度銷售額,殺出迪士尼的重圍,穩居第五名。作為偶像的偶像,Hello Kitty比她的粉絲——年賺十五億台幣的女神卡卡(Lady Gaga)更吸金。
長壽角色受歡迎,竄起的人氣新星也不容小覷。
日本九州熊本縣的萌熊(Kumamon),是一○年為了宣傳九州新幹線全線開通,才創造出的吉祥物。雖未滿三歲,去年萌熊就靠著周邊商品,賺進近九十億台幣。該縣知事蒲島郁夫表示,除了對熊本縣的宣傳外,萌熊帶動的效益高達三百億台幣。
不僅能為代言的企業組織加分,這些虛擬角色甚至成為利潤中心,授權獲利。依國際授權協會(LIMA)的調查,二○一一年全球肖像相關的授權,為五○五億美元,約一.五兆台幣。其中,虛擬的動漫肖像授權,佔了很大一部份。日本市場研究機構Character Databank調查,二○一一年,光日本動漫授權市場規模,就超過二○四億美元。
這些明星不會老、不會累、沒有情緒,更不會有「耍大牌」的問題。只是在競爭者眾的角色市場裡,有千千萬萬的迷人角色,要想贏得消費者善變的愛,不能只靠可愛,還要有策略。

台灣是島國,人口只有2300萬,是南韓人口的一半,各行各業都需國際化,做全球的生意,才能賺到大錢,彈丸大的新加坡人口只有500萬,是最好的成功範例。
作為一個超級科幻迷,在流行歌唱娛樂事業,不斷創造掌聲的專業者作為一個在創作慾望上,從來不曾被時間澆熄;反而不斷自我精進的視覺/文字創作人.RED PACO動漫電影,是我個人生命歷程不斷的累積,點滴成大川的無限養分,匯集成一個浩大的「夢想新宇宙」!
這不僅是我個人的創作逐夢,追求理想成真的過程,也是在台灣還完全沒有“動漫品牌”的現實下,我希望RED PACO能穿破種種「不能」,結合華人圈資金,與好萊塢動畫製片技術,讓故事精神上,富含東方底蘊的RED PACO少年冒險科幻英雄,作為一個可以令華人世界,榮耀亮響的全球IP!
「延伸的市場,無限大,富含的商機,無窮盡。。但最重要的,對我來說,偶像時代的徐瑋,或只是華語流行歌壇的滄海一粟,但是RED PACO逐夢成真時,卻可以帶來長久的人間感動,歡樂與激勵!
自2015上市至今Red Paco Bros 怕可兄弟line 貼圖系列。 (全球熱銷款)IP原創作者:Kevin Ping since 2014
自2015開始上市4週年了

( 休閒生活生活情報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onyone&aid=125806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