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湯若望神父與「康熙曆獄」
2024/01/02 11:47:14瀏覽539|回應0|推薦19
湯若望神父與「康熙曆獄」
湯若望神父出身於德國科隆的貴族之家,崇敬天主,熱愛學習。中學畢業後被保送羅馬的日耳曼學院,在歐洲受過良好的教育,對天文、數學都有研究。1619年受耶穌會派遣在法國神父金尼閣的帶領下到達澳門,明朝天啟二年進入廣東,同年12月25日到達北京,1630年再次進京,繼任已故教士鄧玉函之職,協助徐光啟編修《崇禎曆書》,製造天文儀器,在中國住了47年。把一生都獻給在中國的傳教事業。
湯若望神父精通天文曆算,他以對月食的準確測算,贏得戶部尚書張問達的賞識。當時中國曆法荒疏已久,經常出錯。
明朝末年徐光啟奏請開設曆局,預備修訂曆法。徐光啟做過宰相,思想開明,他因看到西方科技的進步,比中國先進,所以他對此下苦功研究和學習,採用西洋新法推算中國的曆法效果很好,因此徐光啟對西方傳教士相當信任。
崇禎七年,《崇禎曆書》137卷修成。崇禎十六年,皇帝下詔,把《崇禎曆書》改稱為《大統曆法》,準備實行,但還沒等到頒行,明朝就滅亡於清。
湯若望神父利用修訂曆法博得明朝大臣以及皇帝的信任,還在中國學者李祖白的協助下寫過《遠鏡說》,對望遠鏡的基本原理進行介紹。
在明末戰事頻繁,後來明軍越來越處於劣勢,所以朝中大臣就想在火器上有所突破。湯若望就幫助明朝用西方的辦法督造大炮,他口述關於製造大炮的相關技術,由焦勖等人整理編成《火攻挈要》兩卷和《火攻秘要》一卷。崇禎九年,湯若望奉旨設廠鑄炮,兩年中造好紅衣大炮20多門,這個大炮威力很大,在和滿族在東北打仗的時候發揮過重大的作用。
清兵於1644年進入北京,攝政王多爾袞命令內城的居民三天之內要搬出,湯若望給多爾袞呈上一個奏折,他說:「為保護教堂和天文儀器以及圖書資料的安全,請求仍在原居地居住。」同時他把自己從事的傳教和修曆工作做一番簡要的介紹,第二天他的奏請得到多爾袞恩准。
順治皇帝信任湯若望
隨後湯若望數次奉詔入宮,他對皇帝和攝政王說明《新曆法》的優點,並呈送望遠鏡、渾天儀、地平晷這些天文儀器。當時滿族人剛到北京,都沒見過這些儀器,覺得特別好奇。而且湯若望用西洋的新法準確地預測順治元年即1644年農曆八月初一的日食。多爾袞一看,果然不錯,就讓他把《崇禎曆書》重修,湯若望奉命對《崇禎曆書》再加修訂,將原來的137卷修訂改成103卷,連同新編的一些新曆本呈獻給清政府。多爾袞被他說服後,清廷下令從順治二年開始,將其參與編撰的新曆定名為 《時憲曆》,在全國實施,並請湯若望擔任欽天監正。
順治七年,清政府給傳教士頒賜一塊地,湯若望在宣武門天主教堂旁重建一個新的教堂,並對原由利瑪竇所建的天主教堂進行擴建,如此,把宣武門這個教堂變成北京城內最大的一個教堂,後稱南堂。這個南堂也是湯若望等神父的居住地。他們的工作地點是在現在建國門有一個天文台,叫古觀象台。在古觀象台工作的傳教士大概有50多人,湯若望主負其責。
湯若望用曆法和天文儀器這些先進的東西贏得朝廷大臣的信賴,取得驚人的成功。從順治八年到十四年冬,他成為順治皇帝的好朋友,和順治皇帝親如家人。當時年輕的順治皇帝親切地稱呼湯若望為「瑪法」(滿語:長者,爺爺),這個「瑪法」可以隨時進宮去見皇帝。而且順治十三年、十四年這兩年之間,順治皇帝親自登門造訪湯若望24次,親臨湯若望的居住地與之暢談,求教西方的曆法,這件事在湯若望寫的一本書叫《修曆紀事》有記載。湯若望很受感動,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在學問上循循善誘,在國事上忠言直諫,這使年輕的順治帝倍感可親可敬。順治帝當時還年輕,他求知的欲望很強,再加上朝中大權由攝政王掌管,所以有時間經常到湯若望處求教。
