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習近平祝您「中國記者節快樂」?獻給新聞人的滅音式嘲諷
2021/11/14 12:43:30瀏覽227|回應0|推薦0

「世界最大的記者囚禁之國,正在歡慶記者節...?」118日是中國的記者節,以官媒為首的新聞平台紛紛高調表態,年度例行性地慶賀表揚新聞從業者。但也諷刺的是,在新聞自由全球墊底、輿論管控極為嚴峻的中國,新聞記者不是生存空間壓縮窒息,就是配合黨的意志成為傳聲筒。

 

Christmas Instrumental Hymns | Relaxing, Beautiful, Sooth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wYh5mreAyE

 

【摘要2021.11.9..2021/11/08 轉角24小時】「世界最大的記者囚禁之國,正在歡慶記者節...118日是中國的記者節,以官媒為首的新聞平台紛紛高調表態,年度例行性地慶賀表揚新聞從業者。但也諷刺的是,在新聞自由全球墊底、輿論管控極為嚴峻的中國,新聞記者不是生存空間壓縮窒息,就是配合黨的意志成為傳聲筒。

中國記者節從何而來?在每年慣例的節日大拜拜同時,中國對新聞業的箝制手段也逐年更加繁瑣,與此同時曾因調查武漢疫情而遭到逮捕的公民記者——張展——目前仍在上海獄中絕食抗議,對比官方文字對記者們的「溫暖呵護」,最冷最黑暗的角落,仍照不進新聞自由的陽光。

中國記者節訂為118日,官媒正在高調為記者喝采的同時,卻至少還有122位記者被囚禁在中國,燃燒的新聞魂被政府的鐵腕掐熄。在國務院批准以前,「記者節」三個字只存在於中國共產黨1949年取得政權之後,訂立的《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但卻是個連幾月幾號都沒有的字詞符號而已。

在此之前,中國其實早有設立91日記者節——雖然中國的現代新聞業發展可以追溯到清末的文人報業興起,不過對於「新聞記者」和新聞工作的專業倫理意識,是進入20世紀的政治革命、到民國成立以後,隨著新聞業發展的腳步成熟,才漸漸形塑出專業意識。

而中國最早明文訂立的記者節,就是在1933年的民國政府時期,只是這個節日在中國的誕生,卻是起因於國民黨對記者的血腥迫害。民初的江蘇知識分子劉煜生,受到五四運動的啟蒙,主辦《江聲日報》針砭時政,劉煜生尤其關心農民和工人的權益問題,常替被欺壓的勞工出頭而聞名一時。《江聲日報》親近農民工的立場,讓劉煜生惹來殺身之禍,時任江蘇省政府主席的國民黨將領顧祝同,認定劉煜生的文章「宣揚階級鬥爭、鼓吹共產黨」而將其羅織入獄,最後在19331月下令處決劉煜生。

劉煜生之死隨即引發當時知識分子的強烈不滿,包括胡適在內的學人紛紛聯合抗議,事件旋即演變成社會各界的聲討浪潮、在當時本就動盪不安的社會運動裡成為攻擊政府的議題,要求國民黨政府為此負責。迫於輿論壓力,國民黨政府才在同年91《保護新聞工作人員及維護輿論機關》的命令,好安撫平息眾怒;隔年才確立以91日做為記者節紀念,這個節日就一路由國民黨政府承襲,到敗退台灣之後仍在使用。至於當初槍殺劉煜生的顧祝同,在此案的追究上自然是不了了之。

時至今日,中國記者節成為官媒慣例的全國大表揚,但是在中國欠缺新聞自由的特殊政治環境下,這些所謂的新聞專業與倫理,卻常常顯得格外諷刺和矛盾。在今年2021的記者節時,《央視》推出系列報導「原來這樣才是記者」,刻意突顯記者出外跑新聞上山下海的辛苦、無時無刻又隨時隨地工作的即時性,但這些《央視》口中極為讚賞的新聞工作,卻是必須「早起看《新聞聯播》」、「準確傳遞黨的聲音」,至於到底具體做了什麼衝擊社會、撼動當局的報導,並不在官媒討論之列。

就在記者節前一個月,10月初時中國國家新聞出版署,發布《新聞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暫行規定(徵求意見稿)》,因考量中國核發的記者證要每5年為期更新,要求領有記者證的記者需要參加「繼續教育」至少 90 小時,做為換證時的核發依據。規定的目的在於升高政治控制力,所謂的繼續教育內容也是以黨思想為主、確保記者的「政治正確」

116日適逢官媒《新華社》的創社90週年,習近平同時替《新華社》與即將到來的記者節「向全國廣大新聞工作者致以節日的問候」,向下傳達指示要求:「履行黨的新聞輿論工作職責使命,努力創造無愧於黨、無愧於人民、無愧於時代的新業績。」

而在2020年,因為採訪武漢疫情遭到逮捕、判刑4年的「公民記者張展案」,也更凸顯了「中國記者節」的諷刺。現年38歲的張展原是上海一名執業律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議題,亦曾因批評時政、參與維權行動等,遭吊銷律師證。2019年左右開始,張展多次發表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聲援。2020年初,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張展也於2月前往武漢進行採訪,並將第一手報導發表於推特、Youtube等網路平台。到了5月,張展就遭警方逮捕。1228日,她被以「尋釁滋事罪」罪名判刑4年有期徒刑。

