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智库学者警惕反华狂热
2022/12/18 10:58:00瀏覽59|回應0|推薦0


美国“政治新闻网”12月15日文章,原题:华盛顿狂热的反华态度将适得其反   在几乎没有大张旗鼓或公开辩论的情况下,美国就着手开展自冷战以来最艰巨和最危险的国际“重任”之一:逆转数十年来与其主要竞争对手中国的经济与技术一体化进程。若有选择地进行,这种技术“脱钩”将有助于美国保持其军事优势、保护关键产业。但如果“脱钩”走得太远,就将拖累美国经济、赶走盟友、阻碍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危机的努力,并增加灾难性战争的可能性。


越来越多迹象表明,美国政府议程日益激进。拜登政府10月宣布对半导体和芯片制造设备实施新出口管制。这是迄今最急剧的“脱钩”升级,也是凸显限制范围过大等更严重问题的明证。


拜登此举是限制主义者的胜利。而不首先评估紧张局势严重恶化的风险以及对美国利益构成的急速加剧的风险,我们就无法向前推进。最明显的是,美国自身经济将遭受严重损失。其次,美国冒着疏远其实现更远大经济和技术抱负所需的盟友和伙伴关系的风险。最后,华盛顿的准遏制战略将加剧美中关系螺旋式恶化,使合作更为困难,并增加爆发危机的可能性。



诚然,美国面临着来自中国的“真正威胁”。但华盛顿对中国科技问题的分析变得越来越片面和简单化,导致明显误判。一个问题是真正的中国技术威胁通常被夸大。例如,担心北京可能通过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来监视美国军事设施还算有些道理,但担心其监视美国国家森林和公园是荒谬的。美国内政部拒用由中国零部件制造的无人机,阻碍了其监测和扑灭野火的努力。


此外,美国限制性措施的成本被普遍低估。2020年,美国司法部以安全为由逮捕6名华裔研究人员。这次打压迫使1000多名华裔学者离美。最终,该部撤销对其中5人的指控并叫停“中国行动计划”。我们永远不知道在该过程失去多少合法研究。


或许,美国决策者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群体思维。如今强硬的反华措施得到国会、智库等多个方面的两党广泛支持。而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政客旗帜鲜明地强调“脱钩”的风险或成本。就连商界领袖也因害怕政治反击而基本退出公开辩论。


以史为鉴。霸主往往比任何对手更易遭受自身过度扩张的影响。美国以前也走过这条路。这不是美国领导人第一次专注于定义不明的威胁,对强有力的反应过于自信,并对持怀疑态度的公民和盟友不屑一顾。结局并不好。今天的许多中国评论与当年未能审视伊拉克战争的报道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华盛顿的“中国狂热”不会轻易消除。美国需要的是质疑当前轨迹的政治空间,并进行更严格的成本效益分析。布林肯等美国政要经常声称无意与中国“脱钩”,他们必须更进一步,阐明对双方经济关系更强有力的积极愿景,列出值得保持的具体关系并解释其对美国人民的重要性。商人、州和地方官员以及大学须帮助证明过分行为是有代价的。智库和记者应更优先考虑填补现有不平衡话语中的空白,而非一味撰写渲染中国科技威胁的连篇累牍报道。


华盛顿每实行一项新限制措施,美中两国相互依存的可能性就会减少,相互过度伤害的可能性就会增加。然而,美国正加快而非放慢限制,呼吁谨慎的声音越来越小而非越来越大。这很危险。如果华盛顿不冷静下来、稳住自己,就可能在悬崖边跌倒。
( 時事評論政治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qqqwwwa08&aid=177808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