湯若望之所以和順治皇帝、和攝政王大臣交好,他的目的是爭取這些人的支持,最終目的是傳教。所以從這一時期,順治帝的某些言論和行動中可以窺見湯若望對他的影響。順治帝對湯若望的恩寵不斷升級,對湯若望傳播的西方宗教和西方的學問表示出明顯的好感。到順治十年,順治帝親賜湯若望「通玄教師」這樣的榮譽稱號,並頒發詔令褒獎湯若望。順治十四年,又親賜天主堂立碑,御制碑文「南堂」,並賜教堂匾額為「通玄佳境」。
順治帝在賜給湯若望「通玄教師」的詔令中,隻字未提宗教之事,而是肯定湯若望的曆法之功。因為攝政王和朝中大臣一致認為統治中國依然得靠儒教文化。 就在此時,厄運卻突然降臨。
湯若望的曆法冤獄
所謂曆法冤獄就是因曆法之爭而造成一場冤案。中西曆法之爭由來已久,早在順治十六年,朝中有一個大臣叫吳明烜是回族,曾經上疏說湯若望的曆法錯誤很多。吳明烜上疏是因他和湯若望曾有積怨,吳明烜原來在欽天監任職,力推回回曆,皇帝不准。因為湯若望上疏指出他的錯誤,所以吳明烜被革職。
順治十六年吳明烜上疏彈劾湯若望,結果順治讓手下大臣到觀象
台去驗證,證明吳明烜的推算有誤。按照清朝的律法,本應該殺頭,但是順治赦免他,並沒有治罪。順治十七年,欽天監的官員,也是回回人楊光先,又上疏對湯若望彈劾,他上疏稱《辟邪論》,「邪」就是邪教,他認為西方來的教是邪教,他把這個《辟邪論》奏折廣印五千份,到處散發,說湯若望等傳教士有三大罪狀,「潛謀造反」、「邪說惑眾」、「曆法荒謬」。
楊光先還說:「湯若望在澳門屯兵不少」,湯若望就是這些屯兵的頭目,不可不防。
這三條罪狀都是死罪。但是順治皇帝看完這個奏書以後,對他這些無稽之談置之不理,於是楊光先沒得逞。
1661年,順治帝崩殂,八歲的康熙帝登基,朝政掌握在輔政四大臣手中。四大臣是保守派,對西學不感興趣,甚至反對西學。這樣,朝廷中有關曆法之爭的雙方力量頓時反轉。康熙三年的時候,楊光先又上疏告狀,這一次上疏的奏折名叫《請誅邪教狀》,直指湯若望等「為職官謀造反,造傳妖書惑眾」,如不即刻掃除,將來後患無窮。
在這個上疏中,除極力貶斥天主教教義和新的曆法之外,楊光先還抓住榮親王葬期擇日一事挑撥。當時榮親王身死,有關人員找湯若望去討教下葬吉期,結果湯若望沒辦好,不符合中國人的習慣,被指 選擇的葬期很不吉利,以致連累到榮親王的母親和順治皇帝先後去世。這已可構成牽涉皇家的大案要案,皇帝、榮親王的母親也是因為湯若望的擇日事不佳而死的。蘇克薩哈和鰲拜對順治生前的政策其實早有不滿,這次就利用楊光先的上疏,下令禮部和吏部要會審湯若望。
康熙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清廷大堂會審湯若望,還把在欽天監任職的外國傳教士全抓來。這一年的冬天鰲拜決定把新曆廢除,同時逮捕關押已經中風癱瘓的湯若望,同時關的還有一些傳教士,像利類斯、安文思都逃不掉。(北京王府井的天主教東堂就是這兩個人建的。)受連累的還有欽天監一些中國人,像李祖白、許之漸這些經徐光啟培養的學者。這時候湯若望已經癱瘓在床,說話也說不清楚,由著名的傳教士南懷仁來為他辯護。一審就把湯若望判處死刑。
湯若望判刑之後,朝廷又做一次曆法實驗,由中國、回回和西洋三種曆法來觀測,同時預測日食時間。結果南懷仁等人根據西洋曆法預測的日食時間和事實相符,最為準確,這本應該給湯若望帶來好運,結果是加重他的刑罰,由絞刑變成最殘酷的凌遲。但是就在判決的當天,北京發生大地震(史有記載),接著宮中又有大火,同時天上又出現彗星,中國人迷信,說掃把星不吉,所以京城民眾、大臣議論紛紛,許多大臣都認為 這是上天的警告,這可能是我們朝廷辦了什麼不對的事。這下倒是救了湯若望的命,當時孝莊太皇太后還健在,四大臣把這個案子審定情況向孝莊太皇太后回報,誰知道太皇太后勃然大怒,斥責四大臣不該如此對待先帝的寵臣。於是鰲拜這輔政四大臣改變原判,讓湯若望無罪釋放;李祖白等五名欽天監官員處斬。徐光啟在崇禎年間培養的一批漢人、西方天文專家被斬除盡淨。所幸中國官員許之漸等人只被罷黜,倖得免死。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康熙曆獄」。傳教士在中國的活動跌落谷底,中西文化交流斷斷續續,百年俱無法再興 。
