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書寫故鄉花蓮的古蹟「松園」~夏婉雲
2008/04/20 01:10:54瀏覽2036|回應3|推薦19



書寫故鄉花蓮的古蹟「松園」~夏婉雲

按語:花蓮文學獎徵獎辦法中規定1500字短篇小說要寫花蓮的景點,故我選了花蓮故鄉的古蹟「松園」來書寫,取名『護身符』。
松園位於上美崙危險彎路的山坡,日據二戰時,傳言是日軍招待「神風特攻隊」的所在,現為文化遊覽點,我編了神風特攻隊少年郎初次獻身給慰安婦的故事,獻身和衝空過程交叉敘寫。男女主角皆是當時軍政體制下的犧牲者,有點兒情色,就當是時下文化的流行吧!

護身符  ◎作者:花蓮空小52年班夏婉雲◎

一郎的飛機急速俯衝,三秒鐘就栽入艦內。
一郎往下俯衝,霎時衝向阿滿,融為一體。

回想:飛機在太平洋尋找美國軍艦。護身符吊在駕駛座前輕晃,就像阿滿的手。
太平洋戰爭走到後期了,神風特攻隊從日本到臺灣,在「松園別館」飲酒作樂,日夜接受款待。

 

飛機繼續在找目標,擋風玻璃上浮現阿滿熱呼呼的臉,她招手輕輕的說:「來呀!」
「少年是在室男呢!」一郎羞赧的不敢抬頭。撐起的青臂瘦弱無力,抽動慌亂,沒幾下就氣喘吁吁。
十八歲的他脹紅臉,如洩了氣的小球無力的躺著。阿滿愛憐的翻轉為上位,主動傳授。

找到軍艦看到煙囪了,真幸運!是一艘巡洋艦,一郎心底佈滿炸藥準備燃燒。飛機躲在雲層中升降起伏,恍如在阿滿體內出出入入。
不論白天,不論晚上,阿滿密裹著白雞似的他,強而有力的腿夾緊再夾緊,一郎真的向阿滿衝下來!吼出一團赤火,一郎的心因甜密的激情而怦跳,像在海浪上搖盪。
一郎的眼神日夜追著阿滿打轉,初嘗情愛的歡愉,使一郎飄飄然如坐雲端。
他常訴說:家賀的群山綿延、楓紅遍野、茅屋炊煙。
她常訴說:苗栗的山丘起伏、鋤斧拓荒、食指浩繁。
她總是靜靜地聽著,編織他的家賀。
兩個異鄉人像兩隻孤鳥同棲在顫巍巍的枝幹上;同降在蒼黃黃的沙洲上,他們相依相惜,知道都將離開,未來都是火紅一片。
隊長在機場的話在耳邊響:「我們要有武士道精神!為了國家,為了理想,我們要從容赴義!」
但恐懼如松針夜夜刺傷他的夢魘、懷疑如松影日日掩蓋他的身影。
不敢和家人說,不敢和隊友說,在這千里之外,只敢和「慰安」的女人說。
護身符吊在一郎胸前晃著,是阿滿在花蓮廟裡求來的。
「會保平安喔!你一個,我一個。」愛憐地幫他繫上,並在他耳際輕聲說:
「像我守著你。」

快飛到軍艦上空了,玻璃鏡的她笑著:「快衝下來!」心中紅炭已灼燒到喉嚨,一郎像炮彈衝向軍艦,衝向阿滿,祈求解放。
阿滿很會解放他的焦慮。
金絲繡線的紅護身符吊在一郎胸前起伏,他眼波流轉,這房間太小,這滿脹的甜蜜,要把胸膛撐破,他要向大海傾訴快樂。

衝向護身符,衝向軍艦。一郎是出火的鳳凰,衝入火光斑斕的燦爛裡。
全身酥軟如牆上光身的壁虎,他喜歡躺著,看她雪白的胸線,從她白皙的頸項下,看得見花蓮海沈靜靛藍,一如這邊的百姓、這邊的阿滿。

海水從日本流來,故鄉的海每打一個大波浪迤邐綿延千里,這邊也收得到吧!。
帶她走出別館,來到寬闊的庭園,在六十棵黑松下攬著她的腰散步,看繁星閃爍、松影婆娑,一郎珍惜這恬靜。站在美崙山高坡上俯瞰花蓮海港,鬱沈沈的大海平靜一如他倆的心境。
來到一松樹前,一郎指著說:「我最喜歡這棵高聳的松,我取名為『巍峨』。」
靠在「巍峨」樹下,俯視美崙橋如秀麗的虹,一彎手,虹送美崙溪入海。

身軀著火時,一郎心平氣靜,瞬間浴火焚燒,他最後一望日本海,看見大波浪襲捲而來,瞬間掩蓋了他。
出征前一天,突然下來暴雨,空氣燥熱,熱氣流轟地湧上升,雨下得又快又急,松濤聲排山倒海而來,有如萬旗旌動。
第二天,全體官兵站在升旗台前,舉行莊嚴的升旗儀式,賜酒送別。之後,他們即刻去南埔機場。
當嗡嗡的飛機響起,阿滿立「巍峨」樹下良久,三排飛機轟隆震耳而過,彷如在她心上轟隆炸過,她淚濕滿襟。

※※     ※※     ※※     ※※     ※※     ※※     ※※    ※※

五十年後,松園大肆翻修,一郎又回到松園。
祂來尋訪,只是一個光影走著,毫無阻礙。
兩層洋樓,前後拱廊還裝腔作勢的氣派著。而後面的住屋已頹圮,祂開門,彷彿看見阿滿還跪在那裡。
人亡花落,阿滿!妳在哪兒?
淒淒的小屋被芒草欺著,長得比人還高。泥牆被雀榕騎著,囂張的竄進屋頂。
屋內找不著,戚悽悲悲,找到寬闊的庭院。
尋尋覓覓,飛到「巍峨」樹上細瞰。閃光下,樹幹縫裡露出一紅點,走進一看,一個漂成粉白的絨布袋,露出了金絲繡線,祂知道是阿滿的。


( 本文部份圖片取自網路,如有侵權敬請告知當即刪除。)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ifho&aid=1798435

 回應文章

巾幗
一郎的後代來祭典啦~
2008/04/25 17:28

雖然我不是花蓮空小的

但是在這幾年我也有在花蓮友人帶領下

參觀了那裡,這是我幫朋友照的

後來發現有一位「一郎的後代」穿著它的孝服來祭典它

趕快幫牠照一張留念

淡水老何~閉關中!(leifho) 於 2008-04-26 14:59 回覆:
呵呵~
原來「一郎的後代」
穿著岩里政男的孝服
來祭典它的老祖宗喔
 

湘野莫佬*~我跟親愛的去台北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值得細品回味~~
2008/04/22 02:08
仿佛置身於有"珍珠港"的場景及有"櫻花戀"的劇情~~雙軌陳述值得細品回味~~68~70年間本人即駐防美崙山營區任職營長,與松園為隣,今讀之更加親切懷念,~~特此回應献給何兄及讀友分享~~

湘野莫佬~(U莫~莫代誌)~~歡迎光臨~~敬請賜教!!!

湘野莫佬*~我跟親愛的去台北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值得細品回味~~
2008/04/22 01:42
仿佛置身於有"珍珠港"的場景及有"櫻花戀"的劇情~~雙軌陳述值得細品回味~~68~70年間本人即駐防美崙山營區任職營長,與松園為隣,今讀之更加親切懷念,~~特此回應献給何兄及讀友分享~~
湘野莫佬~(U莫~莫代誌)~~歡迎光臨~~敬請賜教!!!