入獄後的張展不僅拒絕認罪、也以絕食方式表達抗議,隨後被當局「強制灌食」,身心狀況不斷下降。根據國際NGO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說法,今年8月,張展才被送醫住院11天,隨後再度被送返監獄。張展的母親在今年10月以視訊方式探監,當時看見女兒已經虛弱到連頭都抬不起來,極需就醫治療。

張展的哥哥張舉也從10月底開始陸續在推特上提及妹妹的獄中近況。他表示張展因絕食緣故,健康已岌岌可危,很有可能「撐不過這個冬天」:張展身高177cm,目前體重不足40kg。她那麽倔強。我覺得她可能活不了太久了。在即將到來的冷冬,如果她沒有堅持過去,我希望世界能記住她原來的樣子。

而在116日,負責代理張展案、亦曾經歷過「709維權律師大抓捕」的中國律師謝陽,突然在推特上發文,指自己本來要到上海與張展母親會面,未料卻在前一日,不僅被長沙市公安局兩名警員到家中試圖勸退、隔天自己的防疫健康碼更無預警地由正常通行的「綠碼」,變成請勿通行的「紅碼」,讓他無法成行,健康碼直到再隔一日才恢復原狀。他在推特上寫道:

健康碼,它是一個嚴謹的科學問題,我們不能成為中共的打手。充當限制異見人士出行的工具!如果你也有相似的情況,請告知我!我需要在法庭上討回一個說法!「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共同施壓中國,以確保張展能在一切都來不及之前遭到釋放,」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簡稱RSF)也在114日發表聲明,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張展。

RSF的東亞局局長阿爾維亞尼(Cédric Alviani)表示:「她只不過是在履行自己的記者職責,根本不該遭到拘禁,更不要說是被判刑4年了。」此外RSF也提供了一份新聞與言論自由工作者遭政府囚禁的名單,包括揭露2008年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的調查記者黃琦、中國與瑞典籍書商桂民海、獲頒哈維爾獎的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等人,現都仍在獄中。

聲明也提到,中國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記者囚禁國」,2021RSF「世界新聞自由指數的」180個國家中排名第177名,且現今仍有至少122名新聞工作者在中國遭到囚禁。

 

習近平搞獨裁如毛澤東的鬼魂附身【摘要2021.11.9..自由】為期4天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昨天起在北京開幕,根據已釋出的訊息,會中將會通過習近平的歷史定位決議文,凸顯習的執政績效。

《經濟學人》發表評論指稱,習近平或許不會像毛澤東那樣瘋狂,試圖加速共產主義烏托邦的到來,從而引發飢荒。但他正在使用無處不在科技監控系統,馴化人民、建構「真理部」,並為自己創建一個終身獨裁的機會,猶如毛澤東的鬼魂附身。

《經濟學人》報導,習近平迫切需要在過去歷史中,留下自己的印記。報導調侃,習近平想在共產黨黨史留下紀錄的方法有很多,也可以透過各種方式表明他不願下台,為何偏偏選擇六中全會的第三次歷史決議,奠定地位,這可以從喬治歐威爾知名政治諷刺小說《1984》所描繪的統治集團看出端倪,「誰控制了過去,誰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了現在,誰就控制了過去。」

報導直指,習近平想要一個新版本的黨史,掩蓋毛時代的恐怖,並暗示習近平正在帶領中國走向更光明的未來。而《1984》中的真理部(Minitrue)就是提醒習近平的中國是如何運作的。

報導稱,習近平急於創造個人崇拜,一心想要「維穩」,其專橫的統治風格為許多人帶來痛苦,尤其對新疆及香港的鎮壓。或許習不會像毛澤東那樣瘋狂試圖加速共產主義烏托邦的到來,進而引發飢荒,但習正在使用數位技術創建一種無處不在控制系統。

中共領導職務終身制於1982年《憲法》廢除,但有人猜測習明年可能會恢復,為自己延任獲得合法性,並以此安撫毛澤東的靈魂。但對於西方來說,習近平成為終身獨裁者的可能性已經足夠令人擔憂了,現在他不願審視黑暗、痛苦的過去,更令人憂心忡忡。

 

中共潛艦疑尾隨美卡爾文森號航母 台美反潛機飛西南空域聯合偵搜【摘要2021.11.9..蘋果】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部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CVN-70)」日前通過巴士海峽,往菲律賓海航行;由於疑似有中共解放軍潛艦,正準備跟監卡爾文森號航母,今(8日)美軍派遣P-8A反潛機及KC-135空中加油機,在我「防空識別區(ADIZ)」的西南空域外進行偵搜;而無獨有偶,國軍也派出2P-3C反潛機在西南空域的ADIZ內,進行偵搜中共潛艦動態。

空軍司令部今(8日)在國防部網站「即時軍事動態」公布今天「日間」共機動態,共2架次殲-11型戰機、1架次空警-500空中預警機,共二型機、3架次軍機侵入我防空識別區(ADIZ)的西南空域,我空軍以派遣空中巡邏兵力應對、廣播驅離、防空飛彈追監應對。其中殲-11型戰機距離東沙不到40浬。

長期追蹤台灣周邊海空域動態的許耿睿今表示,美卡爾文森號約在本月56日經由東沙島往巴士海峽方向航行,中共解放軍即派出軍機進行監控,而美航母艦載機也升空警戒,其中5日即收錄到美軍飛行員對中共軍機發布3次的「宣告國際航行權」;而6日當天對共機即發布7次的「宣告國際航行權」。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challe77&aid=170494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