年逾古稀的湯若望雖然被釋放,回到宣武門的教堂裡養病,但是經過這一番折騰,身體狀況越來越糟糕,出獄以後大概兩個多月,就在痛苦中辭世,享年七十五歲。
這個案子結束不久,楊光先、吳明烜被任命為欽天監的監正、監副,回回曆取代西洋曆法。然而就在楊光先等人得意洋洋之時,朝中的政局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康熙親政與湯若望平反
康熙六年,14歲的康熙皇帝親政,康熙對鰲拜等四大臣的專斷早有不滿,但這幾個人現在還不知大禍即將臨頭,特別是鰲拜依然蠻橫。
康熙原來就對他們很反感,因為常常聽孝莊和兩宮皇太后說湯若望是好人;湯若望死無葬身之地,肯定是被別人誣陷的,康熙決定要親自查明此事,為湯若望平反。
康熙七年十一月,內閣通知楊光先、吳明烜和南懷仁,叫他們都好好準備,實地比試測算日影,看誰的曆準確。辦法是在地上立一根直木,預測正午日影所到之處。連測三天,都是南懷仁預測得準,所謂「正午日影正合所畫之界」的結果。這是西洋曆法的勝利。而楊光先和吳明烜這一方出現很多錯誤,這些錯誤被南懷仁一一指正,由於,楊、吳兩個人不服。朝廷中又召集二十多位滿漢大臣對雙方的測算結果進行為期數天的再度測試,最後奏報康熙說:「南懷仁測驗,伊所指儀器逐款皆符;吳明烜所測驗逐款皆錯。」。情況對楊光先很不利,楊光先自知大事不妙,但是還要上疏,說「中國乃堯舜之曆」,「安可去堯舜之聖君而採用天主教曆?」,「中國以百刻推算,西曆以九十六刻推算,若用西曆,必至短促國祚,不利子孫。」康熙看後大為光火,下令將楊光先、吳明烜等人革職查辦,楊光先論罪處死斬立決,妻女流放寧古塔,後來楊光先被康熙恩准革職回家。 逃過一死。
康熙八年三月,清政府正式復用西洋曆法,同時任命南懷仁擔任欽天監正,此後一直到道光時期,欽天監都是由西洋人主導。
康熙八年五月,康熙殺鰲拜,朝中政局大變,康熙掌控全局。這時候南懷仁看時機已到,連續寫三個奏折。內容是控告楊光先依附鰲拜等權貴,對楊光先羅織的三大罪狀提出反控。
最後南懷仁呼籲為湯若望平反昭雪,他說:「臣等與若望俱天涯孤蹤,兔死狐悲,情難容己,今權奸敗露之日,正奇冤曝白之時。」不久康熙帝就接受他的請求,按慣例在朝廷上集體討論為湯若望平反一事。 當年曆法冤案當中受害的人都得到平反,湯若望也恢復原官職,歸還他的墓地,並賜銀五百多兩為湯若望舉辦隆重的葬禮。葬禮上,皇帝特派官員宣讀親書祭文,說:「湯若望鞠躬盡瘁,恤死報勤,朕悲其長逝,特加恩恤,遣官致祭,爾如有知,尚克歆享。」。
聽到 皇帝的悼詞,南懷仁、利類斯、安文思這些西洋傳教士跪在地上感激涕零謝恩不已。不久,康熙皇帝又和聖祖太皇太后攜朝中大臣親臨墓地,按照中國的禮節習俗悼祭湯若望,皇恩浩蕩,朝中人士和傳教士都認為中國皇帝的這一舉動幾乎是令人難以置信,這個恩典實在太大。
湯若望神父來華後在中國皇家先當官享受恩寵,後被判酷刑凌遲,繼而神奇獲救。這個經歷,被德國歷史學家稱為「是使所有好萊塢採用過的有關中國的題材都黯然失色的電影素材,構成了一部高低起伏的戲劇」。
湯若望冤案平反後,宣武門的南堂歸還給南懷仁神父及西洋傳教士,原羈押在廣州的25名傳教士也陸續被允許返回原傳教區,清初「涉外冤獄」最終圓滿解決。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